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法國人抗日不靠譜,來華飛行員出工不出力還得靠自己

四代重殲2019-08-30 20:41:08



中國抗戰中曾經出現過多個外國航空隊幫助中國空軍作戰,比較著名的有美國“飛虎隊”和蘇聯援華志願航空隊,此外還有一個法國飛行員為主的“法員隊”,駕駛法國空軍當時裝備的D.510C戰鬥機作戰。


但這支僱傭軍性質的隊伍可以説是抗戰中最不靠譜的洋員隊,往往出工不出力,甚至到最後連出工都不出,可以説是一無是處。


圖片:中國抗日空軍“法員隊”駕駛地瓦丁納D.510戰鬥機作戰。


法國地瓦丁納D.510戰鬥機是中國抗戰早期空中作戰中比較少見的一種單翼戰鬥機,該機是法國地瓦丁納飛機公司在1930年代前期研製的一種新型下單翼戰鬥機,也是法國空軍中第一種最大速度超過400千米/小時的戰鬥機。


圖片:法國空軍大量裝備D.510戰鬥機,但在戰爭初期不是德軍Me-109戰鬥機的對手。


該機不同於早期普遍使用輕型機槍為主要武器的同類機型,而是在機翼上裝備了2挺7.5毫米機槍外,革命性地在發動機兩排氣缸之間的位置,又安裝了1門伊斯帕諾·絮扎HS-7型20毫米機炮。


這種大口徑機炮成為獵殺敵方轟炸機的絕佳武器。因為當時中國飛機普遍裝備7.7、7.62毫米機槍,這種機槍對付同樣的雙翼戰鬥機威力還算過得去,但對付體型巨大的多引擎轟炸機就顯得威力不足,往往打光所有機槍子彈還打不下一架轟炸機。因此,面臨日方轟炸機的狂轟濫炸,中國空軍急需要一種安裝有大口徑機炮的戰機。


圖片:這門伊斯帕諾·絮扎HS-7型20毫米機炮是中國空軍採購D.510戰鬥機的最大原因,但卻也是坑我們坑地最厲害的東西。


1937年5月,中國採購團來到歐洲,抓緊採購新型戰機,以應對日軍咄咄逼人的侵略步伐。由於戰前準備不足,中國空軍戰機捉襟見肘,這次特地向法國訂購了34架安裝有機炮的D.510C型戰鬥機(C為中國的意思)。


當時這種戰機還是法國空軍的主力戰機,共裝備了359架。面對中國的求購,法國並不熱情,並以“歐洲形勢緊張,需充實國防”為由,將銷售數量減少到了24架。這還是中國採購團四下游走,求爺爺告奶奶得來的成果。


圖片:中國軍事採購團四處奔走才買來了24架D.510C戰鬥機,説明國防不自主的危險性。


結果,中國採購團一走,法國立刻就向得到消息趕來的日本人出售了一架同型號的D.510作為研究。這讓人想到英阿馬島海戰前,法國人一邊將“飛魚”導彈賣給阿根廷,一邊又將導彈性能參數公佈給英國人。可見國防確實是買不回來的!


圖片:中國到法國買飛機的事情很快就被日本知道,日本立刻從法國人手中買回一架D.510戰鬥機進行鍼對性研究。


這批戰鬥機於1937年底陸續運回國內。結果新的問題又出現了,由於當時中國空軍正陷入上海、南京的戰事,沒有多餘的飛行員去接收這些法國戰鬥機,這也説明了當時飛行員教育培訓體制的失敗。


為了扭轉這個困局,中國空軍想到了僱傭軍,可以説從清王朝的時候,中國就有僱傭洋員打仗的習慣。


圖片:法員隊使用的中國空軍塗裝D.510C戰鬥機,注意其中一架飛機編號4101,41是指法員隊的41中隊,右側是一名法國飛行員。


這次也不例外,1938年4月到10月,中國通過法國軍火商僱傭了18名法國、英國飛行員和機械師,組成空軍第41中隊(又名法員隊),全面接手D.510戰鬥機。


圖片:老照片中的第41中隊D.510C戰鬥機,可以辨識出4101、4102和4106三架戰鬥機。


與美國“飛虎隊”和蘇聯援華航空隊的殊死作戰不同,這個法員隊可以説是毫無軍紀、毫無戰績可言。


當時該隊在昆明待命,日本海軍駐台的鹿屋航空隊於1938年9月28日早晨派出了9架三菱96陸攻轟炸機空襲昆明。當時的空軍官校驅逐組教員周庭芳帶領3名學員駕駛霍克II型戰鬥機起飛迎敵,而在空中訓練的另外一名學員則直接調轉機頭衝向日機。


圖片:在昆明防空作戰中,法員隊的D.510C眼睜睜看着中國空軍航校的學員駕駛霍克II戰鬥機奮戰,卻避戰不進攻。


法員隊也起飛了3架D.510C戰鬥機迎戰。霍克II型戰鬥機首先接敵,擊中了一架陸攻轟炸機,但由於機槍威力較小,並未將其擊落。2名洋員駕駛的D.510C戰鬥機擁有能夠擊落轟炸機的20毫米機炮,但是這兩人卻止步不前,在高空坐觀中國飛機作戰。


後來,多架霍克II戰鬥機圍攻那架受傷的日本轟炸機,擊中其右引擎才將其艱難擊落。


圖片:第41中隊4102號D.510C戰鬥機,後來該機編號改為5903。


由於法國人的不作為,剩下的轟炸機安全投彈,將正在機場裝配的3架D.510C擊毀,更加可笑的是還有1架D.510C原本是該起飛迎戰的,結果這架飛機的飛行員沒有請假也沒有起飛,造成飛機被擊傷。


轟炸還造成了機場家屬區60多名婦女和兒童的喪生。


圖片:機場上被擊毀的一架4106號D.510C戰鬥機。


圖片:在昆明空襲中被炸燬的D.510C戰鬥機,有一名洋員飛行員本該起飛迎戰卻拋下自己的戰機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花費重金千辛萬苦買來的專打轟炸機的法國新型戰鬥機就這樣被消滅在地面上。此後,這個法員隊不但毫無戰績,還因為軍餉等問題爭執不下,不肯起飛作戰。


後來法員隊的隊長竟然帶着機密文件潛逃,另外一名法國飛行員也自行離隊,隊伍可以説是分崩離析。


圖片:中國飛行員接收了D.510C戰鬥機,注意機鼻上的20毫米機炮。


於是,忍無可忍的中國空軍終於在1938年底將這個法員隊給解散了。剩下的戰鬥機交給空軍官校使用,作為戰鬥教練機,並承擔昆明的防空作戰任務。

但拿到手自己使用才知道又被法國人坑了,那門所謂威力巨大的20毫米機炮可靠性非常差,經常卡殼,加上飛行學員們難以掌握這種飛機的操作,在昆明的防空作戰中毫無建樹。

圖片:法員隊使用的中國空軍塗裝4101號D.510C戰鬥機。


1939年7月31日,這些飛機又被移交給了空軍第5大隊第17中隊。與航校學員不同,這是一支實戰經驗豐富的隊伍,由原來的廣東空軍飛行員組成,在南京保衞戰中殊死作戰,戰功卓越,又在3次蘭州空戰中擊落過多架日本的菲亞特BR.20轟炸機。


圖片:意大利菲亞特BR-20中型轟炸機,日本購買使用時將其稱為“伊式重爆”(イ式重爆)。


接收了12架D.510C戰鬥機的第17中隊轉場到川西,積極投入成都、重慶的防空作戰。


1939年11月4日,日海軍第13航空隊出動36架96陸攻21型轟炸機,木更津市和鹿屋航空隊各出動18架96陸攻,共計72架轟炸機前往轟炸成都。這個大機羣分成兩個箭頭,襲向鳳凰山機場和温江機場。


圖片:轟炸成都的龐大的日軍96陸攻機羣。


面對如此龐大的敵機羣,中國空軍第5大隊所有飛機全部起飛攔截。17中隊出動了7架D.510C戰鬥機配合友軍的7架伊-152戰鬥機飛到4000米高度,在成都-温江間進行攔截。


帶隊的中隊長岑澤鎏上尉富有經驗,自己有擊落1架96陸攻,共同擊落3架96陸攻和2架BR.20轟炸機的戰績。


圖片:第17中隊1712號D.510C戰鬥機攻擊日本97重爆轟炸機羣。


岑澤鎏中隊長知道自己可以依靠的是那門故障率非常高的20毫米機炮,而由於該炮供彈彈簧壓力不夠,往往在俯衝攻擊時會由於壓力問題無法正常供彈。所以他沒有像往常那樣從高空掠襲下來,而是帶隊降低高度,正面水平迎頭攻擊。


他瞄準一架轟炸機,發揮20毫米口徑航炮的強大火力,準確連射擊中1架日機。平時要打很多時間的轟炸機,瞬間被幾發20毫米炮彈撕裂了機翼和機身的鏈接處,接着炮彈又打中了機翼油箱。很快這架轟炸機就在空中被打得解了體。


圖片:岑澤鎏中隊長的5921號D.510C戰鬥機。


在空戰中,岑澤鎏中隊長的D.510C戰鬥機又使用機炮將一架轟炸機擊傷,自身也被日機的機槍擊中,但最終成功迫降。


而與其一同攻擊的友軍鄧從凱駕駛伊-152戰鬥機追上了這架受損的轟炸機,一陣猛烈射擊,最終將其擊墜,但自己的戰機也被敵人機槍擊中與這架日機一同墜毀。


圖片:抗日時期著名航空畫家樑又銘先生作品《奧田之死》,可見一架D.510C戰鬥機衝向日軍機羣,不過畫中友機伊-152變成了伊-16


在搜索日機殘骸時,人們發現被稱為日本“海軍轟炸之王”的第13航空隊司令奧田喜久司大佐,以及森千代次、細川直三兩大尉均告斃命。其中第13航空隊司令奧田喜久司大佐是日本海軍在抗戰中被中國空軍擊斃的級別最高的軍官。


圖片:第13航空隊司令奧田喜久司大佐和日軍飛行員。


此戰後,D.510C戰鬥機維護問題日漸頻繁,最多同時能派出4架D.510C參戰。多次參戰卻由於機炮故障等各種問題而再也沒有取得什麼像樣的戰果。

1940年12月26日,最後一架飛行狀態的D.510C戰鬥機在日機轟炸疏散時,被“零”式戰鬥機追上並擊落。


圖片:法國D.510C戰鬥機是中國抗戰中比較小眾的戰機,能夠和友軍一起擊斃日“海軍轟炸之王”也不辱沒其轟炸機殺手的名號。


https://hk.wxwenku.com/d/201277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