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王講的到底是個什麼故事?

花兒街參考2019-08-17 19:33:29

花兒街參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1



木法沙登上專屬於創始人的頂層環景式辦公室——電影裏那塊破石頭。環顧四周,他眉頭一皺,“刀疤為啥沒來?新的王位繼承人誕生了,他難道不應該來一起高興高興嗎?”。


即使作為一個孩子,辛巴也能體會到這是一個過分的要求,刀疤該高興的點在哪裏?如果沒有自己,刀疤不該是王位繼承人麼?



大公司,總是光明正大地提出那些違揹人性的虛偽要求。


“算了算了,他沒來也原諒他了,誰讓他是我的親弟弟呢”,他爸擺擺手。


“木總真是心胸寬廣”,那隻鳥在旁邊説。


領導身邊總有一些鳥人,負責把領導的虛偽解釋為品德高尚。



2



“辛巴,你看,這是咱們治理的江山,太陽能照到的地方都是。你注意看那個地方啊,那裏是大象墓地,住着一幫土狼,我叫他們野蠻人。丫們總想往咱家裏溜達,想跟我們一起吃肉。開玩笑,這麼好的生意,憑什麼跟他們一起吃肉?他們一來,爹就站門口罵丫的,’趕走那些野蠻人!’”。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董明珠阿姨那樣,靠吼趕走野蠻人的。



當看到犀牛地動山搖地奔跑而來,野狼就站在犀牛身後時,他爸是一臉懵逼的。


如果辛巴沒理解錯,土狼的這個操作叫加槓桿,就像寶能系對王石叔叔做的那樣。


野蠻人拍了桌子,“到底讓不讓我們一起玩?”。


他爹拼命按着董事會的桌子,望着他叔叔,“刀疤,我們一起把野蠻人趕出去”。


他叔直接把桌子踢翻了。



那些被剝奪了用手投票機會的人 ,可以用腳投票時都會用盡全力 。


他爸離場了。



3


在“萬惡的資本”的支持下,刀疤叔叔繼任了,他發表繼任感言,感謝他爸對榮耀大地的貢獻,甚至流下了幾滴眼淚。


但刀疤沒能自此跟嫂子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他這個繼任者的工作,太不好乾了。


任何人想指責他,都有一個萬能的理由,“刀疤一個職業經理人,能有多盡心啊”。


長頸鹿啊羚羊啊那些人,作為公司食物鏈底端,相當不滿意刀疤的工作,“以前木法沙在的時候,我們只服務獅羣這一條鏈,現在多了這麼多土狼,這不是把員工竭澤而漁嘛,這種職業經理人就是隻看眼前利益,不顧公司長遠發展”。



雖然有一種理論説,木法沙把土狼強制驅逐,導致榮耀之地的食草動物長年呆在舒適區,成了大公司裏養的膘肥體壯的那種員工,而刀疤引入的土狼,則讓食草動物們重新奔跑起來,優勝劣汰。


但是,聽不見,聽見也當沒聽見。誰要什麼996的福報,我們只想在舒適區浪費生命。


作為高管團隊的母獅子們也不滿意刀疤的工作的,畢竟大家都是利益受損方,“他不是創始人,心裏沒有把我們當親人,傷害我們就是傷害公司”。


這些積怨,在經濟環境變差——草原旱季到來的時候,被集中清算了。


當娜娜去對着自己傾訴“刀疤把一切都毀了,草原現在寸草不生,連水源都沒了”的時候,一萬頭草泥馬在辛巴心頭跑過,你們一邊抱怨刀疤減少了食草動物,一邊把寸草不生的鍋甩給刀疤;刀疤引入的是土狼,又不是抽水機,水源沒了這跟他有啥關係啊?


但是辛巴沒有把他的質疑講出來,畢竟跟有曖昧關係的女同事,是沒有什麼道理好講的。



他跟着娜娜一起點頭,“是啊是啊,公司現在遇到的困難,跟旱季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刀疤一個職業經理人,能對公司盡心盡力嗎?”。



4


究竟誰該是公司新的掌門人,是面前這個連娜娜都打不過的富二代,還是那個組織了讓大家很不爽的內部改革的職業經理人?


經公司老臣——母獅子們一致決定,還是富二代吧,沒啥能力無所謂,畢竟利益才一致,他的歸來,就代表着原有秩序的歸來。


在公司老臣的全力助攻下,刀疤和他引入的資本被洗出了公司。


資本方對刀疤進行了猛力的痛斥和暴擊,不然他們回去也不好向大老闆交差。


財經頭條新聞《榮耀之地控股權爭奪戰風雲再起,傳奇職業經理人刀疤遭掃地出門》。


這段趕走那個創始人——職業經理人從來幹不好工作——這個無能的富二代回來接班的故事,似乎走到了尾聲。


榮耀之地是不是就此在辛巴的領導下,過上繁榮富足的日子?反正人類社會有李兆會和朱一棟醬的二代接班往事。富二代辛巴也出走半生,帶着自己的團隊——兩個佛系夥伴,帶着一種叫阿庫納瑪塔塔的公司文化,強勢迴歸。準備無為而治的他 ,接手一個百廢待興爛攤子,之後的故事大概也只能參考道士李必單手挽救大唐,赤膊手撕闕里霍多幕後大boss未果被囚。


電影就沒再往下拍了,就像白雪公主和王子的故事那樣。



貪財好色的花兒街致力於為大家帶來更有價值的閲讀。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花兒街參考(zaraghost)、作者,侵權必究。




往期熱文· 推薦

後台回覆「好色」獲取

https://hk.wxwenku.com/d/201163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