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三查”大戰商業查詢

品途商業評論2019-08-17 18:19:58


燃財經(ID: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劉景豐

編輯 | 魏佳



商業查詢,硝煙再起。


近日,北京市海淀法院網發佈一則消息,商業信息查詢平台“天眼查”運營商將“企查查”運營商告到法院,並索賠520.45萬元原因是企查查在廣告中用到了“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這句廣告語,而這句廣告語的首創者正是天眼查。


作為商業查詢領域兩家頭部平台,企查查和天眼查的戰爭自2014年開始。2014年成立的國內第一家商業查詢平台企查查,在2015年便宣佈率先盈利。晚於其半年成立的天眼查直到2017年才開始商業化。而到了2018年3月,有數據稱,天眼查的用户已經超過一億,全面實現細分市場第一的成績,後來者反而居上。另一家也於2014年成立的公司啟信寶則稱在B端市場佔有絕對的優勢。


伴隨着行業白熱化,一場三查大戰正在上演


2018年之後,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全國各地城市的地鐵、樓宇等廣告位,天眼查和企查查輪番上演着廣告大戰。有數據稱,天眼查投入的宣傳資金近2億元,企查查則與新潮傳媒合作霸屏全國100個城市的新潮電梯電視。


廣告競爭的背後,是商業查詢這個小眾行業的C端市場爭奪戰。一位業內人士告訴燃財經(ID:rancaijing),企業徵信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小眾的市場,而這其中又分企業信用評級、企業大數據、企業信息查詢等不同維度的細分領域。絕大部分做企業徵信的公司均面向B端開展業務,B端激烈的競爭,倒逼着商業信息查詢公司必須做出差異化,向C端爭奪市場。



小眾的商業查詢生意


2014年3月,在國家宣佈計劃公開政府層面企業工商信息後,做體育SaaS類產品的楊京主業外研發了一款引流工具,並改名企查查開始推出商家工商信息查詢服務。


這是國內出現的第一家商業信息查詢類創業公司。其核心原理是通過爬蟲技術從國家工商信息網站等政府機構官方網站,以及互聯網公開數據中爬取企業信息,進而形成商業信息報告,提供給B端企業和C端用户使用。


2個月後,即2014年5月,啟信寶也在蘇州成立。到了同年10月,擁有海外工作背景和著名大廠工作經驗的科學家柳超創辦天眼查。


柳超曾是河南省理工科高考第一名,2003年畢業於北京大學計算機系,擁有美國伊利諾伊大學計算機碩士與博士學位,後擔任美國自然科學基金數據挖掘方向的專家評委。相比另外兩家同類型公司的創始團隊,柳超的背景足夠耀眼,也使得日後其公司的發展路線有別於另外兩家。


“三查”歷次融資信息 單位:元

製圖 / 燃財經


在最初的幾年,爭奪戰似乎更多是在企查查和啟信寶之間展開。


2015年9月,楊京接受獵雲網採訪時稱,企查查當時已積累C端用户150萬,平台的DAU查詢量已達到15萬,系統自查詢量達到200萬。就在這一年,企查查也摸索出一條商業化變現道路,即面向C端的查詢基本是免費的,而盈利點在B端,企查查會給金融機構提供服務,並收取服務費。


楊京稱,2015年6月份,其B端銷售額已突破150萬元,自2015年公司就開始盈利。這也是三家公司中最早盈利的。2016年,企查查的用户量已在1800多萬,日活在100萬以上。


啟信寶則是在2015年9月被合合信息以3000萬元價格收購。彼時,啟信寶市場總監張康祥透露,啟信寶已有全國7500萬家企業的信用信息,基本可以覆蓋所有在工商局註冊過的企業,排名其後的公司僅擁有3000萬家數據。啟信寶已為1000多家客户提供企業信息查詢服務,其中不乏京東萬象、四大銀行之一。


儘管公佈的數據維度不同,但都有領先對手的意思。


相比而言,天眼查的系統直到2015年底、2016年初才上線。成立後的天眼查並沒有着急進行商業化,而是做了一些技術上的改進。用柳超的話來説,天眼查投入了大筆資金在核心技術——ACID圖數據庫的研發上。或許這是柳超作為技術出身的強項。


此後,天眼查追趕而至。2017年8月,柳超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拿百度指數來做衡量,天眼查已是行業第二名的5倍,第三名的9倍,日均訪問在千萬級。天眼查從2017年4月開始商業化,5月份便實現月盈虧平衡,柳超稱當年底其營收達到6000萬元。


實際上,在2016年初,國內企業信用信息查詢平台曾多達四十多家,此後行業開始分化,並逐漸發展成天眼查、企查查、啟信寶“三足鼎立”的局面。


但相比個人徵信市場號稱有千億市場規模,國內的企業徵信市場規模不足百億。甚至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數據,2017年我國信用服務市場規模僅為37.3億元。


一位徵信行業從業者徐然告訴燃財經,企業徵信本身是一個小眾市場,這個小眾市場又分為企業信用評級、企業大數據公司、企業信息查詢等幾個維度。僅企業信用領域,國內持企業徵信牌照的公司就達130多家,企業大數據公司更是為數眾多。這樣來看,留給企業信息查詢這個細分領域的市場少之又少。


“絕大多數企業徵信持牌企業都是做B端業務,就連作為美國三大徵信巨頭之一的益博睿徵信公司在中國紮根十幾年後,目前在中國一年的營業額也就一兩個億。B端的競爭非常激烈。”徐然説。


而目前隨着B端競爭的加劇,此前靠B端業務進行商業化的商業信息查詢平台,也需要考慮差異化的方式。



爭奪C端市場


在商業信息查詢這個小眾的市場裏,各公司的商業模式差別並不大。所有商業信息查詢公司均是通過爬蟲技術在公開網站爬取商業信息,然後進行分析加工,形成商業信息報告對外出售。數據來源、技術模式、商業變現方式、客户羣體均呈現同質化狀態。這意味着,競爭在進一步加劇。


2018年,這場競爭開始進入白熱化。


2018年初,媒體在報道中稱,天眼查收錄了全國超1.4億家社會實體信息(公司、社會組織、律所等),包含上市信息、企業背景、企業發展、司法風險、經營風險、經營狀況、知識產權等80種數據維度。而彼時百度統計,天眼查用户已經超過1億。


當時天眼查已經形成兩條收入線:C端收入主要是會員費形式,用户充值後可查看詳細搜索結果,包括企業聯繫方式等信息;在B端則多為大客户定製或者接口調用費。天眼查稱,其C端佔比略大,而B端的代表性客户有銀行(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機構(KPMG畢馬威)以及互聯網中的58趕集等,大客户客單價在幾百萬元。


柳超稱,這些數據採集自開放和共享的政府公共數據,覆蓋2000多個數據源網站,然後再經歷數據清洗、數據聚合、數據建模等流程,包含數千項數據指標與上萬個數據模型,最後可視化的呈現出來。


此前曾主要依靠B端帶來收入的企業信息查詢平台,又發現了一座寶藏——C端付費用户。


獲得C端市場,最好的方式便是打廣告。


也正是此時,天眼查、企查查和啟信寶的商業廣告開始霸佔各大城市地鐵廣告位、電梯廣告位。


天眼查在地鐵裏的户外廣告


在起訴文件中,天眼查運營公司北京金堤公司稱,其於2014年11月首創“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這句廣告語,隨後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全國各地城市,投入了近2億的資金,進行大範圍宣傳和推廣。


而在企查查以往的報道中稱,其在全國28座城市投放了樓宇廣告、地鐵廣告,整合多媒體資源頭條、抖音、網紅等投放。2019年,企查查還與新潮傳媒合作,在全國100座城市的新潮電梯電視上上演了霸屏廣告。


天眼查和企查查的廣告對比


儘管啟信寶的廣告投放數據並未公開,但燃財經發現其同樣在地鐵、樓宇等廣告位進行了大量投放。而且依靠背後公司的“全能名片王”等產品的帶動,也獲得了一波用户。


廣告投入的競爭得益於C端市場對商業數據的需求加大。實際上,隨着新經濟公司出現,C端用户在求職、業務推銷、商業合作等等場景下均對此有較高需求。


然而,這種模式也引發一些質疑。此前,有公司因名譽糾紛將企查查告上法庭,原因是企查查因數據錯誤擅自添加“疑似實際控制人”、“自身風險1條”等警示信息,放大了錯誤信息的負面影響。


還有媒體報道稱,天眼查、企查查等將企業電話甚至公司法人的手機號放在顯眼位置,讓一些公司法人遭遇電話騷擾。互聯網上還有聲稱可以處理天眼查等平台上判決文書的信息,並且按照處理難度的不等給出不同的價格,價格在幾千元不等。對此,天眼查迴應稱,平台上不存在任何付費刪除數據的業務,內部也不存在漏洞。


這些質疑並不影響“三查”用户的快速擴張。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佈的《2018-2023年中國徵信行業市場前瞻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截至2018年6月,我國信用服務應用活躍用户規模已達872萬。其中天眼查的活躍用户規模為275.2萬,佔總活躍用户的比重為31.6%;企查查的活躍用户規模為245.1萬,佔總活躍用户的比重為28.1%;啟信寶的活躍用户規模為125.2萬,佔總活躍用户的比重為14.4%。三家企業為行業前三,在總活躍用户中合計佔比超過74%。


到2019年,企查查在對外宣傳中稱其個人註冊用户近2億,累計打開數量超過千萬次。


而對於天眼查,2018年3月底其公佈的用户已經超過一億,但此後的情況並未公佈。在另一份數據中,截至2019年2月,天眼查企業客户累計6.48萬家,其中,小微企業為2.08萬家,佔比32%。在另外一個維度,天眼查則公佈其收錄了1.8億家社會實體信息。


2018年9月,在啟信寶成立三週年時,其對外宣稱2018年用户量突破2億,日活躍用户數突破100萬。


儘管公佈的數據維度眼花繚亂,但可以看出三家企業似乎都把“2億”看成一個競爭點。


此次官司,也正是天眼查與企查查在廣告投放領域的交鋒,也是搶奪C端市場的“後遺症”。


有專家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此類訴訟通常從兩個角度考慮維權,一是著作權侵權,即企查查使用與其相同的廣告語,但前提是該廣告語有獨創性,屬於作品,而“查公司、查老闆、查關係”表達的是產品的基本功能,認定有獨創性有難度,故天眼查未按照著作權侵權進行起訴。二是不正當競爭,即企查查使用的廣告宣傳頁面與其相似、廣告語相同,導致誤導了消費者,有悖誠信原則和商業道德。


至於判決如何,還要看相關證據證明。



商業查詢走向差異化


面對頗為狹窄的市場規模,對於天眼查、企查查和啟信寶們來説,走出差異化幾乎是其必然的選擇。


2018年1月底,天眼查APP正式上線“商業頭條”功能,切入信息流領域。除專業媒體的深度資訊之外,“商業頭條”還細分了創投、文娛、科技、商業、職場等多個板塊,通過圖文、快訊的方式,推送給用户有價值的商業信息,實現從“搜索引擎”到“推薦引擎”的“商業信息獲取閉環”。


據悉,天眼查“商業頭條”功能將採用機器推薦和用户推薦兩種機制。一方面基於用户經常查詢、瀏覽的數據,推送用户感興趣的內容給他。另一方面,也將通過數據挖掘和機器學習,推送有價值的商業信息。


此外,天眼查還與百度聯合,對企業推出聯合名片。在天眼查認證的公司,企業名片將在百度大幅展示。


企查查則從商業信息查詢切入知識產權查詢。2018年8月,由企查查孵化的新項目權查查上線,它是一家“互聯網+大數據+知識產權”的服務平台,包含PC端、H5頁面以及第三方開放平台。



權查查的創始團隊和技術團隊均出自於企查查,為企業和專業代理人提供知識產權交易撮合服務與管理,目前平台的主要盈利模式是通過知識產權交易獲取佣金。得益於企查查的數據積累,權查查能夠藉助商業大數據資源庫,打通知產與企業的關聯關係。


而啟信寶把目光放眼全球。2019年3月,啟信寶運營公司上海合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與商安信(上海)企業諮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宣佈戰略合作,推出企業信息查詢行業內首款打通境內外企業數據查詢業務的應用工具——全球版啟信寶(雙語版)。


啟信寶稱,其以國內超過1.8億家企業及組織機構數據為基礎,同時納入全球超過60個國家的海外企業的一整套信用信息查詢結果。相比國內一些徵信機構主要業務是個人信用,全球版啟信寶針對的主要是企業徵信和企業信用,更多的還是做企業信用和風險管理。


在商業信息查詢之外,今年4月,央行開閘企業徵信牌照。5月份天眼查對外宣佈,在公佈新一批3家企業名單中,天眼查名列榜首。這也是商查領域第一家獲得企業徵信牌照的企業。


2個月後,企查查運營主體——蘇州朗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也對外宣佈,其已經獲得了央行企業徵信機構備案。


從小眾的商查領域,再到企業徵信領域,這場戰火仍在蔓延。


*題圖為燃財經制作,素材來源於視覺中國。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徐然為化名。


https://hk.wxwenku.com/d/20116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