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出軌”中求缺

伯凡時間2019-08-31 00:05:56


“求缺”心態的底色既是一種對他人的寬容,也是通過內省發現自身不足,用謙卑激發動力的一種方式。


1、求缺與求全


君子守其缺,而不敢求全也;小人則時時求全,全者既得,而吝與兇隨之矣。


——《曾國藩家書》


曾國藩在家書中反覆提醒家人要具有“求缺”的心態,因為他通過既往的經驗發現,每每當自己感覺到事情做得很完滿的時候,恰恰就是黴運開始的時候。後來他的心態發生了轉變,對他人不再“求全責備”,而是努力發現自身的不足之處。他告訴自己 “盛時常做衰時想,上場當念下場時”,他甚至將自己的書齋取名為“求闕齋”(闕即缺),就是為了提醒自己今後的追求不再是求“全”,而應時時求“缺”。


曾國藩更在信中叮囑家人:別人欠家裏的舊債,不必全部還清;堂上大人的衣服,不需多辦;弟弟所要,不能全給。……等到全備的時候,吝與兇便隨之而來,這是最可怕的。


這種求缺的心態是對他人的寬容,更是一種自省。


2、回憶錄與懺悔錄


一些成功人士在事業取得豐碩成果或是功成名退之後,便開始琢磨如何給自己寫自傳,回顧一下往昔的崢嶸歲月是多麼不易,自己是在如何艱苦卓絕的環境中取得現有的成績。這樣的想法已經不自覺地開始給自己的人生或事業注入某種標準,使其得到昇華,此時就已經陷入了“求全”的思維方式當中。



以盧梭為代表的很多人,雖然在暮年之時也會回顧自己的一生,但是他們給自己的自傳起名叫“懺悔錄”,足見其用意,我們完全能夠感受到他們是在用生命“求缺”。


我們一直在提倡認知升維,其實就是鼓勵大家努力發現自己在認知上的盲點。從某種角度來講,人與人的區別本質上不是“全”與“缺”的區別,而是“小缺”與“大缺”的區別,或者説是能否意識到自己“所缺”的區別。


3、勞倫斯魔咒


1999年,經濟學家勞倫斯總結出了一個“摩天大樓指數”。他發現,世界上所有的摩天大樓都與經濟週期的波動有着緊密聯繫。摩天大廈的開工時間通常都是經濟發展的鼎盛時期,而一旦大廈建成,經濟危機便隨之席捲而來。這一規律似乎屢試不爽,因此也被稱為“勞倫斯魔咒”。


其實,當一個公司決定為自己修建大樓的時候,其背後很可能就是“求全”心態在作祟。當企業業績直線上升的時候,決策人常常想用一種特殊的方式來彰顯一下公司快速發展的成績,此時他們信心爆棚,無視潛在的風險或危機。


但摩天大樓是一個“性價比”極低的“燒錢”工程,因為每增加一定的高度,其成本有可能會翻倍。當決策者想用這樣的方式為企業樹立一座“豐碑”的時候,一旦資金鍊斷裂,這座大廈也許會變成企業的“墓碑”。


《菜根譚》中有這樣一句話“不可乘快而多事”,也就是説不能讓飛速的發展和繁榮的盛況矇蔽心智,進而做出非理性的錯誤決策。當決策者陷入了“求全”的心態,就會被欲求所左右而陷入泥潭。


4、面死而生


“缺”意味着開放,“全”意味着封閉。所以“求缺”的心法本質就是在追求認知升級,所謂“完美”不過是井底之蛙的自我滿足和陶醉。


華為一直提倡“面死而生”的經營心法,其實也是一種“求缺”的心態。只有樹立這樣的危機意識,才能不斷地發現經營中的漏洞,突破增長的瓶頸,越過企業發展的天花板。


求缺方能圓。當我們以求缺的心態去面對世界的時候,往往能夠更好地成全自己;當我們努力去查找不足,事態卻漸漸趨向圓滿,此時似乎慢慢體會到老子所説的“大成若缺”的境界。



5、在“微出軌”中求缺


當公司的業績全線飄紅,一切看起來都順風順水的時候,決策者一定要時刻提醒自己福音背後的詛咒。此時,更應當在看似圓滿的成績當中“求缺”。偶爾偏離自己既定的生活和工作軌跡,接觸到常規路徑以外的人和事。就像在火車前進的鐵軌當中給自己當一次扳道工,讓自己在“微出軌”當中審視不足,走出“局中人”的視野盲角,看到前方更遠的危險或是旁側的機會。


如果説求缺是一種心法,或是一種能力,那麼“微出軌”則是我們跳出舒適圈審視盲點、發現危機的有效方法論。



推薦閲讀:

走平常路,別去追求什麼卓越

這些遊手好閒的“偽學習”,你中過招嗎?

做時間的淘金者,讓每秒光陰都成黃金

如何從別人手中奪回那些屬於你自己的時間?

https://hk.wxwenku.com/d/20128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