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紅車背後那些走心的人和事

城市怎麼辦2019-08-19 02:40:49


杭州,是一座很有故事的城市。水光瀲豔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粧濃抹總相宜。一千年前由北宋文豪蘇東坡題寫的名詩,杭州人幾乎無人不曉。這首描寫西湖春景的優美詩篇,為我們打開了一幅美輪美奐的古時遊春圖。七百多年前,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馬可波羅與杭州結下了歷史情緣。他在聞名於世的《馬克波羅遊記》中列舉了自己所遊歷的十多個中國的城市,其中介紹篇幅最多、內容最豐富的是杭州,他讚譽杭州是“世界上最美麗華貴之天城”。


英國人麥克米倫發明的世界上第一輛自行車復原圖


清康熙年間(1662~1722年),中國人黃履莊發明了世界上最早概念上的自行車。《清朝野史大觀》卷十一載:“黃履莊所制雙輪小車一輛,長三尺餘,可坐一人,不須推輓,能自行。行時,以手挽軸旁曲拐,則復行如初,隨住隨挽日足行八十里。” 工業革命降臨,1839年英國人麥克米倫發明了蹬踏式腳蹬驅動自行車,經過西方工匠的不斷改良,大概在 1870年前後,法國的馬執又製造了一種前面驅動輪大,後面從動輪小的自行車,這種車的運行效果較好。1890年,英國的亨伯公司生產出一種用鏈條傳動的、車為菱型的自行車,這種形式的自行車一直沿用至今。新中國成立之後,儘管私家車還頗顯遙遠,私家自行車已在中國普及開來,它一度成為衡量家庭經濟條件的標誌性物品之一,20世紀70年代的所謂“三大件”,即指自行車、縫紉機和手錶,其中最受追捧的自行車品牌之一,即為天津的“飛鴿”。滿街盡是自行車,正是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城市的標誌場景。


1

當中國人熱衷於開汽車,

發達國家國民卻愛騎車了


隨着改革開放和城市化的不斷推進,汽車工業在中國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大發展,各大城市的機動車保有總量、人均機動車擁有量不斷上升。以杭州為例,2018年杭州註冊有244萬輛機動車,排在全國第14位,人均機動車擁有量約0.25輛。儘管已經實施了限行和限號措施,機動車保有量仍然增長較快,交通壓力較大。引人深思的是,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世界上不少發達國家卻已重拾起(或許從未放棄過)自行車,並把它融入現代城市的交通系統之中。他們推出各種模式的公共自行車系統,建立起覆蓋整座城市的自行車服務網絡,以提高城市整體交通水平和市民生活質量。縱觀世界各地,此時已經有了一些建成自行車服務系統的城市,它們的各自做法、經驗及成果確實值得正被交通擁堵難題所困的國內城市所借鑑:


在荷蘭,公務員外出辦事,有70%的人是依靠自行車和公共交通工具;公司員工購買新自行車,每3年可報銷一次;選擇騎自行車出行的市民繳納税收時予以一定減免;全國各地的餐館、酒吧和自行車停車場等地,還放置了應急箱,裝有簡單的自行車修理工具和醫藥,以滿足騎行者不時之需。


丹麥哥本哈根公共自行車


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約有150個自行車存車處,任何人將20克郎硬幣放進車鏈上的孔眼內,即可使用這種公共自行車。使用完畢後只需再鎖在另一個存車處,取出硬幣後即完成還車程序。由於在市區,自行車出租是免費的,因此有三分之一的上班族選擇騎公共自行車上下班,即便是政府部長也是如此。


在英國倫敦,市民若想租賃公共自行車,手機註冊服務後發送一條信息,很快就能收到一個開鎖密碼,通過這個密碼,用户可在市內任何一個租車點自行取車。由於騎自行車成了最快、最便宜、最健康、最環保的出行方法,倫敦的騎自行車人數不斷攀升,與此同時,因交通事故而傷亡的人數比例一路下降。


2

金點子的第一次提出和來自政府的支持


如果用今天的觀點看,交通擁堵、停車難等問題和逐漸深入人心的綠色交通理念將一度被邊緣化成健身工具的自行車重新放置在了舞台的重要位置。如今,無論是杭州市民,還是中外遊客,自行車已成為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而公共自行車又是其中佔比最大的一塊。這不僅是因為它免費、便捷、實用,很好地解決了地鐵和公交“最後一公里”的問題,為人們旅遊觀光、休閒健身提供了莫大的便利,更因為它符合低碳、綠色、環保的現代理念,深刻地改變了人們的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提升了人們的道德素養,提高了城市的文明水平。10餘年前,杭州公共自行車從無到有的那些個瞬間和故事片段,在今天仍然值得回味。


大約在2007年下半年杭州市委政研室所編的內參上,即有文章介紹上海等國內城市嘗試發展自行車租賃服務的情況,作者是市委辦的馮俊。在這份內參上,時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王國平作了批示,説這個事情好好研究一下,我看杭州可以搞。這份批示交給了杭州公交集團,集團立刻做了調研和部署工作。杭州小紅車的理念在這裏萌芽。


2008年2月26日,時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王國平在參加杭州市十一屆人大三次會議下城代表團討論時,第一次正式提出了建立城市自行車免費服務系統的設想:“我們應該在杭州形成自行車免費服務系統,來破解市民藉助公交系統出行的‘最後一公里’問題。任何一座城市的地鐵、公交等公共交通系統,哪怕你再發達完善,都不能解決末端交通問題,你出了地鐵、下了公交車,離居住的地方還有那麼一點路,也就是我們常説的‘最後一公里’,怎麼辦?如果有一個較為完善的自行車免費服務系統,可以憑市民卡在租還點免費租一輛自行車,到了居住地後又把它就近歸還到另一個租還點,那麼,這個‘最後一公里’的難題就徹底破解了。如果再配合其他政策,有車族還會自願放棄開車出行。”縱觀當時的發達國家,類似的公共自行車系統已有了先例,法國的巴黎、里昂,英國的倫敦,丹麥的哥本哈根等歐美城市發展的最好。這種以自行車租賃方式解決最後一公里交通難題的方式,既方便市民出行,又能提高道路利用率、緩解交通壓力,還符合綠色、環保、健康的國際趨勢。消息傳出後,在當時地鐵未建成、高架未成網的杭州引起普通市民的熱議,大家都期盼這這個叫做“公共自行車”的服務推出。


杭州西湖景區小紅車服務點


2008年3月3日,杭州市委市政府正式決定,着力建設杭州公共自行車交通服務系統,將該系統納入城市公共交通系統,一期建設於當年5月1日試運行。在杭州市民的熱切期盼和政府的支持下,杭州小紅車終於誕生了。


3

杭州小紅車,

一直在創新和技術的道路上精進


網上有觀點提出,由政府主導的公共自行車誕生於互聯網+時代前,一開始並沒有解決手機查詢等問題,很多時候借車還車靠刷固定辦理的實體卡,不能像共享單車一樣,直接用手機解決一切問題。姓“公”是否一定代表技術落後,無法達到商業公司產品的便捷程度?答案對於杭州小紅車來説,是否定的。當曾經熟悉的共享單車品牌因為運營或者資金鍊逐個倒下,只有公共自行車一直在服務,一直在免費。這裏也許有你不知道的小紅車新特性:


第三代杭州公共自行車拆解圖


(1)破解還車難:嘗試創新運營模式,運用“ 互聯網+ ” 技術, 充分利用公共自行車現有資源,推出“實體樁+電子樁”技術試點,實現“兩樁”融合,待大面積鋪開後將有效緩解市民還車難困擾。


(2)專用APP: 正式推出全國版APP——叮嗒出行。截止目前,平台註冊用户已達到500萬左右,同時為全國100多個城市的公共自行車服務系統及其它出行系統提供出行服務,覆蓋了包括太原、南昌、昆明等在內的各大城市地區,實現城際間公共服務的互惠共享。杭州主城區凡是可掃碼租車的“小紅車”均可通過叮嗒出行實現通租通還。


(3)推出側斜式鎖止器:杭州市民一直青睞於“ 小紅車”,對“小紅車”服務點的建設有着不同的意見和建議, 但在現實中, 很多地方因為道路寬度不足無法建設服務點。杭州公共自行車推出了全新的服務點建設模式,採用側斜式安裝鎖止器的方式,降低對道路寬度的要求。目前已有部分服務點投入運營。


(4)新增APP延時還車功能:杭州公共自行車一直致力於提升公共自行車的運營管理水平。繼推出線下“錯峯還車” 服務後,隨着叮嗒出行APP的正式上線, 線上延時還車功能也同步上線。用户通過APP租還車時,遇到服務點滿樁的情況, 就可以通過使用延時還車功能,巧妙化解尷尬,更避免了無合理的超時用車費用。


結語:明天會更好


時光即將跨入21世紀第三個10年,杭州公共自行車系統從初期的61個服務點2800輛公共自行車,日均2607人次租用量,發展到4198處服務點(含餘杭、蕭山),101730輛公共自行車,累計租用量9.67億次,其中97%以上為免費租用,已成為國內最大的公共自行車系統及杭州品質之城的“金名片”。可以想像,隨着後峯會前亞運的發展良機, 杭州公共自行車必將打破區域的藩籬走向更廣闊的天地,打造更精細的服務,創造更開放的模式。這裏可以透露一下,杭州公共自行車公司即將進一步提升服務品質,重磅推出“小紅生活”服務體系,敬請期待!


【參考資料】

孫侃  《樂在騎中》  紅旗出版社  2015.9

杭州公共自行車公司   杭州“小紅車”迎來智慧騎行加速度  2018.7

劉雪松  “小紅車”升級背後的創新姿勢  2017.5


供稿:孫悦

審核:蔡峻

點擊閲讀原文歡迎參加“兩獎徵集”

↓↓↓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91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