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法院掃黑除惡:鐵拳嚴懲“軟暴力”   重手痛斬“套路貸”

最高人民法院2019-08-17 22:41:06


鐵拳重懲“軟暴力”

——江蘇法院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紀實(上)


發案時間跨度5年,9名被告人、8項罪名、149起違法犯罪事實,1285頁閲卷筆錄、315頁庭審筆錄、近25萬字判決書、149冊案卷、50餘名安保警力——這是江蘇省常熟市人民法院辦理的龔品文等人涉黑案中的一組數據。該案是江蘇省查處並宣判的第一起以“軟暴力”為主要手段的黑惡勢力犯罪案件。


數字見證了犯罪分子的極度瘋狂,也彰顯了人民法院掃黑除惡的堅定決心和無比艱辛。


“軟暴力”造成的“重傷害”


在常熟工作的灌南縣苗某,痛苦地向記者講起前年大年初一早上見到的一幕:當他喜滋滋地打開門,準備燃放迎接新年的第一掛鞭炮時,映入眼前的是個花圈,牆上還有紅漆噴的“還錢!”二字……


“他們帶人到家裏來罵我,要我還兒子欠的錢,還帶來了兩個老人,讓他們在我家裏吃住,大小便都在我家客廳門口,警察來了老人也不肯走。”回憶起當時的情景,被害人之一、常熟市碧溪街道的尹老伯仍瑟瑟發抖。


常熟法院刑庭副庭長吳向陽告訴記者,2013年以來,龔品文、劉海濤在常熟從事賭場、高利放貸活動。2014年7月起,龔品文組織多人,形成了組織者、領導者明確,骨幹成員固定,內部分工明確的犯罪組織。該組織建立了獎懲制度,討債積極者給予獎勵,不積極或不力者給予訓斥。


在龔品文等處搜查到的放貸借條金額高達4000餘萬元,資金流水上億元。該組織為維護其非法利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安裝GPS定位器,長期實施蹲守、攔截被害人、跟蹤滋擾、貼報噴字、拉掛橫幅、擺放花圈等“軟暴力”行為,給被害人和周邊羣眾形成了心理強制,使被害人不敢通過正當途徑舉報控告。


常熟法院人民陪審員沈青妹介紹説,黑惡勢力採用的“軟暴力”行為給人民羣眾帶來的心理恐慌和精神壓制絲毫不遜於傳統暴力手段。龔品文的“軟暴力”違法犯罪活動,在常熟市常福街道、尚湖鎮等地造成了重大的社會影響,致使17名被害人不敢報案、7人有家不能回、2户變賣房產、2人引發抑鬱症。


判決書推敲就不下十次


多行不義必自斃。2018年2月1日,龔品文等人涉黑違法犯罪走到盡頭。2018年7月23日,常熟檢察院向常熟法院提起公訴。


常熟法院院長顧海斌告訴記者,“軟暴力”並非法外之地。根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的精神,嚴厲打擊以“軟暴力”為主要行為手段的黑惡勢力,是這場專項鬥爭的重點之一。龔品文等人涉黑案是大案、難案,時間緊、壓力大,全院高度重視,由副院長庾晨擔任審判長,刑庭副庭長吳向陽擔任審判員,沈青妹擔任人民陪審員,三人共同組成合議庭。


“對‘軟暴力’涉黑如何定性?必須慎之又慎,是本案中把好法律適用關的重大問題。”吳向陽説,從過去涉黑案件看,打打殺殺的多。現在轉變為動嘴多動刀少,嚇人多砍人少。


今年4月9日,“兩高兩部”下發了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意見,明確把“軟暴力”手段列為黑社會組織行為特徵之一。可審理案件時這個意見還沒有出台,如何依法嚴懲、精準打擊這類違法犯罪,對法官是一次考驗。


合議庭多次研討後認為,2018年1月“兩高兩部”《關於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中明確,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包括非暴力性的,包括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包括但不限於所謂的“談判”“協商”以及滋擾、糾纏等手段。其危害性特徵,包括致使一定區域內生活的多名羣眾的合法權利遭受嚴重違法活動侵害後,不敢通過正當途徑舉報控告。從組織、經濟、行為、危害四個特徵分析,本案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定性。


為了把好案件的事實關、程序關,常熟法院對本案中兩名沒有委託辯護律師的被告人指定了辯護律師。庭審中,充分保障被告人和律師應有的權利。


記者在常熟法院看到該案的刑事判決書,如同一本厚厚的書,共有427頁。這份判決書記錄了66名被害人的陳述、141名證人的證言。法官助理高奇説,合議庭對這份判決書一起推敲了不下10次。


2018年10月23日上午,常熟法院公開宣判,判處主犯龔品文有期徒刑二十年,主犯劉海濤有期徒刑十八年,均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並處罰金;對五名骨幹成員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八年六個月不等的刑罰,並處罰金。2019年1月7日,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長劉亞軍介紹,該案嚴格執行了庭前會議、法庭調查、非法證據排除“三項規程”,嚴格落實罪刑法定、疑罪從無、證據裁判等科學理念與司法原則。


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黑惡勢力能稱霸一方危害一片,很重要的原因就在於有一定的財力物力支撐。”常熟法院副院長李根發告訴記者,如果不下決心徹底剷除黑惡勢力滋生的土壤,就會出現死灰復燃。必須深挖徹查,摧毀他們的經濟基礎。


今年4月以來,專案組20多名幹警放棄週末休息時間,加班加點前往各關聯地點查詢財產、強制騰房、蹲點守候、與家屬談話,迫使幾名被執行人家屬主動騰出了房屋,交出了車輛。至今累計派出幹警214人次,出動車輛94次,採取調查、核實、凍結、扣劃、查封、扣押等措施100多次。累計扣劃、繳納到法院賬户現金、存款共計1129135元,並查封、公開拍賣被執行人名下的房屋和車輛。還發布懸賞公告,在最短時間內做到對被執行人“財產見底”。


5月7日清晨,李根發又一次帶領專案組9人,趕赴被執行人户籍地響水、濱海、泗陽等地,處置已查明的房產,並全面摸查深挖其他財產線索。專案組在響水縣查到龔品文名下一套房產現由其父母居住,到達現場後家中無人,專案組張貼查封公告和封條。李根發接到龔品文父親的電話後耐心釋明法律,請二人配合執行,限10天內搬離。


在專案審理中,常熟法院積極貫徹落實“兩個一律”和“一案三查”的工作要求,查出涉“保護傘”、關係網線索,現已向市掃黑辦和紀委監委移送。目前,所涉當事人已被立案審查,6名國家公職人員受到黨紀政紀處分。


立足審判職能的同時,常熟法院還對龔品文等人涉黑案中發現的社會治理中存在的薄弱環節,向常熟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發出加強電子游藝娛樂場所的監督管理,依法打擊遊藝娛樂場所涉賭等違法違規行為的司法建議,促進相關部門加強監管,進一步推動社會治理創新。


斬斷“套路貸”黑手
——江蘇法院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紀實(下)

“緊盯難點率先破題。”不久前,江蘇省無錫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通報,對羣眾反映強烈的“套路貸”問題,無錫市在全省率先發起圍剿,先後打掉“套路貸”犯罪團伙25個285人。其中黑社會性質組織2個,惡勢力犯罪集團10個。


辦大案,要有擔當和耐心


方悦等38人“套路貸”涉黑案,是江蘇省首例“套路貸”涉黑案件。


該案主犯方悦的發家史劣跡斑斑。年僅26歲的方悦在無錫坑蒙拐騙3年,到2017年8月案發時就已經擁有了無錫4家公司、南通兩家公司,都是從事叫做“零用貸”的小額貸款業務,資金流水高達2000多萬元。


該犯罪組織有7家公司結成“乾”字頭聯盟。“乾”字頭公司威名顯赫,豢養專業的催討人員,並配備汽車、噴漆灌、強力膠水、伸縮棍、高音喇叭等犯罪工具。他們肆意毆打、威脅、糾纏借款人及其家屬,通過“要求借款人拍攝自願被帶走的視頻”“借用派出所調解室假意調解經濟糾紛”等手法,規避被公安機關查處的風險,在各地造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


在催討非法債務過程中,該組織非法拘禁犯罪11起,敲詐勒索犯罪12起,尋釁滋事犯罪6起。通過這種方式,方悦等人逐步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套路貸”犯罪組織,並積累了大量的財富。


這還是一個自我保護意識很強的犯罪組織。他們通過註冊開辦正規的公司,掩蓋犯罪組織的非法活動;通過各項幫規控制組織成員的行為。在非法拘禁方面,要求組織成員分地、分時、輪流看管,並要時不時帶着被害人去公共場所的攝像頭下露個臉,還讓被害人拍攝視頻,自述是自願去賓館協商。


無錫市錫山區人民法院副院長曹彪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去年兒童節,錫山區檢察院送來了方悦、徐前真等38人“套路貸”涉黑案件的130本卷宗和80個G的電子數據。


“辦這麼個大案,對我們的司法擔當和辦案經驗是個大考,同時還考驗我們的體力和耐心。”庭長趙曉燕拍了拍承辦人林琳的肩膀説,“我們一起辦,我當審判長!”


趙曉燕、林琳與人民陪審員王鐵,三人共同組成了本案合議庭。


“套路貸”是還不清的債


“真是鬼使神差,掉進了惡魔的陷阱。”被害人王某説。王某辦了一家烤漆廠,因貨款沒及時回籠,2017年6月,在無抵押、拿錢快、利息低的小廣告蠱惑下,向方悦借款6萬元。借款才1個月,方悦就派10多個人上門要債,吃住在廠裏,不讓廠裏車子進出大門。王某先還了2萬元,後又還了3萬元,他們還不罷休,逼王某再寫9萬元的欠條。


被害人吳女士説,她在方悦犯罪組織逼要債務期間被輪番毆打,被逼迫到夜總會當坐枱小姐還債,被逼通過陪客户的方式來抵債。


像王某、吳某這樣,在方悦犯罪組織面前還不清債務的人員還有一大串。之所以還不清,是因為陷進了犯罪分子精心設計的套路:


——“又好又快”套進門。“套路貸”的借款人通常會通過撥打電話、在微信、微博等流量平台打出誘人廣告,以無抵押、零門檻、快速放款,誘騙急於用錢的被害人找上門。


——“低條、高條”套證據。要借款人簽下兩張不同的借條,其中一張借條是借款的金額,在他們行業內俗稱“低條”。同時,要借款人在另外一張借條寫上申請借款金額兩倍的數字,在他們行業內俗稱“高條”。當借款人對“高條”質疑時,他們會信誓旦旦地説,籤“高條 ”僅僅是為了督促按時還款,只要按時還款,“高條”就作廢了。“高條 ”必須籤,這是“行業規則”,不籤“高條”不發款。他們還要被害人簽下違約承諾書、保證書、租房合同等一系列材料,並讓被害人拿着與“高條”對應的現金拍照,製造現金交付的假象。放款時,又以手續費、介紹費、第一期本息等為由扣除各項費用,借款人實際借到手的金額只有“低條”金額的70%。同時通過銀行轉賬等方式向借款人放款,形成銀行流水與借款合同一致的證據。


——製造違約套高額賠償。當被害人提前或按時還款時,犯罪分子故意關門、關閉手機,讓借款人想還都沒辦法還,會找各種理由,説借款人超期,哪怕是晚幾分鐘也是違約。一旦違約,已還的歸零,再按“高條”還債。


——“以貸還貸”套入連環貸。當被害人無錢還時,犯罪分子強行要求被害人到他們指定的另一家公司,又用籤“低條”和“高條”的形式貸款還貸。


敲打出的閲卷筆錄就有42萬字


“仔細梳理着摞起來兩人多高的卷宗,記不清多少個夜晚,從案卷中抬頭時已是凌晨,一字一句敲打出的閲卷筆錄就有42萬字。”主審法官林琳説。


2018年8月27日至10月10日,錫山區法院對這批案件公開開庭審理。庭審期間,被告人家屬、律師界人士及羣眾100多人旁聽庭審。庭審中引導公訴機關就指控的事實和罪名逐一分類、充分舉證。該院還先後為9名沒有委託辯護人的被告人指定辯護律師12名。為保障辯護人的工作便利和各項辯護權利,法院配備專門的閲卷室和閲卷電腦,提供專門的複印室。所有卷宗均備有電子版本,方便拷貝。


法官充分聽取被告人、辯護人的意見。針對辯護人提出的要求調取監視居住期間錄音錄像、同步訊問錄像等申請,要求公訴機關提供與案件有關的錄音錄像材料;針對辯護人提出的非法證據排除申請,先後召開庭前會議2次,在庭前會議上播放相關同步錄音錄像,讓被告人、辯護人全程觀看,並要求承辦民警接受被告人、辯護人的詢問。


記者瀏覽了本案的一份判決書,有13萬字。“這份判決書是第六稿了,第一稿263頁,20多萬字。” 林琳告訴記者,38名被告人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非法拘禁犯罪、敲詐勒索犯罪等罪名。法院對每起犯罪事實都嚴把證據關,對參與其中的每個被告人的地位作用都細緻釐清,既不降格處理,也不人為拔高,讓每個被告人都罰當其罪。


2018年12月28日,錫山區法院公開宣判,主犯方悦因數罪併罰,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九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主犯徐前真因數罪併罰,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餘36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至一年九個月不等的刑罰。對38名被告人共判處罰金237.3萬元。2019年3月21日,無錫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該案判決生效後,法院對被告人方悦、徐前真名下的存款、汽車、房產等動產、不動產,在釐清相關權屬後均進行依法沒收和拍賣,徹底剷除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經濟基礎。該院還全面梳理民間借貸案件,並將涉“套路貸”的26條線索移交相關部門,將發現的黑惡勢力“保護傘”線索移送監察委。


來源:人民法院報
記者:張寬明 鄭衞平 | 編輯:陶成(實習) 黃海磊


更多精彩 敬請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167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