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勤勤和陳建斌的口角,撕開了中國夫妻隱藏的一幕

潘幸知2019-08-17 23:17:58


文/幸知在線特約作者 蘑菇姑姑


沒有“危機”的婚姻就好嗎?
 
前段時間看綜藝,看到陳建斌和蔣勤勤有趣的一幕。
 
陳建斌在工作之餘,給蔣勤勤發了個視頻電話邀請,接到電話的蔣勤勤欣喜過度。

連呼:陳老師你從來不打視頻電話的,這也太恐怖了。


一個視頻電話都可以讓她“驚喜”,不瞭解他們的人會説至於嗎。
 
但老阿姨們或許能理解。大部分人的婚姻“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偶爾有好消息,那是“詐屍”。
 
不是有個段子揶揄中年婦女嗎?説哪天丈夫發了工資心血來潮給你買個禮物,自己首先感受到的不是驚喜,而是心裏先敲起小鼓:“這男人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對婚姻裏的浪漫開始不適,象徵着雙方婚姻模式固化,讓關係行走在日常的軌道上,是一個毫不費力的事,同時也不再期待任何改變。
 
陳建斌也曾説:“一生的浪漫都在漫長的婚姻生活中,消耗在特別瑣碎的事情上,要想回到好多年前的那個狀態,無論如何是不太可能了”。
 
愛情必須時時更新,生長,創造。而婚姻卻強調的是安穩。

好像只要運轉合理,就可以無限量販賣安全感。
 
但別以為出軌,分居才是婚姻危機,也許風平浪靜裏的那些 “習慣”更侵蝕感情,看起來沒有任何“危機”的婚姻,並不像你以為的那麼好。
 

真正的危機在哪裏?
 
真正的婚姻危機,不是吵架,不是出軌,是“自我”和“婚姻”之間產生矛盾。
 
上週,好朋友C跟我説,她終於通過努力為自己爭取到了2個禮拜的假期,可以離開家,去她嚮往已久的海南,靜靜地待上兩週。
 
C已經做了兩年全職媽媽,家裏加上她有5口人,兩室一廳的房子,永遠是擠得滿滿的。

她常常覺得透不過氣來,不止一次地跟丈夫説過她想自己出去待一段時間,但是丈夫表示非常不理解,為什麼要拋下家裏人自己出去呢?她在自我和妻子、兒媳、母親這些角色面前左右為難很久。

遺憾的是,這次一個人的出行,丈夫依然不很支持——只是被説煩了,表示不反對而已。
 
在這個過程中,C發現,不是丈夫情商低,真正的危機是自己的自我實現和婚姻角色存在嚴重分歧。

婚姻中看似是兩個人之間的危機,往往是一個人自我危機的延伸。


美劇《麥瑟爾夫人》中的女主角麥琪也遭遇到了這樣的危機。麥琪年輕貌美,有兩個孩子,有高級公寓,典型的中產生活。

她曾經以為自己一生就可以這樣過下去了,圍繞着丈夫孩子。然而,突然有一天,丈夫告訴她自己愛上了女祕書,要離家出走。
 
丈夫的出軌其實是來源於他自身對人生的恐懼。人到中年,發現自己並不如想象中的強大,事業受挫,未來迷惘,妻子作為一個完美的主婦,總是用自己的完美讓他感覺到壓力巨大。

在她身邊,他不得不努力,好像這樣才能配得上她的完美。可他如果不是那個能成功的人呢?他對自己的未來都不確定,他如何成為另一個人的希望?
 
在這段婚姻中,丈夫被賦予了家庭權力者的角色,他卻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裏,他非常想逃避這樣的角色,也不知道不成功的自己是不是值得被愛的,所以他選擇了出軌和出走來逃避一切。
 
而麥琪其實也並不瞭解自己,她本來很有能力發展事業,卻把自己困在了日復一日的家務勞作中,作為一個人,她的能量其實一直在婚姻裏用得過多,感到束縛,而作為一個妻子,她必須以丈夫為重。

所以她那耗費不完的精力和能量都用在了丈夫身上,她為他安排各種事情,幫助他記錄觀眾反應,這給丈夫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可見,對夫妻雙方來説,如果自己作為人的部分和作為家庭角色的部分不能很好的協調,我們的天性就會想衝破藩籬,對婚姻造成破壞性的影響。
 
真正的危機正是這種自我危機和家庭角色之間無法協調共處的情況。
 
婚姻太像一個温水煮青蛙的場所了,我們走進婚姻的時候,可能不是很瞭解自己,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們的“自己”在成長,也在變化,當我們作為自己的部分和婚姻角色之間產生矛盾,這個婚姻很容易出現問題。

而恰恰作為太習慣婚姻慣常模式的夫妻,對對方只有“走在日常軌道”上的要求,對這一點警惕是不足的,因為我們太習慣彼此互動的方式了,漸漸的自我危機就會變成婚姻的危機。

婚姻從量變到質變,是一場保衞戰

其實婚姻那麼長,兩個人發展不同步是正常的。但是,當小小的“危機”不被看到,就會釀成大大的危機,像前面的案例一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出軌,但卻來自長期婚姻中,被漠視的彼此不同步的狀態。

 
《我的前半生》裏唐晶説:“兩個人在一起,進步快的那個人,總會甩掉那個原地踏步的人,因為人的本能,都是希望能夠更多地探索生命生活的外延和內涵。
 
俊生為什麼會選擇知冷知暖的同事凌琳而放棄多年家庭主婦羅子君?

羅子君離婚後才明白——當她坐在酒吧,看着那些夜色中依然活色生香的女人,感到她們才是鮮活的,有力量的。而自己的生命,在日復一日的電視劇和物質消費中漸漸萎縮。她和俊生的婚姻早就在這些萎縮中完結了,出軌是一個結果而已。
 
婚姻和所有關係一樣,都是動態發展的,有它自己的規律,有高潮也有低落。

把結婚當成關係的終點,是非常危險的做法。它會讓你鬆懈,讓你偷懶,讓你不再重視和珍惜對方以及彼此的關係。最終,關係就像一潭死水,枯萎的花朵,不再滋養彼此。


如果出軌是一場危機,那離婚後的羅子君得到了真正的成長。她告別了家庭主婦的生涯,在職場中打拼。

此時的她,好像把丈夫的生活重新過了一遍,她體驗着丈夫的職場壓力,甚至更能理解丈夫過去的孤獨,以及當時他的需求,她看到了過去的自己,無法在婚姻中和丈夫有效互動的一面,她想,如果我是俊生,我也不會喜歡當時的自己。
 
小説中寫,在離婚一兩年後,俊生和子君再見面,俊生髮現子君會笑了,不像過去當家庭主婦的時候,總是沒有生機,此刻,她的臉上有了鮮活,以及自己的神色。只是子君笑着笑着流出了眼淚。

人有時候是用分離來學會靠近的,為什麼她要經歷這一切才能理解婚姻和俊生?
 
而危機中,麥瑟爾夫人也有了新的成長。一次偶然的機會,麥琪喝醉之後跑到舞台上去發酒瘋,竟然發現自己有驚人的脱口秀天賦,這種能量竟然遠比丈夫的要有表現力。

她發現她弄錯了,她一直作為支持者,支持丈夫的夢想,但是該站上舞台的應該是她自己。而這,不在心理上先把過去婚姻中習慣的角色分配的模式打破,她永遠發現不了!
 
後來的故事是當麥琪在舞台上面光彩熠熠的時候,她發現自己仍然深愛丈夫,解除了婚姻裏的角色之後,丈夫和她之間兩個人的情感連接更深……
 
正如電視劇《我們都要好好的》中的台詞:“我們曾經一起出發,在奔赴理想的路上丟掉了彼此。
 
多少婚姻最後解散,是因為他們在精神上早就沒有能力彼此陪伴了。

《親密關係》這本書中説,我們理想的婚姻其實是一種相伴之愛 (companionate love)。它將親密和忠誠結合在一起,維持深刻、長期的友誼至關重要。

既然是長期友誼,這裏面有一種肝膽相照、互為後方的支撐關係,沒有這樣的真正的相伴,我們的婚姻實質上已經處在危機之中了。
 

我們可以更好的
 
知乎有個問題:在哪個瞬間你對婚姻徹底死心?
 
網友葉子説,我在廚房做飯,忙了一身汗。炒完四個菜端上桌,接着去做湯,湯端上來時,已經把四個菜吃完了!一桌子殘羹剩飯……
 
其實,很多愛情不是敗給了真正的危機,而是敗給了這樣瘮人的細節。
 
在這些細節裏,你可以看到婚姻的大敵正是這種“無知無覺”的懈怠。以為沒有危機,彼此隨心所欲地對待地方,不再考慮對方的需求,另一個人持續被忽略被怠慢,於是兩個人漸行漸遠,失去了信任和連接。
 
正因為如此,多少人真正面臨婚姻的危機,你還不知道是為什麼。

 
木村拓哉在國內訪談節目《十三邀》中接受訪談,當主持人問道:“木村先生,您現在對愛情的理解是什麼?”木村拓哉先是一愣,旋即一笑,隨後又認真思考幾秒回答道:“愛要先考慮對方,自己不是最重要的……”
 
“考慮對方”!説得很簡單,但是細節真是要用好幾輩子去體會。
 
人有一個基本的特性,對已經得到的東西投注的注意力會越來越少,但婚姻如果只有存量,沒有增量,離破裂也不遠了。
 
婚姻的增量是什麼?保持對對方投注關注,保持活在危機中的警惕。

只是,看到對方真實的樣子,需要愛的能力和用心,你可有這樣的危機意識?

作者簡介:蘑菇姑姑,國家二級諮詢師,前網站主編,多家媒體心理專欄簽約作者,情景式女性寫作療愈推廣人。

或許你還想看:

» 點擊圖片即可閲讀全文 «

潘幸知

攜手  千位情感諮詢師

百位婚姻律師

為你的婚姻和成長保駕護航

掃碼聯繫情感分析師

諮詢情感問題↓

夫妻溝通出軌冷暴力修復

戀愛挽回離婚適應自我成長

 

預 約 付 費 諮 詢

請 聯 系 微 信 號

xingzhizaixian32


https://hk.wxwenku.com/d/201167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