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丨冷香薄雲度燃夏

新星出版社2019-08-24 02:11:52



前些天,暑熱難耐。


冰箱裏也只是冷泡的茶、咖啡,方便在一頭熱氣時進門,倒上一杯,瞬間舒爽,但總會有乏味的時候。劉博士發來一段視頻,看起來神祕,在好似雙層頂蓋的罈子裏,綴滿白花。窨花水。


就像發現了新吃法、新玩法。我立刻訂了兩盆茉莉,等着送來後採花、照着她的樣子窨水。


她在南方山裏,暑氣更勝,花自在院中盛放。而我在北方,夜裏已經涼爽,居民樓的空調房裏,這茉莉也只開出一兩朵。









冷香薄雲度燃夏




夏季聲音最響亮的鳴蟲,大概非蟬莫屬。雄蟬鳴叫求偶的聲噪,一直要等太陽落山才能止息。這時候坐在辦公室裏,透過紗門看秋浦河邊的天,從淡紫色逐漸轉為深藍。打開冰箱,拿出昨天窨好裝瓶的茉莉花水,倒在一人份的青花杯中,啜吸一小口含在嘴裏。前調有些橙花氣息的冷香,慢慢在舌頭上氤開。嚥下去的時候,好像有一根清涼芳香的絲線拽着,“嗖”地一下就涼到了心裏去。只需這一小口,揮汗如雨的日間疲憊就蕩然無存了。



茉莉香片,北方人沒有不熟悉的。似乎説起它,就會出現老舍筆下人頭竄動、煙火繚繞的茶館兒,裏面的人兒似乎能伴着茶香喘口氣兒,就活過來了。但茉莉的美好不止於此,夏初發蕊,結出白珠一樣的花蕾,隨着頭伏的到來而盛放,花期一直延續至秋涼。因此專門養了十盆在院子裏,有單瓣茉莉、寶珠茉莉、藤本茉莉,香氣也濃淡呼應,層次分明。有了它們,燃夏似乎也別有意趣。



周密所著《乾淳歲時記》中,記錄了宋人凝香度夏的場景:“禁中避暑,多御復古、選德等殿。及翠寒堂納涼,……又置茉莉、素馨……等南花數百盆於廣庭,鼓以風輪,清芬滿殿。”古鬆縈繞的翠寒堂,是南宋皇室避暑常選的宮殿。長鬆修竹,濃翠蔽日。雖然古代沒有空調,但納涼之處也很清涼。到什麼程度呢?曾被召見於翠寒堂的洪邁形容,在堂中久立會打冷戰,為此皇上還特讓人給他拿了件綾子做的短袖衫穿。



夏夜,擺滿茉莉的翠寒堂,用風輪鼓動花的香氣,這樣納涼祛暑的法子,非平常人所能享受,像是古典小説裏的幻景。自己養個十幾盆,用小米風扇吹着,倒也頗有些香風。但是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採摘庭院裏半開的茉莉花苞,將單瓣兒的花兒放在離水最近的一層,上層放重瓣的寶珠茉莉,水與花用透氣的白棉紗隔開,經過一宿窨制,第二天一早,並沒有接觸茉莉花的礦泉水,也能充滿翠意的花香。這香氣比茉莉香片的味道要清雅,比茉莉純露的味道要恬淡,並不用假以他手即可完成。等到暑熱正盛、心煩氣躁的時候,從冰箱裏拿出這充滿茉莉花香的礦泉水,抓一撮兒風味可人的茶葉沖泡在一起,一口下去,心裏像放了顆冷香馥郁的定心丸兒般受用。


同法可窨桂花水


將這樣的法子發在了朋友圈兒裏,朋友贊創意頗佳。其實這法子還是個古法,明代隱士在其所著的《二如亭羣芳譜》中記載到:“每晚採花,取井水半杯,用物架花其上,離水一、二分,厚紙密封,次日花可簪,以水點茶,清香撲鼻,甚妙。”想來古人也是珍惜盛夏的花信,用茉莉窨水後,次日芬芳未盡的花骨朵,還用來簪在鬢邊。  


也有咖啡師朋友,聽聞後用窨制的茉莉花水,沖泡本來就有些橙花、茉莉風味的瑰夏咖啡。用茉莉花水製成的冰,放入冰滴的咖啡器皿中,一滴滴的茉莉花露慢慢萃取異域千米海拔以上的精品咖啡,幾個時辰以後,一杯茉莉跟果香兼具的冰咖啡就做好了。這樣一杯喝下來,為這個燃夏留下了不一樣的清香記憶。



晚間乘涼,一杯茉莉芳香的清茶,一把蒲扇清涼對月。睡前將一兩朵花放置在枕蓆之間,含一口茉莉花水,餵給身邊的愛人,燃夏中的無言愛意,似乎都清涼許多了。誰説人間不值得呢?





圖 文 - 劉姝瀅

三聯生活週刊茶專欄作者

《茶界中國》紀錄片總撰稿


https://hk.wxwenku.com/d/201228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