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鼓樓到三里屯,這裏開了家借屍還魂的日料店

吃喝玩樂在北京2017-07-25 10:40:29


1.輿論為什麼反感吳軍?


離職員工噴前東家沒問題,但一個敗軍之將噴前東家非常有問題。

很多人持續參與揭批吳軍的點,不只是因為他不斷噴前東家:


關鍵要看觀點思路對不對、批評得對不對,基因論本身就有問題,自己做得狗屎一樣,留下一堆爛攤子跑了,不找自己的原因,最後一個‘沒有做搜索的基因’,為自己開罪。現在又出來説沒有做to B的基因,(騰訊)開始做遊戲的時候也進展得不怎麼樣,怎麼不説沒有做遊戲的基因?
一位騰訊員工


敗軍之將,何以言勇。吳軍是最沒有資格評論百度的。再對老東家騰訊因為自己搞砸了的事兒指指點點,那就説明此人不可救藥了。
一個業內評價


騰訊做搜索和toB的問題可能真是存在,但搜搜這塊業務是吳軍任上搞黃掉的,一個敗軍之將不首先從自身來思考問題,卻不斷來批評前東家和將你擊敗的競爭對手,是非常不合時宜的。對照騰訊其他離職GM對騰訊的評價和昨天李楠關於魅族的評價,這份職場基礎修養還是差距很大的。


且吳軍在騰訊掛着較高的title,很少去公司,乾的活和成績都非常少,相當一部分精力都是花在旅遊寫書思考如何包裝自己身上,這點是多位搜搜同事確認的。不能別人辛苦加班幹出成績就成是老闆的功勞,幹不出成績就説公司不行。


2.吳軍的title到底是什麼?



吳軍的百度百科,和京東圖書宣傳頁面,身份都標註是騰訊副總裁。更有甚者,有文章直接將吳軍指認成騰訊谷歌雙料高管。吳軍的主要威望,就是在騰訊掛VP,在谷歌掛Chief Engineer的title,可以有罪推定這是吳軍默認的認可的,至少是不反對的。


吳軍剛回國時掛過Google chief engineer的title,比如你用 吳軍 谷歌 首席工程師去百度搜索,第一個搜索結果標題是這樣的:


吳軍 | 曾是Google總工程師,也是騰訊副總裁,用四本書成為中國首席互聯網思想家 


不知道谷歌開過幾個總工程師的title,或者首席工程師到底在谷歌意味着什麼,但“吳軍從谷歌離職前是T6,帶20人左右,從騰訊離開再回去也是T7。”(口徑來源熟知當年掌故的人)


谷歌的T6和T7應該是還不能划進高管序列的,吳軍能夠跳好幾級去騰訊負責搜索是有時代背景的,十年前中國互聯網的BAT才剛剛起來。


10年穀歌退中國後,有6個級別比較高的中國人進入了百度和騰訊。王勁、範麗和鄭子斌等去了百度,最後王勁發展成了estaff,範麗和鄭子斌成為副總裁;吳軍、朱會璨、顏偉鵬都加入騰訊做搜搜,其中朱會璨是Google圖片搜索創始人,任職搜搜首席架構師,顏偉鵬是谷歌(中國)原工程研究院副院長兼工程總監,出任騰訊搜搜廣告平台部總經理,吳軍是谷歌東亞語言搜索算法主要設計者,擔任搜搜執行副總裁助理。雖然三人都是GM的title,但後來吳隱隱是負責人,高出其他兩人半級。


騰訊的職級架構是:VP、SVP、SEVP是高幹,副總裁<高級副總裁<高級執行副總裁。GM VGM AGM是中幹,總監、副總監、組長是基幹。


吳軍加入騰訊的級別是L3,GM,總經理,在國內對應的話是跟百度的總監一個級別。吳軍有時對外會被稱為是副總裁,但朱會璨和顏偉鵬好像都沒對外以騰訊副總裁的title介紹過自己。


因為上VP需要硬業績,比如孫忠懷上VP,那是因為門户和騰訊視頻都做起來了。


有時候因為業務或者PR需要,也會將一些業務負責人的title調高,最典型就是VC行業裏面各家起步都是VP。但在公司裏,業務VP跟PR 需求title的某某業務VP完全是兩碼事,是斷不可以直接跟公司VP掛鈎的。


不知道吳軍在搜搜的業績是什麼。


3.極其膚淺可笑的公司基因論


昨晚虎嗅微信推送了篇應和的《吳軍點評騰訊沒有to B基因怎麼了》,裏面提到“我們討論的焦點應該集中在吳軍點評得對與不對上”。


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刪掉了,那我就接着來聊下吳軍點評的對不對。


比如他最近兩次批評騰訊,一次批評百度的理論依據都是基因論,這是他在那本暢銷書《浪潮之巔》裏反覆強調的觀點,但我一刷下來卻覺得這也太過幼稚膚淺可笑了。


論證的畫風你們感受一下:


  • 騰訊做不出搜索,因為騰訊沒有搜索基因;


  • 百度沒能從PC轉型移動,因為百度沒有移動基因;


  • 騰訊現在做不了雲計算,因為沒有toB基因;


  • IBM做不出toC產品,因為他早期服務政府和公司,只有toB的基因;


  • 摩托羅拉的衰落,因為他是做模擬信號的,做不出數字移動通訊也是由宿命決定的。

兩年前,我和李開復博士等人多次談論科技公司的興衰,我們一致認為一個公司的基因常常決定它今後的命運,比如IBM很難成為一個微機公司一樣。摩托羅拉也是一樣,它的基因決定了它在數字移動通信中很難維持它原來在模擬手機上的市場佔有率。

吳軍,第十章 沒落的貴族——摩托羅拉 第3節 基因決定定理


吳軍習慣把公司基因分為三大類:

第一類是工程技術基因,代表公司有谷歌、百度、微軟;

第二類是產品基因,代表公司有蘋果、騰訊、Facebook;

第三類是銷售導向基因,典型的是阿里巴巴。


吳軍遇到一切企業興衰問題都會歸結為基因問題,但卻無法解釋為什麼騰訊有社交基因遊戲基因,阿里有技術基因的問題。張一鳴顯然沒有新聞基因,連續搞社交創業失敗的王興就有外賣基因?只有技術基因的百度為什麼還能做出暢銷的硬件,有產品基因的騰訊和Facebook都做不出短視頻。銷售導向的亞馬遜和阿里巴巴卻做成了最有技術含量的雲計算。



基因論是一種過度靜態的觀點,非常地陳腐,屬於用錯誤的方法分析問題碰巧得到正確的結果,或者説是事後諸葛亮。


所謂基因到底是由什麼因素構成的?包括成功路徑,核心業務資源,用人觀念,組織架構方法,價值觀這些要素到底是如何在這家公司發生作用的?今天更成功的企業家都是將公司作為一個系統或者產品去看的,組織人才KPI,使命願景價值觀,從來不會用基因這個詞來給自己主動設限。


但因為《浪潮之巔》的暢銷,企業基因論變成了白領人羣(包括互聯網圈)流傳最廣的企業組織理解方式,這其實是一種流毒


4.張一鳴和王慧文的反基因論


張一鳴和王慧文應該是有資格來談論這個話題的,他們都對公司基因論非常反感。


張一鳴認為基因論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宿命論,是自己不能折騰的表現。


張一鳴有次在雙月會上表達了自己對基因論的反對:“現在公司大了,經常有人説我們不該做某些新業務,我們沒有這個基因。那我倒要問問,我們公司的基因是什麼?是移動互聯網嗎?公司創始團隊原來是做PC網站九九房的,這和今日頭條沒啥關係吧?是機器學習嗎?創始團隊也沒有機器學習專家,第一版推薦系統是我和另一位同學業餘學習相關文獻摸索着開發出來的,技術絕對不算業內領先。是商業化能力嗎?公司成立兩年後還沒有商業化部門,現在好幾千人。那我們的基因到底是啥呢?


王慧文認為自我定義就是自我設限,基因論是屬於給自己主動設限。因為基因這個東西是可以變化的,要用科學和技術去追求真理。


當張鵬問到美團的企業基因是什麼時,王慧文答道: “最開始王興拉我創業時,我們兩個學的是電子工程,我畢業設計是焊衞星下行電路板,王興的研究生讀的是生物芯片,聽看是芯片,其實是生物學,我們兩個的基因不是做互聯網的。


我們一開始創業時沒有這個基因,因為要寫代碼編程、做網站,我們一開始是想招人做網站,但是我們兩個又不會,兩個人看起來不太靠譜,也沒有錢,所以就招不到人,所以我們兩個就學了編程。


等我們開始做團購時,在業界裏面是最不被看好的團隊,因為我們失敗了好幾次,其實我們之前都是做社交的,沒做過電商,也沒管過大團隊。所以,在當時看起來,我們這家公司應該沒有做O2O基因的,沒有多城市線下管理基因。


後來老王又聊到自己的世界觀:


人類從出現到今天,其實整個的發展就由兩個部分構成:

 

第一,用科學來認知世界、人類、社會和自己,科學是一種認知方法。

第二,工程是改造方法,是建設方法。

 

所以,要用正確的工程方法,把你的科學認知實踐、創造成那些對人類生活有價值的事情。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1168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