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城投的,都不容易

債券圈2019-08-17 21:53:33

來源:現代諮詢

作者:金先森

“若非生活所迫,誰願意把自己弄得一身才華。

——致城投


01
城投大勢,風起青萍之末

風起於青萍之末,城投大勢起于思想解放。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分税制改革開始,地方政府財權與事權開始不匹配,而且那時候地方政府是不允許發債的,所以地方財政壓力山大。路要修,基礎設施要建,GDP要保,沒錢怎麼搞?這時候,地方政府天才般的創造——城投公司誕生了。1998年,國開行打造了“蕪湖模式”,可以説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如果説80年代的“94專項”是地方政府思想解放的喜馬拉雅,那麼90年代的開發性金融則是後來城投人心目中的耶路撒冷。短短几年間,在全國範圍內催生了數千家目標一致但各有千秋的平台公司,開始進行大量的融資和城建投資,並在此後的08年金融危機中發揮了歷史性的光輝作用。

盤子大了容易散,行業大了容易亂,為了遏制城投公司粗放式地擴張和融資,19號文橫空出世,拉開了平台公司清理整頓的大幕。但到了2010年底,平台公司數量已接近9000家,燎原之火一時半會還滅不了。直到2014年,一把大刀揮來,斬斷了城投融資的根源,此刀,喚其名曰“43號文”。艱難過渡後,城投的同胞們迎來的不是劇情反轉的號角,而是50號文和87號文的鐵錘,這一錘錘下來徹底敲碎了城投同胞們的“象牙塔”。

02
城投問題很多,其中債務是最大的雷

城投作為地方國企的“帶頭大哥”,資產規模“坐地”成長,一直過着“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這些年來規模也是變得相當的大,很多縣區級城投動輒上百億的體格。但這兩年國家對於政府性債務高度敏感,城投公司“坐地”成長的時代已經落幕。與此同時,由於長期在政府的直接關懷下成長,城投公司被“慣”出的毛病也逐步暴露出來:債務負擔重、持續融資難、組織基礎弱、運營效率低、發展方向亂、政企不分家……,可謂是水深火熱,連地方政府也坐不住了,畢竟是自己養的“親兒子”,紛紛出台意見推動整合重組、轉型發展、債務管理,比如某中部省份要壓縮三分之二的平台公司數量,某西南省份出台文件要將縣區級平台公司向地市級“合併”……一時間,全國各地都在扶城投大廈之將傾。

而在一身“傷病”中,城投的債務問題最為致命。筆者梳理了下各類第三方機構的數據,按照平均的統計口徑,當前存量隱性債務或達40萬億,而隱性債務很大一部分都由城投公司揹負。筆者又拿計算器算了下,按平均7%的利率計算每年付息都要將近3萬億。3萬億是什麼概念?2018年全國財政總收入才18萬億,加上鉅額還本的話,細思極恐。從城投公司層面來看,面臨的情況分化也是很嚴重的,省會級以上城投公司,特別是上市的幾位城投“大佬”從來不差錢,但是越往下,到了縣區級城投公司的日子就比較難熬了。坊間甚至給個別債務率畸高的五個城市排位,形成“東南西北中”五足鼎立的唬人架勢。城投債務問題之所以關注度如此之高,歸根到底還是因為“關心”地方政府信用。有人説,金融機構最關心城投債務能不能還上,但在筆者看來,沒有人比地方政府更關心這個事兒,畢竟關係到烏紗帽。在“財爸”的號召下,全國各地政府財政部門都積極響應,掀起了“十年化債”的高潮。

03
那麼多政府項目,干與不幹都頭大

作為帶有“特殊使命”的國有企業,城投公司從誕生那一刻起,就自帶助推城市發展的英雄光環,承擔了每年政府重點投資項目的大部分重任,在地方政府的指示下鞍前馬後,拉着地方GDP節節攀升,市長和市場都很愛。當前隨着政信融資渠道的收緊,做項目的錢來之不易,雖然有專項債,但是額度有限。前兩天的頂層會議表明,當前經濟由“存在壓力”轉變為“下行壓力增加”,在這個節骨眼兒,“穩增長、補短板”的要求顯得尤為重要。國家經濟要發展,地方也要發展,民生類項目是解決人民羣眾對美好生活需要的基本訴求。夢想歸夢想,現實是絕大部分地方的財力有限,政府投資只能靠城投。

令城投的小夥伴們尷尬的是,這種公益性項目到底是做還是不做?做吧,可能產生隱性債務的風險。不做吧,又是站位不高,不顧民生保障。即便硬着頭皮做,又面臨搞錢難的問題,進退維谷,不失為有些許尷尬。比做項目更頭大的是,政府和有關部門眾口難調,決策思路波詭雲譎,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可研做好設計理念要換,概算做完投資規模要換,好不容易一切都敲定了領導又要換,新班子上馬後不久政策又換了……對於城投來説,唯一不變的就是不斷變換。謀個生計難,謀個城投的差事更難。筆者也遇到過,城投領導被政府領導不給好臉色使,城投的小夥伴們跑項目前期被各部門的人頤指氣使,要知道,這些城投的領導們當年很多也是為官一方的政治明星啊,有時候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説不出。也許是時代變了,也許是信仰在撐着,牙齒掉了只能往肚裏咽。

04
名下資產很多,不僅要防止流失,更要想着盤活

前面説到城投公司是被地方政府融資需要“喂胖”的孩子,經過幾輪整合,資產規模都比較大,有些城投的資產體量甚至佔到了地方國有資產的80%以上,可謂“身寬體胖、舉重若輕”。但業內都知道,城投的體格大多是“虛胖”,早些年為了搞錢,公園、道路、綠地都往裏塞,一味的做大,加上一些無人認領的在建工程和收不回來的應收賬款,這些帶不來現金流的“無效”資產佔比往往能達到總資產的70%以上,實際能被金融機構看中的資產沒多少。

擁有那麼多資產,現在又不讓融資代建,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天天盯着城投如何利用這些資產發揮效益。對於城投公司來説,這麼大的資產規模也很難利用好,何況很多城投現有的隊伍力量還不夠,盤活資產心有餘而力不足。甚至,對於不懷好意、有利益糾葛的部門來説,或許希望看城投犯錯、幸災樂禍。筆者在給城投做轉型的項目上就碰到過不少類似的情況,部分局委辦的主要領導視城投為“宿敵”,生怕搶了自己的蛋糕,拒不配合清產核資,城投再想做大資產可謂步履維艱。當然了,筆者做項目時也不乏碰到有魄力的地方主官親自坐鎮,揮斥方遒,推動國有資產整合和盤活,如此這般,城投轉型沒有不成功的。

05
跑銀行、下工地、搞扶貧、忙救災等,都少不了城投影子

城投公司這樣的龐然大物,能運作這麼多年,數功勞必然要算上城投的小夥伴們一份,不僅身份多種,技藝也是各樣。跑銀行、下工地、搞扶貧、忙救災、搞黨建……各個業務口子的人員事情特別多,除了上面這些,還得忙着政府各類會議、彙報,還得應付各個檢查、巡視、接待、應酬等等。筆者切身體會,分管業務、融資的老總門口永遠都是排隊的長龍,夜裏也是燈火通明,而業務部門的經理們大多風裏來、雨裏去,穿梭在各個部門間辦手續,神龍見首不見尾,大寫的日理萬機。筆者多次去拜訪城投一些領導時,在工地上交談,低着頭幹着活兒,還把問題給解決了,大寫的服。

這兩年扶貧攻堅戰打得熱火朝天,決戰全面小康已經進入衝刺階段,城投公司上上下下的同志們可謂眾志成城,上山下鄉,長期奔赴扶貧一線,視扶貧為己任,國企形象熠熠生輝。今年入夏以來,湘贛一帶暴雨連綿導致洪水肆虐,在政府的領導下,一眾黨員幹部們偉岸的身軀現身在抗洪救災一線,比衝鋒舟更快的是城投的同仁們,田間埂外、水中岸邊,都有剛從扶貧一線下來的城投同志們。筆者感動之餘,耳邊縈繞的彷彿是一首歌的旋律——災難無情人有情,城投信仰在我心!

06
糖衣炮彈很多,堅持黨性也是一種考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誘惑,城投公司的崗位風險最大。手裏掌握着那麼多資源,那麼多項目,各個機構都在覬覦。這當中,不乏很多城投抵不住誘惑。近年來不少城投領導人倒在了糖衣炮彈面前,比如湖南省某市級城投董事長以受賄罪、貪污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獲刑七年,吉林省某地級市城投董事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異地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甚至有某地級市城投老總橫亙數載被冠以“城投王”稱號,被判了14年……近日又有貴州某網紅縣城投董事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如此種種,不勝枚舉。當然了,在這當中,我們城投絕大多數同志的覺悟是好的,黨性是堅強的,經受住了考驗。比如筆者認識的一個城投老總,前前後後服務了七位書記,為地方發展做出了不朽的貢獻,一個城投長者的形象熠熠生輝。不過,話説回來,精神上的不斷侵蝕,對城投的小夥伴們來説,依然是種考驗。

07
對比市場,薪酬水平也就那樣

上面講到了,城投人會遇到這個問題,那個問題,工作內容也是五花八門、擔子不輕,城投圈子外面人或許覺得干城投的是不是收入特高?據筆者長期以來對城投行業的研究和觀察瞭解,一般地市級城投主要領導收入在40-60萬,縣區級城投領導收入在20-40萬。而據前不久公佈的雲南省、重慶市國企領導薪酬水平來看,省級國企老總的收入最高也就72萬,而省會級南昌城投一把手的薪酬也僅僅剛過50萬,相比較政府部門來説,確實是高了一些。但是比較市場上水平來看,並結合其工作內容、工作壓力和工作風險來看,這幾十萬的性價比也確實那啥。所以,也難怪部分城投工作者沒有抵得住糖衣炮彈的誘惑,當然,主要還是怪這時代洪流,怪這歲月蹉跎。

好在目前,在這一輪深化國企改革的浪潮中,各個地方政府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逐步通過一些激勵機制的改革創新來彌補城投工作人員的收入保障。比如,筆者兩年前服務西北某地市級城投進行薪酬改革,描繪的秀美藍圖打動了地方政府和國資部門,大鍋飯變成刷卡制,肯做事的工資漲了,搗糨糊的也會慢慢被淘汰,錢沒多花還把政府的事兒給辦成了,皆大歡喜。

08
你眼中的城投信仰,到底是個啥?

信仰,辭海的裏解釋為對某種思想或宗教及對某人某物的信奉敬仰。而城投信仰,辭海里沒有解釋,筆者服務城投老闆們多年也沒有得到一個答案,甚至連城投的小夥伴們自己也無法解釋這種存在。但是沒關係,存在即合理,大家都覺得城投信仰好,那就是真的好。有人覺得,城投信仰是政信業務得以繁榮的基礎,而在本人看來,城投的利益相關者都依靠着這一信仰活着——政府需要城投像永動機一樣地搞錢投資穩增長、政府部門需要城投管理項目高枕無憂、金融機構需要城投吃成胖子支撐業務、十八路兄弟姐妹需要靠城投養活,大家都關心城投做的大不大,卻沒有人關心他們做的累不累。

現在這個節骨眼,城投能靠得住誰?親爹恨不得一刀兩斷,但囿於隱性債務的關聯實在不好斷絕血緣關係。爹想扶一把城投吧,心有餘而力不足,不知道從何做起,下定決心去收集資產注給城投度難,一雙雙心有不甘的眼睛都盯着、盼望着城投出漏子。如果説,一萬多家城投公司的同仁們拿着薄如蟬翼的薪水做着沉重繁雜的事業同時抵禦着各路妖魔釋放的糖衣炮彈苟延殘喘還有需要什麼體面的理由,那也許就是“信仰”吧?就像愛一個人,可以無條件地對TA好,這種現象本身已經超出了科學的範疇,不用去解釋,也無需解釋。

林林總總説了那麼多,也不足以道出城投之難處其一二,政府部門的威逼利誘、金融機構的唯利是圖、施工單位的糖衣炮彈、第三方機構的馬屁忽悠,還有一羣利益相關的職能部門吃着瓜看熱鬧,這種“夾心式”的結構足以讓道行不深的城投人找不到北。筆者不是城投人,但與城投人交道頗深,只想告訴各位干城投的同仁:你們真的不容易!

最後,向各位衝鋒在城投一線的小夥伴們致敬!城投轉型發展還得依託你們,穩增長、補短板和防風險的重任還得仰仗你們。

城投,加油!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1166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