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則的夜雨

喬木的天空2019-08-27 20:14:26


時下,正是日喀則的雨季。

 

日喀則的雨很怪,白天少,夜間多,且常常毫無徵兆,説來就來。

 

日喀則的雨,無論雷聲多大,閃電多亮,她自管不緊不慢、淅淅瀝瀝、飄飄搖搖,既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最好註腳,也是“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的精彩詮釋。

 

見慣了內地大雨的急驟、滂沱、霸道與不依不饒,再看日喀則的夜雨,便覺得頗可愛,夜雨之所以是夜雨,正是她最可人的地方,總是夜裏悄然而來、白天又悄然而去,不給出行的人增添煩惱。

 

夜雨有時來得早些,有時來得晚些,來得早的時候,碰巧你又在室外,便能看到她們來了;來得晚的時候,你剛好在室內,第二天醒來出門,看到地面上殘存的雨水,你才恍然發現,原來夜裏下過雨,雨的腳步聲實在太輕了。

 

       這樣的夜雨很好,只是飄落的地方離自己的故鄉太過遙遠,觀雨聽雨的時候便不自覺地多了些了荒涼的味道。

 

寂寞的夜,清冷的雨,總能觸發一些人的離愁別緒,我這個天生的樂觀派也不例外。

 

每當晚飯過後,坐在公寓院內,望着那飄飄灑灑的細雨,內心的離愁便裊裊地升上心頭,揮之不去,想念家中的妻兒老小,想念家中的一切,有時又似乎都不想,就那麼靜靜地望着、聽着夜雨發呆。

 

時間過得真快,進藏已經一月有餘。

 

回望過去的一個月,細數數,似乎做得工作很多;再想想,又似乎什麼也沒有做。

 

每天的安排好像有板有眼,又有點恍恍惚惚,一切都在憑着自覺和責任向前走着、做着。

 

白天,很少想家,因為有工作撐着。

 

夜間,回到公寓,才明白什麼叫寂寞。

 

雖然隊友們聚在一起有説有笑,似乎很熱鬧,可心裏總感覺少了點什麼,人坐在那裏,靈魂不知道在哪裏;嘴上説的,卻未必是心裏想的。

 

原來,軀殼與靈魂真有分離的時候。

 

夜雨,依舊不急不緩地下着,思緒隨着夜雨繼續飄搖,飄到遙遠的家鄉去。

 

這個點,妻兒老小都在做什麼?想什麼?他們是否也在牽掛着自己?

 

回到宿舍給家人視頻,是每天晚間雷打不動的習慣,也是打發夜間入睡前難熬時光的重要慰藉,而當夜雨來臨的時候,給家人視頻便平添了些急迫的情緒。

 

撥通視頻,沒有多少新鮮的話題,翻來覆去,你來我往,無非就是那些“吃了麼?”“吃得啥?”“今天去哪裏了?”“孩子呢?”等等老生常談的話題,接下來就是隔着屏幕逗逗孩子。

 

以往感覺很俗套的話題,此時卻覺得倍充實倍有意義,而逗弄孩子則是無論重複多少遍都永遠感到新鮮與幸福的舉動。

 

簡短聊上一會兒掛斷視頻,夜雨依舊在不急不緩地下着。

 

        處理完有關的材料,翻翻新買的有關西藏的書籍,翻着翻着便有些倦了,又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機,翻看孩子的照片和視頻,這些照片和視頻已經翻看了多少遍,卻總也看不夠。

 

時間已經很晚了,一個人靜靜地躺在牀上,了無睡意。

 

從前在家裏到點就能呼呼大睡的習慣到日喀則後徹底改變了,每天都要熬到凌晨兩點甚至凌晨四點半後才能入睡。

 

有些同志要靠吃安眠藥入睡,但我不想吃,想盡量自己調過來。

 

沒想到,到了高原,除了跟缺氧、低壓作鬥爭,還要跟失眠作鬥爭。

 

這些,家人都不知道。

 

從踏上高原的那一刻起,自己學會了“報喜不報憂”,“我很好”“這裏的一切都很好!”

 

確切地説,這種“報喜不報憂”從確定入藏的那一刻就開始了,給他們描述雪域高原的神奇與美麗,對雪域高原可能存在的風險隻字不提。

 

不想讓家人為自己擔心。

 

不想讓他們聽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凡是不好的消息,一律不在朋友圈裏轉發,也一律不跟他們提起。

 

如果説來到高原,投身援藏,是一個黨員幹部的擔當,那麼,不讓家人擔心,也是為人子為人父為人夫應有的擔當。

 

有些事,能自己扛就自己扛,不必把家人拽進來,攪得一家人心神不寧。

 

原本以為人經過了初期的不適與調整,便萬事大吉,可以完全適應這裏的環境,可以像駿馬一樣在這片廣闊的天地間縱橫馳騁,孰料,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適應,美麗聖潔的高原背後還暗藏着猙獰。

 

猙獰隱藏得很深,讓人防不勝防,就像日喀則的夜雨,來得悄無聲息、毫無徵兆。

 

不幸的消息接踵而至,內心再強大的人也無法保持淡定。

 

有些事,只有發生在身邊,才知道什麼叫兇險!

 

不由得想起那句,總道來日方長,卻忘了世事無常。

 

短暫的恐懼過後,定定心神,還是要繼續前行。

 

援藏的腳步才剛剛邁開,總不能因為出現這樣那樣的突發情況,就畏懼了內心,畏縮了腳步。

 

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偉大征程中,有多少仁人志士倒在前進的路上?!但是其他人在短暫的悲痛過後依然選擇風雨兼程、日夜前行。

 

兇險歸兇險,偶然不等於必然。

 

還是要鼓起勇氣繼續往前走,因為這裏需要自己做的事情太多太多,縱使做再多也還遠遠不夠!

 

看看那些淳樸、善良又急需幫助的藏民,除了腳踏實地做事,我別無選擇,大家別無選擇。

 

想起日喀則周圍山上那些雖不高大卻頑強生長的植物,那些五顏六色叫不上名來的小花,悟出一個道理:無論多麼惡劣的環境,只要沉下心來、紮下根去,就一定能生存,一定能開出鮮豔的花朵。

 

花朵雖然很渺小,甚至很多人都忽視了她們的存在,但不可否認,她們已經盡己所能,裝扮了這個世界。

 

一夜雨潤,那些紮根高原的植物愈發生機勃勃,那些扮靚高原的小花愈發絢麗多彩!

看完本文,請轉發或點下方“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252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