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猛燃的新本格藝術——日本新本格推理運動三十二週年

新星出版社2019-08-30 05:15:55

1987年,綾辻行人發表了《十角館事件》,日本推理文壇掀開了嶄新的時代——新本格運動。這一年因此被稱為“新本格推理元年”


不過,新本格推理藝術的開山始祖早在之前就出現了。當寫實性的社會派偵探文學佔據了文壇主流卻已遭審美疲勞之時,一位多才多藝的青年憑藉一部驚世駭俗的《占星術殺人魔法》,引領了本格推理作品的又一個黃金時代,蓬勃發展至今。他就是被眾多推理小説讀者追捧為“推理之神”的島田莊司。



“本格”的概念誕生於推理小説的古典黃金年代,其強調推理小説的公平性:兇手一定是出場過的人物之一,可以靠出現過的線索推理得出,而不是靠偵探的一拍腦門或者突然掏出的物證。埃勒裏·奎因在小説中謎底揭開前插入的“挑戰讀者”章節,就是一個對導向真相的線索已經交代完畢的昭告。


而“新本格”是由新時代的“鬼才們”書寫的本格推理小説,在繼承了古典本格“挑戰讀者”的特性上,揉雜了流行文化中的時髦元素。作為新本格的精神導師,島田莊司的筆下有着天馬行空的華麗謎團和宏大詭計,散發着浪漫主義的荷爾蒙。雖然島田和他的弟子綾辻行人對於這種新型文學該不該被立下規則有所分歧,但毫無疑問的是,新本格作家幾乎無人不受島田影響。


新本格的發展可謂精彩紛呈。在追求新意的年輕作家筆下,誕生了五花八門的寫作風格,同時在漫畫、動畫、遊戲領域也誕生了不少新本格傑作。


對於在新本格運動中湧現出的眾多獨特風味,下文將嘗試歸類。因為篇幅有限,若有沒提到的作家和作品,望海涵。


設定系推理

背景帶有超現實元素的推理作品,譬如科幻、奇幻類型。


在有趣的幻想設定和公平的邏輯演繹之間達到平衡,這便是此類推理小説的魅力。因為超現實元素的存在,作品的謎團往往充滿異色,非常符合新本格的風味。山口雅也是新本格早期的設定系大師,憑藉《活屍之死》給日本文壇帶來了不小衝擊。之後出道的西澤保彥被譽為“新本格科幻推理”第一人,文風輕快,作品中常帶有時間循環和異能等元素。而近年大熱的《屍人莊殺人事件》描述的是殭屍圍城之下發生的新型密室殺人,作者今村昌弘就在今年出版了系列第二作。



在遊戲界,龍騎士07製作的《寒蟬鳴泣之時》和《海貓鳴泣之時》包含了魔女、多重世界線等等幻想元素,粉絲眾多。動畫中,《UN-GO》也是一部十分優秀的設定系推理,此類名作太多,在此不一一贅述。


理科推理

此類推理作品會在謎團或詭計上使用理科知識,我們常看到的機械詭計和建築詭計可歸入其子集。


説到詭計與理科知識的融合,許多人想到的也許是東野圭吾的《神探伽利略》。而其實論起理科推理的代表人物,當屬以《全部成為F》橫空出世的森博嗣,作品中使用新時代科技構築了“完美密室”,解答獨樹一幟。他筆下的故事把理科知識運用地十分有趣。


建築推理則是運用建築的奇巧設計作為詭計核心。北山猛邦筆下的“城系列”構思巧妙,詭計新穎,被稱為“物理的北山”。島田莊司的名作《斜屋犯罪》,綾辻行人的“館系列”,也都是典型的建築推理。


因為視覺畫面上更能展現出建築詭計的巧思,建築推理在遊戲、漫畫、動畫領域中如魚得水,《彈丸論破2》《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等作品中都有建築推理名篇。


彈丸論破2


敍述性詭計

簡稱敍詭,誕生於古典黃金時代,是一種在寫作技法上玩弄花樣從而令讀者產生認知偏差,最後揭開真相時帶來意外感的一種技法。不過欺騙也要確保公平性,敍述的文字本身必須是真實的,才能在最後把讀者“騙“得爽快。


日本的新本格作家中,折原一是公認的敍詭大師,創作了一系列此類作品。敍詭的運用非常廣泛,許多名篇裏或多或少地都有運用這種技法,這裏不多透露,給讀者保留最完整的驚喜。


民俗推理

帶有強烈“本土化”特質的推理作品,是偵探文學這種歐洲“舶來品”本地化最好的體現,作品中通常含有知識淵博的“炫學”(指借作品角色發表大段的冷知識)。


三津田信三是當之無愧的民俗推理大師,筆下的“刀城言耶”系列兼具恐怖小説和推理小説的美感,誕生了《首無·作祟之物》這樣的名作。二階堂黎人也是一位擅長運用民俗製造恐怖氣氛的作家,對“不可能犯罪”非常痴迷。



而此中有一獨領風騷的類型——“妖怪推理”。身為日本妖怪研究專家的京極夏彥,塑造了嗜書如命的驅邪師偵探“中禪寺秋彥”,其系列結合日本的“魑魅魍魎”文化書寫出獵奇又頗具禪味的案件情節,並借角色之口抒發出京極本人對妖怪的考據和對世界認知的獨特視角,俘獲了大批讀者。



日常之迷

作品中破解的是日常中發生的謎團,沒有死亡案件。雖沒有宏大的謎面,也是新時代催生出的特有推理類型。


北村薰在《空中飛馬》創造了“日常推理”流派。其他的名作有米澤穗信的《冰菓》,相澤沙呼的《廢墟中的少女偵探》等等,《冰菓》的動畫改編也取得了很大成功。



邏輯流

展現邏輯推演的嚴謹之美,強調本格推理的初衷。


埃勒裏·奎因是古典黃金時代最受追捧的邏輯推演流大師。下文介紹的新本格作家都被冠以過“日本奎因”的稱號。有棲川有棲仿照奎因的“國名系列”寫出了不少細膩的邏輯流作品;法月綸太郎的作品講究邏輯性的同時,繼承了後期奎因作品中對現實的深刻哲思,有“苦惱作家”之稱。青崎有吾是推理文壇新秀中的“邏輯狂人”,以《體育館之謎》出道後備受矚目。  



八嘎推理

又稱“笨”格推理,以荒謬的解答為亮點,為了給予讀者最意外的衝擊,而犧牲現實性的作品


倉阪鬼一郎、鳥飼否宇等人都是創作了許多笨格名篇的作家。麻耶雄嵩的作品以結尾的崩壞見長,其中也不乏笨格傑作。


漫畫世界中也有許多笨格創作,駕籠真太郎的獵奇漫畫《Fraction》是一部深挖了漫畫敍詭手法的典型笨格,漫畫《即使如此小鎮依然轉動》裏也有優秀的笨格推理。



除了以上,還有很多傑出的新本格推理大師和作品。譬如大山誠一郎,作品在紮實的本格之上,時常有驚為天人的切入點及幻想小説元素。還有不少如泡阪妻夫、梓崎優等等腦洞秀逸、構思奇巧又一直堅持着本格推理初衷的作家。


當然,新本格推理新秀也不斷湧現,井上真偽、白井智之、市川憂人、早阪吝等等都風格迥異又備受矚目,使新本格藝術的風格持續發酵,令人滿懷期待。


新本格運動的這32年來,對中國推理文壇的影響如何呢?


有一箇中國推理文化裏的原創詞,經常用來形容推理作家的創作風格——島田流。可見島田莊司式恢弘浪漫的謎面影響之深遠,這點在中日如出一轍。


新本格流派中民俗推理的“本土化”特質也是適用於中國推理作家的一把利器,把自己的歷史和民俗融入情節,是獨屬於中國作家的路。除此之外,八嘎推理等流派在接受了中文的語言特點後,也在本土綻放出了獨特的風味。


也許現在的中國推理文壇只有點點星火,但相信他們會探索出獨樹一幟的風格,繼續發光發熱,最終成為本格推理髮展的燎原之火。


就像人類的未來難以預期,新本格也隨着時代交替日漸多元化,如同一頭遊蕩在領域之外的異獸。縱觀這段歷史時,我們能發現這頭猛獸皮肉之下精細的鱗片和鉸鏈,那些都是散發着時代魅力的可口作品,也是一羣灰色腦細胞在推理藝術這個上層建築中堆徹出的智慧結晶。


繼續肆意增殖吧,這頭迷人的怪獸。


————可以在這裏看到我們的新書喔(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260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