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銀行上市!這枚“盛夏的果實”有啥不一樣?

蘇州日報2019-08-19 05:33:34


8月2日,驕陽似火。
上午9點25分,
蘇州十梓街地面温度已經躥至42℃。


1439公里之外,
深圳深南大道2012號,
一場簡單隆重的掛牌儀式如期舉行。

一記鐘響,
蘇州銀行(股票代碼002966)
正式掛牌深交所,
成為A股全國第33家上市銀行。
大廳內,
紅屏、紅綢、紅燈籠、一色兒的紅圍脖;
大廳外,碧空萬里,驕陽似火。


和這個火熱的盛夏一起,
蘇州銀行不露聲色地火了一把。

放眼全國,
“火”的還不只蘇州銀行。

  • 今年一季度,全國A股上市的城商行、農商行就有4家;

  • 去年以來,上市行數則累計達到7家。


城農商行爭相叩開資本市場大門的背後,
釋放出哪些新信號?
又藴藏着怎樣的新勢能?


 “不一般”的上市  


先來一個小小的科普

 

上市,對一家銀行意味着什麼?

換句話問,

一向“管錢”的銀行,

為啥還要上市“募錢”?

 

教科書裏是這麼説的:銀行開展貸款等業務是需要消耗資本的,而為了防範金融風險,監管要求銀行一級核心資本和一級資本必須達到巴塞爾協議。銀行要保持一級核心資本率達到監管水平,IPO(首次公開募股)就是唯一方式。

 

 翻譯一下:

銀行有錢,

但如果“一級核心資本”不達標,

就不能開門做生意。

所以,銀行也會差錢,

排隊上市是解決“銀行式錢荒”的正道。

 

在深交所掛牌當日,

蘇州銀行發行價格7.86元/股,

發行市盈率突破12倍。



“所募集的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後,

將全部用於補充該行核心一級資本。”

蘇州銀行如是説。


問題又來了

 

作為蘇州本土唯一具備法人資格的城商行,

蘇州銀行上市,

又有怎樣的“不一般”?

“就自身而言,

蘇州銀行的上市意義是環環相扣的。”

蘇州科技大學商學院教授王世文説,

上市增加了核心資本金,

而隨着外界關注持續深入,

銀行自身的內控能力會更強勁,

發展也會更穩健。


 


“當然,上市優化了銀行經營能力,最終將促進區域金融產業的整體提升。”王世文表示,蘇州上市城農商行數達到4家,常熟銀行(601128)、蘇農銀行(603323)、張家港行(002839)、蘇州銀行(002966)“集陣”的背後,是蘇州金融戰略區位的進一步提升。

 

截至去年12月31日,

蘇州銀行資產總額3110.86億元,

發放貸款及墊款總額為1413.27億元,

吸收存款總額為1926.75億元。


蘇州銀行2018年報


有金融業內人士表示,

借力於“上市”迅速實現的資產擴張,

蘇州銀行的品牌服務能力和金融創新空間

也有望獲得延展。


 上市不走老路 


城農商行一直被監管層定義為“第四梯隊”,其主要定位是服務地方經濟,尤其在中小微企融資上“責任不一般”。


上市後,拿到了錢,

也有人會擔心:

“做大——上市——融資——再做大”,

城農商行會不會重走大銀行的老路?

 

來看一個例子

 ↓↓

  • “掃碼刷卡買了一顆大白菜,剛扣完錢,一條信息就到手機上了,哪裏產的、啥時運的、過了哪幾道賣出來的,全都有。”讓市民姜先生津津樂道的,是一個叫“蘇食惠”的平台。姜先生不知道的是,他收到信息的剎那,一條“報料”也推上了政府的監管系統,不但可以追蹤“東西哪來的”,還能鎖定“東西賣到了哪”。

 

一項小小的植入式服務,

刷新了傳統的金融體驗,

也隱含着未來金融創新的大考量。

區塊鏈技術、“銀醫一卡通”、

“綜合金融服務平台”、

90%的業務線上轉化率

——

如今,

捆綁互聯網思維的創新應用,

已經成為蘇州城農商行的集體實踐。

由創新積累到上市發展,再通過上市的多元化融資賦能創新。

 

用創新的思維實踐金融服務

和產品的創新,

持續完善公司治理結構,

讓經營的環節過程更加透明,

同時做強主業保有特色。

這就是“上市初心”

守住“初心”,

城農商行可以玩轉的將不僅僅是

炫酷的“黑科技”。

 

我看好蘇州企業。王世文表示,企業成長在這樣一個層次完備競爭充分活力四射的城市發展大環境本身是幸運的,“關鍵是把握住時機,把活做好”。


2018年國內商業銀行總資產分佈(左)   2018年國內商業銀行貸款餘額分佈(右)


(資料來源:中信證券研究部)


綜合排名前10的地方上市商業銀行2018上半年總營收與利息淨收入。(資料來源:各上市銀行2018年中報)


 後“規模化”之路  


乍一看蘇州銀行的Logo,不太醒目;
但凝神細瞧,
你會不由眼睛一亮。
 
那既是一朵桂花,又是一滴水珠,還是幾座小橋,“三合一”的形象,只要細看,你便不難記住,就像它用以冠名的這座城市——蘇州


隨着蘇州銀行上市,
江蘇省的城農商行上市數達到9家。

而來自銀保監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城農商行總資產規模64.54萬億元。其中,城商行資產總額達31.72萬億元,佔國內銀行業資產總額的12.6%,農村金融機構資產總額32.82萬億元,佔國內銀行業資產總額的13.0%。
 
“規模化”後,
“根植實體經濟、構建普惠金融、
融合吳地文化
將開啟地方金融發展又一個“蘇州時代”。
 
完善地方金融體系,增強資金融通能力,
提高區域經濟綜合競爭力。
三句話,
藴含着全市地方金融產業發展的願景。
既要傳承古老東方睿智、誠信的理財智慧,
又兼具現代金融開放、包容的前沿理念
——
這是蘇州地方金融產業的發展指向,
也彰顯着金融蘇州的城市自信。

城農商行的“後規模化”之路,
書寫的正是蘇州發力區域
功能性金融中心建設的大文章。
 
  • 如何變規模化的發展為創新能力、盈利能力的核心考量?

  • 如何從治理機制完善到經營能力躍升,進而積極參與良性、包容、規範、可持續的金融生態圈建設?


業已叩開上市之門的蘇州銀行,
前路漫長,
而其身負的,
也正是一座城市的金融夢想和能級躍遷。


來源:蘇州圓桌 ◎奉 超 楊 帆  / 圓桌觀察員



https://hk.wxwenku.com/d/201193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