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皋喝酒臉紅的人可以活多久?真相嚇傻所有人!

皋人2017-11-12 20:58:36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環行星球(id:huanxingxingqiu)

作者:熊金金大人

首圖來自日劇《彆扭合租房》


説起日本,恐怕很多人腦海裏就會蹦出“色情”“變態”的字眼,日本真的很“變態”嗎?


作為一個曾經在日本留學、生活的人,我想告訴你——你沒有想錯!而且作為不懂日語的遊客,也許你目睹過的色情符號遠遠沒有我多……


先給你釋個疑:在日本的東京、大阪逛街,經常會看到路邊有些裝飾得很有特色的建築,牆面上畫滿各種塗鴉,還有標誌上用漢字寫作“無料案內所”,這是什麼?



“無料”是不要錢的意思,“案內”是“指引、介紹”的意思,這種地方就是介紹性服務的,也就是所謂的皮條客機構


這種機構並不隱蔽,而是正大光明地存在,是正規的營業場所,受法律保護。



我以前住在大阪道頓崛附近,有時工作到夜裏十點以後,這個點的商業街上就會出現許多色情服務、表演的海報,跟一般的電影海報差不多大,畫面非常直接,可以看出這類服務還是非常正大光明存在的。


在日本,酒吧夜店分兩種,一種叫スナック(Snack),就是提供酒水和可以唱歌的酒吧,還有一種叫クラブ(Club),是有陪酒女和色情表演的風月場所——簡單來説,前者比較“素”,後者比較“葷”。


不過實際上,這兩種店的界限並不明確。只是總的來説,スナック店的色情味道會淡很多。


酒吧的招牌


日本的上班族,在下班後經常會有聚會,一幫員工去喝酒,一般就是去スナック或者クラブ。


所以在日本,經常會在黃昏的時候,看到一幫西裝革履,提着公事包的男子,掛着虛假的笑容,出入這些夜店。


夜再深一點,就會看到一些喝醉酒跑出來透氣的男子,坐在路邊的長椅上,雙手支撐着腦袋休息。酒會散席時,就能看到那些點頭哈腰的上班族一人帶一個打扮漂亮的女孩各自上出租車。


日本大型紅燈區之一,歌舞伎町


在陪酒的問題上,日本還是挺性別平等的,有陪酒女,就有陪酒男,日語中叫做ホスト(不知道是不是英文的Host,但是英文中這個詞沒有這個意思),中文叫“牛郎”或者“男公關”



陪酒女則是ホステス(Hostes,英文裏面的這個詞也不是這個意思),或者“キャバ嬢”(年紀輕的陪酒女孩),也叫“女公關”。


十元就在《親密姐妹》演過陪酒女孩


女顧客也可以支付相應費用,帶牛郎出街,所以經常可以在大城市的大街上看到濃粧豔抹的老婦身邊跟着一個很時尚的小男生。




“這是正常的工作”



所有這些場景都給我很不好的印象,不過對於大部分日本人而言,這些法律允許的風月行業只是一種正常的工作。


牛郎和陪酒女,在東京六本木、大阪道頓崛一帶經常能看到,大白天也打扮誇張,穿梭在人羣中。


一般,陪酒女都會染金髮,身着性感的晚禮服,牛郎們則足登鬆糕鞋,留着染黃的略長的碎髮——他們的裝扮,讓人一眼就能分辨身份。


日本甚至有綜藝節目

分析牛郎和陪酒女究竟誰賺得多

(B站有,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找找看)


不過,沒有人會對這種工作產生歧視。在很多夜店裏,優質的牛郎和陪酒女,陪人喝酒、聊天的費用極高,據説全日本最貴的牛郎年收入過億。


陪酒酒吧(スナック)對於大部分生意人來説,就是一個很平常的喝酒休閒的地方,只要你成年了,去就沒有問題。


有女孩來陪酒,也是純粹的活躍氣氛,並無不妥。即使來客是女性,也會首選相熟的陪酒酒吧——我也曾經被邀請去到東京的一家スナック喝過酒。


因4天銷售額達1億日元而晉升大阪新北地頭牌

的陪酒女孩諾亞


日本的陪酒文化應該是承襲藝伎文化,而日本的藝伎文化也是來源於中國的。古代中國的青樓和妓院就不是一回事,青樓的小姐重的是才藝,而不光是面容,更不會隨便賣身。


現在據説京都的藝伎也面臨繼承人越來越少的問題,因為要培養一個優秀的藝伎需要漫長的時間。藝伎是越老越吃香的,因為要有人生修為的藝伎才能和高檔次的顧客聊得開。


預約一位藝伎價錢很貴,據説差不多一晚上10萬日元。藝伎是高端的職業,所以衍生出來的陪酒行業似乎也不是那麼下三濫了。



聯想到日本的AV業,像蒼井空這樣的AV女優也能全面轉型,好像還聽過有AV女優轉行做作家的事例。那些“不光彩”的過往,似乎只是一種不同的職業經歷。


除了現實世界中的色情符號,二次元世界的服務也是很“到位”的——書店、錄像帶租賃店,都會開設成人區,裏面都是限制級的漫畫、圖書和音像製品。


雖然都是要18歲以上的人才能購買,但是我曾不小心走錯地方,看到面前幾平米的桌子上鋪滿滿目的色情漫畫,還是嚇了一跳。


二次元錄像帶租賃店中的成人區


由於受法律保護,所以日本和色情沾邊的行業比其他大部分國家的更常見、更正大光明,這些產業帶來的利潤也很巨大。


色情大國的地位在全球都是無可撼動的——日本人口不到美國一半,但製作的成人AV電影數量卻是美國的兩倍。(根據《參考消息網》2014年的文章轉載)


甚至在日美洽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時遲遲不能取得進展,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美國對外國進口色情產品管控嚴格,但而對日本來説,這是“核心競爭力”!


多年前還曾有媒體報道

美國因《蠟筆小新》中“動不動就露屁股”

而將其禁播




 日本人對“性”的態度 



為什麼日本人這麼“好色”?


這個問題大概很多人都問過日本人,所以我以前的日語老師也早就總結出了原因:


因為日本過去是武士社會,武士隨時準備赴死,所以他們一是不追求享樂,二就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多留下子嗣。加上日本天災人禍太多,為了保持人口,所以鼓勵生育。因此,日本社會對於性的態度就和很多民族不一樣了。


甚至乎

因為自己拍的關於“日本沉沒”的片子太多

而反向拍了一部《日本以外全部沉沒》


也許註定要活在悲劇中,那麼不妨安心享受紙醉金迷。


不過,隨着和日本朋友的交往增多,我發現也不是所有人都好色,也有很多人很保守。不過總的來説,無論個人持什麼態度,都是建立在遵守法律和尊重個人意願的態度之上。


雖然對性的態度開放,但日本人重視人權,又將風俗業視為一項正常的工作,所以社會對性工作者或者風俗業工作者還是比較尊重的。


比如酒吧、夜店裏消費的客人要徵得陪酒人的同意,在符合店鋪規矩的前提下,才能帶其回家、去酒店;有的酒吧只是提供陪酒服務,不提供性服務,那麼客人也不會提出陪酒以外的要求。


《小偷家族》中風俗店內的鏡頭


不過,即便是法律允許的產業,但日本與荷蘭、美國這樣風氣開發的西方國家不同,它的色情產業背後依舊是扭曲的男權文化:


日本傳統社會中的上班族,特別是做到高位的人100%都是男性,而且在外面都會有情人,或者會和夜店的陪酒女過夜,而太太們對此是心知肚明的。


她們中很多人對此採取默許的態度,或者會鼓勵丈夫出去交際、放鬆,甚至和丈夫的情人交上朋友。相較之下,女性則會將生活重心放在孩子身上。



一些日本男性有着畸形的對少女的渴求,以致在賣春市場上18歲的年紀成為了價格的分水嶺,英國BBC還曾專門製作紀錄片報道這一現象。


在東京經營風月場所的案內人、作家李小牧也曾在電視節目中聊過未成年女性賣春的的話題:


日本的學生一般初中、高中開始性意識萌芽時,就會在同學間約炮,有了一些經驗之後,有些學生妹為了買一個名牌包包,或者一件衣服,就會選擇援助交際——類似一夜情,或被短期包養的交往模式。


其實在日本,向未成年人買春是違法的,但是另一方面,只要未成年人是自願的沒人報警,社會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種説一套,做一套的情況讓我想起日本著名的賭博遊戲小鋼珠——日本是禁止賭博的,但是打小鋼珠其實也會涉及金錢,實質上也是賭博,而從小鋼珠店遍佈大街的情況看來,政府也是默許的。日本政府還禁止黑社會存在,所以日本黑社會總是以公司的形式註冊,叫××社。


小鋼珠店


一部老年黑幫片《龍三和他的七人黨》


日本一方面像所有的西方現代國家一樣,法律明確、健全,但是另一方面又還是像東亞國家一樣有一套自己的潛規則。


對日本人來説,“性”和“情”是可以分開的,性是生理需求,也可以被買賣,但是這個過程中不必付出感情。既然可以是買賣,那麼就要按照生意的規矩來,交易雙方與其説是愛人,不如説是生意夥伴。


雖然由於法律允許,各種風月場所可以正大光明地存在,但是並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會去這些地方。很多日本人還會一板一眼地對我們説:“那是不好的地方!”


- 完 -



小通薦書

點擊圖片購買

《被誤解的日本人》

作者:[日]野島剛


不會寫漢字的日本人

日本人是站着吃牛排的?

日本是窮人的天堂?


日本人用中文的筆觸

展示常識性的誤讀

書中既説日本人,也講中國人

發人深思,有趣好讀



小通長期撩想兼職投稿的小夥伴

後台回覆【投稿】即可見詳情



點擊圖片閲讀




日本通丨517japan.com

轉載原創請聯繫我們,獲得授權

致力於做新鮮有趣的日本相關科普

給大家還原一個真實的日本

https://hk.wxwenku.com/d/20122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