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覺降息夢

FMBA2019-08-18 22:55:32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ID:wallstreetcn)作者高姝睿、葉楨、周明明、曾心怡,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2008年5月,美國籠罩在地產繁榮破滅後的蕭條裏,但最壞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這是大衞•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成立綠光資本的第十二年,步入不惑之年的他即將發表一場高調的演講,矛頭直指當時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


自2007年9月開始,當時美聯儲已經七次降息累計325個基點,但依然沒能阻止危機蔓延。艾因霍恩這一次大膽的預言幾個月之後就變成現實,後來成為了全球金融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在日後被人反覆提起。艾因霍恩隨之一炮而紅,名震華爾街。


這一年,53歲的鮑爾森(John Paulson)也做了一場演講,主題是The Worst Is Yet to Come,他告訴投資者:現在押注經濟問題還為時不晚。


此時的鮑爾森正處在人生的巔峯時刻。在泡沫破裂後的哀鴻遍野裏,他剛剛創下了一個至今無人能夠超越的紀錄——華爾街史上一年裏賺取財富最多的人。


也是在這一年,鮑爾森請來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擔任他公司的高級顧問。當時,不少人將房地產泡沫歸咎於格林斯潘時代的“低利率”和“放松管制”政策,但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正是這場次貸危機成就了鮑爾森的盛名,幾乎是一夜之間他從默默無聞成為了家喻户曉的大空頭。


歷史性的危機面前,春風得意的總歸是少數人,失意的才是大多數,特斯拉CEO馬斯克(Elon Musk)就是其中之一。


2008年,37歲的馬斯克正在經歷人生低谷。他在這年6月辦理了離婚手續,為第一段婚姻生活畫上了一個不完美的句號。旗下Space X火箭三次發射都以失敗告終,數千萬美元的投入化成爆炸後的大火球,因為研發成本過高,特斯拉也瀕臨破產。


隨着金融危機襲來,馬斯克還因為一筆重要融資告吹而失聲痛哭,這與後來在社交媒體上玩世不恭、放浪不羈的鋼鐵俠判若兩人。


到那一年底,這場危機已經露出了它最猙獰的獠牙。2008年12月16日,美聯儲宣佈將聯邦基金利率降至零至0.25%的超低水平,正式步入零利率時代。無息可降之下,美聯儲採取了購買債券等一系列非常規貨幣政策工具,同時承諾將短期利率維持在超低水平。


在史無前例的量化寬鬆政策之下,慷慨的資本催生了一批年輕而又朝氣蓬勃的公司,估值高企但盈利乏力的獨角獸成為了一種新潮流。


站在潮頭的是孫正義(Masayoshi Son)。2008年時,51歲的孫正義已經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這一年他從喬布斯本人手裏拿下日本地區iPhone的獨家代理權,一個全新的時代展開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小個子的孫正義揮擲着千金,在這一輪科技浪潮中左右着別人的命運。


但在歷史的洪流中,沒有人能成為主宰者。


01
亂世稱王


(圖片來源:《紐約》雜誌)


2008年的春天,奧運聖火還沒有傳到北京,伯南克的“直升機”也還沒有開始撒錢。


小飛俠科比•布萊恩特仍在帶領紫金湖人的悍將與猶他爵士隊苦戰,而在美國國土的另一端,紐約曼哈頓時代華納中心羅斯劇場那金碧輝煌的大廳裏,穿着深色西裝、打着領帶的“華爾街科比”登上了舞台,彬彬有禮卻又自信滿滿地開始了他的“表演”。


這是明星對衝基金綠光資本創始人艾因霍恩職業生涯當中最令人難忘的一次演講。


“我認為這很重要,而且也是一件正確的事情。”


就是在這個午後,艾因霍恩當着那麼多人,還有他們的黑莓手機(沒錯,那時候蘋果還沒成為商務人士的心頭好),嚴厲抨擊並堅持做空當時的美國第四大投行——所謂 “大而不倒”的雷曼兄弟。


艾因霍恩堅稱,做空的原因不僅在於雷曼兄弟捏造了財務數據,更是因為這種魯莽的行為將大眾所熟知的金融體系置入了嚴重的風險之中。他還在最後呼籲美國聯邦監管機構引導雷曼兄弟進行資本重組並承認其虧損的現狀。


這一場事先張揚的“論雷曼兄弟的倒掉”鬧得沸沸揚揚,不免令人想起六年前的2002年,艾因霍恩與私募股權投資公司Allied Capital的那一番嘴仗——後者最終被查出犯下證券詐欺罪,被收購與私有化成了它的歸途,而綠光資本淨賺3500萬美元。


而雷曼兄弟的故事幾乎每一個人都很熟悉,他們也沒能經受住大空頭的審視,命運滑向了最慘的那一端——2008年9月申請破產,金融危機隨即失控,海嘯席捲全球。


儘管早早作出了正確的判斷,艾因霍恩和綠光資本仍沒能逃出隨之而來的“黑洞”,當年業績鉅虧22.7%。但值得慶幸的是,僅僅相隔了一年,他便收復了所有失地,對於雷曼兄弟的精準預言,更是讓他在華爾街名噪一時。


在那場危機中一舉成名的還有鮑爾森。


1994年,在紐約派克大街227號一棟擠滿了對衝基金的辦公樓裏,39歲的鮑爾森創立了自己的基金Paulson & Co,起始資本200萬美元,手下僅一名員工。


這時期的鮑爾森風格謹慎,專注於併購套利:鎖定有潛力達成的併購交易,做多收購目標公司的股票,同時做空收購方的股票,從中賺取價差,這被認為是對衝基金所能採取的最為保守的策略之一。


Paulson & Co業績穩健,但並不引人注目。到2005年,鮑爾森已經接近半百之年,但在人才往來雲集的華爾街,他依然籍籍無名。


彼時,美國經濟欣欣向榮,股市高歌猛進,互聯網泡沫破裂的陰影早已被拋諸腦後,但自那以來的低利率環境催生了一個空前繁榮的房地產市場,在寬鬆貨幣和低門檻貸款政策的刺激下,低收入人羣零首付買房,投機性資金湧入樓市,人們沉醉在房子只漲不跌的神話裏。


這並不是一個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故事。當時看到了房地產泡沫並且入場做空的人不在少數,但他們中一些人入場過早,沒有撐到地產泡沫破裂就繳械投降。而鮑爾森不僅嗅到了危機,而且踩對了時機。


2006年中,鮑爾森將目標鎖定房地產,籌集了一支1.5億美元的基金,一邊做空CDO(債務抵押債券),一邊買入CDS(信用違約互換)。次級抵押貸款打包證券化來的CDO風險越高,作為擔保資產的CDS價格越高。


到2006年底,危機就開始初現端倪,並於2007年快速蔓延。


2007年2月的一個早上,美國第二大次級抵押貸款公司新世紀金融(New Century Finance)發出盈利預警,美國次級房貸ABX指數隨之大幅下挫。


僅僅在這個早晨,鮑爾森旗下基金就賺了12.5億美元,一舉超過了1992年金融大鱷索羅斯狙擊英鎊的全部收益。


鮑爾森一戰封神。2007年,在這筆這被稱為歷史上最偉大交易裏,他個人就賺了40多億美元,旗下基金收益達到200億美元。


從此以後,鮑爾森的名字後面總是跟着一個註釋——那個押對次貸危機的男人。這幾乎成了一個家喻户曉的名字,養老基金和全球各地的投資者紛沓至來,到2010年鮑爾森旗下資金管理規模突破了300億美元。


如果這是一部電影,到這裏該是一個圓滿結局,但生活不會定格在高光時刻。


02
英雄落寞
(圖片來源:《紐約》雜誌)


與無名小卒一夜暴富的故事同樣受到喜歡的是英雄走下坡路的故事:2011年鮑爾森旗下最大基金Advantage Plus虧損52%,規模腰斬;2013年,隨着黃金價格遭遇了30年來最大跌幅,鮑爾森兩天之內損失了10億美元;2014年,他的Advantage Plus基金再次虧損36%;2015年,投資者開始從鮑爾森基金撤資……


封神時風光無限,沒落時獲得的關注也並不亞於當初。


“從明星寶座上跌落的鮑爾森“、“不再點石成金的鮑爾森”、“你無法相信鮑爾森這個月的業績有多差”…….後金融危機時期裏與鮑爾森有關的新聞裏充滿了巔峯過後的落寞,在昨日輝煌的映襯下,當下更顯慘淡。


鮑爾森的能力也或多或少受到了質疑。在美版知乎Quora上有一個提問:鮑爾森的成功多大程度上是靠運氣?


但投資從來憑的就是幾分實力,幾分運氣。不僅要靠自我奮鬥,更要看歷史的進程,很多時候時運往往更重要,比如同樣在金融危機裏風生水起的霍華德·馬克斯(Howard Marks)就毫不避諱地把自己的成功歸功於運氣。


在危機平息後的幾年裏,鮑爾森的運氣真的是不太好。


2007年隨着次貸危機蔓延至股票、債券、信貸市場,美聯儲出手緊急干預,開啟降息週期,九次降息步入近零利率時代之後,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於2008年底祭出了史無前例的量化寬鬆政策。


大水漫灌之下,美股迎來了一輪史上最長牛市。2009年3月9日,遭受危機重創的標普500指數盤中觸及666.79點,所謂“魔鬼的低點(devil's low)”。此後該指數一路反彈,十年多裏累計上漲超過350%。


這是一場大多數人喜聞樂見的牛市,但對衝基金們除外。


在他們輝煌的時期,對衝基金經理人曾被稱作宇宙之王(Masters of the Universe)。憑藉着與眾不同的看待市場的思維,他們利用着豐富的做多做空工具,無論市場是漲或跌,都能從中找到別人沒看到的機會,賺得盆滿缽滿。


但金融危機以來的寬鬆環境下,無止境的牛市讓擅長從波動性中挖掘賺錢機會的對衝基金沒辦法發揮優勢,在低利率環境中苦苦掙扎,這些本該為投資者尋找alpha的對衝基金有些甚至連beta都達不到。


這使得它們在日益崛起的指數基金和算法交易面前顯得毫無吸引力,至少後者管理費用便宜,且業績也不差。曾經發光的日子已經是蒙了一層灰的回憶,如今與對衝基金有關的新聞常常離不開倒閉、清盤、裁員、虧損這些聳人的字眼。


巨大的成功會讓人上癮,做空房地產嚐到甜頭後的鮑爾森一改早年謹慎穩健的風格,試圖通過大規模押注宏觀來複制自己的成功,但他始終也難逃行業宿命。


在對衝基金領域有一種説法:規模是效益的毒藥。當管理的錢越來越多時,基金經理就需要調整策略,被迫從原來專長的領域轉向更為宏觀的策略,而這需要考慮的因素也就更多,鮑爾森某種程度上也中了規模的“詛咒”。


巔峯時期手握300多億美元的資產,鮑爾森做了一些失敗的宏觀事件交易:他押注的美國經濟復甦在2011年一度陷入停滯;歐債危機時期他押注歐元區解體,然而危機最終得以化解。


鮑爾森還輸在了他對黃金的執念上。


在美聯儲推出第一輪量化寬鬆前後,鮑爾森開始做多黃金,他相信在前所未有的印鈔速度下,通脹將上升,而黃金是唯一能夠保值的資產。


之後的數年裏,他一次次表示堅持看多黃金,他大舉買入全球最大黃金ETF SPDR Gold Shares,並且持有大量黃金礦企的股票。有媒體把2011年左右鮑爾森持有的黃金相關資產做了一個換算,大約相當於96噸黃金,超過了澳大利亞政府持有的黃金量,而鮑爾森本人持有規模超過了保加利亞政府持有的黃金價值。


這無疑是一個超大的賭注。 


在美聯儲推行量化寬鬆的那幾年裏,黃金大部分時間裏強勁上漲,鮑爾森對黃金的押注也一度在2010年為他帶來了50億美元的回報。


但到了2013年,美國經濟復甦,通脹卻遲遲不見蹤跡,隨着美聯儲放緩寬鬆步伐,甚至透露出撤退QE的意向,黃金創下了30年來的最大跌幅,鮑爾森押錯黃金兩天裏損失10億美元的消息也登上了各大媒體頭條。


金價在之後的幾年裏進一步下跌,但鮑爾森對黃金始終不離不棄,這份執着與他多年前逆勢做空房地產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這一次市場的趨勢沒有站在他這一邊。


眼下,隨着全球貨幣政策寬鬆的浪潮再一次襲來,黃金大有捲土重來之勢,但鮑爾森似乎已經鳴金收兵了。今年初,他宣佈在未來一兩年裏將旗下對衝基金轉型成家庭辦公室。他的基金管理規模目前約為87億美元,其中75%-80%是他的個人資本。


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美聯儲“發大水”的澆灌讓後危機時代裏許多人順風順水志得意滿,但在閘口收緊之後,風向已經漸漸露出了轉變的苗頭,只是有些人還沒有察覺。


2014年10月,美聯儲宣佈結束QE,寬鬆的時代開始落幕。


第二年,久經沙場的艾因霍恩立刻上演了一出“古來征戰幾人回”,逼得市場把他之前“年均收益逾20%”的榮光拋之腦後——沒錯,綠光資本迎來了金融危機過後的第二次“死亡式鉅虧”,虧損幅度逾20%。


等到虧得連兒子都發出了靈魂拷問——“爸爸,你為什麼不把手上的多頭做空、空頭做多呢”,這個手握“預言家”卡牌的男人還是沒能想通,一直以來對價值投資的堅持都未曾有過失誤,自己這一年怎麼就做不對一件事情、甚至買啥虧啥呢?


可惜的是,在美聯儲越來越“鷹”的那些年裏,艾因霍恩一直沒想明白這個問題,以至於越虧越慘、越慘越虧,並在2018年大虧34.2%,創下史上最差年度表現。


在精準預測“雷曼兄弟之死”十年之後的這一年,綠光資本僅在5月和10月錄得正回報,有多達5個月的回報率為虧損6%左右或者更糟糕;多頭和空頭頭寸都在虧錢。


反觀艾因霍恩的做空主力股,也就是奈飛、亞馬遜、特斯拉之流被他認為屬於“泡沫籃子(bubble basket)”一員、估值過高的科技股股票,倒是連年水漲船高,綠得讓投資者心花怒放。


可惜的是,經歷過1999年科網泡沫的艾因霍恩已經不再相信科技了。他和鮑爾森一樣,十幾年如一日地扮演“鐵頭娃”的角色,固執地堅持自己的信仰,開始轉變的外部風向似乎對這些大空頭而言不值一提。


但事實上,就在他們沒有嗅到、或是拒絕接受的風口,那些真正吃盡了美聯儲寬鬆政策紅利的人和事,站上了時代的最前沿。


03
新秀崛起
 
(圖片來源:Socialnomics Blog)


全球性經濟危機往往催生着重大科技創新和變革:1857年的世界經濟危機推動引發了以電氣革命為標誌的第二次技術革命,1929年的世界經濟危機引發了以電子、航空航天和核能等技術突破為標誌的第三次技術革命。


金融危機後的世界也不例外。經歷了資本市場的至暗時刻後,全球實體經濟再受重視,以新能源、新材料、人工智能等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革命步伐加快。


剛剛經歷了愛情事業雙失意的馬斯克很快就將迎來他的黃金時代。


2010年6月,特斯拉在納斯達克上市,成功完成IPO,淨募集資金約1.84億美元。上市後,馬斯克帳面上賺了6億3千萬美元。特斯拉不僅成為自1956年福特汽車IPO以來第一家上市的美國汽車製造商,也是僅有的一家在美國上市的純電動汽車獨立製造商。


與此相伴的,是美國在危機後的渡劫求生與復甦之路。


從2008年11月QE開啟到2014年10月宣佈結束量化寬鬆,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從約9000億美元迅猛擴張至近4.5萬億美元。美聯儲向金融市場注入了大量流動性,使一些金融機構免於陷入雷曼兄弟那樣的倒閉境地的同時,也給了像特斯拉這樣的科技企業更好的發展“契機”,讓他們以更低廉的成本獲得來自銀行和民間的慷慨資金。


特斯拉的命運從一開始就跟傳統車企不太一樣,清潔能源的使命讓它享受了特別的待遇。美國能源部在2010年授予特斯拉4.65億美元的貸款,而特斯拉在2013年提前全額償還了這筆貸款。


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另外一家汽車製造商能夠像特斯拉這樣説服其粉絲為交付存在高度不確定性的新車支付訂金,也沒有一家車企像特斯拉一樣獲得過政府在零排放補貼政策上如此大力的支持。


然而,許是印證了那句老話,上帝在冥冥之中已經為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安排好了價格。


就在前不久,美國新聞集團CEO羅伯特湯姆森(Robert Thomson)慣例來中國走了走。作為默多克的二把手以及美國重量級媒體的掌門人,當被問及目前最關注什麼大事的時候,他的回答卻有點出人意料——既沒有説美國2020年大選,也沒有提到國際貿易緊張局勢,而是直言特斯拉很糟糕,甚至會破產。


在美聯儲2014年結束QE之際,特斯拉此前的“燃情歲月”也一度走到盡頭,它得到了一種特殊的愛。
誰?大空頭!


數據顯示,做空特斯拉的資金常年維持在數十億美元的級別,高峯期甚至超過一百億美元,而特斯拉的總市值,最高時也未超過700億美元,現在也只有300億美元上下。截止目前,特斯拉的做空比例仍舊超過20%。美國金融技術公司S3 Partners曾發表報告稱,特斯拉已經成為美股最大的做空對象。


從2014年開始,多位華爾街分析師就開始降低對特斯拉的預期,下調目標股價。2016年,美國評級機構TheStreetRatings也給予特斯拉股票“賣出”評級,評級分僅為“D+”。


這三年,幾乎每個季度都有媒體長篇累牘地報道特斯拉,關鍵字幾乎都是清一色的虧損、瓶頸、破產、離職等等。
 
此前還有多家主流媒體發表長文詳細闡述了這一論調。他們認為雖然特斯拉股價今年以來已經下跌了40%(現跌30%),足足蒸發了近300億美金,但或許這只是開始。因為特斯拉賴以生存發展的兩條路都面臨巨大危機,投資者正失去信心,其融資能力必然進一步被削弱。這對於一直靠燒錢存活的特斯拉來説,真的很危險,當然存在破產風險。


華爾街空頭熱衷的獵物,是本身對資本市場依存度較高的公司,例如高槓杆率,這類公司一旦越過某個臨界點,或者供應鏈上下收緊賬期,極易引發市場信心不足,繼而出現融資困難,最終導致流動性危機,此時再散佈各類負面消息,就有可能推波助瀾地使公司的破產變成現實,這就是所謂自證預言機理(Self-fulfilling Prophecy)。而特斯拉,正是最好的目標。
如今,隨着又一輪降息週期的逼近,幸運的天平是否會再一次傾向特斯拉?


04
弄潮資本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7年4月,渴望資金的馬斯克曾與一個人會面,討論對特斯拉的投資。


按照這個人的投資風格,特斯拉原本可能獲得一筆轟動市場的鉅額注資,但直至一年後此事被媒體公之於眾,大家才發現,由於特斯拉“估值過高”,這筆投資並沒有最終達成。


這個人就是孫正義,電子時代最激進的投資者,以投資雅虎和阿里巴巴大獲成功而著稱。被他所操控的那個龐然大物,是日本軟銀。


孫正義在投資界可以説是“出道即巔峯”,雅虎給他帶來了177倍回報,而阿里則是1700倍。過去十年來,他一直在尋找下一個巔峯。


2008年,隨着孫正義以令人欽佩的手段從喬布斯本人手裏拿下日本地區iPhone的獨家代理權,一個全新的時代展開了——移動互聯網時代。


金融危機後的市場充滿了“便宜錢”,大環境快速催生了一批年輕而又朝氣蓬勃的公司。彷彿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新靈感正在不斷改變着人們的生活。從某種程度上來説,孫正義激進的策略在新一輪科技浪潮中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


他是怎麼做的?我們先來看一個場景:


1996年,孫正義提出向雅虎追加1億美元投資。


當時的CEO楊致遠説:“我不缺錢。”


孫正義立刻回答:“好,你不讓我投,那我就把這筆錢投給你的競爭對手。”


讓競爭對手得到1億美元,無異於把自己推上絕路。最後,楊致遠接下了這筆錢,當然,拿到這筆錢的雅虎也給孫正義帶來了意料之中的鉅額回報。


今天,孫正義仍然在這樣做。從一名公司創始人受邀走進孫正義辦公室的那一刻起,他和他的公司將面臨兩種命運:要麼吞下孫正義投入的數倍於所需的金額,要麼眼睜睜看着自己的競爭對手拿到這筆錢。


幾乎沒有人願意把投資拱手讓人,孫正義這一招屢試不爽。軟銀不斷地募資、不斷地投資,持股的公司數目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截至目前已經超過了1000家。Uber、滴滴、DoorDash、英偉達……整個科技領域,從尖端科技到生活娛樂,所有新奇的東西,軟銀的投資全都覆蓋到了。


2016年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在這一年,軟銀正式拆分為兩部分,分別是面向日本境內的移動通信業務,以及面向全球的科技企業投資業務。也是在這一年裏,軟銀所籌集到的資金達到了創紀錄的1030億美元,這筆錢構成了這家公司投資業務的一個“大動作”——願景基金。作為一支私募基金,千億美元的規模是一個從未有人達到的數字。


但只是不到兩年的時間裏,這筆鉅額資金已經消耗過半。按照軟銀的計劃,2020年前,1030億美元將全部用光。


市場似乎嗅出了一絲不妙:孫正義會不會成為新一輪科技泡沫的始作俑者?給予初創公司遠大於所需的投資,究竟是雪中送炭,還是揠苗助長? 


孫正義是從2000年的科技泡沫中走出來的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泡沫破裂的可怕。


成也雅虎,敗也雅虎。那一年,由於互聯網行業的蕭條,孫正義瀕臨破產,當時他所參股的互聯網公司高達450多家。軟銀的市值也在旦夕之間跌去了99%。


但這種“瀕死體驗”並沒有擊垮他。


“因為我是一個信徒,科技的絕對信徒。有些人不喜歡投資科技。但是我喜歡這樣做,我相信科技。”在某次採訪中,他對着鏡頭説出了這樣一番話。


市場的質疑不無依據。在願景基金投資過的公司裏,被記載較多的就數網約車巨頭Uber和共享辦公平台WeWork。


Uber和WeWork有不少相似點。A面,它們都為移動互聯網和共享經濟時代的市場帶來了全新的概念,是所在領域裏第一個做出規模的企業。但翻到B面可以發現,它們都正處在連續虧損的階段,不得不靠持續融資“續命”,更遑論幫助軟銀把投資變現。此外,爭議性的高估值也引發業內不斷的擔憂之聲。


A面是孫正義看好這類公司的理由,B面是規模超高速擴張帶來的副作用——負債經營,估值虛高,財務紀律混亂,盈利遙遙無期。


大肆揮霍借來的錢,終於在新的全球經濟下滑週期中也絆住了軟銀自身。


可以説,過去十年裏孫正義的成功與全球央行近乎“直升機撒錢”般的操作不無關係——在日本央行被迫實行負利率期間,軟銀以極低的成本舉債,並將資金投入高成長性的美元資產。在其遍及世界的投資腳步中,處處可見貸款的蹤跡。


2018年是軟銀的債務危機之年。截至當年年底,公司的淨負債達到960億美元——接近願景基金一期的規模。軟銀的投資收益停留在賬面上難以變現,反而不得不向銀行連續12年支付7%的利息。


這些年下來,軟銀缺錢,很缺錢。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在願景基金成立前,公司曾宣佈將陸續賣出阿里巴巴股權,用於收購英國芯片公司ARM。截至今年年中,軟銀在阿里的持股比例從31%降至28%。這個過程為軟銀套出了數百億美元。


這意味着什麼?我們知道,從投資阿里之初,軟銀就一直稱自己是最堅定的阿里股份持有者。但在緊張的資金鍊面前,再高的未來回報可能也要讓位給現金。


本月,軟銀“官宣”了願景基金二期,預計籌資1080億美元,再創單隻基金規模的最大值。儘管市場不無懷疑之聲,但這個龐然大物仍然選擇負債前行。


當新一輪降息週期來臨,第二支願景基金也許是打開新世界大門的鑰匙,也許是吹大科技泡沫的鼓風機,一切都只在“電子大帝”孫正義的一念之差。


05
十年輪迴
 

一念起又滅,十年江湖遠。
 
如果説,艾因霍恩那場意氣風發的演講是多米諾骨牌倒下的開始,那麼如今的滑鐵盧會否是東山再起所必經的痛點,還尚未可知。
 
當年雷曼兄弟轟然倒下之後,失去工作的員工抱着紙箱黯然走出大樓的情景被永久定格,成為了那段改變了無數人命運的歷史的一個註腳。
 
十年彈指一揮間,最近相似的一幕再度上演,只不過這次抱着紙盒離開的是德意志銀行的員工。大刀闊斧,裁員重組,這家百年投行破釜沉舟的氣勢和50萬億美元風險敞口的傳聞散發出危險的氣息:這會不會是下一個雷曼?
 
問題的答案沒有人知道。下一場危機的導火索仍舊蟄伏在蒼茫歷史的洪流之中,叫人無跡可尋。但大洋彼岸的美聯儲,卻似乎已經做好了準備,意圖提前佈下“降息”這道結界,預防颶風來襲。
  
人們相信,下一個十年的序幕,如果沒有在明天到來,遲早也得在年內拉開,而這新一輪週期不知又將裹挾多少人的命運沉浮。




百萬讀者都在讀

特朗普:一個不為靈魂低吟紛擾的存在——美國西北大學心理學教授萬字長文剖析特朗普的性格與心理

“美國人就像被慣壞的孩子,跟他們談判非常困難!”

美國人眼中的中國崛起 | 哈佛教授TED演講

黃奇帆:中國如果實施零關税,會發生什麼?

中國最賺錢的公司,要開始去庫存了!

成年人的崩潰,都是靜悄悄:你能挺過多少坎,就能成多大事

成年人的沉默,是最大的體面:笑罵由人,灑脱做人

人生不僅是一場康波,還是一場超級債務週期

楊錦麟:只要不走回頭路,中國的前途是光明的

大家是否誤判了:房租、滯漲與消費降級

寫給40不惑的我們:被時代的浪潮推動還是被時代拋棄?

為什麼有的人年紀輕輕,思想深度卻遠高於常人?

貿易戰持續升級,中國應採取“無視論”的智慧

私企的衰退:那些正在消失的、慘淡經營的、痛苦掙扎的公司……

劉強東事件,馬雲到底嗅到什麼危險?

美銀美林警告:一切都像極了1998年

想要辭職的第896天

600億的背後

在菜市場,老百姓從不説降級

“浙江幫”,資本市場最豪華朋友圈:金科文化3年做局,大佬步步驚心!

樑建章:為什麼我對中國經濟還是謹慎樂觀

諾獎得主:房租管制是摧毀一座城市的最好武器

去槓桿成果:超11家地方國資平台拿到A股殼

正在消失的中產,釋放了一個危險信號

「至暗」時刻,「涅槃」時刻

槓桿的輪迴,眾生的焦慮

請做好5年內隨時失業的準備

年度最扎心視頻:不愛惜身體的人,會被懲罰!

50句驚豔世人的電影台詞:請原諒我戳痛了你所有記憶

最可怕,是書生熱衷於江湖;最可敬,是江湖客捧起了聖賢書

任正非最新內部講話:中國最大的武器是13億人民的消費

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做好泡沫破滅準備

孫立平: 當前最急迫的三個問題——國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百姓的希望感

違約進入下半場:從民營企業接盤到居民破產!這真是一個偉大的時代!

從美蘇冷戰的歷史來看即將到來的中美冷戰

高善文:中國槓桿表面上是金融問題 本質上是財政問題

這是今年最犀利的演講: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

至暗時刻,“不死鳥”照亮未來

證監會為啥要力推獨角獸?

股災三年祭:從狂熱到崩塌


由FMBA歷屆校友推薦的文章集錦,版權屬於原作者




https://hk.wxwenku.com/d/201188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