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爆雷”,多家知名對衝基金被坑慘,最大輸家是它

華爾街見聞2019-08-23 22:12:37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ID:wallstreetcn)作者張丹丹,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阿根廷金融市場連續兩日暴跌,令一些此前重倉阿根廷資產的對衝基金損失慘重。


在規模超過10億美元的新興市場基金中,最大的輸家是富蘭克林鄧普頓基金(Franklin Templeton)旗下113億美元的鄧普頓新興市場債券基金。另一家巴西對衝基金——紐芬蘭資本管理公司(Newfoundland Capital Management)也損失慘重。


新浪援引媒體數據稱,鄧普頓新興市場債基的淨值一天下跌了3.5%,是該基金2008年10月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而截至6月30日,該基金對阿根廷資產的配置比例為12%,其中包括阿根廷國債以及與該國基準利率掛鈎的票據。


另據央視報道,阿根廷12日公佈的初選結果顯示,阿根廷現任總統馬克裏連任的概率越來越小。如果馬克裏不能連任,反對黨上台或要推翻緊縮政策,令阿與IMF的協議可能泡湯,甚至阿根廷可能再次出現債務違約。


由於投資者擔心前總統克里斯蒂娜代表的民粹主義迴歸,將扭轉馬克裏任下親市場、親商業的諸多政策,阿根廷股債匯市週一開盤遭遇來勢洶洶的“三殺”局面。


8月12日週一阿根廷股市主要股指Merval指數盤中跌超37%,臨近重挫31%;阿根廷在美上市的公司股價也重挫,Loma Negra、阿根廷北方電力公司、加利西亞金融跌超50%,阿根廷YPF、阿根廷電信跌超30%。針對阿根廷債務違約的五年期信用違約互換 價格飆升808個基點。


雖然週二Merval指數有所反彈,收漲10%左右,但匯市和債市跌勢未改,恐慌情緒仍在施壓阿根廷金融市場。隔夜行情顯示,阿根廷比索週二日內跌幅超過12%,再創歷史新低。2028年到期的阿根廷債券收益率連續第二日創發售以來新高。


猝不及防的連日暴跌令不少持有阿根廷風險敞口的對衝基金受到波及,其中包括一些美國最大的基金。


還有報道顯示,由於對阿根廷農業、天然氣、能源分銷和電信四家公司的投資大幅縮水,位於聖保羅的紐芬蘭資本管理公司一天的賬面虧損約5500萬美元。其投資組合中有超過50%是押注在紐約和布宜諾斯艾利斯交易的農業綜合企業Cresud的股票,兩隻股票週一分別下跌了38%和25%。


紐芬蘭資管公司於5月向美國SEC提交的持倉報告顯示,該基金還持有阿根廷房地產開發公司IRSA股票和MSCI新興市場ETF等與阿根廷股市有關的頭寸。


受挫的遠不止這兩隻基金。據媒體報道,75億美元的阿什莫爾新興市場短期基金下跌了3.2%,而14億美元的富達系列新興市場債務基金下跌了3.1%。


不過,考慮到對衝基金歷來有沽空新興市場國家貨幣的傳統,在比索近兩日的“史詩級暴跌”中,或許也有一些精明的基金大賺了一筆。


此前一些報道也提到,幾乎每家對衝基金都擁有一份沽空清單,阿根廷、巴西、印度、印尼、土耳其、菲律賓、南非、烏克蘭等國家均在列。他們會通過各種方式對這些國家償債能力與抗通脹措施進行壓力測試,尋找最薄弱的國家率先發動沽空貨幣攻擊。


歷史上,阿根廷恰恰是眾多對衝基金共同的沽空狙擊對象,外債高企、外儲有限導致阿根廷很容易陷入囚徒困境。


在2018年比索持續大跌期間,對衝基金就賺得盆滿缽滿。


這一次,華爾街禿鷲還會飛來嗎?


儘管阿根廷目前看上去深陷泥潭,但對身經百戰的對衝基金來説,或許投資機會也就藏在這片危險之中。


歷史上,不少基金選擇在阿根廷經濟處於水深火熱之時“伸出援手”,並趁機索取回報。


20世紀初,由華爾街大佬Paul Singer領導、有“華爾街禿鷲”之稱的Elliott Management Corp與阿根廷政府就債務違約纏鬥長達15年的時間,最終獲得了鉅額回報——24億美元(包括1億美元的律師費和補償費),這意味着這筆投資翻了10-15倍。


2018年5月,深陷債務危機的阿根廷成功發行新債,其背後是富蘭克林鄧普頓基金的慷慨解囊。該基金豪擲22.5億美元買入阿根廷國債,相當於發債日當天發債量的四分之三(總髮債量為30億美元左右)。


全文完。

感謝閲讀,感謝點“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224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