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發丨留住美好的嚮往,村舍如何實現人人憧憬的生活夢境!【環球設計2063期】

環球設計2019-08-30 23:46:53


 嚮往的生活再續 



△蘑菇屋鳥瞰


戚山山接到的邀約,是把「蘑菇屋」改造成一家高端民宿。「蘑菇屋」在浙江桐廬的山間,一個村落的邊上,和蘑菇並無關係,是四棟江南當地常見的夯土村舍。它的命名和出名,都來自芒果台一檔娛樂節目:《嚮往的生活》。這裏是節目第二季拍攝地。


對哈佛建築科班出身的山山來説,設計一家民宿,不難。過去三年,她一直在鄉村裏幹這活。她是「鬆贊」總建築師,幫鬆贊在滇藏線上設計了多家山居和林卡。同時也是「宿集」首席建築師,寧夏中衞的「黃河·宿集」,今年爆紅的「飛蔦集」,就是她的手筆。


△蘑菇屋夜景



01.

很多人奇怪,戚山山為什麼會接蘑菇屋這種限制很多的網紅IP項目?因為建築的主動性和設計的自由度會被受限。


唯一的原因是:「因為國妃,我必須來。」

 

國妃是台灣人,家族在浙江經營着一家五星級酒店。先生劉立超,為國妃捨棄了台灣的工作,也來到大陸。


蘑菇屋是國妃的一個心願,民宿的品牌叫「留住」,留住彼此的愛,留住嚮往的生活永不落幕。


△國妃、立超和豬寶寶



山山是國妃的好友,也是這段感情的見證者。


幾年前,山山為國妃設計了一家叫「西塘·九舍」的民宿。九舍從設計到完工,也是國妃從單身,到結婚,到生子的歷程。


親歷這一切的山山,這一次因友情而來。

 

作為一箇舊宅改造項目,蘑菇屋挺棘手。四棟村舍,如何脱胎換骨,成為一家有設計感和品質感的民宿?


蘑菇屋因為熱播綜藝《嚮往的生活》被人所知,這是幸事,也是不幸。一時的喧鬧過後,蘑菇屋孤零零地窩在村邊,現實中的房屋狀態,並不適合居住。

 

如何衝破網紅的幻影,將臨時搭建的攝影地進行顛覆性改造,轉變成舒適的民宿,迴歸鄉村的寧靜,是這個項目最大的挑戰。


此刻的使命是重新定義和定位蘑菇屋,並且幫國妃和立超「留住」嚮往的生活,印證愛情。


這是一個雙重的挑戰。



△「留住」一角



02.

「留住」,是一家民宿,也是一個原則。因為娛樂節目傳播在先,也因為宅基地政策,蘑菇屋的大小和風貌,都不能變。


但做一家高端民宿,又不能不變。原來的村舍,在功能、設施、環境、質感以及客房量上,都無法滿足民宿的需求。

 

在「留住」原場地侷促的紅線範圍內,做一家高端民宿,必須讓空間極度功能化,還要兼顧場域和環境,用設計來區分公私界限。


由此,每一處空間都發揮了極致的想象。從外立面的微妙演變和處理,到窗户的尺度,到早晚的生活場景,到公共空間的使用(院子、茶亭、工具間、露台),再到在地鄉村田園生活方式的體現,常人不以為意的細節,其實都充滿了設計師和主人對於美好生活的構想。

 

對於「留住」的重新定位,涉及空間邊界,也就是公共和私人空間的界線。在來訪者中,有攜家人度假的,有閨蜜結伴旅行的,其中也不乏《嚮往的生活》打卡者。即使不住下來,來者也都是客。在原來的入口旁,加蓋了一處小木亭子,用作check-in兼咖啡屋,給訪客提供歇息之處。


下午五點之前,訪客可以進入蘑菇屋的公共空間,參觀拍照,也能通過咖啡屋旁的小徑前往後山,拜訪《嚮往的生活》中出現的小動物們。


而在夜晚,「留住」的院門會關閉,從而讓住客擁有隱私空間。


△茶亭+院子


主屋客廳是整個蘑菇屋的門面,進入大門,以餐桌為中心的生活畫面鋪陳開來。餐桌的一邊擺了長條凳,與中國人記憶中的鄉村生活呼應。進門的左側是供住客使用的開放式廚房,銅製的連體枱面與木色渾然一體,精緻的做工使其有從枱面一直流淌到地面的錯覺。


越過餐桌,是生活區,山中的景色由樓梯底部的窗子傾瀉而入。樓梯側面的牆,是簡約而精緻的留白。樓梯上方設有天窗,光灑下來,指引着客人向上探索。


△主屋客廳


△主屋餐廳/開放式廚房




03.

客房是民宿制勝的一環。


與西塘九舍一樣,「留住」所面臨的問題,也是空間相對狹小。地處桐廬山間,老房子又潮濕陰暗,如果處理不當,會讓人有困處斗室之感。


建築師的使命就是克服舊有的狹小與閉塞,使空間變得明亮而開闊。

 

為解決這個問題,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去審視人與空間的關係。首先是視覺上,給房間的天花板留白,並且將屋脊放在視覺邊緣,讓大半個「山牆」展現在卧房內,使人的視線往上游移。


而在地面位置,牆體做內凹的踢腳線,也不放任何佔據空間的傢俱。所有的功能性區域,如行李台、書桌、梳粧枱、茶几,都是建築空間裏劃的一條條「線」,以枱面的形式「漂浮」在空中。甚至電視機也被投影儀取代,在牆面上預先「留白」。

 

更加巧妙的是,山山其實為房間開了三個「窗」,一是通往露台的一體式同框門窗,避免了平面上過多開洞;二是牆上的留白,是想象中的窗;三是坡屋頂上的天窗,解決了狹小房間中自然光的不足。


由此,房間從面積的桎梏中解放出來,就像大自然中的蝴蝶一樣輕盈。


△「H」三個“窗”的表達



「H」書桌一角


△「彩燈」


△「火旺」


△「H2O」


考慮到建築外立面夯土牆的顏色與質感已經非常強烈,在民宿內部,希望營造一種温馨的氛圍。所以,房間裏的牆面,都被刷成不一樣的、淡淡的顏色,所對應的,是人在自然中內心恬淡的狀態。

 

為拉近人與土地的關係,閣樓的地面也以枱面的形式抬起,示意客人脱鞋而入。迎面是一扇大窗。早晨推開窗户的一剎那,滿園風光,撲面而來。閣樓的樓梯用交錯的木板遮蔽,像是微縮的山景。赤腳在房間內行走,有如在深山中穿梭。


介於空間的狹窄,閣樓上直接是睡覺的牀鋪,地板的木頭紋理綿延至牆面,加深了人與地面的親近感。日落後可以躺在牀上,透過天窗看星星;日出後,第一縷陽光也從天窗照進卧室,有「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之既視感。



「留住」空間小而乾淨,純粹而寧靜,沒有任何藻飾。嚮往的生活,就這樣被留住。




04.

中國的民宿發展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綜藝節目關注民宿,也有三年了,從韓國《孝利家民宿》熱播,國內也陸續出了好幾個民宿輕生活綜藝,像《青春旅社》《三個院子》《親愛的客棧》《嚮往的生活》等等。

 

綜藝節目較為注重概念和故事,民宿的空間本身,更多展現的是場景。


嚮往的生活,誰都向往。而要用民宿來「留住」綜藝編排的美好生活,並不容易——幾乎拍攝過綜藝節目的民宿,都在短暫的客滿喧囂後,入住率面臨斷崖式下降,甚至遠低於拍攝前。


此次的「留住」改造,對於運營者和建築師來説,是具有顛覆性的挑戰:第一次把攝影棚,改建成一家真正意義上可延續經營的民宿。



綜藝的餘波所及不過幾個月,而民宿要運營20年。所以,在節目元素的基礎之上,讓民宿迴歸民宿,讓生活回到生活,讓嚮往再被嚮往。

 

這也是「留住」最值得讚許之處,在這裏,體驗的不止是節目里人人羨慕的田園生活場景再現,而在鄉村寧靜温柔的良夜,你的嚮往可以被「留+住」。



項目名稱:留住·嚮往的生活(蘑菇屋)| HOLD DEAR

項目地點:浙江 桐廬

設計範圍:建築、室內、傢俱

設計機構:STUDIO QI建築事務所

主持建築師:戚山山

設計團隊:蔡林城、方倩倩、趙雨婷、周夢凡

項目面積:777m² 

項目時間:2019.07

建築和室內建設方:伍匠 | UHJOH

項目攝影:金瑋琦



STUDIO QI 


STUDIO QI 建築事務所 創立於美國,現於杭州設立實踐和研究性事務所。專注於構建人、建築、自然、社會、事件之間微妙的關係,用思辨性及實踐性的設計思維和2.5維建築學理論,從貼近人的角度去探討和研究。


建築是一種思維方式(Architecture is a way of thinking),是人類觀察並和社會對話的載體,同時又是聯動自然與世界的紐帶;而建築師一定是思考者,在特定的時代裏,幫助構建社會和生態關係的人。


秉承這一理念,STUDIO QI 堅持用全然不同的創造性思維和設計語言,挖掘建築在社會中潛在的能量。




戚山山

STUDIO QI首席建築師&創始人


戚山山,STUDIO QI建築事務所創始人,國際新鋭建築師,藝術家。曾就讀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榮獲最高榮譽學士學位、Summa Cum Laude、Phi Beta Kappa和“百年學者”稱號, 美國自然科學基金培養人才,主修建築學,輔修藝術史學和物理學。


後畢業於哈佛大學,獲四年制建築學碩士學位,是哈佛大學彼得萊斯基金重點培養人才,期間作為唯一的特聘研究員被派送至著名建築大師倫佐·皮亞諾建築事務所RPBW,後又就職於著名建築大師福斯特建築事務所Foster+Partners,兩位均為普利茲克獎得主。2012年創建STUDIO QI建築事務所,並擔任中國美術學院建築藝術學院畢業生導師和現代書法研究中心研究員。

 

山山堅信,建築是一種思維方式;作為建築師,必須富有強烈的責任感和敏感度。


代表作



△飛蔦集



△安之若宿·山


△九舍




近期熱文

3000+ 品牌,百年包豪斯特展,2019不可錯過的設計盛會!



首發丨深圳新出超酷的網紅打卡,金木水火土打造驚豔的空間震懾感!



首發丨陳峻佳:萬科將火星艙搬進購物中心,全國首個創新知識實驗室驚豔杭州


這是我至今見過最自由、最空靈、最前沿的設計!


獨家首發,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歡迎轉發至朋友圈。






傳播全球藝術文化|傳承中華民族設計





https://hk.wxwenku.com/d/20128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