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劉江:不跟當下生活擁抱,肯定要完蛋

藝綻2019-08-25 10:41:22

  

 △《北京日報》2013年3月28日第17版,《火熱非洲》



劉江


2013年的3月28日,北京日報文化週刊視界版曾經刊發過一篇特稿,主題為《火熱非洲》。這篇報道記錄了導演劉江2012年播出的電視劇《媳婦的美好時代》的高光時刻,“3月2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發表演講時提到:‘中國電視劇《媳婦的美好時代》在坦桑尼亞熱播,這也使坦桑尼亞觀眾瞭解到中國老百姓家庭生活的酸甜苦辣。’”


女演員海清通過這部劇集,直接躍升成為“國民媳婦”代表。而到了2013年,劉江又在其導演的《咱們結婚吧》中,將女演員高圓圓塑造成了至今無人超越的“國民女神”。直到如今,導演劉江給人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作品,無不與“國民”二字息息相關。對劉江來説,拍“國民劇”是他持之以恆的初心。這份初心陪他度過無數煎熬的“大夜”,也讓他在無數次舉起獎盃的高光時刻,依然保有入行之初的赤子情懷。年歲剛屆五旬,他卻覺得自己依然年輕,“最好的作品永遠是下一部”。


婆媳劇打開格局,非洲也熱播


六年後,回憶起2013年的那個高光時刻,比當時又胖了不少的導演劉江,坐在完美蓬瑞影視的辦公室後面色平靜,但語氣依然掩不住地由衷驕傲,“當時習主席出訪非洲,這部劇是被當做‘國禮’送過去的。而在當年的報道中,劉江揣測過這部劇被選中的原因,“這個戲比較温暖,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應該是一種國際語言。”當時該劇的女主角海清,看到配上斯瓦希里語的毛豆豆,還忍不住在微博裏“表態”,“毛豆豆同學的斯瓦希里語説得可真溜啊!《媳婦的美好時代》熱播非洲再次證明,生活雖然有國界,但婆媳問題無國界!” 


這句玩笑式的調侃雖然直白,但卻道出了劉江作品的一大特色——國民性和普適性。在這部電視劇中,劉江雖然是第一次拍攝家庭情感題材,但毛豆豆與餘味在生活細節中的你來我往,卻道盡了日常生活的酸甜苦辣。到了2013年,一部罕見地在央視一套和湖南衞視聯播地《咱們結婚吧》,又將劉江的名字從媽媽粉打通到了都市麗人圈。他在《咱們結婚吧》中既延續了生活劇的日常喜劇風格,將大齡女青年被催婚的社會話題融入劇情,在不斷地拋出話題後給出思考和回答,一時間帶動了“話題劇”成為國產劇類型的一大熱門。劇中人物的婚戀選擇,一度還引起過熱烈爭論。當時的《北京日報》文化版還刊發過一篇形式特別的觀點爭鋒報道《愛或不愛,咱們都有道理》,從正反兩個角度激辯劇中的婚戀觀。

《北京日報》2013年12月11日第12版,《愛或不愛,咱們都有道理》

2016年,劉江再次執導婚戀劇《咱們相愛吧》,2017年又拍出了一部以留學生羣體為核心的《歸去來》。幾乎每部劇都緊抓着社會熱點問題,每一步也都擊中了時代的軟肋。對劉江來説,這種抓住普適性問題、直擊普通人痛點的創作方式,恰恰是他所追求的,“拍電視劇就是為了給大眾看”。

△劉江在《歸去來》片場工作照


劉江説,這兩年互聯網盛行“圈層爆款”的概念,認為只需要在小眾門類上做專做深,就是當下影視劇實現有效傳播的上限,但劉江卻認為,普通老百姓關心的日常生活和社會關係問題,始終擁有普世價值。他入行的第一部劇其實並不是婚戀家庭,反而是刑偵懸疑,而讓他初露頭角的《黎明之前》也是諜戰題材,雖然口碑很好,但總歸是小眾題材,很難在大眾領域引起廣泛討論。對劉江來説,兼顧好看、專業與敏鋭,才是他所追求的好的電視劇,而大眾屬性本來就是電視劇的天然使命,他要拍的電視劇,從來都是要讓“大家”覺得好看才行。


    

表演課班出身,曾步步“踩線”


在電視劇業內,劉江向來以“好相處”著稱,他所在的劇組從來都是歡聲笑語,而經過他金手指的調教,不少演員都在他的戲中得到了本質上的飛躍。不管是《媳婦的美好時代》中的海清,還是《咱們結婚吧》中的高圓圓,她們所塑造的經典人物直到今天都令人津津樂道。


△劉江和高圓圓合影


其實,這種善於調教演員的經驗某種程度上來源於劉江的“科班出身”。不少人並不知道,雖然出道就是以導演的身份,但作為北京電影學院88級的畢業生,他的專業其實是表演。劉江説,當時考進表演系是一種陰差陽錯,而自己用了四年的大學時間認清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適合當演員”。畢業時,劉江也沒趕上好時候,上世紀90年代初,中國影視業剛剛起步,並沒有成熟的機會能讓他以演員的身份養活自己。為了餬口,劉江只能去歌廳賣唱,後來簽了一家唱片公司,“勉強靠每個月公司發的工資,活下來了。”

“到最後也沒出成唱片。”劉江回憶,本來以為當歌手賺快錢更容易,結果一做發現更痛苦,痛定思痛想明白了一件事,“還是要當導演,因為我從小就有作家夢。”沒有經驗,他就從自學開始,自學了幾年後開始當編劇。從畢業算起,蹉跎了小十年的時間,他才遇到自己人生中的伯樂、電影界大拿韓三平。2003年,他在韓三平的幫助下拍攝了人生中第一部電視劇《鐵血青春》。

《鐵血青春》由姜武、梅婷和潘粵明主演,作為劉江第一部導演的作品,有大腕加持算是幸運無比,但因為題材涉案,這部劇拍完就遭遇了涉案劇的冷凍期。2003年,國家廣電管理部門要求涉案劇不準在黃金檔播出,《鐵血青春》不能如願上檔,連投資成本都難以收回。2005年,劉江的第二部戲《歲月》,由胡軍、梅婷、於和偉主演,改編自小説《滄浪之水》,同樣因為種種原因遭到雪藏,直到五年後才得以播出。同年拍攝的第一部電影《即日起程》,雖然拿到了第16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處女作獎”,但在票房市場也不盡人意。

回顧這些往事,劉江卻十分淡然,“我很感謝這個經歷,而且我不認為人生有白走的彎路。每一個彎路,它都會讓你有不同的收穫。在他看來,如果當初第一部拍攝的涉案劇能順利播出,拿到市場的正向反饋,也許自己就不會再去嘗試別的可能性。畢竟在電視劇行業,導演們都喜歡在自己拿手的領域做事,而投資方也喜歡“行活”幹得好的導演。

恰恰是因為開頭不順,劉江反而得以在不同的電視劇類型裏“暢遊”,不受限制地進行各種創新的嘗試。2010年4月7日,《北京日報》就在文化版頭條,以《“終結”婆媳戰》,誇讚該劇從類型劇的內容突破上給婆媳劇找到了一條新路。2010年10月25日,《北京日報》副刊又發表了一篇頭條評論《從看諜戰劇敍事》,同樣高度讚揚了《黎明之前》在諜戰劇類型中的突破。

△2010年10月25日,《北京日報》報道《黎明之前》,讚揚其在諜戰劇類型中的突破

劉江坦言,相對於在某種固定類型中打轉,他自己也更喜歡挑戰不同的類型。在他看來,上世紀初的頭十年裏,國產影視劇剛剛起步,觀眾對作品的包容性較強,整體評價都在藝術範疇內。對於新生代導演來説,這可以説是有利成長的環境。劉江直言,這些努力都能被“有鑑賞力的觀眾發現”,也鼓舞了年輕導演的從業熱情。從此以後,劉江幾乎每次接到新戲都會琢磨着能“拍出點什麼不同的東西出來”。像《咱們結婚吧》這種都市婚戀題材,在劉江拍攝之前其實也就是爛大街的通俗劇模式,但劉江卻將“歡喜冤家”的人物模式在這部劇中用到了極致,並進一步發揮了“媳婦”時的輕喜劇風格,在鏡頭的運用上也花了不少心思。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影視學院會將《咱們結婚吧》作為拍攝生活劇的範本,人物對話的鏡頭如何拍攝,歡喜冤家的劇情怎麼設計,都還要從中取經。


△工作狀態中的劉江


    

現實主義創作,要與生活擁抱


在劉江的職業生涯中,2013年播出的《咱們結婚吧》,始終是無法繞過的高光時刻。該劇創造了央視、衞視晚間黃金檔最高收視率雙雙破4的記錄,直到今天仍無劇超越。而在拍完《咱們結婚吧》之後,除了又拍過一部同名電影版,劉江已經六年沒有再拍情感生活劇了。


劉江説,其實一直都有同類型的項目來找,但他始終沒碰到感興趣的故事,反倒是編劇高滿堂的“老系列”三部曲的最後一部《老酒館》打動了他。2018年,他花了四五個月的時間拍攝,光是在原始森林裏就拍攝了20多天。相對於過去相對輕鬆的生活劇故事,《老酒館》是高滿堂獻給他父親的故事,也是壓箱底的一部作品,對劉江來説,又是新的挑戰。

△劉江在《老酒館》拍攝現場

劉江説,《老酒館》講述的是父輩的故事,懷着對歷史的敬畏,直到父親百年祭的那一天,高滿堂才將父親與酒館的故事帶到大眾面前。這個故事裏有世情、風情、人情,有仁義禮智信,有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有上下五千年的傳統美德,也有當下社會所需要的傲骨與忠義。劉江第一次看到這個劇本就被直接擊中,“酒館雖小,卻濃縮了百態乾坤。我看到了懸疑,看到了浪漫,看到了人生百味,看到了民族大義,看到了一個多層結構的充滿創作空間的新挑戰”。

劉江認為,新作品還必須在價值觀上與時俱進。在他看來,電視劇創作需要始終踏準時代的節奏,而要拍好都市生活,必須具備生活的質感,“故事要從生活中來,我們還原的時候也是貼着地面去拍,它一定要跟大家有同呼吸的感覺,才能讓人感同身受。”這兩年來,國產劇缺乏優秀的生活劇,歸根結底還在於類型的重複和套路化。僅從生活劇這一類型來看,劉江作品之後的新劇幾乎都沒有跳脱出其前作的套路。“剩女”問題翻來覆去地談,真正做到題材內容創新的少之又少。


劉江坦言,如果還在電視劇裏做婆媳爭吵、剩女相親的老戲碼,觀眾自然不會買單。劉江説,自己的下一部都市情感劇其實已經在籌備,也算是《咱們結婚吧》的後續延伸,講述的是都市女性婚戀價值觀的變化。

“現在城市裏的女性主流羣體,是認為我一定要有了愛才結婚,而不是為了改變生活質量委曲求全去結婚。女性越來不越不依賴某一個人,也並不認為女性就是傳宗接代的工具。”劉江説,新的故事來源於現實生活中正在發生的變化。而這份對社會變遷的敏鋭,恰恰也是驅動他創作出優秀現實生活劇的原動力。劉江毫不諱言,雖然時代在變,影視從業者們也常常感慨觀眾的心易變,但要拍電視劇、尤其是大眾電視劇的人,必須要具備思想性,“如果不能把握當下時代的脈搏,不跟當下的生活去擁抱,天天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裏,肯定要完蛋。


    

-END-




▼藝綻熱門閲讀文章▼

十年前“想唱就唱”的快男快女重聚,人生起落令人唏噓
潮流藝術範兒!我被這些商業空間圈粉了
童年陰影“容嬤嬤”近照曝光,真喜歡能把壞人演得入木三分的李明啟老師
簽到!最有格調的網紅打卡書店,藝綻君帶你逛逛!




本期作者:李夏至

本期編輯:袁雲兒

本期攝影:和冠欣

本期監製:李紅豔

https://hk.wxwenku.com/d/201247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