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的情緒調節功能

三倉心理學界2019-08-18 00:38:11

薈萃心理學各領域新進展、新動態


本文節選自《中國心理學前沿》

2019 年 6 月第 1 卷第 4 期


投稿:

https://www.sciscanpub.com/journals/pc


編委會

編委會

《中國心理學前沿》

主編:喻豐  西安交通大學

編委會:(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柴方圓  北京外國語大學    

陳晶  西南醫科大學

陳巍  紹興文理學院

陳建文 華中科技大學

胡茂榮  南昌大學

胡小勇  西南大學

孔祥禎  德國馬普心理語言學研究所

雷威  西南醫科大學

李斌  暨南大學

樑曉燕  山西大學

倪士光  清華大學深研院

牛更楓  西安交通大學

彭嘉熙  成都大學

冉光明  西華師範大學

盛靚  魯東大學

孫燈勇  武漢理工大學

湯舒俊  江西師範大學

王明輝  河南大學

王一峯  電子科技大學

吳磊  華中科技大學

辛素飛  魯東大學

楊芊  浙江大學

楊沈龍  西安交通大學

楊曉峯  內蒙古師範大學

於志華  中南民族大學

張賓  上海交通大學

張陸  華中農業大學

張文海  鹽城工學院

張興貴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

趙靚  西安交通大學


近年來的研究發現,幽默具有情緒調節的功能。恰當地使用幽默可以提升個體的主觀幸福感,管理悲傷情緒以及有效地調節焦慮等負性情緒。幽默之所以能對情緒進行調節,可能是由於幽默有效改變了個體對情境的認知評價, 緩解了生活事件給人們所帶來的壓力,從而起到對負性情緒調節和對正性情緒提升的作用。今後的研究應該進一步關注幽默風格在幽默與情緒體驗中的調節作用、心理彈性在幽默與情緒體驗中的中介作用和幽默對情緒影響的個體和情景差異。


引言

幽默是一個具有多面性和複雜性的文化現象[1],是指個體憑藉言語的趣 味性和滑稽性,引起他人發笑等情感快速反應的一種行為。幽默的發生包含四 個基本的成分:使用幽默時的具體情境,感知到幽默的個體對幽默的理解和加 工的過程,在幽默加工過程中所伴隨的內在情緒體驗以及對幽默加工後的外在 情緒表現[2]。研究認為,有四種基本的幽默風格[3]:友好幽默(Affiliative Humor),即個體通過分享一些有趣的故事或笑話,來使自己和他人開心,同時 使彼此的關係更加親近[4][5];自我提升幽默(Self-enhancing Humor), 指個體採用幽默的視角,對生活保持一種積極樂觀的態度[6];挑釁型幽默(Aggressive Humor),指個體通過諷刺、嘲笑和貶低他人以達到幽默的目的[7]; 自我貶低幽默(Self-defeating Humor),指個體以損害自尊為代價,通過講述關 於自己的趣事來娛樂他人的一種幽默風格[8]。研究發現,積極的幽默風格(友 好型幽默和自我提升型幽默)和消極的幽默風格(挑釁型幽默和自我貶低型幽默) 對情緒體驗的影響不同,高水平的積極的幽默通常與較低的抑鬱水平和較高的 自尊相關[9][10][11][12]。相反,高水平的消極的幽默通常與更高的 抑鬱水平和較低的自尊相關[2][10][12][13]。同時,友好幽默在增進 人際關係[14][15]、解決情侶在約會中產生的矛盾[14][16]以及在自尊、 創造性的應對能力和自我判斷能力[17]、樂觀[18]等方面起着積極的促進作用, 而使用挑釁型幽默則不利於增進人際關係與情緒調節[19][20]。積極幽默 風格不但具有提升正性情緒體驗的作用,而且還可以緩解社會緊張局勢[19] [21]。雖然消極的幽默也被認為具有情緒調節的功能,但是它和積極幽默相比, 產生的積極情緒體驗卻很少[22],此外,研究表明,這四種幽默風格具有跨 文化的一致性[11][12][13]。 

近年來的研究發現,幽默不僅可以使得他人產生愉悦的情緒體驗,而且還 能夠有效地調節個體自身的情緒,增強個體的主觀幸福感和生活滿意度[1][22]。恰當的使用幽默可以有效地調節個體的負性情緒,增強正性情緒體驗[23][24]。當人們觀看一部具有緊張氣氛的電影時,創設一個幽默的故事會比創設一個嚴 肅的故事更能緩解人們的心理壓力,減少抑鬱的情緒以及降低負面影響[22]; 如第二次世界大戰集中營中的倖存者和戰俘,通過使用幽默來緩解痛苦和降低 負性情緒[25],即使在死亡來臨之際,幽默同樣可以使大屠殺中的囚犯緩解 負性情緒[26]。


本文將從幽默對情緒影響的證據,幽默調節情緒的內在機制等方面對幽默 的情緒調節功能進行闡述,以期為之後該領域的研究提供新的視角。 

幽默對情緒影響的證據


(一)幽默對主觀幸福感的影響


大量的研究發現,幽默對個體主觀幸福感的提升具有促進作用[3][26][27] [28][29][30]。Cann 和 Collette 以大學生為研究對象,對幽默感和主觀幸 福感的關係進行研究表明,幽默對個體幸福感的保持具有促進作用,尤其是積 極幽默(友好幽默和自我提升的幽默),積極幽默不僅有助於提升個體整體幸 福感,而且有助於提高個體在所從事活動中的主觀幸福感的感受[20][28]。Leist 和 Muller(2013)等人的研究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即積極幽默和主觀幸 福感之間呈正相關,消極幽默與主觀幸福感呈顯著負相關。同時,積極幽默有 助於改善人際關係、提升自我,而消極幽默則與之相反[3]。此外,在企業管 理中的研究也發現,領導的幽默風格對員工主觀幸福感有重要影響,領導使用 積極幽默與員工的主觀幸福感呈正相關,使用消極幽默則呈負相關[15];國 內學者陳世民等人以中國大學生為被試,採用幽默風格問卷中的自我提升幽默 維度,主觀幸福感量表中的積極情緒和消極情緒維度,多維領悟社會支持量表 和生活滿意度量表探討了自我提升幽默與生活滿意度之間的關係,結果顯示, 自我提升幽默通過情緒幸福和社會支持兩個中介變量提升了個體的生活滿意度[31]。另外,幽默對主觀幸福感的提升在戀愛關係中也得到了充分的體現[16] [32],情侶雙方使用積極幽默有利於對問題的思考、衝突的解決和主觀幸福 感的提升,消極幽默則與之相反,並且幽默也被評為是最有效的情侶吸引策略[16]。從進化的角度,Li 等人探討了幽默是性別選擇還是興趣指向的結果。結果發現,當面對具有吸引力的個體時,男性和女性都會使用積極幽默對彼此 做出積極的反應,並使彼此的關係更加親密,這一結果不僅支持了幽默是表達 浪漫的一種手段,而且證明了幽默是調節社會關係的一種有效策略[33]。 


(二)幽默對悲傷的影響


研究發現,幽默對個體的悲傷情緒具有一定的緩解作用[34][35][36]。例如,戰俘通過使用幽默來應對他們所面臨的困境,從而使他們的悲傷等負性 情緒水平降低[37];在洪澇[36]、人質劫持[38]等窘迫情境下,使用幽 默會有效地管理個體的悲傷等負性情緒。根據 Moran 和 Massam 的研究,在關鍵 時刻犯人使用幽默能夠更好地應對當時的環境,採取嘲笑對方的方式可以使他 們的關係更加親近,最重要的是,使用幽默可以對他們內心的悲傷情緒起到調 節作用[39]。Booth-Butterfield 等人對幽默在個體喪失親人時的情緒管理中的 作用進行了研究。研究採用幽默傾向量表、幽默和死亡應對測驗、應對效能量 表和悲傷症狀測驗對經歷過親人和同伴死亡的 484 名被試進行調查。結果表明, 在親人和同伴離世時,使用幽默有助於調節個體的悲傷情緒,促進個體與他人 的交流。在面對親人死亡時,幽默有效地減少了個體不良的身體和負性情緒症 狀的發生。當個體處於悲傷情境之中時,積極幽默能夠對個體的悲傷情緒和身 體症狀起到正向預測的作用,消極幽默(挑釁幽默和自我貶低幽默)則相反[36]; Lund 等人對喪偶後個體日常生活中幽默所起的作用進行的研究顯示,使用積極 幽默可以使失去配偶後的個體體驗到更少的悲傷等負性情緒和感受到更多的快 樂[35]。 


(三)幽默對焦慮的影響


幽默對個體的焦慮情緒具有調節作用[3][9][40][41]。研究發現, 幽默感水平高的個體比幽默感水平低的個體在日常生活中會體驗到更少的焦慮情緒[42],幽默水平高的個體能夠更好地應對壓力,同時表現出更少的焦慮情緒[43]。 


Scott 等人將幽默作為認知行為療法的一項技術,對幽默在老年人的抑鬱和 焦慮中所起的作用進行了探討,研究發現,幽默對老年人的人際關係、抑鬱和 焦慮等負性情緒體驗具有強有效的調節作用[41];Richman(1998)對幽默在 老年人死亡焦慮和伴隨衰老出現的心理問題的關係中的作用進行的研究表明, 使用幽默有助於減少老年人生活中出現的抑鬱焦慮等負性情緒體驗,應對衰老 出現的心理問題,提升他們的生活滿意度。Kuiper,Aiken 和 Pound 對幽默的使用、 社會評論和社交焦慮之間的關係的研究表明,使用積極幽默時社會評論更加積 極,個體幾乎沒有社交焦慮,而使用消極幽默時社會評論更加消極,且個體在 一定程度上存在社交焦慮[40];在大學生中的研究也發現,偏執的不確定性 抑制積極幽默風格的使用,增加消極幽默風格的使用,但總體上幽默對個體的 擔心和焦慮具有調節作用[9]。

Kuiper、Kirsh 和 Leite 對幽默的內因理論與幽默評論之間的關係進行了研究, 結果表明,積極幽默是個體使用頻率最高的幽默類型,並且使用積極幽默會對 彼此產生一種舒服的感覺,而消極幽默使用的頻率最低,使用該類型的幽默會 讓人產生厭惡的感覺[19]。研究發現,不同的幽默風格與焦慮有着不同的關 系[17][44]。Martin(2010)認為,積極幽默對焦慮等負性情緒具有調節作用, 消極幽默則對負性情緒的調節作用相對較差,甚至有相反的作用。友好幽默風 格與較低的焦慮有關,可以改善人際關係[9][17]。自我提升幽默可以減少 自身焦慮體驗[17][21]。相反,自我貶低型幽默風格作為一種消極的幽默方 式,與個體更高水平的焦慮有關[3]。國內學者陳國海和加拿大學者 Martin 以 兩國大學生為被試,採用幽默風格量表症狀自評量表對大學生的幽默風格與精 神健康關係進行了初步研究,結果顯示,親和型幽默、自強型幽默得分與症狀 自評量表的子量表以及總體症狀指數得分全部呈負相關,而嘲諷型幽默和自貶 型幽默得分與症狀自評量表的子量表以及總體症狀指數得分全部呈正相關,因 此得出結論,親和型和自強型幽默有益於精神健康,嘲諷型和自貶型幽默有害 於精神健康,並且中國人與加拿大人在幽默風格、幽默對精神健康起作用的方式上存在一定的文化差異[13]。 

此外,研究表明,幽默風格對孤獨感有一定的調節作用,積極幽默與孤獨呈顯著負相關,而消極幽默與孤獨沒有關係[34];而且,幽默作為應對老齡 化的一種策略,可以減少老年人的疾病和健康問題症狀,促進人際關係更加親 密和提升生活滿意度以及延長老年人的壽命[45]。 

幽默調節情緒的內在機制

如前所述,幽默可以提升個體的主觀幸福感,有效地緩解悲傷和焦慮等負 性情緒。幽默之所以能對情緒進行調節,可能是因為幽默有效地改變了個體對 情境的認知評價,緩解了生活事件給個體帶來的壓力,從而達到對負性情緒的 調節和對正性情緒提升的目的。


幽默被看作個體的一種適應性特徵,被認為是壓力的緩衝器[28][43][46][47] [48][49][50]。研究顯示,積極幽默對個體的壓力緩解具有促進的作用[43];積極幽默與壓力等心理健康指標呈負相關,消極幽默則相反[28],幽默對老 年人的壓力管理也同樣有效,被看作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質量和協助管理壓力的 一種手段[51]。此外,幽默在司法人員辦案過程中所起的作用研究表明,幽 默有助於減少他們在完成工作任務時的壓力,調節他們的負性情緒[50];在 為艾滋病提供服務的羣體上的研究也表明,積極幽默有助於緩解他們的工作壓力、 減少緊張和增強鬥志[52];同時,在職場中,幽默有助於緩解個體在職場中的 壓力,並可以為職場增添樂趣[48];在組織中,幽默作為一種多功能的管理 工具,管理者使用幽默可以緩解自身和員工的壓力、提高領導能力、增強團隊凝聚力和創造力以及有助於構建組織文化[47],有助於組織內部進行有效溝通、 形成共同的發展目標,有效地緩解組織內部成員的壓力等負性情緒;幽默在中國教 師應對壓力過程中的作用的研究表明,中國教師使用幽默應對壓力的頻率低於其他 應對方式,中國教師更多的是把幽默作為一種逃避或迴避問題的應對策略[53]。


那麼,個體是如何通過幽默來緩解壓力以及調節自身情緒的呢?研究發現, 幽默可以改變個體對威脅和緊張情境的認知評價,以達到應對壓力的目的[3]。Martin 和 Lefcourt[54]認為,幽默可以為個體提供一個看待自己所面臨問題的新視角,並且能夠使個體與問題保持適當的心理距離,從而起到緩解壓力的作 用。Samson 和 Gross 從情緒調節的角度探討了幽默的兩面性,研究中提出幽默 憑藉自身言語的趣味性和滑稽性的特質,面對壓力情景時,可以迅速的轉移個 體的注意資源,緩解個體的壓力,重新審視問題,從而可以達到調節情緒的目 的[1];幽默應對策略在情緒的改善過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在幽默應對策略 對情緒的影響研究中,研究者讓被試採用幽默的方式看待和評價消極刺激,以 觀測幽默對負性情緒的調節作用。例如在觀看一張男性額頭縫針的圖片時,被 試需要使用幽默方式去評價和看待這張圖片:現在他有一件漂亮的萬聖節的服 裝。結果表明,無論是在短時間還是長時期內,幽默應對策略在降低負性情緒和提升正性情緒方面都更加的有效[55] 。幽默的情感動機理論認為,在具體情景中,由於幽默喚醒了個體對事件重新的認知,從而緩解了生活事件給個體 帶來的壓力,繼而間接地調節了個體的負性情緒體驗,提升了個體的正性情緒體驗[2]。幽默的認知理論認為幽默本身就帶有不協調因素,而這些不協調因 素屬於個體認知的核心成分,由於不協調因素的特點與個體原有的認知存在衝突,進而會為個體思考問題提供一個全新的視角,使個體對事件進行重新的認 知[2]。 

研究展望


(一)幽默風格在幽默與情緒體驗中的調節作用


如前所述,幽默的四種風格:友好幽默風格、自我提升幽默風格、挑釁型 幽默風格和自我貶低幽默風格具有跨文化的一致性[11][12][13][56]。積極的幽默風格(友好型幽默和自我提升型幽默)和消極的幽默風格(挑釁型 幽默和自我貶低型幽默)對情緒體驗的影響不同,同時,不同的幽默風格在幽 默與情緒體驗過程中起着不同的調節作用,但是,幽默風格在幽默和情緒體驗 過程中具體起着怎樣的調節作用,尚不得而知。因此,今後的研究應關注幽默 風格在幽默與情緒體驗中的調節作用,例如積極幽默和消極幽默對主觀幸福感 的影響方式和途徑,挑釁型幽默和自我貶低幽默對負性情緒的影響等。 


(二)心理彈性在幽默與情緒體驗中的中介作用


心理彈性是個體相對穩定的人格特質,具有使個體免受生活逆境和負性情緒 影響的功能[57],能夠引導個體最終走出逆境[58]。當個體面對生活壓力的 負面影響時,使用較高水平幽默應對的個體比使用低水平幽默應對的個體心理彈 性水平更高。當負面生活事件的數量不斷增加時,心理彈性水平高的個體表示很 少或幾乎沒有增加負面情緒體驗。相反,當負性生活事件的數量不斷增加時,心 理彈性水平低的個體的負性情緒體驗會明顯增加[59]。同時,研究表明,幽 默有助於增強個體的心理彈性[28][60][61][62]、提升個體的正性情緒、 緩解個體的負性情緒體驗[62]。綜上可以發現,幽默有可能通過提升個體的 心理彈性水平來調節個體的情緒,因此,未來的研究應進一步探討心理彈性水 平在幽默與情緒調節中的中介作用。 


(三)幽默對情緒影響的個體差異


研究發現,幽默的使用存在性別差異。如 Marttin 等人(2003)的研究發現, 男性在幽默風格各分量表上的得分均高於女性;在面對喪親之痛時,男性在幽 默取向、應對效能和具體的使用幽默來交流方面得分高於女性,在生理和心理 症狀上,男性得分顯著低於女性[36];國內陳國海等人(2005)研究發現, 男性比女性會更多地使用幽默應對[63]。同時,幽默的使用也與個體的人格 特質有關,研究發現,友好幽默風格和自我提升幽默風格與外向性、開放性和 女性氣質呈顯著正相關,與神經質、宜人性、責任心和消極的女性氣質呈負相關; 而挑釁型幽默和自我貶低幽默與宜人性、責任心和女性氣質呈顯著負相關,與 神經質和消極的男性氣質呈正相關[3][64]。Veselka 等人(2008)的研究也 表明,友好幽默、自我提升幽默風格與外向性、宜人性和經驗的開放性呈正相關, 與神經質呈負相關;而挑釁型幽默、自我貶低幽默與外向性和神經質呈正相關, 與責任心、宜人性和誠實—謙遜呈負相關。因此,幽默對情緒的影響受到個體 差異的影響,今後的研究應關注幽默對情緒調節的個體差異,如研究性別、人 格特質在幽默使用與情緒體驗中的調節作用,以及二者之間的交互作用等。 

參考文獻詳見:

https://www.sciscanpub.com/uploads/2019/06/03/1559533274_18幽默的情緒調節功能:證據、機制與研究展望.pdfv3.pdf

本文內容來自網絡

不代表三倉心理學界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繫後台

合作、投稿等請長按二維碼聯繫小編


https://hk.wxwenku.com/d/201169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