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首批華為鯤鵬生態企業幾乎都是應用軟件企業?

科技茱比莉Jubilee2019-08-17 20:14:05


    ARM處理器與應用軟件之間至少隔着基礎硬件、基礎軟件、中間件等若干生態圈層……





 

7月23日,華為宣佈在未來五年內投資30億元發展鯤鵬產業生態,併發布“鯤鵬凌雲計劃”,首批25家企業加入。仔細看看這25家名單就會發現,除個別超算軟件、中間件企業外,首批加入鯤鵬生態的幾乎都是以用友網絡為代表的行業應用軟件企業。

眾所周知,華為鯤鵬是國產ARM架構 CPU處理器。作為服務器核心,ARM架構CPU被視為x86架構 CPU的有利競爭者和甚至是替代者。尤其自中美貿易戰華為被列入“實體名單”以來,關於“缺芯”的擔憂一直箭在弦上。要知道這並非華為一家企業的擔憂,服務器是所有企業級信息科技的基礎設施,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就目前中國服務器產業來看,幾乎採用的都是x86架構,提供x86架構CPU的企業都是美國企業。由此可見,中美貿易戰加速了華為鯤鵬的佈局,也直接促成了華為宣佈5年投入30億的決心。

但是,在IT產業鏈中,鯤鵬是底層芯片,而首批加入鯤鵬生態卻是最上層的應用軟件,這之中至少涉及服務器、存儲、網絡等基礎硬件,操作系統、虛擬化、雲平台、數據庫等基礎軟件,以及中間件等各大生態圈層。那麼,為什麼首批加入華為鯤鵬生態的幾乎都是應用軟件企業呢?


一,鯤鵬雖是ARM芯片,華為卻是以鯤鵬雲的姿態出現的。

首先,儘管和鯤鵬最為契合的是服務器產業,但代表鯤鵬演講的是華為雲業務總裁鄭葉來。其次,他的演講中將服務器的未來過渡到了雲,他談到計算產業先後經歷了大型計算機、小型機/x86服務器階段,下一個階段將進入多元算力階段。再次,他還提出了Cloud2.0時代的華為定義,即“雲+AI+5G”時代,其中5G特色正好契合ARM架構與x86架構相比,在支持應用移動化和終端化方面的優勢,而華為的昇騰處理器則緊扣AI特色。由此,鯤鵬已經被一步一步包裹在了鯤鵬雲之中。

因此,基於鯤鵬處理器,華為雲此次大會上推出的是鯤鵬雲服務和解決方案,這得以直接對接行業應用軟件企業,形成鯤鵬生態。


二,行業應用軟件與華為最為互補,但需要爭搶。

從IT產業鏈來看,從處理器開始,到服務器、存儲、網絡等基礎硬件,操作系統、虛擬化、雲平台、數據庫等基礎軟件,以及中間件和應用軟件幾大領域之中,只有應用軟件與華為業務最為互補。換句話説,華為自身的業務已經延展到除了應用軟件之外的各個領域,那麼鯤鵬生態首批多為互補企業也就不言自明瞭。據悉,從行業應用來看,市場空間就達2000億元。

這裏需要指出的是,既然華為鯤鵬以雲的姿態構建生態,除了國產化特色之外,必然會與其他各大雲廠商爭奪有市場地位的應用軟件廠商。

從首批25家企業來看,用友網絡是其中規模最大的一家,也是各大雲廠商競相爭奪的一家。

在用友網絡2.0階段,用友是國內ERP的龍頭企業,從全面國產化角度看,將肩負與鯤鵬雲共同實現從處理器到應用層的自主可控產業鏈,直接對標的就是SAP、甲骨文等國際企業。

據用友網絡CEO、總裁陳強兵表示,用友已經完成了NC CloudA++等產品和華為基礎設施如華為數據庫、鯤鵬雲等產品的適配工作。接下來,雙方將加快推動用友企業雲服務全面適配華為基礎服務,與華為共同打造開放的企業雲服務新生態。 

這便是用友網絡4年前開始起步的3.0階段,即全面邁向企業雲服務階段,這也是目前用友網絡聚焦的業務。眾所周知,用友網絡與阿里雲有戰略合作伙伴關係,但也這是一個多重合作關係時代,也意味着對於華為鯤鵬來講,爭取更大的生態合作伙伴,爭取龍頭生態企業的資源傾斜將更有利於跨越式發展。而對於用友網絡,不僅全國產生態鏈以及覆蓋的相關國計民生行業是鯤鵬的重要砝碼,重點佈局PaaS和SaaS用友企業雲服務平台,也同樣會在與華為雲合作的體系下得到快速發展。

多重合作關係的關鍵就在於資源永遠向強者傾斜。

在新一代處理器以及國產化為核心的市場版圖上,用友網絡與華為鯤鵬無疑將着重投入資源,這意味着不僅僅是雙方的產品適配問題,用友會結合應用與服務市場的客户需求和產品趨勢,將華為的雲計算平台、新一代數據庫、操作系統、芯片應用到廣泛的方案和場景中,並對處理器、主板、硬件設備、雲服務平台等提出反饋和建議,從而深度參與到華為鯤鵬相關產品的優化與迭代之中,進而形成產品與解決方案。

同時,在企業雲服務版圖上,用友企業雲服務平台(PaaS,即iuap等)、軟件及諮詢實施與運維等服務、軟件服務(SaaS)、數據服務(DaaS)、業務服務(BaaS)、金融服務(支付、供應鏈金融、保險經紀等)也將與華為鯤鵬技術能力深度結合,為相關用户提供更多選擇。而且可以預期,用友用户和鯤鵬用户的契合度是相當可觀的。


三,一個沒有APP的智能手機是沒有靈魂的,同理,一個沒有應用軟件的雲平台是沒有光明的。

還記得智能手機初期有蘋果、安卓和微軟三大平台嗎?微軟平台從技術上看不見得有什麼明顯缺陷,但是由於沒有廣泛的APP應用生態逐漸退出市場。

對於鯤鵬來説,不僅國產,更是因為全新的ARM架構在全球來講都還有待成熟。在推動技術成熟的同時,就投入巨資催熟生態是明智之舉,而行業應用軟件企業之於鯤鵬無異於APP之於智能手機,首批生態企業幾乎都是應用軟件企業也無可厚非。

因此可以説,未來鯤鵬的成敗有相當重的因素取決於這些應用軟件企業,尤其是諸如用友網絡這樣的龍頭應用軟件企業。同樣,參與到鯤鵬這一國產化破局的處理器大潮之中,也為生態企業的市場競爭提供了巨大的變量。

 


科技茱比莉   原創出品

公眾號轉載需註明來源


科技茱比莉

有視角的科技觀察  有態度的科技評論


https://hk.wxwenku.com/d/201163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