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友人書

喬木的天空2019-08-27 20:14:09


親愛的朋友們: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泉城濟南,飛往遙遠的西藏執行對口支援任務。

      這個消息對很多朋友來説,都有點突然和意外,對我亦是如此。

      我幾年前曾經到過西藏,我喜歡那裏的藍天白雲,喜歡那片神聖、神祕、神奇的雪域高原,尊崇那些舍小家顧大家的援藏幹部人才,但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再次回到西藏並且是擔負對口支援任務。

      一些朋友知道後,紛紛打來電話,説得最多的是撇家舍業地跑那麼遠去幹什麼?你的孩子太小了,她才一歲多一點兒!那裏海拔那麼高,你的身體受得了嗎?

      每個電話都是發自肺腑的關心,我很感動,謝謝大家。

      面對大家的諸多不解,我覺得有必要給大家詳細介紹一下此次赴藏的來龍去脈。

      前些日子,晚間,我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接到人事處一位同志打來的電話。

這位同志告訴我,往前有援青援藏任務,組織考慮讓我去,問我有沒有困難,能不能去,給我幾分鐘的考慮時間,一會兒再跟我通話。

援青援藏?!以前總以為這項既神聖又艱鉅的任務距離自己很遠,做夢也沒想到這個任務竟然會落到自己頭上。

這件事情來得太突然了,讓人猝不及防。

事關重大,我不能不嚴肅對待。

困難?不但有,而且還不止一點兩點。

膝下兩個孩子,大的馬上就要中考,小的才剛滿一週歲。

高中三年正是老大爬坡過坎的關鍵時期。這個節骨眼上撇下他去援青援藏,且別説老婆孩子樂意不樂意,單是自己心裏這道關就過不去。孩子幼時,自己終日忙於工作,經常加班加點,缺席了孩子的成長,已經很對不起孩子,現在又在他人生的重要關頭離他遠去,是不是太過殘忍?我這個當爸爸的是不是太不負責任?

小的路還沒走利索,正是占人的時候,我卻要把她塞給她媽媽一個人帶,獨自去往遙遠的青藏高原工作?且不説幼小的孩子懂不懂別離的況味,也不説愛人獨自拉巴兩個孩子有多麼艱辛,自己能捨得下孩子嗎?自己能忍受那份對孩子的想念嗎?曾經在小的出生之後默默發誓,自己已經缺席了老大的成長,絕不能再缺席老二的成長,一定要給老二一個爸爸媽媽陪伴左右、無憂無慮的快樂童年。難道我要食言嗎?

還有自己的父母,雖説身體尚可,卻也都已是七十歲的老人了,本來想着此前忙於工作,疏於對老人的陪伴和照顧,一定要在他們有限的餘生裏多陪陪他們儘儘孝心的,現在卻要把老人拋下?

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困難,也是明擺着的困難。

可是這些困難能跟組織提嗎?不能,萬萬不能,向組織提困難、講價錢,既不是我的風格,也不符合黨性。

作為一名有着十五年黨齡的黨員,當初入黨時面對黨旗莊嚴宣誓的場景還歷歷在目,誓言聲猶在耳,自己怎麼能夠在黨需要的時候退步不前,又怎麼能夠將家庭的困難置於黨的事業之上?如果你講你的困難,我講我的困難,我們的黨組織還有什麼戰鬥力可言?

我雖然沒有多麼遠大的政治抱負,更沒有什麼政治野心,但是有做人的樸素品質、處事的道德底線、崇高的政治理想、堅定的政治信仰、巨大的政治勇氣。

我最欣賞林則徐的那句“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作為一名黨員幹部,就要平時看得出來,關鍵時站得出來!現在就是關鍵時刻,就是需要我站出來的時候!

不去的理由有千條萬條,去的理由只有一條,就是響應黨的號召、服從組織決定。

感謝愛人的深明大義,只是這幾年會苦了你,一人拉扯兩個孩子,撐起這個家庭,風雨一肩挑,未來會遇到什麼挑戰和困難難以預料,但是我相信你會克服重重困難,育好孩子管好家,讓我安心在前方工作的!

感謝父母和岳父岳母的理解支持,你們深知忠孝難以兩全的道理,都把擔心與牽掛默默地藏在心底,鼓勵我放心前去。你們的愛我會記在心裏,只是虧欠你們,三年時間內不能常常探望你們,到你們跟前盡孝了,懇望四位老人健健康康地活着,容我過後補償、報答。

感謝所有關心我、鼓勵我包括勸阻我的朋友們,你們的情我記下了,請你們放心,到藏區之後,我一定會在保護好身體的情況下好好工作。

説句心裏話,每當想到老大從學校回來見不到爸爸,每當我回到家中聽着女兒甜甜地喊爸爸,伸開小手讓我抱,我就情難自已。我不知多少回靜靜地趴在牀上看着熟睡的女兒,淚眼朦朧,多麼希望時光就此留駐。

最放心不下的是老人,最心疼的是妻子,最牽掛的是老大的學習,最割捨不下的是我那懵懂無知、聽到爸爸聲音就顛顛跑着找爸爸的寶貝閨女。

惟願你們一切安好,不要讓我深深地牽掛!

親愛的朋友們,此去山高路遠,關山萬重,但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無論走到哪裏,我的心與你們同在!

因為時間緊促,來不及和大家一一告別,在此一併辭行,希望大家都能理解和原諒。

親愛的朋友們,美麗的雪域高原歡迎你!

親愛的朋友們,待到任務結束時,我們再相聚!

深深地愛你們!

        

https://hk.wxwenku.com/d/201252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