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兒街的“參考”與經濟觀察報的“觀察”

花兒街參考2019-08-17 19:33:35

花兒街參考 · 線下活動



作者 | 王更生


在80後,85前的一波人的記憶裏,有一份橙色新聞紙,承載過很多人的夢想。許知遠曾是這個夢想最鮮明的“符號”之一。


那個時候的許知遠,還是個樂觀而憂傷的年輕人,深深符合着“理性、建設性”的調性。


那些年,這張橙色報紙是那個年代莘莘學子們最珍貴的收藏品,因為你至少需要花費一週的時間讀完報紙上的每個字,然後若干年後,你重新翻看報紙的時候可能才能真正讀懂每一個字。



那些年,只要是一個懷揣新聞理想的人,就夢想着能把自己的名字印在這份橙色新聞紙的記者欄。那些年,這份報紙的嚴肅與高深,也讓很多年輕的新聞人望而卻步。那些幸運被選中的年輕人,也都變成了”憂傷“的年輕人。憂傷於自己的才華有限,學識有限,能力有限,難以駕馭這一種橙色。


那些年,“觀察家”裏大師雲集,“觀察家”的編輯們最讓新聞人豔羨不已,大家都想去“觀察家”版組工作,每天能跟那些直接觸摸時代脈搏的人約稿,每天能比普通讀者更早一些看到那些閃耀着時代光輝和獨特見地的思想結晶,是最幸運的事兒。


那些年,大師們在報紙上來來回回地“爭論”公共話題,記者們在報紙上”理性、建設性“地為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建言獻策,每一年都能誕生一批“最受尊敬的中國企業”。


那些年,商業評論裏有最好看的商業故事,lifestyle裏有最有文化的時尚與娛樂,區域新聞裏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中國。


過去的很多年,媒體一直在被反反覆覆地唱衰,鼎盛的時候,媒體人面臨着生活困境。自媒體井噴式發展的時候,傳統媒體再一次被不斷地唱衰,迎來了生存困境。如今,自媒體人解決了部分的生活困境,然而新一輪對於自媒體的唱衰又開始了,這種唱衰直指生存困境。


一代又一代,一波又一波,媒體人還是那些“憂傷”的年輕人,他們最愛的問題仍然是,“我們能為這個時代帶來什麼價值?”



傳統媒體人反省印刷出來的密密麻麻的信息,為什麼沒有價值?


自媒體人反省寫出來的篇篇十萬➕,被人們掛在嘴邊討論的,又能有什麼價值?


下週三,林默和張向東,可能會給出我們關於價值的答案,或者他們對於價值的自省。


無論哪一種討論和自省,我仍然相信,無論介質如何改變,媒體永存。


今年是《經濟觀察報》成立的第十八年,我敬愛的文釗老師説,“對於具有公共屬性的媒體來説,責任不會改變。這個責任,是作為社會發展進程中的瞭望者,是推動社會進步和商業文明。我們堅信,一旦主動從公共生活中退場,就不能稱其為媒體——無論擁有多少流量和粉絲,都不能改變這一點。從紙媒走到數字媒體時代,無論內容通過怎樣的介質和渠道傳播,我們始終擁有相同的價值觀。我們相信,在此基礎上的獨立思考與認知,是整個社會成熟的基石。”



這次沙龍,我們首次採用合辦的方式,並選擇中金所旗下的“新時代資本市場研習社”作為聯合主辦方。對於金融市場而言,信息的傳播更是直接影響價格波動,可以説信息即價值;因此如何正確向公眾傳遞信息並被公眾理解和接受一直也是監管層關心的話題,這也是我們邀請中金所各辦這次沙龍,共同進行探討交流的的初衷。

 

中金所,全稱“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是經國務院同意,中國證監會批准設立的,專門從事金融期貨、期權等金融衍生品交易與結算的全國第一家公司制交易所,是我國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發展的一個重要舉措。

 

顧名思義,如同商品期貨管理商品價格波動風險一樣,金融期貨主要用來管理金融市場價格風險,譬如國債、股票以及外匯等。金融期貨市場發展水平高低,往往代表了一個國家資本市場發展的高度和深度。

 

值得提醒的是,相比股票等現貨市場而言,金融期貨市場專業性更強、風險更高,需要投資者具有很強的專業水平和抗風險能力才能參與。對大多數投資者而言,通過認購正規機構發行的基金理財產品間接參與是比較穩妥的選擇。

 

7月31日下午14:00-16:00,我們在花兒街等你,不見不散。



 動 流 

 

嘉賓分享+現場互動


 容 大 綱

 

經濟觀察報社委、副總編輯張向東分享心得

花兒街參考創始人林默分享心得


 名 費 用


39元/人(到場返還)


 動 時 間


7月31號  14:00-16:00


 動 地 點


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

香河園路當代MOMA倍格生態


https://hk.wxwenku.com/d/201163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