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口中的壞女孩,不過只是「別的女孩」。

iLady摩登圈2019-08-30 03:06:49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句我們已經快聽到耳朵起了繭了的話,相信你並不會陌生,可是當一個女孩被冠上“壞女孩”的稱號,似乎就會掛鈎更多不堪入耳的評價,比如“bitch”,又比如“你看她那個樣子就不像什麼好東西。”


曾經的“壞女孩”代表安吉麗娜·朱莉,在近段時間的一個採訪中,訴説了一段自己的看法,她説:


“所謂的‘壞女孩’只是一羣受夠不公正和虐待的女性,她們拒絕遵守規則和指令,尋找更適合自己、家庭的生活方式。女人不應該放棄自己的聲音和權利,哪怕面臨死亡、監禁,或是被社羣拒絕的風險。

 
所以“壞女孩”們,正如朱莉所説,我們只不過是那些不會隨波逐流的人,我們知道潮水的方向,知道怎麼樣建立“好嫁風女孩”人設,知道取悦他人會獲得什麼。

只是我們不要,我們打不出“乖乖牌”。我們選擇自我,我們只是別人眼中的

「別的女孩」。




這次張慢欲找來了4個「別的女孩」,請她們講述了自己的與眾不同之處。大家都有不被理解的地方,也有自己的煩惱,但卻都義無反顧地選擇保持自我的獨立。

我之所以稱她們的特立獨行為獨立,是因為我認為這種常人眼中的不尋常,就是一種思想獨立的體現,而在當下,做到思想獨立對於任何性別來説都並非易事。


Spike 女程序員
退休朋克

紋身、穿孔、剃頭,
你覺得女孩不該做的外貌改造,
我都來了一遍。”



我常常會做出許多人都要左思右想才會去做的外貌改造行動,例如紋身,穿孔,剃頭,蹦迪,每天化濃粧......當然,除了外貌上的改造,我不想結婚,也不喜歡孩子。

以前我有舌釘和脣釘,現在只剩一個20mm直徑的擴耳和幾個耳骨釘了。每一個人看到了都要問我疼不疼,為什麼要這麼做之類的,但是大部分都是出於好奇,還能友善溝通。


當然,也有不友善的把我當神經病的。比如昨天,一個新入職的男同事看到了,驚詫地問我“你的耳朵為什麼要這樣呀!這樣好看嗎我覺得也不好看呀!為什麼要這樣弄……我一句話沒説,然後他就陰陽怪氣地叫我大姐頭,社會姐

以前還會生氣,現在長大了不朋克了,因為和每個不懂尊重人的傢伙計較的話,我可能會累死。


諸如此類違反了“社會乖女孩規則”的事情,我還做了很多,不代表我沒有像大家一樣想過,可是最終選擇這樣做,是因為:我喜歡。而且這件事,事實上來看,並不會影響到他人。 
 
至於我是如何在別人的負面評價裏堅持自我的呢?就是坦誠地面對自己。


很多人對女孩都有刻板印象,抽煙喝酒燙頭蹦迪就一定是以後“找老實人接盤”的類型,而安靜內向樸素不打扮的就被迫成為沒情趣的“品如式女孩”。這樣去判斷人可太沒勁了。

我也試過不穿耳釘不紋身了,停止擴大耳洞,穿裙子化淡粧留長頭髮,但是我難受啊,那不是我。不是説這樣不好,只是我不喜歡,就像強迫不吃香菜的人硬吃一樣。

我根本不在意我喜歡的東西在別人眼裏如何,我也沒有為了特立獨行而表演,只要不傷害別人,我就是想做,做了會讓我開心。如果這些人因為我對自己身體做的裝飾有意見,那他們為什麼不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呢?都是第一次做人,為什麼我委屈自己成全別人呢?


我會給動保組織買糧捐款,給躺在地下通道的流浪漢買飯,會默默幫助很多人和事,但是我也特別討厭帶着惡意針對我的人,遇到了一定會反擊。這也能看出我的生活對其他人來説是不同維度的切片,每個人看到的都是一片。

我做不到也沒必要讓別人瞭解我的生活,就坦誠的面對自己,知道我的本心如何,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就夠了。表面上展現出來的如何,純粹是個人愛好和行事風格。所謂的“壞女孩”就是吃虧在做好事的善良那面沒法寫在臉上。


我希望大家都能理性一點看待別人,不要憑刻板印象和外表就去判斷一個人,男孩女孩都能擁有表達或者不表達自己的自由和權利。歸根到底兩個詞——尊重和自由。


目前唯一最困擾的,大概就是我媽了吧,有一次打了舌釘掩飾的很好,跟我媽視頻的時候不小心哈哈大笑被發現了……被痛罵一頓,至今都覺得自己是個鐵憨憨。



Kailey
健身教練

“對不起,不結婚。
啊,前面那句對不起刪掉,
因為不用道歉。”



我不喜歡隨波逐流,外表也不是大眾審美的類型。我是不婚,丁克和女權自由主義者。


我遭受到的更多是語言上的攻擊,很多人,包括我的家人,不理解我為什麼不想結婚生孩子,覺得我就是因為太年輕沒玩夠,浪蕩,思想不正常。跟我説過最多的一句話是:“所有人都過正常人的生活結婚生孩子存錢買房買車,為什麼你就要過不正常的生活?



不婚和丁克主義,是我一表達出來就總會收到震驚反應的主張。因為現代人對這兩個主張的刻板印象非常深,覺得不婚主義就是反對婚姻制度,希望所有人都不要結婚,而丁克就覺得是討厭小孩或者無法生育。可是事實並非如此,而我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也是有我的原因所在。

其實我並不是一開始就形成這樣的觀念,家庭環境,社會環境,成長過程中身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在影響着我,它們不斷地粉碎我的三觀又重新塑造。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觀念,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和不想要什麼。


在面對質疑和評價的過程中,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堅定自己的信念,同時儘可能地去理解他人的想法。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不需要一樣,互相尊重就可以了。


我覺得現在社會大多數人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和性別歧視挺嚴重的,太多的“不可以”。我希望在未來可以給女孩們更多自由的成長空間,擁有更多的權利和選擇。



小豆
編導


“婚姻的發生,
是因為愛情會給自己錦上添花,
這不是幼稚,
也不是理想主義。”



關於我的與眾不同的特質,我總結了一下,給自己數出了3點。1、保持獨立,男女平等,拒絕大男子主義,甚至有一點偏向女權主義。2、不認為結婚生子是人生必須要經歷的事。3、完全沒有攢錢買房的想法。
 
在這3點中,第1點基本上都不被大多數男性認同——有些認同也只是表面上。其實這些不被理解的特質都是因為“不傳統”,或者,“別人都結婚生子你憑什麼特立獨行”?



這種壓力一部分來自家人,一部分來源於周圍的閒言碎語。


我的女權傾向經常會被指責令人感覺太強勢,男生不敢接近。女性在關係中確實常常需要心理上更多的愛護和關心,但是這不代表女性在關係中不能作為主導。而一段關係中,相互依賴有很多種方式,並不是用家庭、工作和錢財方面來體現的,所謂的“門當户對”不過是對原生家庭條件不匹配的質疑。如果兩個人的三觀不一致,再門當户對也只是湊合過日子罷了。我認為大部分男生並沒有理解男女平等的真正含義。


如果真的男女平等,誰賺錢養家根本不是問題,認定那個人跟他一起努力就好了,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滿足自己的物質慾望。所以,我不覺得結婚的安全感來源於房子,而是和你在一起的那個人。



年近30,催婚的越來越多,有時候索性會跟別人講我不結婚。但是其實不代表我對婚姻不感興趣,相反,我很渴望婚姻,並且覺得這是人生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所以結婚生子不應該由年齡而定,它不是一個人生必須要走的流程,而是你遇到了那個對的人自然而然發生的結果。


所以如果結婚,只是因為愛情。


但是這種想法常常被“大人們”理解為任性和不理智,幼稚和理想化,甚至有過一個遠房親戚直接指責我媽媽“你女兒這麼大年紀還沒嫁出去,你作為母親是有責任的”!我非常生氣,儘管他是長輩,但也無權干涉別人的家庭和人生,更沒資格按照自己的標準指責別人。


 
也許跟原生家庭有關,我並不覺得任何人可以成為永遠的依靠,只有自己的能力最可靠,把自己放在人生排行的第一位,其他多餘的都是錦上添花。


我沒有被定義過壞,但是會被認為是逃避婚姻和不負責任。偶爾也會被嘲笑有可能孤獨終老。那又怎樣呢?説我的人不能替我過我的一生,我自己的人生要怎麼度過只有我自己説了算,是不是真的幸福快樂只有自己知道。如果自己真的選擇了這種“任性”的方式,自己承擔後果就好了。


NAMI
編輯


“衣服穿的低不低,
跟你又有什麼關係?”



人類的情慾,我認為它是人類身上一件非常美麗的事情,它會放大我們的感官,讓我們激發出更多的靈感,將它掌控在手中,你會找到不同世界的妙不可言。


可是如果掌控不當,比如不正確的表達,就可以成為一種性騷擾或者Judge。就拿我喜歡穿比較低的衣服這件事來説吧——説真的,我的胸不大,穿得再低看着也是一馬平川,但是這完全不影響給很多人帶來衝擊的效果。



記得有個女孩子跟我説過對我的第一印象,她説:“我第一次見你,看你穿領子到那的衣服,就覺得你挺那個的。”我就是禮貌的微笑迴應,並不想為此解釋了,“挺那個的”這個形容勝過千萬個華麗麗的形容詞了。


還有男生會將我發佈穿了低領衣服的自拍這個行為,自動視作是一種性暗示行為。我怎麼那麼會性暗示,我自己都不知道,謎了。



我跟朋友去哪玩都是為了開心,發這些東西也是因為喜歡所以開心,我的開心你可以不懂,但是你的語言組織能力爛到讓我真的感覺是性騷擾或是一種Judge,我不開心,希望你知道 。


有個男孩子送過我一首詩,我覺得是對情慾很好的表達,如果你再看見我穿低領衣服被驚到,並且那麼想告訴告訴我,望您參考:

一顆痣因肉體的白
成為一座島
我想念
你衣服裡波光萬頃的海


看完了故事,張慢欲還有幾個在徵集素材的過程裏,遇到的一些趣事想跟大家分享。

首先是有個男生用充滿戲謔的語氣説我:“天天在搞女權。

還有一個男生在我已經説明,這個“別的”指的是:身上的特質,無論是外貌性格還是習慣都可以,但他居然還是能問我:“這個説的是不是渣女?

我承認自己寫過的很多東西中都多多少少有提到女性權利這件事,但是面對女權,請各位對女權這件事有誤解的人們理解,我在這裏想倡導的,絕對不是片面而狹隘的田園女權主義。


女權,不是一場孰強孰弱的比賽,這只是平等的呼籲,所有的女孩子們都在説的那句:“互相尊重。”就是最好的説明。

這些別的女孩,她們的美麗自信,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但我希望有一天因為平等,這份美麗,會被所有人欣賞到,或者僅僅是:理解。
 


編輯/張慢欲
設計/Dean
部分圖片來源網絡*



https://hk.wxwenku.com/d/201257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