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他見過兩個江湖

花兒街參考2019-08-17 19:33:32

花兒街參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1


2010年,華為第一次登上財富世界500強的榜單,排第397名,相當不靠前的位置。


但《財富》雜誌官方特意將華為的到來劃了重點,理由是“使得中國大陸的上榜民營企業再添新成員”。


這話説的很隱晦,彷彿上榜的民營企業是一支龐大的隊伍。


其實悉數當年的榜單,上榜的54家中國公司中,共有民營企業10家——其中3家總部在香港,5家總部位於台灣。內地上榜的非國資企業,唯有平安與華為。


站在榜單的中後部,華為抬頭往上看,家裏成績最好的中石化,排500名大榜的第7位,國家電網排在第8位,他們後面還有中國移動、工商銀行、南方電網、東風汽車等等。


排名靠前的同學們密集分佈在能源、金融、通訊等領域。每一家都是高門大户,每一户都做着一些別人無法取代的生意。


華為站在榜單往下看,組團來打榜的人中,排名最靠後的,是一年前剛剛發佈了智能手機的宏碁。


這估計是那年的任正非能看到的手機業務的底線了。


雖然那一年,保福寺銀谷大廈裏,一個叫雷軍的人剛剛帶一幫人,豪飲下一碗小米粥。


斯年商業的主流是金融界上高門大户的啥啥總部,商業的主流理想是在天經地義的生意里加價不加量,保福寺喝小米粥的那幫人討論的“用户參與感 ”、“緊貼成本定價”,被淹沒在時代隆隆的金山銀海中。


任正非在這一年的財報上欣喜地通知大家,華為2010年銷售收入實現 1,852億人民幣,同比增長24.2%,這主要源於華為在海外銷售收入的大幅增長。



2


2013年,一個被稱為中國移動互聯網元年的年份。


業界瘋傳,小米手機的出貨量在2012年底已經達到了719萬台。這個數據讓華為內部開始討論,是否要單做一款手機與之競爭。


斯年空氣中,最熱辣的金句,不是馬雲在機場的演講,而是雷軍操着湖北口音的那句“站在風口上,豬都會飛”,但華為董事會經過考慮,還是否定了另外獨立一個手機品牌的建議。


任正非曾在華為內部反思人員體系僵化時感慨,“用華為的標準來評估,雷軍不是一個合格的產品經理,早被淘汰或者無法升職”。



關於榮耀的轉機出現在幾個月後,華為在倫敦發佈的P6手機,銷量遠超公司預期,華為決策層終於同意將榮耀獨立為一個品牌。


移動互聯網大風起兮,當年財富世界500強的榜單上,卻新添了四家來自山西的公司——山西焦煤集團、山西陽泉煤業集團、大同煤礦集團、山西晉城無煙煤礦。


而他們的老鄉山西煤炭運銷集團有限公司,早已在榜單上翹首等待他們。


兩個各自癲狂的風口上,站着兩個品種自信滿滿的豬。


五年後,依然有人愛憎分明地比較這兩個品種的豬,2018年,製片人汪海林在談及影視圈現狀時,直言“很懷念那些煤老闆們,從來不會注意或者干涉我們影視創作,但是現在的投資人大多是互聯網工作人員,他們一切看流量”。


如果把豬的生命週期拉長,你會發現風口對於豬最大的意義並不在於當下 的風大風小,而在於能否四蹄騰空躍起時,能不能看踏上一個風口。


2013年,雷軍開啟了小米的IoT業務,通過孵化投資的生態鏈企業,把手伸到了智能硬件和生活消費品類,開始構建IoT技術平台。


一年後,小米手機登頂國內智能手機行業市場份額第一。




3


2016年,這是手機制造商在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上全面收割的一年,這一年蘋果在位列第9,三星排名第13,彼時還不太愛做夢的郭台銘,帶着勤懇的富士康排名第31。


這一年,第一家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出現在了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上。


你別想多了,不是阿里,也不是騰訊,是京東。


商業世界最好玩的一幕永遠在於,那些你以為是競爭對手的人,忽然有一天你們就滾進了一個深坑。


首先,是在手機這件事兒的聲量上。


2016年,一個來自山西的的互聯網人,雖然家裏沒有礦,為公司的員工傾情演唱了一首《野子》,“怎麼大風越狠我心越蕩,我會變成巨人,踏着幸福踩着夢”。


賈氏金句全面取代了風豬論,佔據了當年的頭條。賈氏的生態化反理論,聲浪上亦碾壓過小米的IoT業務。


這是小米手機銷量大幅下滑的一年,vivo和oppo拉着小手,依靠線下渠道一路碾壓過了華為與小米,輿論對小米“互聯網思維”的崇拜轉成了反思。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雷軍説“大家對我們的期望值,有點扛不住”,那一年,他重新接管了公司的手機業務,每天工作時間以十幾個小時起步。


任正非在這一年的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説,“華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華為已前進在迷航中。”


迷茫並不會有立竿見影的答案,互聯網的世界裏,永遠是幾家焦慮幾家更焦慮的故事。


2017年,中國互聯網大佬們組團空降了財富世界500強,2017年的500強榜單上,阿里、騰訊、京東、蘇寧雲商皆榜上落户。


財富雜誌沒再恭喜中國民營公司的加入,畢竟榜單中,上有84派的任正非與柳傳志,中有92派的張近東,下有99派的馬雲、馬化騰、劉強東。


2018年,雷軍用他的奮鬥精神把小米帶到了港交所敲鐘現場,華為則在這一年發佈了兩款自主研發的ai芯片。




4


上市一年後,9歲的小米被納入了2019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世界500強公司;這一年華為已經排到了榜單61位。



隨着小米的入榜,財富世界500強的榜單中,“互聯網服務與零售”類公司,由2018年的中美各3家,變成了美國3家(亞馬遜、谷歌、Facebook),中國4家(京東、阿里、騰訊、小米)的格局。


華為手機的意義已超越了手機本身,一個月前發佈的nova5,應用的7納米芯片,系華為自主研發了兩年的產品。


而小米已不再是一家單純的手機公司,小米自2013年啟動IoT業務,以產品為切入,利用打造爆品的方式建立豐富的產品矩陣,開放技術接口建立龐大的AIoT生態鏈體系,截至2019年3月31日,小米IoT平台鏈接設備數(不包括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已超過1.71億台,成為全球最大的物聯網平台。


在財富世界500強的榜單發佈後,雷軍發佈了一封內部信,他宣佈贈予所有在職員工和核心外包服務團隊成員共計20538人,每人1000股股票。


有評論説,中國手機華為小米雙雄會師500強。


但對於雷軍來説,小米會師的,又豈止是華為?


1992年,求伯君邀請23歲的雷軍作為第6名員工加入金山;那一年,任正非決定把手中的全部籌碼投入C&C08;交換機的研發;而聯想在同年,提出了家用電腦概念。


宿遷狀元劉強東,在那一年考入了中國人民大學;為了開海博翻譯社,馬雲在那年花3個月才借到3萬塊錢,有了開銀行的想法。


而等到6年後,雷軍升任金山總經理時,馬化騰才跟張志東一起註冊成立”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


這個以商業觸角、戰略聞名的商人,少年成名,勤奮自律到令人髮指,也許是自身資源的優越會讓人輕視大勢,他在金山的盤子裏兜轉了十幾年的時間。也許是那些年的兜轉,讓這個執着的企業家更敏感風的到來。


而當年那些他並行過、仰望過,以及仰望過他的人,把船一艘艘地開遠了,直到他帶了一艘新船出航。



這個與92派共振過一個江湖的企業家,看着99派在他的身邊路過;他經過軟件領域的狗血,也淌過硬件領域所有的坑;他堅守過PC互聯網最漫長的堅守,在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兩大風口間做了最輕佻迅疾的跳躍。


他見過兩個最激盪的江湖,江湖也都見過他。


貪財好色的花兒街致力於為大家帶來更有價值的閲讀。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花兒街參考(zaraghost)、作者,侵權必究。




往期熱文· 推薦

後台回覆「好色」獲取

https://hk.wxwenku.com/d/201163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