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賓觀點集錦|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

宜信研究院2019-08-25 07:36:20

點擊上方關注“宜信研究院”

8月9-11日,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主辦,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北方新金融研究院、宜信公司及伊春市人民政府協辦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在伊春召開。


本次論壇圍繞“金融開放與金融科技”“中美經貿關係”和“資產管理新趨勢”等前沿議題,邀請CF40常務理事會副主席、北方新金融研究院院長蔡鄂生,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CF40常務理事會主席陳元,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CF40 特邀嘉賓、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尚福林,CF40學術顧問、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餘永定等業界領導及知名專家,共議中國金融行業的未來發展。


蔡鄂生:擴大金融業開放,順勢而為推進金融科技發展,創新協作助力監管升級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常務理事會副主席、北方新金融研究院院長

蔡鄂生


擴大金融業開放是我國金融業發展的需要,更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加大對外開放,加緊落實一系列重大開放舉措,是今後一段時期我國經濟金融工作的重要內容之一。蔡鍔生指出,要順勢而為推進金融科技發展。近年來,科技因素在金融業持續深入滲透。以科技手段為依託的信息獲取方式和管理服務模式,正從根本上改變着全球金融業格局。我們要順勢而為,夯實基礎研究,善用科技和數據,在擴大對外開放的背景下,進一步激發金融業的活力。此外,還要以創新和協作助力監管升級在擴大金融開放和發展金融科技的同時,還要對金融風險保持高度警惕,切實維護金融安全和穩定。要加強金融監管的國際協作,通過技術和機制的不斷創新,建立恰當有力的監管框架與準則,推動我國金融業高質量健康發展。


陳元:“貿易戰”升級“金融戰”,須重新思考外匯戰略定位


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常務理事會主席 陳元


美國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國,是貿易戰升級的重要標誌,具有全局性和長期性。陳元指出,中國當前存有鉅額的美元外匯儲備,有一萬多億美元的債券。外匯儲備是我國一筆巨大財富,且對金融市場至關重要,直接影響到我國貨幣發行和人民幣穩定。但目前外匯已經成為美國發動貿易戰或金融戰的打擊目標,所以我國應重新思考外匯的戰略問題,要將外匯儲備的戰略定位從原來的高度可靠的核心財富向着金融戰的新焦點甚至新戰場進行轉換。應對美國試圖發起的金融戰短期內要儘量避免兩國在外匯市場出現更多的衝突,減少匯率變動對經濟和貿易的不利衝擊,爭取將這一次的匯率操縱指責變成一個短期的問題。但也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一旦美國將其作為中長期問題對我國施壓,我國要有明確的應戰措施。長期來看,最根本的措施在於,減少經濟發展對美元的依賴程度,逐步提高人民幣的國際化程度,提高人民幣在大宗商品市場中的使用。


周小川:全球市場體制呈現三個顯著扭曲,應對須高度關注人民幣國際化


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 周小川


當前全球市場體制開始呈現一種非常明顯的扭曲:一是貿易摩擦帶來的扭曲,已經擴展到文化、教育、科技等各個方面。二是隨着IT技術和網絡化發展,全球最大的網絡公司都集中在美國,這給對外開放提出新挑戰。三是以美國為首的以貨幣為基礎的經濟制裁,給全球市場資源配置和效率帶來了很明顯的扭曲。針對上述問題周小川提出三點對策:一是要做好對貿易摩擦的應對措施。二是研究如何維持更加有競爭性的市場秩序,一方面看到市場扭曲的增長,通過更加註重公平競爭等舉措減少這種扭曲。三是要通過高度關注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抵禦以美元儲備貨幣為基礎的,在全球製造的顯著扭曲。


尚福林:擴大金融對外開放,積極主動參與全球經濟治理


CF40特邀嘉賓、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  尚福林


擴大金融對外開放是深化金融供給側改革實現經濟高速發展的內在要求。向內看需要通過對外開放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向外看要把握機遇,需要向外開放內生動力。要在改革過程當中儘早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建立適應經濟發展需要的互利共贏金融新格局。要堅持以開放促改革、以改革促發展。要通過引入風險管控、信用評級、財富管理、專業保理、消費金融、養老保險等方面具有特長的專業外資機構,提高金融市場的效率。引入這些行業對國內會產生衝擊,那就要提高自身的應對能力,促進國內金融機構由數量規模擴張轉向高質量發展。

尚福林表示,嚴格按照國際規則辦事,積極參與規則和標準的制定。擴大金融高水平雙向開放,需要公平、開放、透明市場規則和法制化的營商環境,遵循准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原則,對標高水平國際規則,在金融體系穩定評估、反洗錢反恐評估等方面,客觀反映中國的情況,爭取公平待遇。同時,更要從學習、適應國際經貿規則,逐步轉向主動參與全球經濟治理,引領國際規則制定,提升國際金融治理體系當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屠光紹:加大金融開發力度,促進直接融資服務供給能力提升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常務理事 屠光紹


服務體系供給是制約直接融資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直接融資所需要的服務體系供給不足,要通過加大金融業開放,特別是跟直接融資有關的服務體系的開放,來為直接融資下一步加快發展提供供給和支撐。具體體現在,通過開放增加直接融資服務供給主體和供給力度,健全直接融資的服務體系,完善直接融資服務的市場機制,形成良好的直接融資服務生態。因此,應努力擴大直接融資服務領域開放的積極效應。首先,要大力推進資本市場改革;其次,要不斷完善監管機制和方式;當然還要進一步優化直接融資服務環境。


餘永定:應採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增發國債,抑制經濟進一步下滑


CF40學術顧問、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 餘永定


“未來應採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輔以擴張性的貨幣政策,把資金從房地產等市場趕出來,進入實體經濟。做到這一點,中國經濟還有保持較高增長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可能性。”餘永表示,擴張性的財政政策主要靠政府增加財政支出,增加財政支出所造成的財政赤字要靠發國債來解決。餘永定強調,中國國債市場比較小,比較淺,非常需要發展國債市場。有了國債市場、有了國債收益率曲線,才真正有可能確定金融產品該如何定價,由此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發展。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增加財政支出,增加國債發行,央行應配合把利息率壓低,使國債賣得出去。採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同時保證利息率水平比較低,把資金從房地產市場出來,進入實體經濟。


黃益平:貨幣貶值不再有利經濟增長


CF40學術委員會主席、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黃益平 

中國對美國雙邊貿易的逆差在相當程度上是全球產業鏈的結果,中國對世界的貿易平衡基本上已經接近零,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黃益平認為,央行對於外匯政策的操作,大概有三個方面比較重要的目標:第一,擴大人民幣匯率的彈性。第二,逐步走向由市場機制決定匯率水平。第三,保持匯率在均衡、合理水平上的相對穩定,在短期內儘量減少過度的波動。有很多實證研究發現,當前中國金融渠道的作用已經遠遠超過了貿易渠道的作用。換句話説,即使人民銀行認為一個弱人民幣是有利,實際上對中國經濟增長也不見得有利。對中國可能如此,對美國更如此。黃益平提出三點應對舉措。第一,對最壞的情形要做預案,但應儘量避免全面的貿易摩擦,拋售美元資產和大幅主動貶值的建議可能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第二,儘快實現有管理的清潔浮動匯率體制,有助於提高政策透明度、減少誤解,同時有助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第三,不要跟着特朗普的指揮棒起舞,埋頭單邊推進經濟改革,對內落實競爭中性,對外擴大對外開放。


黃奇帆:科技金融最合理有效的發展路徑

網絡數據平台跟各種產業鏈金融相結合


CF40學術顧問、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黃奇帆 


當金融與現代互聯網體系其結合,金融安全度將比人工配置的金融服務系統安全信息要高,壞帳率要低,各方面的系統性風險的平衡要更好,所以要非常睿智地、前瞻性地看到科技金融、數據金融平台具有的重大的里程碑意義的經濟前景。科技金融、金融科技並沒有改變任何金融傳統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則,在這個意義上無論是科技+金融,還是金融+科技,都不但要把網絡數字平台的好處高效的用足用好用夠,還要堅守現代金融形成的宗旨、原則和理念。否定和整頓P2P,並不等於拒絕網絡貸款。科技金融最合理、有效的發展路徑,應該是網絡數據平台跟各種產業鏈金融相結合。互聯網金融在發展過程中,要有明確的各方多贏的效益原則。對於網上安全認證技術,如生物、二維碼、虹膜、指紋、刷臉、聲音等辨別認證技術必須“特許經營”,凡此類技術公司設立必須“先證後照”,必須有較高的進入門檻。


穆長春:央行數字貨幣不預設技術路線,

採用雙層運營體系,堅持中心化管理模式


CF40特邀成員、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 穆長春 


在中國這樣一個大國發行數字貨幣,採用純區塊鏈架構無法實現零售所要求的高併發性能。所以央行層面決定保持技術中性,不預設技術路線央行數字貨幣採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兑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兑換給公眾。採取雙層運營架構,央行做上層,商業銀行做第二層,這種雙重投放體系適合我們的國情。既能利用現有資源調動商業銀行積極性,也能夠順利提升數字貨幣的接受程度,並有助於化解風險,避免風險過度集中,避免導致金融脱媒。在雙層運營體系安排下,我們還是要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第一,央行數字貨幣仍然是中央銀行對社會公眾的負債。這種債權債務關係並沒有隨着貨幣形態變化而改變。第二,為了保證並加強央行的宏觀審慎和貨幣調控職能,需要繼續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第三,第二層指定運營機構來進行貨幣的兑換,要進行中心化的管理,避免指定運營機構貨幣超發。最後,因為在整個兑換過程中,沒有改變二元賬户體系,所以應該保持原有的貨幣政策傳導方式,這也需要保持央行中心管理的地位。


唐寧:資產配置是高淨值和大眾富裕人羣財富管理的核心


宜信公司創始人、CEO唐寧 


以資產配置為核心的財富管理時代正在來到中國。”宜信公司創始人、CEO唐寧向到場嘉賓分享了中國的財富管理行業正在經歷的五大趨勢:第一,從固定收益到權益類投資;第二,從短期投機到長期投資;第三,從中國到全球;第四,從單一產品到資產配置;第五,從一代創富到二代創富

提及如何服務中國財富管理市場的第二戰場——大眾富裕人羣,唐寧分享了自己的見解:對於高淨值和超高淨值客户,當前市場上主要採取一對一或多對一的服務方式;而面對大眾富裕人羣,他們有足夠多的錢去做資產配置,但卻沒有足夠多的錢來支持這種一對一的人工服務方式,所以金融科技對於服務大眾富裕人羣將會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這就是所謂的財富管理科技

高淨值人羣以及大眾富裕人羣該如何進行資產配置?唐寧分享了宜信財富的創新實踐。面對高淨值、超高淨值客户,2016年宜信財富提出“資產配置黃金三原則”:跨地域國別配置、跨資產類別配置、以母基金的方式超配另類資產。面對大眾富裕人羣,宜人財富2019年7月18日發佈的《大眾富裕人羣資產配置策略指引》也給出了答案:跨地域國別配置,跨資產類別配置,以基金定投、基金組合的方式進行長期投資。


轉載請註明出處

宜信研究院(ceresearch)

宜信研究院依託宜信公司海量數據、金融科技前沿案例、集結全球商業智慧,與業界頂尖學者、機構緊密合作,定期發佈行業研究報告,聚焦金融科技、小微企業成長、大數據等研究領域,為行業提供具有代表性及實用性的數據、案例,助力行業良性發展。

https://hk.wxwenku.com/d/201246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