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痛,忍不了怎麼辦?這種黑科技我打滿分!

SIMC上海國際醫學中心2019-08-22 14:49:11


“不是死於腫瘤,而是死於疼痛”

這是一句流行在癌症病友中的話。被打上了癌症的診斷,不是説罹患了絕症,馬上就要撒手人間,而是接下來數月、數年、甚至數十年間,與癌長存。有時候,腫瘤沒有要了人的命,但腫瘤痛帶來的折磨,卻實實在在地叫許多人痛不欲生,生活在黑暗無助之中。

圖源於網絡

“求求你們,幫幫我,我痛得受不了了”

一位瘦弱的肺癌晚期病人—黃老先生(化名)。剛躺到病牀上,他突然猛地一下坐起來。

“啊!痛啊,痛啊!我不想活了,真的不想活了!有沒有那種針,能讓我舒服地離開,給我來一針好不好?”黃老先生痛得慘叫。

家屬告訴主任,自一年前確診了肺癌晚期,已經大大小小做了多次手術了。而目前,腫瘤的治療卻排在了第二位,當務之急,是如何解決疼痛的問題,讓老先生能夠舒服一點,少受一點罪。但是,黃老先生僅僅口服10mg奧施康定就會吐得非常厲害,即使使用芬太尼貼片,還是會出現嚴重的噁心嘔吐的情況。

主任耐心安慰黃老先生,告訴他不要着急,我們就要準備手術了,做完就會好很多,甚至完全不痛。


癌“痛”也是病,光忍可不行

調查顯示,初診的癌症患者中,疼痛發生率為25%,晚期的癌症患者中疼痛發生率則升至60%-80%,其中1/3為重度疼痛患者。在中國,估計有一半的癌症患者疼痛未得到有效控制,有30%的患者臨終前的嚴重疼痛沒有得到有效緩解。癌痛會隨着腫瘤的進展疼痛加重、多變,並出現多部位的疼痛以及骨轉移。值得一提的是, 根據2007年的一項國外臨牀研究,在治癒後腫瘤患者中,癌痛發生率也達到了33%。癌痛發生的原因60%由腫瘤因素引起的相關骨軟組織、神經、內臟等部位的疼痛,由放化療等治療因素所引起的疼痛佔20%左右。

癌痛究竟有多痛?

視覺模擬評分法(Visual Analogue Scale/Score,簡稱VAS):該法比較靈敏,有可比性。

在紙上面劃一條10 cm的橫線,橫線的一端為0,表示無痛;另一端為10,表示劇痛;中間部分表示不同程度的疼痛。生過小孩的女性,都知道順產過程中,伴隨着劇烈的疼痛,這種疼痛,可達8以上。而晚期的癌痛,比起生孩子的疼痛,有過之無不及,而且長時間保持8到10疼痛,如刀刮,如火燒,如電擊。分娩的疼痛,是伴隨希望的,疼痛過程中,伴隨着喜悦與期待,持續時間也不會太長。而晚期的癌症,伴隨着絕望,與長時間無規律的疼痛,且如若不及時治療會越來越痛,伴隨着長期的焦慮和抑鬱,對病人身體和心理進行着雙重摺磨。

 

圖源於網絡

 

“我對生活又充滿了希望”

由於黃老先生接受過肺癌根治術、脊柱內固定術、椎體成形術等一系列治療,所以無法平卧,不能長時間保持同一姿勢,針對該情況,疼痛科經過多次討論,制定了詳細個性化的手術方案,手術才得以順利結束。

“我昨晚睡得特別好,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好好地休息過了,感謝主任,感謝各位,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痛起來的時候,真的不想活了,可是現在,我又想好好的活下去了!”

手術結束後第二天,主任查房時,看到黃老先生滿臉堆笑地坐在牀上玩手機:“主任啊,和您商量個事,我這個人呢,比較挑食,就喜歡吃家裏做的飯,我現在已經基本不痛了,我下午出院好不好,回家好好地吃飯?”

主任非常高興,但還是拒絕了黃老先生,希望他的傷口穩定一點後再出院。

 

"專業的團隊,提供最專業的治療” 

術前,專家會對患者做了一個精確又全面的疾病評估,包括患者的焦慮抑鬱評估,並在此基礎上制定最有效的治療方案。

術後,專家們密切關注患者的疼痛情況,根據患者具體情況,調整鞘內藥物劑量和口服藥物用量;病人出院後,定期隨訪,確保患者疼痛控制到位。

 

“對付癌痛的終極武器—

植入這個“小月餅”,

鎮痛效果是口服藥物的300倍”

目前全球公認的癌痛治療三階梯:

① 輕度疼痛:可選用非阿片類藥物。

② 中度疼痛:可選用弱阿片類藥物或低劑量的強阿片類藥物,並可聯合應用非甾體類抗炎藥物(NSAID)以及輔助鎮痛藥物(鎮靜劑、抗驚厥類藥物和抗抑鬱類藥物等)。

③ 重度疼痛:首選強阿片類藥,並可合用非甾體類抗炎藥物(NSAID)以及輔助鎮痛藥物(鎮靜劑、抗驚厥類藥物和抗抑鬱類藥物等);若阿片類藥物不耐受或有嚴重副作用,推薦使用鞘內藥物灌注療法(IDDS)。

圖源於網絡

各位專家,為黃老先生使用的方案,便是植入鞘內藥物輸注系統(IDDS)它像一枚“小月餅”植入體內,藥物通過鞘內給藥泵,輸入脊髓蛛網膜下腔,直接作用於疼痛中樞,從而緩解疼痛。用藥量僅為傳統口服給藥劑量的1/300,達到更好更快的鎮痛效果,又減少了對身體的副作用。並且,可根據患者個體病情的需要,體外調節藥物的計量。


“爆發痛不要怕,一鍵式處理幫你忙”

“現在我大部分時間基本不怎麼疼了,但是還是偶爾出現突然一下的疼痛,持續時間不長,但是疼的特別厲害。”手術後的第三天,黃老先生告訴主任。

爆發性疼痛,是幾乎所有癌痛病人都需要面對的一個情況,但是主任早就已經想好了應對策略。

實際上,這個“BP機”是患者的體外遙控器,外形如同“BP機”一般,如果有爆發痛發作時,患者可以自己一鍵式爆發給藥,藥物在一分鐘就能到達體內,並在最快的時間內以最小的計量控制住爆發痛。相較於口服藥物進入體內,需要消化吸收,至少半個小時以上才能起效, 這個小小的遙控器,更快更便捷地管理好疼痛。


圖源於網絡

“止痛要趁早”

 2018年9月份,一位確診胰腺癌的病人,前來就診。陸先生(化名)是軍人出身,每一句話中都透露着老革命家的氣息。

“聽從專家安排,積極與疾病反革命勢力做鬥爭,使用一切手段,不達到勝利,決不罷休!”

胰腺癌,是所有惡性腫瘤裏,疼痛程度最高的幾個之一。一旦到了晚期,患者幾乎每日每夜都沉浸在難以忍受的疼痛當中,極度痛苦。陸先生確診胰腺癌後,在身體狀況良好的情況下,第一時間要求對疼痛進行控制。

目前,陸先生已經做完了二期化療,腫瘤控制良好,疼痛情況也有所改善。他開玩笑地説:“我的老戰友們如果聽了我的建議,及早安裝鞘內藥物泵,進行疼痛管理,可能現在大家還能一起開心地搓麻將呢!”


哪些癌痛患者適合用鞘內藥物灌注療法?

1、需要長期大量使用嗎啡鎮痛藥物(如嗎啡緩釋片每日達到 100mg以上)、不能耐受大劑量嗎啡為代表的麻醉性鎮痛劑毒副反應。

2、經過神經阻滯等方法仍無法見效時,且無相關手術禁忌證的患者均可考慮。

3、經保守的藥物治療無效。 

4、根據個體的病情,由專業的醫生評估及治療

 

手術創傷大嗎?

手術操作屬於微創,主要包括蛛網膜下腔穿刺及給藥系統植入及皮下隧道建立,手術操作相對簡便約1小時可完成。

戰勝癌痛需要綜合治療。鞘內嗎啡泵安全性高、創傷小、療效顯著、患者耐受性好、併發症少,小量嗎啡即產生最大化鎮痛效應,提高了癌痛患者的生存質量,具有其它方法不可比擬的有效性,因而成為晚期癌痛的終極核武器。

 

癌痛,科學規範治療,迴歸美好生活

儘早主動採取先進積極的疼痛治療,能讓癌症患者免受疼痛的折磨,在與腫瘤共存的漫長時光,保障良好的生活質量,積極面對疾病。也能讓患者的家人心靈得到解放,不用再目睹自己的摯愛家人苦苦煎熬。

 

您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呢?

歡迎留言告訴我們~


醫生介紹



馬 柯

 上海國際醫學中心 會診專家 

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疼痛科 主任醫師 


個人介紹:博士生導師,主任醫師,教授;

現擔任中華醫學會疼痛學分會委員;
上海疼痛專科分會副主任委員;
中國醫師協會疼痛專業分會委員;
《中國疼痛醫學雜誌》編委;
主持多項國家、省部級科研課題,發表多篇SCI論文。


擅長:頸椎病、腰腿痛、退行性骨關節痛常見疼痛性疾病進行診斷和治療,尤其擅長頸源性頭痛、各種神經痛的治療; 對於脊柱源性疼痛、頑固神經病理痛可以使用各種射頻、臭氧、神經調節等微創介入治療 對於一些難治性疼痛疼痛——癌痛和非癌痛(例如脊柱損傷後的疼痛,帶狀皰疹後遺神經痛)等,可以選擇根據病情,選擇植入脊髓電刺激或者鞘內藥物輸注系統治療。


門診時間:週二上午 上海國際醫學中心

預約電話:021-60236000


End~

公眾號改版後,很多粉絲感歎找不到SIMC啦,其實只要添加星標,就能第一時間看到推送哦~


我!


茫茫人海我們再也不會失散啦~


轉載自新華醫院疼痛科


編輯、統稿:劉麗莉

審稿:Cheer


https://hk.wxwenku.com/d/201204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