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些女人,才知道維密為什麼會“涼涼”

職業女性2019-08-30 02:22:49

本文已獲得授權,來自微信公眾號:新氧美學院(soyoung456)


近期得知到2019年的維密秀取消了,也着實讓很多歐美圈的超模粉開心了一把。紛紛嘲笑維祕終於自食惡果,帶貨的目的沒達到,反而被“網紅超模”帶進了坑裏。



對於維祕這種賣故事/情調的內衣品牌,任用台步紊亂、定點尷尬,業務能力遠不及專業模特的網紅來帶銷量,的確是個病急亂投醫的行為。


這是Bella (隨便走走算了)


這是大神“小狐狸”



維祕的核心商業價值在很大程度上是營銷出來的,不是因為一流的質量也不是超前的設計,而是場面營造出的“高級感”,以及維祕天使們帶來的夢幻氛圍。


“像維祕天使一樣性感撩人”,是眾多維祕擁躉的消費動力所在。





結果這幾年的維祕,為了挽回銷量頹勢,自己親手把“品牌節操”撕得粉碎,順便也毀滅了人們對維祕的想象,就差把“給我錢”寫在臉上了。





大家發現原來這個品牌,一點都沒有時尚品牌起碼錶面上“遠離商業”的高冷排面。



之前高高在上的形象,只不過是營銷的把戲而已,一點都不經打,缺錢就立馬接地氣了。



近五年維祕母公司的股價一路走低



只要能帶貨。走路不利索、黑點一大堆但ins有巨量粉絲的Gigi Hadid,還有她頭肩比小於2.5的妹妹Bella Hadid,免試進!





只要能帶貨。定點尷尬,彷彿在自家後院走秀的“卡戴珊”之一Kendall,免試進!





只要能在中國市場帶貨。摔了一跤且後續處理颱風盡失,按理説要解除合同的奚夢瑤,在第二年不僅免試進,還要再加上2套Look!





只要能帶貨。滿臉都寫着“媽媽看我的新裙子”,這種氣質的模特,也依舊能上“高貴”的維祕舞台…





吃相可以説是越來越難看。這些流量超模的主戰場不再是展示產品的T台和硬照,而是ins上的關注量、話題熱度,twitter上的街拍點贊數等。





曾有人採訪娜奧米·坎貝爾怎麼看待現在憑藉ins火起來的網紅超模,她回答説:

時代不同了,這些人的確比自己出道時更容易讓人看到,更容易成功。但是如果沒有紮實的業務能力和持續地努力,這些榮光來的快也去得快。





這話聽起來很像是長輩教育人的口氣,有倚老賣到的嫌疑。那麼這個娜奧米是誰呢,她這麼説難道真的不是因為酸嗎?



畢竟2018年收入排名前十的超模,網紅超模至少佔了四席,傳統超模只有杜晨·科洛斯和吉賽爾·邦辰。





別人説不好,但我相信娜奧米還真的不太會酸,為什麼呢?因為她就是超模本模呀,超模這個詞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被髮明出來,就是為了定義娜奧米·坎貝爾這種人的。具體什麼情況,且聽我慢慢道來。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時尚的黃金年代,模特的地位也乘着這股東風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為方便國際上的各大時尚品牌和媒體與模特進行合作,發佈模特信息的網站models.com應運而生:


mdc會綜合收入和知名度,對模特的行業地位進行排名,並且會單獨劃出超模(Supers)一檔:



按照當時的標準,想獲得超模頭銜,不僅需要有業界頂尖的收入和知名度,還要有獨特鮮明無法被效仿的個人形象,以及跨界的非凡影響力。



按照當時的標準,真正的超模經得起時間考驗,她的名字可以代表一個時代。





不過後來隨着超模一詞被濫用,mdc的榜單上又劃出了“傳奇超模”(Legends)這一項。截至目前獲得這一頭銜的只有十七位的模特,其中就包括上面提到的娜奧米·坎貝爾。





所以懷疑娜奧米酸網紅超模們的可以退下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在這十七位傳奇超模中,一同在八十年代末和整個九十年代大放異彩的辛迪·克勞馥、克勞蒂亞·菲佛、琳達·伊萬格麗斯塔、克里斯蒂·杜靈頓以及娜奧米·坎貝爾五人,組成了時尚史上大名鼎鼎的“Big 5”。



那麼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領略一下“超模五人組”的魅力,看看究竟跟現在的網紅模特有什麼區別:



辛迪·克勞馥


生於1966年的辛迪·克勞馥,是英法德三國混血,自小外型優勢突出,17歲時就因為一個雜誌封面,被芝加哥的模特經紀公司看中,簽約成為專業模特。





八九十年代的辛迪,在Vogue、W、人物、時尚芭莎、Elle、Cosmopolitan、Allure這樣的頂級時尚雜誌登封,基本上是家常便飯。





有記錄顯示,截止1998年,自出道以來的十五年間,她的登封次數是至少為五百次,即一年至少上三十多次頂刊封面。





這有多強呢,這麼説吧,中國時尚界的“五大四小”這九本雜誌,截止目前完成登封大滿貫的模特也只有劉雯一人,更別説重複上了。





辛迪的時尚經典時刻也同樣不計其數,在1991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一襲紅色範思哲(最近涉嫌辱華)長裙的她,美豔不可方物,隨即便出現了大量的複製品和假貨:





時裝設計師Micharl Kors曾總結了辛迪·克勞馥的影響,“她改變了人們對美國性感女孩的印象,讓人們認為具有沉悶棕色頭髮的女孩,甚至可以比經典的金髮藍眼女孩,更有魅力也更有頭腦”。





克勞蒂亞·菲佛


生於1970年的她,模特生涯之坦蕩,比辛迪·克勞馥有過之而無不及。



克勞迪亞小時候的願望並不是成為一名模特,而是長大後進入父親的律師事務所,做一名律師。





但在十七歲時,像極了碧姬·芭鐸的她,在杜塞爾多夫的一家夜店裏被模特經紀人一眼看中,隨即便被安排去巴黎試鏡。這一試就試出來了一張Elle的封面照…可以説是出道即巔峯。





克勞迪亞最初是Guess的簽約模特,一手將Guess帶成大牌。後來被香奈兒的卡爾大帝青睞,成為了香奈兒的新面孔:





她合作過的品牌不計其數,包括我們能想到的幾乎所有一線大牌,並且截止目前,依舊是歐萊雅合作時間最長的形象大使。





克勞迪亞的登封紀錄更是驚人,超過了1000個雜誌封面,是吉尼斯認證的登封紀錄保持者。





琳達·伊萬格麗斯塔


生於1965年的加拿大超模琳達,其職業生涯的開端,不像克勞迪亞那樣偶然,成功之路也並不十分順遂。





十二歲時就開始參加模特訓練課程的琳達,經歷過很多挫折,曾一度想要放棄模特生涯。直到十九歲時才終於在紐約找到了賞識她的模特經紀人,進入高級時尚界。





最初,她是香奈兒和華倫天奴的繆斯,卡爾大帝曾評價琳達,“世界上沒有其他任何一個模特像她一樣專業”。





天助自助者,或許正是因為這種敬業的態度,讓琳達與多位攝影師建立了友誼,極大地幫助了她的事業。



比如讓琳達一躍成為超模的,著名的“The Linda”髮型,就出自攝影師朋友的建議:






琳達的登封紀錄高達七百,含金量也非常之高,包含多個地區的頂刊創刊號,以及時尚中心地區頂刊的各種紀念封面





她的文化影響更是不容小覷,直到二十多年後,她著名的“我們每天不會以不到一萬美元的價格醒來”,依舊被各路媒體引用。





各路時尚尖端分子,也都是她的小粉絲,其中包括維多利亞·貝克漢姆,維祕超模糖糖,歌手蕾哈娜等。





克里斯蒂·杜靈頓


生於1969年的克里斯蒂,是個超模中少見的大學霸。





18歲時因出色的外型條件,在紐約出道成為全職模特,七年後果斷暫停如日中天的超模事業,進入紐約大學學習比較宗教學和東方哲學,畢業後又去哥倫比亞大學學習社會學。





克里斯蒂主要以CK和美寶蓮的繆斯聞名,但就像所有頂級超模一樣,幾乎所有的奢牌都與她建立過合作關係。





在她四十歲時,W雜誌曾專門出過專題介紹她出道以來的衣着史,著名的卡司經紀人James Scully,也曾給予克里斯蒂熱烈的讚美之辭:


“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模特!你可以在她身上看到所有優秀模特的影子,但又絲毫不影響她本身的獨特性。我希望還與她展開新的合作,而那對我來説就像是種了彩票!





娜奧米·坎貝爾


國內的粉絲也稱她為“米仙”。於1970年在英國出生的她,是牙買加舞蹈家的女兒,不過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娜奧米還具有十六分之一的中國血統。





娜奧米的模特生涯單純又精彩,她幾乎生來就是超模,7歲時以童模出道的她,16歲生日前即登上了英國Elle的封面:





之後便開始不停刷新多個地區,首個登封頂刊的黑人模特這一紀錄,其中包括英法美三國的Vogue,是時尚界當之無愧的寵兒:





娜奧米在巔峯期有多火呢?這麼説吧,她在西太后秀上摔倒時穿的鞋,被倫敦的一間博物館收藏了…





從八十年代超模時代開始,直到1998年《時代》雜誌宣佈超模時代結束,娜奧米是整個超模時代的見證者。





直到現在,她依舊活躍在各種商業活動和綜藝節目中,為時尚傳媒而生的人,説的就是她:





最後放個大招:網紅超模和專業超模的走秀對比



網紅抖翅膀


超模抖翅膀


“你要的吻”


“吻你”


網紅的二次轉身


超模的二次轉身



有網友説:

“聽説有人被輿論困擾,糾結到底該不該原諒網紅模特。這話説的,你可憐她們,誰來可憐大神們啊 ”。對此,各位寶寶怎麼看呢?


新氧美學院:

文章轉載自新氧美學院,這裏有一位專注於量化美學,以提高全民美商為己任的氧叔。外表看似高冷,實則內心火熱。如何幫助大家感受美,瞭解美的本質是他的不懈追求。來這裏,你將找到屬於自己的本命風格,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美人IP。





延伸

是時候秀一波你們的小姐妹了

☟ 

https://hk.wxwenku.com/d/201257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