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伯:我只是愛上了一朵從未開過的花

花兒街參考2019-08-17 19:33:41

花兒街參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七夕,跟大家重讀一篇寫過的文章。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爸給我買了一套《中國民間愛情故事》的連環畫,裏面有《孟姜女》、《白蛇傳》、《梁祝》、《牛郎織女》四本,兒時讀到,覺得愛情是世間最絢爛的一場煙火,長大後再想想,也許這四個故事講的是,愛情是這世上最貴的一場煙火。


1



“樑兄,我給你介紹個對象好不好”,聽到祝英台的話,梁山伯微微一笑。


“我老家有個九妹,長得跟我一模一樣,智商情商都像我這麼高,你去向她求婚好不好”。


魯迅先生説過,那些號稱要給你介紹對象的,都是想自己給你當對象的。


“考驗我,英台這是在考驗我,這是一道送命題啊,但如果立刻表示拒絕,英台一定會問我是不是不喜歡他哪裏”。在大腦飛速運轉過生死概率後,梁山伯做出了一個高深的性冷淡微笑。


英台似乎對這個表情很滿意,他興沖沖地走了,走遠了又不忘回頭擺擺手,“要記得去求婚哦”。



婚,當然是不會去求的,但要找個誠懇的讓英台滿意的答案——


“英台,我家窮,不好高攀你家小姐”,男人求生的第一法則,一切從自己身上找問題。


山伯在積極準備考試,他想有個一官半職的時候,再去找英台。


見面説什麼呢?他也不知道,但要去找他。


晴天霹靂是師孃帶來的,“英台哪有什麼九妹啊?那是英台自己啊,她剛剛答應了別人的求婚”。


他剛剛收到去當縣令的offer,來不及拆開,風塵僕僕跑到了英台家,只是想確認下,難道他,真的是個姑娘?


故事裏説,見到女裝的祝英台的瞬間,梁山伯傷心到肝膽俱裂。



他們以為他傷心,是因為她花落別家。


他難過,是因為他愛上的,原來是一朵從未開過的花。


他吐出一口血,比七夕所有的玫瑰都紅的一口血,就走了。


英台一頭撞死在他的墓前,要與他同穴,其實何必呢。


“我暫時裝扮成了男人的樣子”,英台以為這是擋在他們愛情中間的障礙,其實那是他愛她的前提。


“他對男粧的我尚且這麼好”,英台以為這是愛情的起點,其實那已是愛的最高點。


這個世界上很多特別美好的故事,其實連當事人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啥。



2



白素貞的怨念,是通過日常抱怨與朋友圈幽怨合力完成的。


比如上個月那篇《成年人的崩潰,都是靜悄悄的》,比如上週那篇《生而柔弱,為母則強》,比如昨天那篇《閨蜜,生命中無可替代的人》。


誰讓她為自己整了個喪偶式婚姻呢?


她一面供養家庭,一面打理事業,培養了一個“別人家的孩子”,遇到困難都是鐵桿閨蜜陪在她身邊。


她對許仙的失望多了,乾脆在需要幫忙的時候都不詢問他了,何必給他一個再讓自己失望的機會呢?


跟這樣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丈夫的感受是怎樣的?


“這個女人強大的像個妖怪,我每天覺得氣壓好低哦”。



跟這樣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丈夫最大的心願是什麼?



“她能不能閉一會兒嘴,要是有個塔把她封起來就好了”。



3



如果給你三秒鐘,回憶下孟姜女同志的生平,你能想到啥?


哭倒了長城對不對?哭倒了長城還要奮身跳進那個埋着先夫殘骸的大坑裏,達到愛情和人生的終極圓滿。


作為我國少兒愛情教育的啟蒙讀本,孟姜女的人生高光時刻,就停留在她奮身一躍的時刻。



每個人都記得她是怎麼走的,少有人還能想起來姐們兒是怎麼來的。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姓孟的老爺爺種的一顆葫蘆,一顆非常喜歡往外溜達的葫蘆,長到了隔壁姜家的院子。


秋天的時候,葫蘆被一刀剖開,裏面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女娃娃”。


高畑勛的《輝夜姬物語》,從日本傳説《竹取物語》改編而來,也講了一個相同經歷的小女孩,伐竹的老翁在林子裏看到,竹子如蓮花般綻放,中間睡着一個小女孩。


面對這個神奇的小女孩,兩家人的反應是啥?


“我要我要我要”。


在經過漫長的撫養權大戰後,他們接受共同撫養,小姑娘被起名孟姜女,一個表明共同所有關係的名字。


在《孟姜女》那本連環畫裏,我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是,“兩家人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口裏怕化了”。


這是一箇中國式家長無所不用其極的成長故事,小姑娘被珍若拱璧地長大,直到某一天,她在葫蘆架下看到一個長身而立的男子,他説,“小姐姐,我叫範喜良”。


“多麼神奇的愛情,他剛好出現在葫蘆架下,我出生的地方哦,好巧哦”。


決定為了愛情縱身一躍的那個瞬間,孟姜女在想什麼?


她在葫蘆架下,初見範喜良的樣子?他們日日向人間撒狗糧的幸福生活?她看到的壓在城牆下的,範喜良的殘軀,就像他們破碎的愛情?


如果有一念,她能想起,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不知孟姜女是否還義無反顧地跳。


葫蘆剖開的一瞬間,那個白白胖胖的姑娘,照的整個世界都是光芒,在爸爸媽媽眼裏,她如神蹟般降臨。


而這世界上哪個孩子的降生,不曾被視若神蹟呢?


小時候,我以為孟姜女講的是個,生命的一切美好,都是為了等待愛情的故事。


長大後,我看過辣麼多孤注一擲、破碎了世界的人,有那麼一刻,我想,也許《孟姜女》想講的是,當你為愛傷到想拋下整個世界時,別忘了你曾是怎樣如珠如寶長大的孩子。


4


眼看着那幫嘰嘰喳喳的喜鵲,又把橋搭好了,織女就覺得很煩。

全天下都知道她這個每年見一面的愛情故事,整的她也不好搞其他對象。


她知道牛郎也煩了,早就想回去了。


如果人們能直面下,他們是怎麼相愛的故事,就該知道柏拉圖戀愛,對她和牛郎這種人,是多麼扯的事兒。


那年她看了公眾號裏,對東北澡堂子的介紹,下凡去東北洗澡,結果牛郎把她的衣服藏了起來,倆人直接就在一起了。



後來這事兒被她媽發現了,直接把她拎回了天上。


倆人正在濃情蜜意中,牛郎跪在她媽面前吼,“阿姨,愛情您瞭解一下”。


老母親微微一笑,誰年輕的時候沒下凡洗過澡啊?


老母親還畫下一道銀河,“想見面哦?可以啊,今天是七月初七,以後每年七月初七你們見一面嘛,怎麼過河?你們自己想辦法”。


牛郎在眾籌平台發佈了一個帖子,“眾籌一艘遊輪,請幫幫我們這個支離破碎的四口之家”。


下面好多吃瓜羣眾罵他,有房有車倆孩子,竟然跟我們眾籌遊輪。


這場爭吵,把這個惡母親阻攔愛情的故事頂上了熱搜,有熱心羣眾決定支持他們把愛情進行到底。


一羣喜鵲在七月初七出現了,它們搭成一座橋,用自己的肉身支持他們相會。


年復一年。


每年七月初七散場的時候,喜鵲們都要拉着他們拍一張大合影,“你們放心,明年我們還來。


她和牛郎會特別真誠地推辭,“別來了別來了,給你們添太多麻煩了”。


結果那些鳥人的情商很低,“不麻煩不麻煩,我們閒着也是閒着”。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有些本來能在人性暗區過渡過去的膠着,就因為一羣鳥人的加入,生生把事兒給架上去了。


織女趴在天上看,很多人趕在七夕那天去結婚,其實也有挺多去離婚的。她挺高興,畢竟人們,不再因為一個沉重的儀式感,假裝恩愛。


以上四個故事,是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在一天之內讀到的。那天我發燒去醫院打針,一副活不起的樣子,醫院不遠的地方有個書攤,我爸在那兒給我買了這四本連環畫。


那時候我以為他在鼓勵我,快點好起來哦,前面有偉大的愛情值得期待,現在想想,也許他是想告訴我,“這發燒算啥啊,以後遭罪的日子多了去了”。

貪財好色的花兒街致力於為大家帶來更有價值的閲讀。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花兒街參考(zaraghost)、作者,侵權必究。




往期熱文· 推薦

後台回覆「好色」獲取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63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