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報譚|蘇州“夜間經濟”,還有多少潛力可以挖?

蘇州日報2019-08-19 05:35:43

蘇  報  譚

2019年8月2日

星期五


即便如此,如何引導和培育好“夜間經濟”仍然大有文章可做。譬如,美麗景觀是“夜間經濟”的標配,夜蘇州還有多少美麗景觀資源沒有得到充分挖掘、利用?


  □蘇報評論員 金根


有親朋好友從外地來蘇州遊玩,

白天工作忙抽不出身,

很多蘇州人就選擇在晚上陪同,

逛逛夜觀前,

兜兜蘇州工業園區的金雞湖景區,

坐坐環古城河的“水上巴士”……



夜幕下的蘇州,

是別緻的路燈、輪廓燈、草坪燈、

霓虹燈等組成的燈光的世界,

少了幾分喧囂,多了幾分魅力,

另有一番風情。



蘇州“不夜城”深受人們的喜愛

不僅遊客們不會閒着,

而且市民們也不會閒着,

很多休閒娛樂活動也會在夜間進行,

從而帶動了各種消費場所

延長營業時間、拓展商業業態,

繼而反過來又吸引更多人在夜間走出家門。

這應當便是城市“夜間經濟”的由來了。



城市“夜間經濟”是經濟學名詞,

由英國人在上世紀70年代提出。


有資料顯示,“夜間經濟”已經為倫敦創造了130萬個工作崗位,可貢獻660億英鎊的年度收入。


僅倫敦一個城市的“夜間經濟”

就創造了英國全國總税收的6%。

可見,

對於一座現代城市來説,

“夜間經濟”真的不是可有可無。


“夜間經濟”

既是城市發展到一定水平的產物,

也是現代國際化大城市的標配。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

蘇州曾經大力推進城市亮化、美化工程建設,

為如今的蘇州“不夜城”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但是,

更應當認識到“燈光經濟”與“夜間經濟”

是兩個不同層次的概念。

搞點城市亮化工程,或者搞些燈光裝置,

那只是“夜間經濟”前期最基礎性的工作。

“夜間經濟”無論是內涵還是外延,

都要豐富得多、寬泛得多。

譬如

  • 長沙人比較熟悉的梅溪湖燈光節、湘江夜遊等夜間節事活動是一類

  • 久負盛名的印象系列、宋城千古等夜間演藝遊是一類

  • 麗江古城、成都寬窄巷子等夜間街區遊也是一類

  • 小朋友樂不思蜀的迪士尼樂園景區夜遊又是一類

  • 還有國際上較為熱門的夜間文化藝術休閒遊,比如大英博物館、盧浮宮等提供的夜遊服務等

  • 再有在新加坡,夜間動物園被設計成探尋夜行動物的有趣場所也是一種


總之,

“夜間經濟”包羅萬象,

可挖掘的空間很大。



放眼國內,

城市的“夜間經濟”從最初餐飲

和購物行業延長夜晚服務時間,

到後來的酒吧、KTV、迪廳/舞廳等多種

業態推行以夜晚為主、白天為輔的營業方式,

再到博物館、展覽館、美術館、

音樂廳、影視廳、體育館等

紛紛開闢或伸長夜間活動區域,

及至夜間觀光、夜間旅遊等綜合性

夜遊產品的開發與湧現,

國內城市夜間經濟隨着消費需求與層次的

不斷升級也完成了從1.0到2.0的晉升。



即便如此,

如何引導和培育好“夜間經濟”

仍然大有文章可做。

譬如

  • 美麗景觀是“夜間經濟”的標配,夜蘇州還有多少美麗景觀資源沒有得到充分挖掘、利用;

  • 又如,文娛活動是“夜間經濟”的亮點,蘇州能不能組織更多高水平的文化演出、體育賽事;

  • 再如,高雅文化是“夜間經濟”的品質,除了現有的夜花園演出項目,蘇州還能不能開發出更多展示蘇州文化、蘇式生活的好項目來?


總之,繁榮“夜間經濟”,

既是城市發展的需要,

也是廣大市民、外來遊客

提升生活品質的需要。


那麼多人越夜越運動——健身忙、越夜越文化——觀影觀劇忙、越夜越歡樂——網上歡樂購,這是消費升級發出的信號,不能坐視不管,而應乘勢而上。


原載於2019年8月2日《蘇州日報》A07

圖片來源:蘇報融媒記者 王亭川


更多資訊請猛戳閲讀原文下載引力播App

覺得不錯,點擊下方“在看”吧

https://hk.wxwenku.com/d/20119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