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説債券信評的一天

債券圈2019-08-17 21:53:10

來源:月顏如玉

作者:我是月顏如玉


/隨着信用違約越來越多,各家債券投資機構都加碼了信用研究的投入。從前兩年可有可無的行情,到現在人見人愛的香餑餑,信評已經走在人生巔峯的路上。

很多人都在問,信評的工作內容和工作重心是什麼?如何成為一名信評?

我們今天就以第一人稱視角,來看看信評們,每天都在幹什麼,想什麼。/

早上六點半,該死的第一遍鬧鈴響了,我習慣性的關上鬧鐘,眼睛甚至都沒有睜開。十五分鐘後,第二次鬧鐘又TM響了,這是終極呼喚,我得起牀了。

十五分鐘(女同業可能還要化個粧?)的洗漱時間,我背上雙肩包,擠上了地鐵。

擁擠的人羣中,我掏出了手機,刷起了微信。此時,各大賣方羣已經開始活躍起來。

國金的《信用小喇叭》,國盛的《信用負面跟蹤》,光大的《債券負面信息》,天風的《信用債早報》,YY的信用早報和發行分析,統統刷一遍。

在經過N次換乘後,我終於精疲力竭的到了公司樓下。全家便利店人還是那麼多,一個奶黃一個燒賣一個肉包一杯豆漿,這竟然都要接近10塊錢,日子快沒法過了,我在想哪天失業了要不要搞個便利店。

8點半,我準時出現在工位上,自從資管新規以來,公司AUM持續下降,規模萎縮導致營收和利潤下降,帶來的結果是,領導決定加強內部管理,公司開始了考勤。

吃完早飯,開始了又臭又長的晨會,先是交易員彙報資金面和頭寸,然後預測資金面走勢。如果昨天鬆,交易員會説預計今天也鬆,如果昨天緊,交易員會預計今天也緊,反正臉都腫成這樣,也不在乎再打一下。不過,交易員小X還是那麼漂亮,温暖可人。

然後宏觀和策略研究員彙報外盤的情況,以及最近的宏觀研究成果,對利率走勢作出判斷。不過他基本上就一個調調,大方向看利率下行,但是空間有限(耳朵都出繭子了)。

接下來,輪到我出場了。

先是把賣方的債券負面總結讀一遍,然後確定一下有持倉的債券有沒有信用問題。如果有負面,投資經理和我要一起去祈禱或者燒香,如果沒有,那就是下一個環節,二貨投資經理髮言。

先是彙報一下產品運行情況,然後把跪舔客户的情況向領導們通報,如果有問題,會向相關的交易員和研究員溝通,最後,投資總監宣佈晨會結束。

坐回工位,打開郵箱,看到N封信用評級申請表。

投資經理A過來説,我的那個小城投主體儘快過一下,這兩天就要簿記了,這券是我哥們承銷的,他説了,信用沒問題。

投資經理B過來説,我那兩個主體儘快過一下,其中一個我都談好價格了,就等你入庫了。

“MD,你特麼都談好了,那還入個蛋”,我心裏暗暗罵了一通,但是臉上依然面帶春風,“好的,領導”。

投資經理C過來説,我昨天就給你那個短融,為什麼現在還沒走完入庫流程,今天準備買入了。

“領導,你昨天下班才給我,我儘快做完”,我不得不起身説了句。

終於坐下來進行研究了,我開始看第一個主體。

這是一個區縣級城投,外部評級公司只給了AA,是當地的主要平台之一,但是從報表來看,硬傷不少。

當地一般預算收入只有20億出頭,政府性基金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讓收入)超過30億,賣地是爽啊。

但是支出超過70億,財政自給率很低,債務率很高。

從這個平台具體業務來看,仍然是傳統的委託代建服務,但是應收款巨大,主要是地方財政體系,地方政府回款不怎麼給力。

其他的業務是公交水務的邊角料,都是虧損的。銀行給的授信全用完,沒多少剩餘額度。

亮點是營業外收入(政府補助)每年都有1-2個億,到底是親兒子啊。

把數據導入城投分析表,得出適度偏謹慎的結論。

我在QQ上和投資經理A説,這個券買入量能不能少一些。A劈頭蓋臉直接懟了過來:城投就是國家信用,區縣級和地市級有什麼區別?你見過哪個城投平台違約的?對政府都沒信心還做個屁信用研究?

説的我晃了神,最後發起了入庫流程。

投資經理B又過來了,我談好那個券怎麼還沒入庫?

馬上馬上,我又開始了第二個券的研究。

這個主體市場爭議蠻大,雖然外部評級給了AAA,不過是個民企。眾所周知,不論做的多大,在債券市場上,民企是二等公民。

這個主體曾經有賣方做過聯合調研,不得已,我聯繫了幾個當時參加調研的同業。

小K説:那個沒事的,他們和地方政府綁定很深,是當地納税大户,政府不會放任出事的。

小Z説:我覺得沒事,他們的體量已經大而不倒了,反正我入庫了。

我研究生同學小L也關注了這個主體,打電話過去:兄弟,你覺得這個主體怎麼樣?

我覺得他們老大是認真做事的,就是前兩年擴張太猛,現在短期流動性有些緊,不過他們家和不少大銀行關係不錯,我們領導很看好他。民企嘛,總不能都趕盡殺絕。再説了,你們領導連價格都談好了,你還有啥好説的。

最後,找了另外一家大公募的同業問了下,他們直接説,我們不買民企。

糾結啊。

實習生小H妹妹湊過來問,哥,這個主體內部評級報告要怎麼寫?

就按照適度偏謹慎的結論寫吧,於是在午飯之前,終於起了入庫流程。

終於到午飯時間了,陸家嘴最痛苦的一點就是,午飯的排隊。每到午飯和下班,整個陸家嘴就和逃難一樣,人山人海。

我受不了這種排隊加吃飯要接近一個小時的痛苦,早早點了滿30減5塊的外賣。

11點50,外賣小哥的電話來了,拿回外賣坐在工位上,開始吃飯。電視劇是最好的下飯菜,打開手機,《長安十二時辰》又更新了,但是我沒有買會員,只能含淚等待免費更新。然後去刷看了無數遍的《生活大爆炸》了。

看完一集,飯吃完了。公司剛剛強調了垃圾分類,不認真分類的要罰款,昨天阿姨投訴了沒執行分類的交易實習生,今天人家就直接不來了。

把湯倒在濕垃圾桶,飯盒放在幹垃圾桶裏,開始午睡。

夢裏接到一條推送,XXX主體構成實際違約,直接把我嚇醒了。

媽的,做夢都是這些東西,剛剛買了房,30年的房奴剛剛開始,不能失業啊。

洗把臉,開始下午的工作。

各大信用羣的信息刷一遍,基本就是有人問:XX主體怎麼樣?XX主體是不是要涼涼?XX主體後面是誰誰誰?XX主體這一期錢準備的怎麼樣了?五年信評經驗是不是百萬起?

百萬?我隔着屏幕差點把水噴出來。

然後就是各種撕逼和秀優越感。

這你都不知道還做信評?現在信評的門檻真是太低了。

我在評級公司的時候你還在讀大一吧。

投資經理有什麼用?研究有信評,交易有交易員,他們就是個下單員,還拿那麼多錢,憑什麼?

總之,由於是匿名,信用羣裏每天都是小道消息。

關上QQ,繼續搬磚。

投資經理C的短融,是個產業類的AA+,雖説第一大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是國資,但是業務很雜,主營業務不清晰也不賺錢,號稱是當地國企第一,但是也沒有看的上的優點。

正在考慮當中,投資經理C過來訴苦了。

沒辦法啊,委託人的要求太高了,如果口味不重一些,客户達不到預期收益,馬上錢就走了。幫幫忙,入一下庫,反正出了問題投資經理是第一責任人。

早上還牛逼轟轟的,現在語氣突然温柔了?

問了下交易員,説一早客户打電話把投資經理罵了一頓,領導也找他深度談話,主要意思是,公司不養閒人,再做不好收益就滾蛋。

唉,眾生皆苦,都是可憐人,還是讓實習生妹妹起了入庫流程。

在做完一通各主體的信用分析之後,我終於起身喝了下午第一口水。

然後,信評總監過來了,説季度大活做了多少了?

所謂季度大活,就是公司準備分行業,把各大類行業的信評體系統一梳理,每個人分到一到兩個行業,把整個信評體系建立起來。

由於工作量大,總監要求每天做一點,一個季度完成。

我還沒做多少。於是,又一頭扎進季度大活當中。

終於到5點半了,要下班了。

這是一天最放鬆的時刻,我把季度大活一放,寫當天的信用簡評。把所屬行業當天一級發行的券,做一下信用簡評,發給投資總監和各投資經理,這一天的工作算是結束了。

在路邊吃了沙縣後回到家,四腳朝天躺在牀上,看着厚厚的CFA學習資料,太累了,洗澡刷牙後,準備學習CFA,實在看不下去,拿起手機,看了一期《王牌對王牌》,關曉彤那個腿啊,嘖嘖。

東摸摸,西摸摸,11點多了,該睡覺了,翻來覆去,很難入眠。經過一個小時的醖釀,終於睡着了。

在夢裏,我夢見自己終於成了投資經理,然後大聲和信評説,把這個主體給爺過一下。

我笑了,口水流向了温暖的枕頭。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1166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