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顯:發揮好法學期刊引領法學研究的“指揮棒”作用

中國法學創新網2019-08-30 08:08:47

編者按:近日,中國法學會期刊法學研究會2019年年會在昆明召開。中國法學會黨組成員、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法學會法學教育研究會會長張文顯同志出席年會並發表講話。以下為張文顯同志的講話。



中國法學會黨組成員、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法學會法學教育研究會會長

張文顯

2019年8月20日,中國法學會法學期刊研究會2019年年會在昆明召開


法學期刊研究會的各位理事,年會的各位與會代表,同志們,

  大家上午好!

  很高興又一次參加法學期刊研究會的年會和相關討論。這次年會是中國法學會第八次全國會員代表大會之後、也是中國法學會換屆之後召開的第一次年會,背景不同、環境不同、意義不同。八代會上,黨中央為中國法學會配備了更強的領導班子,決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同志任中國法學會會長;八代會之後,黨中央對中國法學會的各項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標準和要求。我們的各項工作,包括各個研究會、地方法學會的工作,都要在新的時代背景、新的歷史方位、新的工作格局中抓謀劃、抓實施,見落實、見成效。


  在過去的一年,特別是今年3月份以來,在王晨會長的親切關懷和指導下,在中國法學會新一屆領導班子的直接領導下,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推動下,法學期刊研究會在張新寶會長、各位副會長和祕書長的帶領下,狠抓黨的建設、政治建設、學術建設、作風和制度建設,各項工作取得了新的發展,開闢了新的局面,值得充分肯定。新寶同志代表常務理事會的工作報告從八個方面進行了全面總結,我都贊同,我就不重複講了。這裏,我講三點意見,供同志們參考。


  第一,要充分認識法學期刊研究會的地位和責任。


  法學期刊研究會是一個與中國法學會主管的其他研究會有許多不同之處的研究會。


  首先,它是綜合性、跨學科研究會,也就意味着它的覆蓋面很寬,影響力很大。絕大多數研究會都是法學某一專業研究會,例如憲法學研究會、民法學研究會、刑法學研究會等,而法學期刊研究會就其實體內容而言,覆蓋了法學的所有專業和法學與其他學科的交叉學科;法學期刊研究會的會長、副會長、常務理事、理事來自法學各個學科專業,特別是各個期刊的主編都是各自學科的學術或學科帶頭人。所以,中國法學會領導同志非常重視期刊研究會,法學界也高度關注我們這個研究會。


  其次,它是擁有法學話語權的權威性社團。就對法學法律界的引領力和影響力而言,法學期刊研究會毫無疑問最有話語權。這種話語權來源於各個期刊、尤其是20多家核心期刊,來源於龐大的優秀作者隊伍,來源於發表成果對法學研究、法學思潮和法治公共話語的引導作用。這“三個來源於”決定了法學期刊研究會的影響力和權威性。


  最後,它是法學意識形態的管理者、法學意識形態主陣地的守護者,是社會主義法學意識形態的堅定捍衞者。期刊研究會作為全國法學期刊界的社會團體,作為中國法學會的一個綜合性研究會,負有法學意識形態管理和治理的職責,負有維護法學意識形態安全的重大政治責任。研究會會長、副會長、常務理事要認真學習和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意識形態問題的一系列重要講話,學習黨中央有關意識形態管理和治理的有關文件,認真落實中國法學會黨組關於法學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的規定,全面落實意識形態主體責任,把做好意識形態工作、管好意識形態陣地、維護意識形態安全,作為法學期刊研究會首要的政治任務和第一職責。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意識形態工作,就意識形態領域的許多方向性、戰略性問題做出部署,從根本上扭轉了意識形態領域一度出現的被動局面,使我國意識形態領域形勢發生了全局性、根本性的轉變,鞏固和發展了主流意識形態。同時要看到,意識形態領域仍不平靜,鬥爭和較量有時十分尖鋭。在法學和法治領域,意識形態的較量和鬥爭的嚴峻形勢更是不可低估。中央有關部門關於意識形態情況的通報和有關輿情簡報中,法學和法治從來都是重點領域、重點對象。對此,我們要有清醒的認識,要時刻處於警惕狀態。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是為國家立心、為民族立魂的工作。”做好意識形態工作,事關黨的前途命運,事關國家長治久安,事關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在法學意識形態領域,必須高舉馬克思主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法學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鞏固全面依法治國、建設法治中國的共同思想基礎,建設具有強大凝聚力和引領力的社會主義法學意識形態。做好法學意識形態工作,必須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發揮研究會黨支部的政治核心和戰鬥堡壘作用,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理直氣壯唱響主旋律,鞏固壯大主流思想輿論。研究會會長副會長祕書長要立場堅定,敢抓敢管、敢於亮劍、善於發聲,不斷加強陣地建設和管理。同時,也要注意區分政治原則問題、思想認識問題、學術觀點問題,不要把嚴肅的政治原則問題看作一般學術問題,要旗幟鮮明反對和抵制各種錯誤觀點;也不要把思想認識問題和學術觀點問題上綱上線為政治問題、階級鬥爭問題,為法學研究創造和諧有序、充滿活力的良好局面。


  第二,充分發揮法學期刊的內在功能和積極作用。


  法學期刊研究會的重要性來源於法學期刊的內在功能和作用。


  法學期刊是薈萃和展示法學研究成果的主要平台,除了法學期刊,一些綜合性期刊和報紙也發表法學研究成果。作為法學研究成果發表的主渠道、主平台,法學期刊實際上是法治領域的思想庫、人才庫;是法學產品的供給者,深化法學期刊改革,就是深化供給側改革,把提供高質量、高水平研究成果、服務法治中國建設、豐富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理論和法學理論,作為法學期刊改革發展的第一要務,把推動法學理論創新和法學研究繁榮作為法學期刊的生命線和原動力。


  法學期刊是引領法學研究的“指揮棒”,選題計劃、欄目設置、議題設置等,都是指揮棒,既然是指揮棒,那就要堅持正確的政治導向,科學的理論導向,先進的學術導向,創新的前沿導向,不能亂指揮,不能指揮偏了。這裏,我説一説學術導向中的引用率問題。引用率是衡量一篇論文、一部著作的影響力的重要指標之一,當然也是評價一家法學期刊的重要指標之一,但是,引用率僅僅是指標之一,而不是唯一。有些法學期刊為了保持或提高引用率、影響因子,幾乎不發可能影響引用率的文章,尤其是不發引用率偏低的法律史研究論文,這就指揮偏了。法律史,特別是中國法律史研究,是構建新時代中國特色法學體系、提振中國法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的民族精神、民族品格的基礎性工作,是弘揚優秀法治文化、確立和鞏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的理論自信、文化自信的前提性工作,意義非常重大。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中國政法大學時指出,我國法學基礎研究薄弱,表現之一就是對博大精深的中華法治文明和法治文化傳統研究不夠、挖掘不夠,這是法學研究最突出的短板。我非常認同總書記的這個分析判斷。所以,我和張新寶總編以及中國法學雜誌社的同志們研究,必須發表一定數量的法律史研究論文,不要怕影響引用率。我也給《法制與社會發展》編輯部的同志們講,要確保一定數量的法律史(包括中法史和外法史)論文,強調作為一家理論法學的專業期刊,發表法律史研究論文是學術擔當的體現,是落實總書記重要講話的學術責任的體現。《法制與社會發展》創刊以來,平均每期都有2-3篇法律史(包括外國法律思想史)文章。我參與法學本科核心課程體系編制時,力主把“中國法律史”作為核心課程,而且和曾憲義教授一道與司法部溝通,建議統一司法考試要包括一定數量的法律史試題。去年核心課程調整,進一步把“中國法律史”(包括法律制度史和法律思想史在內)作為核心課程的A類之一。這裏,我們再次共同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一段講話,以提高認識、凝聚共識。他滿懷深情地説:“中華民族有着深厚文化傳統,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思想體系,體現了中國人幾千年來積累的知識智慧和理性思辨。這是我國的獨特優勢。中華文明延續着我們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脈,既需要薪火相傳、代代守護,也需要與時俱進、推陳出新。要加強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挖掘和闡發,使中華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把跨越時空、超越國界、富有永恆魅力、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要推動中華文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激活其生命力,讓中華文明同各國人民創造的多彩文明一道,為人類提供正確精神指引。”我呼籲法學期刊研究會會員單位都來支持法律史研究,扭轉法史學邊緣化空置化問題,推動中華文明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法學期刊是法學研究者私人勞動轉化為社會勞動、個人產品成為公共產品的學術市場。市場就要講公平,講自由,講規則。目前,學術市場亂象叢生,法學這個學術市場怎麼樣,值得我們評估,也需要我們正視,問題肯定是有的,只不過有輕有重而已。要堅持真理面前人人平等,機會面前人人平等,既要尊重資深法學家、重視發表名人名家的文章,也要扶持青年學者(博士生、博士後、甚至碩士生、本科生),給年輕人留有機會、創造機會。我印象中,1988年《中國法學》第6期發表齊延平的論文《打破陳舊僵化模式,發展我國法學理論》,那時他是一個20歲的本科生。若是現在,簡直不可想象。要堅持學術民主、學術自由、學術公正,鼓勵在堅持馬克思主義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前提下創新法學理論和方法,支持學術討論、學術批評、學術爭鳴。要堅持廉潔辦刊、廉潔自律,糾正不正之風,抵制學術腐敗。


  法學期刊是法學意識形態的主陣地、主戰場。各個期刊、尤其是期刊的主編負有極其重要、極為特殊的職責和擔當,那就是強化意識形態陣地意識,堅決維護法學意識形態安全,切實做到守土有責、守土負責、守土盡責。在政治上、意識形態大是大非問題上,決不能含糊。


  第三,關於新中國70年法治建設和法學發展的研究和宣傳。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70年來,特別是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取得歷史性成就。特別是十八大以來,我國民主法治建設邁出新的重大步伐,依憲執政引領依法治國,科學立法保證良法善治,嚴格執法維護法律權威,公正司法確保公平正義,全面普法弘揚法治精神,全民守法提振社會文明,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軍隊、法治社會、法治經濟建設相互促進,國家法治、區域法治、地方法治、行業法治、涉外法治協調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日益完善。法治興,則法學盛。中國法學的命運與中國法治的歷史息息相關。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伴隨着新民主主義法制和社會主義法治建設步伐,我國法學經歷了建立社會主義新法學、創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學、構建中國特色法學體系三大歷史階段,實現了三次歷史性發展,目前正在朝着以科學化、大眾化、當代化、國際化為主要內容的法學現代化目標前進。法學期刊研究會要認真組織和推動總結新中國成立70年來、改革開放40年來、十八大召開7年來,我國法治建設和法學發展的成就、經驗和理論,講好新中國法治和法學故事,進一步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和法學自信,併為全面依法治國、建設法治中國把脈問路、建言獻計,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創造良好的學術和輿論環境。


  同志們,我今天講的這些內容和意見是基於我自己的觀察和思考而有感而發。講得有道理的地方,請大家參考,講得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批評指正。

https://hk.wxwenku.com/d/201263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