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游泳實驗遭質疑——抑鬱症研究流行方法受動物權益組織抵制

三倉心理學界2019-08-18 00:38:02

薈萃心理學各領域新進展、新動態

來源 | 中國科學報官網

科學家通過測量停止游泳的時間推斷小鼠的心理健康狀況。

圖片來源:Philippe Psaila

 

強迫游泳實驗,又稱絕望實驗,幾乎所有用小鼠研究抑鬱症的科學家都熟悉這種方法。小鼠被放入一個水箱中,研究人員會觀察它試圖在水面上遊多久。從理論上講,患抑鬱症的小鼠比快樂的小鼠更容易放棄,這一假設指導了數十年來的抗抑鬱藥物研究,以及旨在誘發實驗室小鼠抑鬱的基因改造。


但近年來,心理健康研究人員越來越懷疑強迫游泳實驗是研究人類抑鬱症的一個好模型。目前還不清楚小鼠停止游泳是因為它們感到沮喪,還是因為它們已經知道當停止遊動時,實驗人員會把它們從水箱裏撈出來。而水温等因素似乎也會影響測試結果。


美國紐約市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神經學家Eric Nestler説:“我們不知道小鼠患抑鬱症是什麼樣子。”


現在,動物權益組織“善待動物組織”(PETA)也加入了這場爭論。該組織希望馬里蘭州貝塞斯達市美國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NIMH)停止支持強迫游泳實驗,以及由其僱員和資助接受者進行類似的行為評估。PETA在近日給該機構的一封信中説,這些測試“讓小動物極端害怕、焦慮、恐懼和抑鬱”,卻沒有提供有用的數據。


該動物權益組織還特別指出,NIMH主任Joshua Gordon在本世紀初曾強迫游泳實驗,當時他是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名研究員。


“很長時間以來,NIMH不鼓勵把某些行為測試作為抑鬱症的模型,包括強迫游泳和懸尾測試。”作為迴應,Gordon在近日發表於《自然》雜誌的一份聲明中説,“沒有一種單一的動物實驗能夠完全捕捉到人類疾病的複雜性,許多科學家認為,這些測試尤其缺乏足夠的機械特異性,無法用於闡明人類抑鬱症背後的神經生物學機制。”


但Gordon表示,這些測試對一些特定的科學問題仍然“至關重要”,NIMH將繼續資助此類研究。


伯爾尼大學行為生物學家Hanno Wurbel表示,儘管一些科學家堅持認為,對動物進行壓力測試是開發人類療法所必需,但PETA與科學家對強迫游泳實驗產生的數據質量的日益擔憂是一致的。“關鍵是科學家不應該再使用這些測試。”他説,“在我看來,這只是糟糕的科學。”


科學家在20世紀70年代發明了強迫游泳實驗。其最早應用之一是研究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的療效,這是包括百憂解(氟西汀)在內的一類抗抑鬱藥物。接受SSRI類藥物的小鼠比沒有接受該類藥物的小鼠游泳時間更長。


該測試在本世紀初流行,當時科學家開始編輯小鼠基因組,以模擬與人類抑鬱症有關的突變。英國劍橋大學神經學家Trevor Robbins表示,其中許多研究人員採用強迫游泳實驗作為評估其誘發抑鬱症能力的一種“快速而骯髒”的方法,儘管該測試並非為此目的而設計。


據荷蘭萊頓大學研究人員分析,到2015年,心理健康研究人員平均每天發表一篇使用這種方法的論文。然而,游泳實驗的結果好壞參半。它準確地預測了不同的SSRI類藥物是否對抑鬱症有效,但當與其他類型的抗抑鬱藥物一起使用時,結果並不一致。


SSRI研究結果的某些方面令人費解。服用藥物的小鼠在接受治療第一天開始的游泳實驗中表現出明顯的行為變化,而服用SSRI類藥物的人通常需要數週或數月的時間才能減輕抑鬱症的症狀。


出於對強迫游泳實驗準確性的擔憂,一些大型製藥公司近年來已放棄了這一程序。


萊頓大學醫學中心神經內分泌學家、2015年研究的共同作者Ron de Kloet説,許多研究人員覺得有必要使用這項測試。“人們通過這樣的測試獲得資助、寫論文。”他説,“儘管他們中大多數人承認,這些測試並沒有表明他們應該做什麼。”


Nestler説,與試圖在動物身上模擬人類疾病的全部複雜性相比,模擬個體抑鬱症症狀可能會產生更好的數據。抑鬱症症狀和潛在基因似乎在不同人之間存在很大差異,同樣的治療方法並不適用於所有人。“我們知道人類抑鬱症不僅僅是一種疾病。”他説。


點擊左下角閲讀原文即可查看原文

本文內容來自網絡

不代表三倉心理學界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繫後台

合作、投稿等請長按二維碼聯繫小編

https://hk.wxwenku.com/d/201169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