永不落幕,POD模式與城市可持續發展

城市怎麼辦2019-08-31 08:01:07


01


4月29日,2019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正式開園,這是繼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10年上海世博會之後,我國舉辦的級別最高、規模最大的專業類盛會。


我國曾經舉辦過不少大型的會議和賽事,例如,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2010年上海世博會,2014年的青島世園會,2016年的杭州G20峯會等。


2014年的青島世界園藝博覽會,佔地187公頃,會期184天,投資180多億,獲得“世界設計建造金獎”等8項大獎,位於青島市李滄區東部的百果山森林公園,緊鄰嶗山風景區,雖距離主城區有一定距離,但公共交通配套設施完善,大批樓盤也在此開發。


為打造“永不落幕的世園會”,在青島世博園規劃之初就考慮過關於場館及景區的後續利用問題,世博園的總規劃師吳志強教授曾介紹,青島世園會總體規劃方案最大亮點在於展後的會址利用,將規劃建設國際頂級旅遊景區,以生態產業、高端休閒服務、旅遊度假、交易會展為核心,融文化、居住、商務為一體的生態型綜合功能區。


可事實上2014年青島世博會結束之後,世博園便一直延續着傳統的以門票收入為主的觀光運營模式,隨着園區吸引力的逐漸衰退,園區的人流和門票收入也逐年下降,入園遊客數量不斷減少,不得不通過裁減人員等方式減少運營成本。


今年7月11日《問政山東》自揭家醜,耗資百億興建的青島世博園,如今被荒廢。針對此次曝光,山東省文化和旅遊廳也深夜回覆,限期進行整改。


此前,西安世博園在結束後,也被爆出景區建築設施老化、經營範圍縮減、內容更新較慢,新建景區紛紛出現、落户項目處於建設期、遊客出現審美疲勞等多種問題。


這顯然不是一個地方的問題,大型活動舉辦過後,場地改造為公園景區也算是常規操作,在規劃、建造景區時,很多地方傾力投資,打造出了美輪美奐的景觀。但是,當璀璨的煙花散去以後,如何管理這些項目卻成了令當地政府頭疼的問題。


許多大型活動和基礎設施投資巨大但收益甚微,在政府眼中變成了“盲目投”,甚至“不敢投”的項目,而在市民眼中,這也成了“勞民傷財”的項目。


2010年上海世博會是一次載入史冊的全球性盛會,“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的願景振聾發聵。世博後的法國館、俄羅斯館、意大利館和盧森堡館等世博場館,在會後被一一保留。


如今,上海世博文化公園就是結合已建成的後灘濕地公園、世博會部分保留場館,以及大歌劇院、温室花園、國際馬術中心等進行規劃。它將被打造為上海中心城核心區最大的沿江公園,總用地面積約188公頃。這個公園能否像紐約中央公園一樣,在寸土寸金的上海真正做到生態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三個統一”呢?


【紐約中央公園:在建設初期,就推動曼哈頓的地價上漲1倍,房價直接上漲9倍,據統計,在紐約最貴的50個住宅樓盤中,中央公園旁就佔位41席】


02


湘湖是首屆世界休閒博覽會的主園區,位於蕭山城西,早在4000年前就已形成湖泊,是蕭山的母親湖。



2003年8月,杭州市正式啟動“一湖三園”綜合保護工程。工程按照“生態優先、文化引領、資源整合、以人為本、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思路,以歷史文化特別是跨湖橋文化為靈魂,以自然生態為基礎,以休閒度假為目的,打造“世紀精品、傳世之作”。


2006年4月21日,“一湖三園”正式開園,“一湖兩堤五大景區十六景點”的湘湖美景重現人間,世界休閒博覽園、東方文化園、世界休閒風情園以不同風姿盡情詮釋休閒主題。


在首屆世界休閒博覽會結束後,湘湖共接待遊客逾3000萬人次,榮獲“中國百強旅遊景區”、浙江省首個“中國休閒旅遊最佳目的地”、“中國休閒第一湖”、“最佳湖濱旅遊目的地”、2017亞洲旅遊(紅珊瑚)獎、最受歡迎的旅遊度假區、“中國最佳旅遊度假勝地”等美譽,2015年10月被評為首批國家級旅遊度假區。


截止2017年底,湘湖擁有4個國家4A級旅遊景區、3家五星級酒店,品牌日漸成熟,成功舉辦3屆世界休閒博覽會,已成為杭州旅遊又一張“金名片”,杭州蕭山區的旅遊也迅速實現了“無中生有、以小見大”的跨越式發展目標。


那麼對於這些大型項目的盈虧該如何衡量?


1973年維也納世博會利用時機,把年年氾濫、給人民生活和生命帶來很大威脅的多瑙河改道,使其造福於人類,成為市區重建規劃的最大勝利。由於世博會留下來的會議廳設施,美國安東尼奧和新奧爾良都上升為舉辦全國大型會議的中心。雖然在世博會期間未能創造直接的效益,卻為城市創造長遠和宏觀的經濟效益作出了貢獻。


因此,對於這類項目,不能只算眼前的帳、短期的帳,也不能只算經濟的帳而忽視看不見的帳,要考慮長期社會影響和經濟效益。大型項目最主要的投資不是場館和園區,而是基礎設施的改造和升級。例如湘湖綜保工程和西溪濕地綜保工程等項目,都投入了大量資金在交通配套、地下管廊、市政綠化、生態修復、河流治理上,這些投資雖多,卻是以巨資改善市民的生活環境,甚至是改變產業結構,提升周邊土地價值。


杭州的西溪濕地堅持POD(Park Oriented Development以城市公園等生態設施為導向)的發展模式,按照金鑲玉的模式,從“規劃、建設、保護、管理、經營、研究”六位一體地進行建設與發展。


【以濕地公園為“玉”,以濕地周邊土地為“金”,發展文化創意、高教院校、商業綜合體等一批新的集羣,通過“賦金於玉”實現“金玉成碧”,形成一流的自然與人文生態、良好的人居與創業環境,帶動城市周邊土地的大幅增值,進而實現城市生態的可持續發展】


高起點規劃

根據濕地資源環境承載能力,構建科學合理的濕地公園型城市組團宏觀佈局,將“概念規劃、分區規劃、詳細規劃、專項規劃、城市設計”多項規劃統籌結合,按照超前性、系統性、權威性和操作性的原則編制城市組團規劃,實現旅遊、求學、居住、創業等城市價值複合化、城市功能集約化發展。


高標準建設

以濕地公園型城市組團為載體,推進質量型城鎮化,要體現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按照“世紀精品、傳世之作”要求推進城市組團建設,堅持高強度投入,將自然、人文、綠色、特色、宜居等元素融入旅遊、求學、居住、創業中,破解“地從哪裏來,錢從哪裏來,人往哪裏去,手續怎麼辦”四大難題,推進城市組團又好又快發展。


高質量保護

確立城市有機更新理念,走“保老城、建新城”的可持續發展之路,要傳承文化,發展有歷史記憶、地域特色的美麗城市組團。濕地公園及城市組團建設充分保護濕地的自然文化遺產和歷史文化遺產、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延續城市歷史文脈,以其區別於其他地域的差異性、獨特性,甚至是唯一性,保護好城市的“根”和“魂”,形成濕地公園型城市組團的核心競爭力。


高效能管理

以濕地保護這一“民生工程”為載體,通過問情於民、問需於民、問計於民、問績於民,確保公眾的知情權、參與權、選擇權、監督權,以民主促民生,使城市由城市政府一家管理向黨政界、行業界、知識界、媒體界、市民界“五界聯動”的社會複合主體共同治理轉變,通過互動的、民主的方式,建立複合的運作體制,實現“民本管理、從嚴管理、依法管理、標化管理、長效管理、精細管理、品質管理”。


高水平經營

把經濟發展方式轉變與城市發展方式轉變緊密結合起來,以城市發展方式轉變推動經濟發展方式轉變,以科學、求實、創新的理念,把保護與合理利用統一起來,與城鄉結構調整、產業結構調整結合起來,與環境綜合整治、交通路網改善結合起來,實現保護與利用“雙贏”,實現生態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統一。


高層次研究

堅持研究先行,以研究帶規劃、保護、建設、管理、經營。將濕地公園型城市組團視為一個自我組織、自我調節的“巨系統”,一個自然、城、人形成的共生共榮的“綜合體”,一個有起源、有發展、有演變、有興衰,也有人文精神、有性格特徵、有文化意藴、有個性魅力的有機“生命體”,系統而又綜合地研究其自身發展的內在規律、生命信息、“遺傳密碼”,通過研究引領濕地公園軟實力,進而保障城市綠色發展硬實力。


西溪濕地通過成功實施POD模式,吸引人才彙集,推動產業發展,700畝土地出讓金定向用於還清整個西溪國家濕地公園保護的負債,周邊地價增值還影響了20多平方公里範圍,不但反哺了該工程150多億的前期投入,並且積累了大量資金用於其他項目的生態保護。


POD模式的理論基礎是“地租理論”,特別是“級差地租理論”。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全面論述了這兩大理論。“地租”,簡而言之即指土地所有者依靠土地所有權從土地使用者那裏獲取的報酬。“級差地租”,簡而言之即指由於土地優劣等級不同而形成的具有差別性的地租。今天的中國,亟需研究並創新具有中國特色、時代特徵的馬克思主義“地租理論”特別是“級差地租理論”,進而在基礎理論層面闡明:在今天的中國,各級政府作為城市全民(國有)所有制土地所有者的代表,依法向土地使用者收取“土地出讓金”是完全合理的、必須的。因為從本質上而言,“土地出讓金”就是各級政府作為城市全民(國有)所有制土地所有者的代表,向全民(國有)所有制土地使用者收取的“地租”和“級差地租”。各級政府只要嚴格依法做到它所收取的地租特別是級差地租“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其彰顯的必然是全體人民所期盼的馬克思主義的公平正義!


POD模式的實質在於,對城市基礎設施和城市土地進行一體化開發和利用,形成土地融資和城市基礎設施投資之間自我強化的正反饋關係,通過城市基礎設施的投入帶動土地的增值,通過土地的增值反哺城市的發展。


因此,POD模式是破解“錢從哪裏來”難題的有效路徑,是解決保護資金平衡問題的有效路徑,是兼顧保護和發展的有效路徑,既能避免“不敢投”,抓住高質量發展的機遇,又能避免“盲目投”,減輕政府負債,保障人民高品質生活,在生態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之間找到一個“最大公約數”和最佳平衡點,實現可持續發展。


【參考資料】

1.王國平:城市學總論[M].2014;

2.王國平:新編城市怎麼辦[M].2017;

3.王昆:最賺錢與最虧損的世博會[J],世界博覽.2010

4.浙江在線、澎湃新聞、新旅界綜合報道


供稿:蔡峻 吳雨馨

審核:蔡峻

點擊閲讀原文歡迎參加“兩獎徵集”

↓↓↓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285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