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立民:美國為什麼不能戰勝中國

喬木的天空2019-08-27 20:14:23

美國前駐華公使、尼克松總統首席中文翻譯傅立民6月13日在布朗大學外交政策協會作了題為《中美脱鈎及其影響》的發言。他強調,美國利益集團和精英階層費盡心思將中國樹為敵人,但並無必勝把握。其觀點可參考,編譯如下:


一、美軍工行業努力幫助美國樹立敵人


美國人正費盡心思製造排外情緒。部分美國民眾間歇性的本土主義情緒爆發,實在令人尷尬。當代美國人對這個世界本來就十分無知,再加上各種社交媒體和非主流小報胡亂揣測、臆想和製造幻覺,使問題更加嚴重。這些編造故事裏的反派主角多半是中國,還有俄羅斯、伊朗和古巴等“邪惡國家”。按其説法,他們的影響力都已進入委內瑞拉這個距美國南海岸僅1600英里的“社會主義國家”了。但委內瑞拉沒有資格成為美國的敵人。而身患“敵人缺乏綜合徵”的美國軍工複合體卻找到了解藥——中國,所以才有了上述荒誕的故事。由於蘇聯出人意料地繳械投降,美國軍工複合體不僅失去了“魔鬼般”的對手,也失去了財富來源。如今他們欣喜地看到了中國崛起,就像發現了新寶藏。


值得注意的是,蘇聯在與美國的冷戰中意外出局,並不能為我們預測美中對抗的最終結果提供任何有價值的參考——與蘇聯大為不同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模式卓有成效,其非但沒有解體,反而持續不斷地在經濟和國家實力上提升自己的全球地位。歐洲人、美國人和日本人曾在19世紀和20世紀初讓中國人嚐到了屈辱的滋味,但如今中國似乎註定會重新奪回它曾保持了數千年的全球領先地位。美國在制定政策時,似乎只有國防預算隨着中國崛起相應提高,卻沒有考慮美國實體經濟、消費和科技的相應提升。這意味着:美國保持了140年的全球最大經濟體地位,將落入中國手中。失去“第一”光環的美國,將不得不與中國以及其他曾受西方壓迫的國家,一道分享權力。


二、美國既得利益集團欲將矛盾轉嫁到中國身上


中國的確做過一些令美國反感的事,比如他們在知識產權領域的一些做法。然而,美國在過去一年裏出現的反華浪潮,更多是由美國人自身的焦慮情緒,而非中國人的所作所為導致的。


退一步説,美國政治中民粹主義對“恐華症”爆發產生的影響,至少與中國“不良行為”的作用是不相上下的。這種民粹主義實際上是精英階層煽動的結果。美國富裕精英階層執掌着能左右經濟命脈的銀行和大公司,許多美國民眾此前感覺自己一直受到精英們的輕侮。隨着當前美國社會階層流動性陷入停滯、貧富差距進入危險區域、民眾生活水平不升反降、企業高管和金融精英們中飽私囊,美國民眾的憤怒情緒已達到失控邊緣。尤其是中下階層白人,成為照顧少數族裔的“政治正確”的犧牲品,甚至淪為“可憐蟲”(譯註:希拉里·克林頓稱特朗普的支持者一半都是“可憐蟲”),這讓他們怒火中燒,很容易受到輿論蠱惑。


三、美國試圖通過打壓對手而非強大自身來應對挑戰


在上述背景下,美國精英們試圖將責任推給中國,以轉移緩和民眾的這種負面情緒。但顯而易見,這不能真正解決問題。當前美國國內問題重重,再加上國際威望日益下降,都會重挫美國民眾心理。這種情況是對美國人的韌性、務實精神和意志力的一場考驗。事實上,我們必須着眼國內,改革和調整税收政策、投資政策、勞資關係和教育政策等,使這個國家重新振作起來。


但很多美國人堅持認為,問題不出在國內,中國崛起才是最大的威脅——中國一定渴望像二戰後的美國那樣去主宰世界。然而,中國人想要的是尊重和威嚴,使自身得以在安寧環境中走向繁榮。因此,隨着中國愈益富強,其不再向美國霸權低頭,也不再認為始終以卑躬屈膝換取悶聲發大財的機會是值得的做法。


這讓很多美國人無所適從。當然,他們似乎鐵了心要維持自己的超然地位——不是通過改正問題和強大自身,而是通過給中國下絆子、上銬子,來達到目的。美國一邊要求中國更加開放的同時,自己卻日益走向封閉。這種變化並非吉兆——無論最終是美國放過中國,還是美國通過削弱中國來保全自己的全球主導地位,這兩者成為現實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美國試圖打倒中國的努力,更有可能削弱和拖垮美國經濟,而不會阻止中國前進。


四、美國難以遏制中國


不能單純拿GDP衡量競爭力。拿不同國家的GDP作比較,相當於是把蘋果和橘子放在一起作比較,其結果不足以反映國際競爭力的真實情況。挖溝工人或金融工程師們帶來的GDP增量,與鋼鐵模範工人或諾貝爾獎得主帶來的,顯然不可同日而語。雖然不能説GDP無關緊要,不過一個國家的精神、自豪感、意志和耐力,才是決定經濟總量能發揮出多大競爭力的關鍵因素。二戰時的日本,GDP僅為美國的1/10,但其仍成功偷襲珍珠港,並牽制美國將近四年時間,最終也只是因為缺乏核反擊能力才投降。


中國工業競爭力比其GDP更為出色。當前中國工業產值佔全球1/4,超過美國、德國、韓國工業產值的總和,這一點比GDP能體現出的要重要得多。此外,在中國從事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類工作的勞動者已佔到全球同類勞動者總數的1/4,是美國的8倍,而且增長速度也是美國的3倍以上。


中國意識形態的包容性成為其優勢。與美國和蘇聯不同,中國在意識形態上沒有充當救世主的慾望。若有其他國家試圖模仿中國製度,中國人自然覺得臉上有光,但其並不介意其他國家內部究竟如何治理。中國施行的是一黨執政制度。儘管美國宣稱中國在海外推廣專制、反對民主,但這對中國其實是莫須有之罪。


中國沒有令人忌憚的霸權思維。隨着中國的財富和實力與日俱增,鄰國們無不擔憂自己將不得不順從中國,然而沒有哪個國家真的擔心中國入侵。美國人兜售的誇大的“中國威脅論”,在國內比在國外更受歡迎。即使那些對中國心有戒備的國家,美國這套説辭也沒有產生很強吸引力——那些國家看不到迫於美國壓力在美中之間選邊站隊能為自己帶來什麼實際好處。美國指望靠危言聳聽來沖淡中國的正面宣傳,這根本算不上什麼外交。


鄰國不會站在美國一邊與中國打擂台。中國是其所有鄰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並逐漸成為最大的外資來源地和投資目的地。中國只要求鄰國以禮相待、互相開放貿易和投資,不與第三方合謀威脅中國安全,除此之外並不索要其他東西。因此,這些國家不想在中國面前惹是生非,也不會跟美國一道挑釁中國。他們之所以尋求美國支持,目的不是為了與中國對抗,而是希望藉助美國力量尋求與中國保持一種平衡的、可持續的和解狀態。這也是為何中國在馬來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等國的周邊,不斷構築據點來建立固定存在,但這些國家並不尋求把中國趕走。這也解釋了為何特朗普試圖聯合其他國家排斥中國的行動難以奏效的原因。這些行動非但沒有削弱中國的影響力,反而破壞了美國的領導地位。


五、與中國脱鈎,美國很可能自食苦果


發動對華貿易戰得不償失。美國發動對華貿易戰,已讓中國經濟付出了代價。但中國的反擊也同樣對美國造成了影響——美國實體企業和消費者將迎來持續加大的負面衝擊。而中長期負面影響更不容小覷:最典型的或是,供應鏈和貿易模式或遭遇永久性脱節。對中國來説,生產商為規避美國關税而轉投東南亞、東非和拉丁美洲,一方面,使自身在價值鏈上的地位得到提升;另一方面,對外生產性投資加大了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此外,當前俄羅斯、烏克蘭和其他國家農業獲得了蓬勃發展——這都是以犧牲美國農民利益換來的結果。對美國來説,由於其已向中國證明了自己是一個善變的、不可靠的貿易伙伴,使中國人有充分理由去購買其他國家的產品。美國正在減弱其在中國市場的份額。


限制中國對美投資產生了巨大機會成本。由於中國公司基本不能用賺來的美元直接在美國投資,中國政府以前一直用這些外匯購買美國國債,從而補貼了美國政府的揮霍行為。15年前中國對美投資約佔其對外投資總額15%,但如今已大幅降至2%,而同期中國對歐洲投資佔比已大幅升逾30%。若沒有美國政府愚蠢的禁令,中國企業本可每年拿出800億美元投資美國基礎設施、工業和農業領域,並創造大量就業和出口——這是巨大機會成本。


封鎖中國科技進步將損及美國自身創新能力。科技進步需要各國間加強合作,沒有國家能閉門造車。美國每年大約有65萬從事科學和工程專業的學生畢業,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國人。若排擠他們,美國將損失大量科技人才。預計到2025年,中國擁有的熟練技術工人的數量,將超過經合組織所有成員國總和。若與中國脱鈎,意味着美國疏遠的是世界上科學家、技術專家、工程師和數學家數量最多的國家。中國企業在研發方面的支出,正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遠超其他任何國家。若切斷美中科技交流,與其説會阻礙中國的技術進步,倒不如説將損害美國自身的創新力。美國還試圖通過“斷供”摧毀中國大型科技企業。但中國擁有龐大的國內市場,使這些企業具備強大生存能力,並鞭策它們加快自主研發速度,使中國科技巨頭更早地主宰世界。


六、美國正在將中國逼成一個無法戰勝的對手


目前在中國南海問題上,美中無異於在玩“誰是懦夫”的遊戲。在美方支持下,日本在釣魚島正發起類似挑釁。在中國台灣地區問題上,美國的政策似乎促使台灣一些政客認為,他們手持的是一張美國背書的空白支票,有底氣與中國一戰。這使我們距離與中國爆發海戰僅一步之遙。若戰爭爆發,這將是美國自1945年來第一次遭遇海上衝突,也是第一次與擁核國家發生衝突——然而,我們並無必勝把握。更糟糕的是,當前美軍與中國人民解放軍之間,並未建立類似美蘇冷戰期間的那種危機管控機制。


美國還在與中國展開軍備競賽。中國最近測試了航母殺手彈道導彈、電磁炮、高超音速滑翔彈頭、量子衞星通信系統、反隱身雷達以及射程空前的遠程反艦導彈和空地導彈等,其中一些武器已經部署——我們未必能夠在這樣一場軍備競賽中取勝。美國在太空領域與中國的競爭也在加碼。當美國夢想着在火星上進行華麗冒險時,中國正務實地為開採月球和小行星上的資源有條不紊地做準備,以便能夠在地球和月球之間引力平衡的拉格朗日點建造駐留地和工廠——最終中國或才是這場龜兔賽跑的勝利者。


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在數十年前就提出,若美國將中國視為敵人,那麼中國就會變成美國的敵人。當前美國正不斷把中國逼成一個自己可能無法戰勝的對手。中國是世界上實力最強的崛起中大國,美國最大的失敗在於沒有處理好與中國的關係。特朗普政府當前的做法,不但不能説服中國為了共同利益改變我們不喜歡的政策和做法,反而會使問題變得更加棘手。即便把中國視為大國競爭對手,美國的取勝之要也並非打壓中國,而是改變正在分裂和削弱美國競爭力的國內政策,使自身真正強大起來。


https://hk.wxwenku.com/d/201252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