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超唯一漏算的 是這世上的少年心

花兒街參考2019-08-17 19:33:38

花兒街參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正在島國看fuji rock音樂節,出發之前看了《銀河補習班》,以及《哪吒》點映


《銀河補習班》看到暗自慶幸,幸虧鄧超長得好看啊,不然如果他也寫公號,他一定有本事讓公號狗的世界更加艱辛。 


我沒有開玩笑。導演鄧超算盡了所有,暑期檔的補習班熱點要放在標題裏,催淚的親情金句要寫在海報裏,提供心靈雞湯撫慰人類的焦慮,用心理暗示法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


這麼十全大補,只是電影出來,依然讓人覺得十分不好看。


《哪吒》首日票房過了億,朋友圈裏的人都在為它炸裂,有人感動導演餃子三年的精心製作,有人感動影片中被重新解讀的父子關係。


按照我們公號狗的術語,《哪吒》和《銀河補習班》這兩部電影的故事啟示撞題了,是兩個父子題材撞題,也是真誠地講一個故事、與用心地設計一個套路撞題,是一次靈珠和魔珠的撞題。


《銀河補習班》盤算盡了目力所及、標題黨所能想到的一切,卻算不到這世上還有少年心,帶那個傳説中的少年再度降世人間。


因為正在每天被暴雨澆8個小時看音樂節,只能重推一篇看了1979版動畫片寫的舊文,《別等到爸爸老了,才聽懂哪吒鬧海講的是個什麼故事》。



1



看過哪吒鬧海的朋友們注意了,歡迎來到這個暴露年齡的時刻。


此刻,一個堪比甜鹹粽子之爭的立場問題擺在你面前——你覺得,哪吒鬧海里誰是最大的反派?


是一上來就很囂張,註定活不過三秒鐘的巡海夜叉?是老年喪子,之後就一直上演隔壁老王復仇記的龍王敖光?或者是把重型殺傷性武器乾坤圈、混天綾交給未成年人哪吒的太乙真人?還是聯手作惡,最後逼死了哪吒的四大龍王?


小時候,我覺得他們都不是。最黑的那個角色是哪吒他爹,陳塘關總兵李靖。



他幾乎完整體現了家長讓人討厭的所有特質,對外特別慫、對內特別專制,特別沒有創新精神,特別容易向世界的既有規則妥協。


全世界的吃瓜羣眾都能看出來,小哪吒特別正義、特別佔理,就他看不出來啊,最後還把孩子逼死了。


小英雄哪吒,簡直是跟樊勝美相同的命運啊。被原生家庭拖累着,耽誤了他飛得更高。



2



哪吒和他爹一亮相,就是濃濃的氣場不合、三觀不合、各種不合。


哪吒小盆友在孃親肚子裏呆了三年零六個月,才扭扭捏捏地出了場。沒有頭先出還是腳先出的難產問題,他滾出來的時候是個香氣滿滿的肉球。李靖一劍劈下去,裏面才出現個小娃娃。


這廂小娃娃剛落地,超級大V太乙真人就從天邊跑來劃了陣營,“這是我的徒兒昂,大家都知道一下”。師父送了哪吒乾坤圈、混天綾。“乾坤、混天”,小哪吒摸着自己的兵器,感受着自己的生而驕傲,他要給世界留下不一樣的印記。


至於李靖,就平庸的緊了。陳塘關總兵,這種地方兵馬大員要平衡的關係很複雜啊,成人的世界都是坑啊。他混跡在這樣的人羣中,漸漸有了與之相應的裝扮,他挺着個大肚子,頭髮有些油膩,長長的黑鬍子讓整個人嚴肅而僵硬,全不似太乙真人那縷銀鬚來得飄逸。


一個謹小慎微的爹,一個不作不罷休的兒子。終於,他們的矛盾在龍王敖光身上集中爆發了。


對於李靖來説,敖光是個掌握壟斷資源的大甲方,人家會降雨啊。平時李靖碰到大甲方,態度都是很恭敬的,龍王您好啊,您前兩天發的那條朋友圈,道理很深刻啊。


天下的甲方都一個毛病,得讓乙方表示表示。龍王提出了玄幻劇中的硬通貨要求,“想降雨啊,來點兒童男童女”。


李靖知道龍王想要啥,他沒表態。駁斥龍王的要求,就不會有雨,他有錯。支持龍王,他得去徵收童男童女,他也有錯。不表態,就不犯錯。


領導不表態,陳塘關的百姓領悟力又不高,一直堅持往海里投放豬頭求雨。龍王很鬱悶,只能自己派個夜叉上去抓童男童女。


本來,這也許該是一場相安無事的成人世界黑暗遊戲。只是這個夜叉掃貨的日子太不湊巧了,那天小哪吒正在海里野浴。


看到有怪蜀黍捉小盆友,哪吒可沒有他爹那個政治素養,他還來不及擦乾自己濕漉漉的頭髮,就一乾坤圈,把夜叉給打了。


聽説自己的小弟在家門口被打了,龍王家太子敖丙坐不住了。他帶着一眾海鮮大軍,浮上了水面。


在和哪吒又進行了幾句水平大致是“你誰啊”,“你瞅啥”,“削你啊”的對話後,哪吒一乾坤圈,把敖丙也打死了。


這還不算完,哪吒還把敖丙的龍筋抽了,邊抽邊唸叨“回去給爹爹束盔甲”。



帶着龍筋,哪吒回家了。一眾隨從抱着敖丙殘缺的屍體,把消息帶給龍王,倆人在水上吵吵的時候,太子説“我是龍王三太子敖丙”,對面那小子也牛逼哄哄地説“我爹是陳塘官總兵李靖”。



3



哪吒甩着龍筋回了家,血腥氣讓他感覺振奮。自己懲惡揚善的超級英雄時光,終於開始了。


李靖盯着兒子他手裏的東西,腿忽然就軟了。他不斷擦着額頭上的汗,一種世界末日到來的感覺。龍王剛剛砸響了他家的門,跟他大呼小叫了半晌,他都覺得龍王説的故事肯定是個誤會,直到他看到,哪吒手裏那根龍筋。


怎麼擺平眼前的事?李靖不知道。


他只能按照自己的經驗周旋——他先認了錯,並指出問題的嚴重性“哪吒,你怎麼敢傷害天神龍種呢”。又試圖套個近乎,“哪吒快跪下,給你敖大爺賠禮道歉”。


如果哪吒跪下了,也許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敖光會跟李靖談談,“這事兒怎麼解決吧”。李靖再傾盡可能地,給敖光一個解決方案。


但這卑微笨拙的爭取,落在哪吒眼裏,真是太違背原則了。


哪吒一揚頭“這事兒不怪我啊,他們禍害人,打架也是他們先動手的。他們弱他們打不過我,能怪我麼”。



4



遇到了校園霸凌腫麼辦?告老師啊!


龍王的辦法沒有比小盆友高明,在跟哪吒過了幾招敗下陣後,他留下一句狠話,“我要找玉帝告狀去”,一路騰雲而去。


李靖的恐慌又深了幾分,他低着頭,説這下都完了。



站在他對面的小英雄哪吒,表現出了完全不同的精神狀態,他琢磨着怎麼跟惡勢力鬥爭到底。


哪吒找師父太乙真人討了個主意,他埋伏到南天門,把趕上去告狀的敖光又削了一頓。


他還抓下敖光的幾片龍鱗,當眾羞辱了老龍王一頓,讓遍體鱗傷的老龍王保證再也不告狀了。


得到了保證後,哪吒歡歡喜喜地回了家,告訴憂慮的爹“事情我都想辦法解決了,你別瞎操心了”。


李靖嚇得都快抑鬱了,他沒收了哪吒的混天綾和乾坤圈。


事情當然沒能按照哪吒的方式都解決了。龍王打架不成、講理不成、告狀不成,他只能發動羣體性事件了。龍王把自己幾個兄弟都找來了,風雷霜雪地襲擊了陳塘關。



李靖忙不迭地向天空作揖,求龍王們饒過陳塘關。龍王們説可以啊,只要你殺了哪吒。


閃電在頭頂不停地炸開,大雨如注風陰嚎,李靖舉起了劍,他曾一劍劈開兒子的生命,如今他要再一劍殺了他。只有這樣,才能保住一家老小、全城百姓。


啪嗒,李靖的劍掉在地上,他沒下去手。


看着父親的慫,小英雄哪吒又登場了。他拾起了劍,英氣勃勃地對着四條龍怒吼“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他自刎了。


雨水退,龍王散,英雄血流成河,他庸懦的父親悵然坐在城牆上。



5


哪吒的眼睛慢慢閉上了,他最後看了一眼父親,眼神裏滿是失望。


這個中年人,他膽小怕事,放任惡勢力的潛規則。他沒有鬥爭的氣魄,酷愛粉飾太平。他沒收了自己的武器,打壓自己的戰鬥。


哪吒身後,託夢給他娘,請殷夫人幫他建了座廟宇“哪吒行宮”。哪吒行宮的香火很旺,因為許願千許千靈。只剩一縷魂魄,他依然是個英雄主義者。


直到有一天,李靖路過,發現了這座香火旺盛的哪吒行宮。看到自己的兒子被這麼多人供奉朝拜,做父親的很激動有沒有?


當然有!李靖激動地揚起六陳鞭,把哪吒的金身打得粉碎,讓人一把火燒了廟,然後神情嚴肅地警告吃瓜羣眾們“此非神也,不得進香”。


後來太乙真人給哪吒做了蓮花化身,哪吒站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李靖復仇,“父母給的肉身我已經在那次自刎中還給你了,你憑什麼去砸我行宮裏的金身”。


在他心裏,死過一次,李靖已經不是他爹了。在李靖心裏,即使哪吒死了,也是他兒子。他看不慣他的英雄主義,死了也要管。


哪吒追着李靖一路廝殺,那畫面有些熟悉,除了武功高一些,身份顯赫一些,神通寬廣一些,他們與這片土地上千百年來奔跑過的父子,別無二致。


小小的少年對父親從崇拜到失望;從“我要把龍筋帶回去給爹爹束盔甲”,到“我要教給他這個世界新的規則”;從“他是我的超級英雄”,到“我才不要做他那樣平庸刻板的人”。


他們一個忙着反叛,一個忙着打壓;一個心裏只有詩和遠方,一個被生活磨得只剩眼前的苟且。一個自覺漸漸強大,一個日益老去。


小説裏,李靖沒打過哪吒。從天而降的燃燈道人贈了李靖一座金塔,每當哪吒不服時,他就可祭起金塔燒他。


那座從天而降的金塔與火焰,大概就是充滿英雄主義的兒子註定要受的磨難,也是父子和解之路。


哪吒不知道的是,許多年前,李靖也曾是個求仙訪道的少年。那時他也路見不平一聲吼,他的眼睛很清澈,他的胡茬兒剛剛冒出,柔軟而調皮。


貪財好色的花兒街致力於為大家帶來更有價值的閲讀。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花兒街參考(zaraghost)、作者,侵權必究。





往期熱文· 推薦


點擊下方圖片即可閲讀

後台回覆「好色」獲取有顏色內容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163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