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愛你:愛情帶來的藝術靈感

iWeekly週末畫報2019-08-18 12:06:03

愛情,從來就是古今藝術家創作中永恆不變的迷人主題。那些甜蜜的、熾烈的、脆弱的、憂傷的情緒被融入作品中,代藝術家們説出那句美妙的“我愛你”。
 



繪畫
 

安迪·沃霍爾 是20世紀藝術界最有名的人物之一,也是波普藝術(Pop Art) 的倡導者。在20世紀50年代,20出頭的沃霍爾成為了一名廣告插畫師,而這段經歷也為其今後的職業生涯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在藝術家早期的插畫作品中,雖很大一部分是他為打開名聲所採取的“品牌策略”,卻依舊可從中窺探到他職業生涯早期的個性和野心。當中不乏一些關於愛情的元素,看安迪·沃霍爾如何説:“I love you”。



馬克·夏加爾 的作品依靠內在詩意力量而非繪畫邏輯規則把個人經驗的意象和形式上的象徵與美學因素結合到一起,色彩鮮豔,別具一格。而藝術家對妻子貝拉的愛情始終是他繪畫作品中不斷表現的靈感源泉。


夏加爾曾説貝拉,“她的沉默,她的眼睛,一切都是我的。她瞭解過去的我,現在的我,甚至未來的我”。貝拉19歲嫁給當時名不見經傳的夏加爾,並一直在生活,事業上支持丈夫。他説,“貝拉每天到畫室來看我。只要一打開窗,她就出現在這兒,帶來了碧空、愛情與鮮花。”


如果不相信愛情,就去看夏加爾的畫吧!

 
路易絲·布爾喬亞 在 25 歲以超現實主義繪畫出道,後來又嘗試雕塑,到了 70 歲的年紀其創造力又持續井噴,直到98歲因心臟病在曼哈頓離世。經典的表達母性和充滿張力的《蜘蛛》系列雕塑和裝置是她創作的一大高峯,也最為大眾所知。而在她的紙上作品中也能感受出藝術家情感非常豐富的一面。她的大部分繪畫主色都用了紅色,像是愛與血液的象徵。


攝影
 
出生于波特蘭的女孩Olivia Bee 在15歲時拍攝一系列名為“A Kid in Love”(戀愛中的孩子)的攝影作品。


她用少女的視角,像日記一般的記錄“初戀”這件事情。關乎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心碎、第一次打架、第一次旅行,每一幅影像都是一封如此似曾相識的情書。
 


法國藝術家Bernard Faucon 是最先採用“造相”方式來創造並上演一些令人信服的“變形現實”的攝影師之一。


他的攝影作品“愛的房間”,是對於浪漫的宣告、對於缺失的滿足、對於白色,靈魂的欲求、對於所有質量的超脱... ...以及當餘下的所有都已經缺失時,那些依然存留下來的肢體的痕跡。


裝置

翠西·艾敏(Tracey Emin)是藝術世界中有名的“壞女孩”。她1963年出生在英國,雖然是大都市,但是她的童年確在英國東南部海岸城市馬爾蓋特度過。就像Louise Bourgeois、Frida Kahlo一樣,不幸,在她年幼時就殘酷地降臨。她的父親拋棄了他們一家,使他們陷入了經濟的困境。更糟糕的是,在她年僅13歲時,就被無情地強暴了。貧苦、背叛、恐懼和虐待在她內心早早地烙下了痕跡,成年之後,這些苦痛仍像魔鬼一樣伴隨着她,她抑鬱過,流產過,自殺過...但所幸,所有的傷痛,最後,都化為了她的創作,慢慢被釋放,驅散。

“And I love you"(然後,我愛你)


艾敏常用霓虹燈這一媒介表達自己的情感與經歷。她的創作通常從一個想法,一秒的感覺,一句話開始,她會把這些想法用手寫下來,再照着手寫的字體來製作霓虹燈裝置。來自“壞女孩”關於愛的獨白:

“You Loved me, Like a distant STAR”(你愛我,好像愛一顆遙遠的星辰)


 "I Listen to the Ocean And All I Hear is You."(我想聆聽大海,可我聽到的全是你)

1983年,Felix Gonzalez-Torres 和男友相遇於紐的一間酒吧。1988年,藝術家被告知患上了艾滋病以後,他的作品幾乎為了他而創作。


他用175磅的糖果代他的體重。

 
他的兩個時鐘,同時從同一秒出發,就算出現機械的偏差,也會有人幫它們調整回來,永遠同步,正如完美的愛人。
 


他和他睡過的牀,赫然出現在紐約街頭的巨型廣告牌上,就算世間如此多的阻撓,他們的愛永遠那樣真摯而深刻。


編輯—Echo

撰文—BLM

圖片—源於網絡


👇點擊下圖,即可訂閲《週末畫報》

https://hk.wxwenku.com/d/201183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