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氣不重要 如何看待運氣才重要

伯凡時間2019-08-24 21:08:01


1492年8月3日,哥倫布率領着一支由3艘帆船和90名船員組成的艦隊從西班牙海岸的帕洛斯港出發,向西駛往一片自己未知的海域。


出發70多天後,他們已經遠離陸地一千多海里,而此前的所有艦隊,大都沿着離海岸不遠的近海航行,離大陸最遠的時候,也不過幾百公里而已。考慮到他們對自己的目的地還一無所知,這次航程的冒險意味便更添了一分。


儘管充滿了未知和風險,但這難掩哥倫布的興奮。多年前,因為閲讀《馬可·波羅遊記》,讓他對其中描繪的富有而神祕的東方大地充滿了嚮往,從那時起,他便立志要成為第二個馬可·波羅。


但這份信念是獨屬於他自己的,船上的很多船員只將這次出海看做一次尋常的工作,他們渴求回報,但是也畏懼風險。為了安撫船員,哥倫布一路上準備了兩個航行里程記錄儀,自己看真實的,另外一個則被他故意減少了里程,讓船員以為他們走得其實並不很遠。



儘管如此,遙遙無期的航行還是讓船員心生不滿,最終到達絕望的邊緣。10月10日,船上發生騷亂,船員以叛變相威脅,要求停止西行,返回歐洲大陸。哥倫布的夢想又一次遭遇威脅。


在此之前,他曾先後遊説西班牙、葡萄牙、英國和法國王室,讓他們資助自己的航海計劃。因為當時通往亞洲的陸路被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所阻,所以從歐洲大陸通往東亞只能經由海路。既然已經知道了地球是圓的,哥倫布認為只要一路向西,他就能夠抵達自己魂牽夢繞的東亞大陸,滿載黃金和香料而歸。


由於當時大家對於美洲大陸存在的事實一無所知,因此從歐洲大陸最西端到亞洲大陸最東端隔了多遠,人們並不是很清楚。如果出海之後,無法及時找到補給的大陸,艦隊將會有去無回。所以,沒有人願意資助他,哥倫布卻始終不放棄,堅持到處遊説了十幾年後,終於説動了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


而他用來説服自己和伊莎貝拉女王的數據卻完全是錯誤的。這位熱那亞人用來計算路程的參照標準是《聖經》,因為《聖經》記載,地球有6/7都是陸地(事實上只有2/7)。據此,他認為歐亞大陸的延展角度接近300°(事實上為120°),因此,從歐洲最西端到亞洲的最東端只需航行60°。


哥倫布讓人在西班牙的緯度處向西航行了1°,發現距離是75公里,這樣,他認為從歐洲最西端到亞洲最東端,自己只需要走4500公里就可以了。但事實上,這段距離超過了20000公里。


哥倫布的整個航行,就是一場冒險的賭博,如果當初他能夠準確計算出這段距離,或許不用別人打擊,他自己首先就會放棄這一不切實際的想法,更不可能堅持十多年去遊説別人資助自己。


但他足夠好運,因為一個錯誤,不僅讓自己成為了一個信念的虔誠信徒,甚至還説服了另一個人相信,給自己拉到了贊助。然而,運氣總是好好壞壞,船員的抗議對哥倫布而言又是一次新的考驗。為了不讓自己堅持了十多年的夢想就此流產,他竭力與船員談判,最後約定,再往前走三天,如果三天以後還見不到大陸,就返航。


我們無法確切知道談判後的那幾天,哥倫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但多少會有些忐忑不安,畢竟,對於前方到底有什麼,他一無所知。就在此時,好運氣再一次光顧了他,談判發生後的第二天,一名水手向其他沒有注意到的人大喊:“陸地!陸地!”



至此,哥倫布將與歐亞大陸隔絕了數千年之久的美洲大陸納入了文明世界的版圖,開啟了真正的大航海時代,將由大海割裂的陸地,用船隻連接了起來。引發了哥倫布大交換,將土豆、辣椒、玉米、番茄等食物從美洲帶往舊大陸(歐亞大陸),對舊大陸的人口增長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儘管哥倫布並不認為自己發現的是新大陸,他至死都認為自己到達的是印度。他至死也未曾踏上自己夢寐以求的東亞大陸,這或許是他運氣不好的地方,但是命運卻用另一種方式、因為另一片大陸而讓他彪炳史冊。


如果讓哥倫布去覆盤自己的這次航程,他會發現這其中充滿了太多的偶然和運氣,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是一次幸運的冒險。


事實上,我們大多數人,甚至組織,很大程度上都被運氣左右。在面對“是什麼使得微軟如此成功”的問題時,比爾·蓋茨的回答也是“運氣佔了相當大的一部分。”



美國金融學家邁克爾·莫布森(Michael J. Mauboussin)認為,運氣和實力交織勾勒出了我們的生活場景。在不同的場景中,運氣和實力的佔比不盡相同。


以競技比賽為例,諸如國際象棋、圍棋、田徑、游泳等活動,實力是主導因素。而諸如冰球、橄欖球,甚至於足球,運氣可能會對勝負產生很大的影響。而生活中的一些賭博遊戲,諸如撲克、麻將等,運氣則佔了主導作用。


對我們每個人而言,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像是一場場考試。


首先,我們會有一個目標,考個好成績或者僅僅達到及格標準。其次,有一個大致的考試範圍以供我們做準備。


除了極少數學霸之外,大多數人都擁有相似的經歷,那就是每一次自己的準備和試卷題目的重合度是一個變化的概率。這既與自己的實力——對於考試的準備——有關,也與運氣——自己的準備與題目的重合度——有關。


有時候,我們可能只准備了考試範圍的60%,但考試題目居然全來源於這一部分,我們很容易就考個好成績。也有一些情況,我們可能準備了考試範圍的90%,但有不少題目卻偏偏都是自己沒有準備的那10%,最後我們也許只得了一個及格分數。


人生很大程度上就像擲骰子,充滿了隨機性。我們需要意識到這樣一個等式的存在:


結果=運氣+實力


這其中,運氣是可正可負的,但我們面對運氣的心態,卻能夠對自己的人生走向產生巨大影響。


英國心理學教授理查德·懷斯曼(Richard J. Wiseman)組織過一場有上千人參加的調查。他們發現,幸運的人生和不幸的人生之間,有四點主要的不同,懷斯曼教授據此總結出了四條“幸運原則”:


1、幸運的人創造、注意並且把握機遇;

2、幸運的人利用直覺和內心感受做出成功的決定;

3、幸運的人對於未來的期待有助於他們實現夢想;

4、幸運的人能夠從厄運中看到積極面,最終將厄運變為好運。


毋庸置疑,我們的期望程度並不能提升自己中彩票的概率,但是生活畢竟不是一場抽獎。我們對於一件事情的期待程度、面對失敗時的態度等,都會對自己的生活產生很大的影響。從哥倫布的故事中,我們也不難發現這一點。他憑着一本不知真假的書籍而樹立了一個信念,然後以此為契機不斷前行,遭遇了無數次碰壁也未曾放棄,在實力和運氣的撮合下,完成了一項舉世矚目的創舉。


懷斯曼教授的研究方式不一定科學,但我們卻不得不承認,有關幸福的四條原則在我們面對不確定的人生時,是一種很好的激勵和指導。我們不妨環顧自己的周圍,總會發現有那麼一兩個人,他們始終對命運保持着微笑,不論現實多麼慘淡。


在面對現實生活時,我們應當學會將運氣的歸還給運氣,將實力的歸還給實力。把自己能夠掌握和控制的部分竭力做到最好,同時用樂觀的心態去面對自己所不能掌控的部分,將信念作為自己的內驅力。正如我國古籍《增廣賢文》中那句經常被大家引用的箴言所講的——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推薦閲讀:

熱愛贏,不怕輸,不動心

與其醉心於成功學,還不如研究一下“失敗學”

我們身處於三個世界,你在哪一個?

只要有一個輪值CEO,七個亞自我也不嫌多

https://hk.wxwenku.com/d/20124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