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公開談性:祝中國女孩早日實現愛慾自由

職業女性2019-08-30 02:21:11


本文已獲得授權,來自微信公眾號:易簡讀書(ID:yijiandushu)



Focus生活家saying:


願大家都能坦然接受自己的慾望。

 


01


週末去看了姚晨主演的《送我上青雲》,拍得挺好的。

 

我覺得整部片最大的亮點,是姚晨在鏡頭前,直白地表達自己的慾望。

 

姚晨飾演的盛男,在小山村偶遇一個文藝男青年。

 

彼此一起聊些天文、地理、哲學、時間宇宙概念,好感頓生。

 

在氣氛漸曖昧時,姚晨直直看着文藝男青年的眼睛,嘴裏蹦躂出一句:我想和你做愛。



語氣散漫而隨意,像是在問“你吃飯了嗎”一樣的平常。

 

我震驚了,真的。

 

這也太大膽了。

 

哪怕是陷入熱戀中的小女生,哪怕是結婚數十年的中年婦女,都未必敢直言不違地在男性面前,這麼直面表達自己的慾望。

 

但是電影裏的盛男,就敢了。

 

盛男跟文藝男青年表達自己的慾望,被拒絕後轉而向自己的好朋友四毛下手。

 

 

這個就有點奔放了,幸好彼此都沒有男女朋友,沒有沾惹狗血。

 

我覺得,這部電影,有很大的可取之處,因為她從女性視覺出發,直面女性的慾望。

 

從宋代開始,我們國家就衍生了一套思想體系,克己守禮,只有抑制自己的慾望,才能格物致知。

 

哪怕現在改革開放幾十年,我們在新思想的衝擊下,依然有保守的一面。

 

想吃,不敢直言,想玩,不敢直言,想愛,不敢直言,想性,更不敢直言。

 

對於角色“直面慾望”的解讀,姚晨表示:“電影中每個人物的可愛在於他們都很誠實,誠實地表達了自己的慾望。

 

在今天這個時代,人們對於慾望接受度是越來越高了,不再像以前,一説這個人有慾望,就是一個貶義詞。”


 

02

 

我認真想了想,在我國除了色情片中,敢於直面自己慾望的鏡頭,還是在《餘罪》裏。

 


當然,國內其他影視劇也有男女情動的鏡頭,但要麼是一筆帶過,要麼是男生主動,水到渠成。

 

中國影視的鏡頭下,無論是親密鏡頭,曖昧鏡頭,哪怕女生滿心歡喜,都會故作矜持。

 

當然,這和我們的傳統文化離不開,保守主義依然植根於我們很多人的血骨之中。

 

大學時為了考六級,我看了很多國外的影視。

 

在一部正兒八經的電影中,女生自慰的行為,竟然會毫不避忌地在鏡頭下展現出來。

 

在《廣告狂人》電視劇中,丈夫上班,妻子白天做好家務,在家中無聊,於是對着風扇,拿着情趣用品,自慰了。

 

在《one day》電影中,安妮·海瑟薇飾演的艾瑪,在多年後兜兜轉轉和自己學生時代暗戀的人在一起了。

 

讓我印象深刻的鏡頭是,清晨男人在煮早餐,艾瑪走過去,解開他的鈕釦,跟他説,我想要了,就成事了。



在中國的影視劇裏,很少可以看到女性敢於直面表達慾望,索取愛的鏡頭。

 

大多都是男生想要,男生挑逗女生,鮮少有女生主動的情況。

 

如果有,那麼場景設定,也都是給予女生加以“倒追”和“倒貼”的定義。

 

關於性,關於愛,關於慾望,中國人以往對女性的詮釋和解讀,是含羞帶怯。

 

所以姚晨飾演的這部《送我上青雲》,就很有意思了。

 

當然,片名就耐人尋味,“翻雲覆雨”、“雲雨之歡”,什麼意思,大家都懂。

 

“送我上青雲”,是什麼意思,相信大家也懂。

 

影片中,盛男和四毛,後來還是睡了。

 

盛男還當着四毛的面,撫摸自己,自慰,在鏡頭下赤裸裸地展現出來。

 

場面有多香豔,看海報就可見一斑。

 


敢於直視女性的性需求,直白地展現出來,算是中國電影界女性性解放的一大進步。


 

03

 

“在座的各位有沒有人從來沒有假裝過達到性高潮?

 

問題的提出發生在1970年夏日的某一天,在加利福尼亞州的伯克利,大約20個女性坐成一圈,嘗試建立一個以增強意識為目標的小組。

 

只有幾位女性舉起了手。

 

事實上,只有幾位女性假裝性高潮嗎?

 

並不是,而是有些女性假裝性高潮,她們都不好意思承認。

 

女性時尚雜誌(Cosmopplitan)前幾年發佈的調查結果顯示,在參與調查的女性中,67%曾在性愛中假裝高潮。

 

《每日郵報》指出,一次針對新婚夫婦性生活的調查顯示,幾乎有一半的老公不知道老婆在性愛中達到高潮的比率。

 

很顯然,對於女性而言,這是個難以啟齒的話題。

 

為什麼女性要假裝性高潮?為什麼又要隱瞞自己假裝性高潮?

 

我想起在童年時,在街上被派過幾本知音。

 

裏面的故事,我記憶尤深:

 

有一位女生,第一次談戀愛,愛愛時情不自禁叫牀,被初戀説叫得那麼大聲,肯定很騷。

 

於是和她分手了。

 

後來,她又談了第二個男朋友,這一次,愛愛時她不敢出聲,有感覺也忍住不呻吟。

 

結果,被男人説,他那麼賣力,她卻沒反應,好像死魚一樣。

 

於是又分手了。

 

後來,她又談了第三個男朋友。這一次,愛愛時,她很賣力地呻吟,成功地用聲音取悦了他。

 

故事的結尾是,女生和他結婚了,生活美滿幸福。

 

故事的主旨竟然是,告訴我們女生,在牀上,要學會用聲音取悦男人,無論自己享受與否。

 

美國著名女性心理學家哈麗特·勒納(Harriet Lerner)通過三十餘年的經驗,給出瞭解釋:

 

女性假裝性高潮,一是出於好意的迎合,保證自己處於被愛的角色;

 

二是女性認為,假裝性高潮,只是伴侶間的情趣。

 

其實,還有傳統文化的原因,傳統文化會教導女性這樣做,來吸引並留住男人,維護男人的尊嚴。

 

知音以前的故事,充分説了這一點。

 

但是傳統文化從來沒有教導男性,如何在這方面取悦女性,更沒有關心過女性的慾望與需求。


記錄片——《世界各地的性與愛》

 

性自由,似乎是男性的專屬,而性伴侶數量越多的男性,總是會被奉為“人生贏家”。

 

女性一旦主動追求,主動表達想要性慾,就會被有色眼光看待,打上“不守婦道”的標籤。

 

女性性解放,表面上是慾望的解放,實則是男女平等之間實現的一大跨越。

 

 

04

 

在知乎上,曾看到過形形色色的人生百態。

 

有對夫妻,在學校附近開燒烤店,生意尚可,但一遇上學生們放寒假暑假,收入便不太樂觀。

 

老闆娘,是40多歲的大姐,經朋友介紹,搞起了微商,賣女性情趣用品。

 

一開始,老闆娘向來燒烤店的女生兜售,後來也直接推薦給男生送女朋友。

 

燒烤店老闆,一直不知情。

 

直到顧客們向他反映,“你老婆賣的東西,我女朋友説好用。

 

燒烤店老闆得知老婆賣情趣用品後,惱羞成怒,果斷要離婚。

 

因為,他認為,老婆這樣做,就是向全世界宣佈,他不行。

 

其實,在很多人眼裏,女性用情趣用品,好像是很羞恥的一件事。

 

這種觀念就導致了,女性不敢享受性,不敢釋放性需求,更別談直面表達自己的慾望了。

 

在中國性學會指導下,由中國人口協會、中國婦女兒童事業發展中心共同發佈“中國女性性福指數調查報告”中也指出:


國內女性中:

對性生活覺得很滿意的,僅佔14%;

對性生活不滿意的,佔17%;

另外,有39%的女性認為自己的性生活一般;

 

而且根據調查,大部分女性都覺得,性生活的不如意,對工作、生活和家庭和諧都帶來了很大的影響。


我們來看看這一組數據:

 

52.7%的女性認為“性生活對工作、生活和家庭的影響比較大”;


只有10.6%和12.4%的女性認為“沒有影響”或“不能確定”。

 

而且,這些受訪者的月均性生活次數也不容樂觀:

 

52.3%的人月均1-5次;

41.7%的人月均4-10次;

只有6%的人才月均10次以上;

 

《海蒂性學報告》曾這樣描述女性性高潮“感覺很美滿安樂,全身容光煥發,好像剛從睡眠中甦醒過來。”

 

可惜,很多人,都沒有過這種體驗。

 

因為很多人,都對性愛,帶上了偏見。

 

在這裏,我只想説,直面自己的慾望,其實並不羞恥。


 

05

 

之前看過一組調查,在網上購買女性情趣用品的ID賬號,身份顯示大多是男性。

 

記者很詫異,深入調查才發現,女性覺得買情趣用品很羞恥,只好藉助男性的身份來掩蓋自己。

 

為什麼女性買個情趣用品,都要覺得羞恥呢?

 

其實,這並不奇怪,這是中國性壓抑5千年的結果。

 

我們的東方文化,推崇內斂,推崇個人壓抑自己內心的想法和慾望,這是自律的表現。

 

而且我們的傳統文化,主張我們為人處世都要含蓄。

 

無論是在餐桌禮儀上,還是在待人接物上,都必須含蓄。更別談,直面訴説自己的需求和慾望了。

 

李銀河曾寫過很多文章,説中國農村“寡婦”的性壓抑問題。

 

現在中國農村,大多情況是男丁外出打工,媳婦留守在家中照顧二老和孩子。

 

長期以往,留守婦女長期處於“寡婦”的狀態,就會枉顧道德,和村裏稀有的男丁結合。

 

李銀河稱她們為“體制性寡婦”,這是城鄉二元割裂的體制造成的。

 

中國農業大學一項研究顯示,全國有8700萬農村留守人口,其中有4700萬留守婦女。

 

調查中發現,留守婦女隱諱地表達了她們的性壓抑問題,“她們長期處於性壓抑狀態,這也導致了連鎖的負面情緒。”

 

69.8%的留守婦女經常感到煩躁,50.6%的留守婦女經常感到焦慮,39.0%的婦女經常感到壓抑。

 

對於處於性慾旺盛的年輕婦女來説,繁重的體力勞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慾望長期得不到發泄。

 

體制性寡婦,並不好意思藉助道具來發泄自己的性慾,因為那樣會認為自己“傷風敗俗”。


長期以往,導致農村高離婚率和留守兒童增多,造成社會不穩定因素加大。


也驗證了弗洛伊德所説,一切的精神壓抑都是性壓抑。

 

我認為,每個人都擁有慾望自由,也擁有使用慾望自由的權力。

 

當然,我説的慾望自由,並不是説,鼓勵大家去約炮,放縱自己的身體。

 

也不是説,鼓勵大家看上一個人,不經別人同意,就釋放自己的慾望。

 

如果那樣,和強姦有什麼區別。

 

每個人都有享受身體快感的權利,直面自己的性需求,不應該覺得很羞恥。

 

因為敢於表達自己慾望的女生,都很勇敢。

 

正如李銀河所言,“在不妨害他人自由的前提下,性壓抑程度越低越好。

 

給文章點個“在看”,願大家都能坦然接受自己的慾望。


作者:酒肉魯班,因偷吃了太上老君的傾城丹,被玉皇大帝貶下凡的魯班仙子,既然來人間一趟,那就仗劍走天涯,詩酒趁年華!

易簡讀書簡介:500萬閲讀愛好者的聚集地,每天早上8點,和我們一起用閲讀對抗無趣!微信公眾號:易簡讀書(ID:yijiandushu)

延伸閲讀

曾經談笑風生,如今相忘與天涯

☟ 

https://hk.wxwenku.com/d/20125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