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日常衝突時,要用對方法

伯凡時間2019-08-17 17:38:19


日常生活和工作當中,一些分歧和矛盾在所難免,這是一種常態,但我們往往將其視作一種生活的“病態”,將這些情況看作阻擋自己擁抱美好生活的絆腳石,不論是它們帶來的衝突本身,還是在處理這些問題時自己能力上的捉襟見肘,都讓人覺得既沮喪又惱怒。事實上,它們並非牢不可破,我們也並非無能為力。之所以很多時候我們覺得無可奈何,是因為在處理這些問題時,我們用錯了方法。


人的第一慣性首先是維護自身的正確性。我們拋出一個觀點之後,最希望對方想都不想就能馬上接受,然後將之奉為真理,這樣,自己作為“真理”的散播者,也能輕而易舉地享受一下作為上帝的高光時刻。


一旦有人對我們表現出某種質疑或反對,我們首先想到的往往不是“對方是在探求真相”,反之,情緒會第一時間將理智擠出大腦,讓我們厭惡質疑和反對,認為這是在故意找茬,故意讓自己難堪。


當每個人都這麼想的時候,分歧和矛盾就成為了必然,且顯得難以調和。


面對分歧,人們慣用兩種手段,一種是企圖以自己的怒火將對方“化為灰燼”,當然,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對方也會頂着一頭火來燒你,最後往往是兩敗俱傷。還有一種人則甘願為了“顧全大局”而“犧牲自我”,他們會表面上順從對方,否定自己,息事寧人,把火窩在心裏頭,伺機找個“軟柿子”再發泄。



這兩種方式,幾乎是一種傳統。很早的時候,中國的士大夫與民間羣體之間就存在着一種審美上的矛盾,由此出現了“矯俗”和“媚俗”的説法。所謂“俗”,本義指的是普遍而平庸的社會風尚和大眾審美,即風俗或民俗。而“矯俗”和“媚俗”則是士大夫在面對審美矛盾時的兩種反應模式。


一種是厲聲斥責,認為民俗太過低級、庸俗不堪,自己要努力拔高大眾的審美水平,強行讓別人接受自己的標準,這種反應被稱為“矯俗”。


另一種人則相反,儘管他們內心可能也覺得大眾審美不高明,但是他們會順應民俗,甚至不遺餘力地發掘民俗的陰暗面,以此來貼近大眾,謀取私利,這種反應被稱為“媚俗”。


兩種遺風至今猶存,也就是當下我們處理問題時表現出的對抗或妥協,相信很多人身邊都有類似的兩種人格存在。我們的直觀感受是,對於那些厲聲正色要“矯俗”的人,我們覺得太過迂腐,而對於那些趨炎附勢的“媚俗”之輩,我們又覺得其太猥瑣。


不論是“矯俗”還是“媚俗”,抑或是對抗還是妥協,其實都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因為兩種方式都沒有聚焦問題本身,前者訴諸於情緒,後者則選擇了逃避。一個是強迫他人,一個是委屈自己,本質上並沒有找到一條行之有效的路徑。


事實上,還有一種説法叫“隨俗”,可以視作一種比較建設性的反應模式。這裏的“隨”並不能簡單理解為無原則的順從或跟隨,而是指在對自身和對象有充分了解的基礎上,因勢利導,化解矛盾,然後解決問題。其本質是通過一種友好的界面,化解雙方的情緒對抗,將雙方的關注點拉回到具體問題上。


“隨俗”本質上是開闢了一條新路徑、發現了一個新維度。不論是“矯俗”還是“媚俗”,都是在單一的線性維度展開互動,要麼是背向的拉扯,要麼是同向的屈從。如果無法跳出問題的原有維度,也就無法真正解決問題。正如愛因斯坦所言:“我們不能用製造問題時的同一水平思維來解決問題。



“隨俗”的人常常表面和藹,但是卻具備一種強大的能量,因為其背後體現出的是一個人的智慧、幽默和自信。以華為總裁任正非先生為例。


在肖鋼先生擔任中銀董事長期間,曾經到華為參訪。閒聊當中,肖鋼問起華為當時的主要工作,任正非回答説正在推行IPD(集成產品開發)。肖鋼繼續追問什麼是IPD。沒等任正非開口,作為華為高管而陪同接待的徐直軍便答道:“我們老闆懂什麼,他就知道IPD這三個字母。”


向來以心直口快著稱的徐直軍,因為這一番快人快語讓當時的場面陷入尷尬,氣氛瞬間凝固。公司高管當着客人的面拆老闆的台子,對於當事人任正非而言,這是一個不小的考驗。如果他直斥徐直軍不懂規矩,顯得易怒和狹隘,而如果他順應徐直軍的話,連連稱是,則顯得懦弱且沒有原則。


任正非在聽完徐直軍的話後,馬上哈哈大笑,接着説道:“是啊,我哪懂呀?我要是都懂了,還要你們幹嘛,你趕緊給肖總介紹介紹IPD。”


任正非先生的反應,其實就是對“隨俗”智慧最好的呈現,跳出對抗與妥協,因為將自己置身於一個新的維度,有效化解了衝突與尷尬。


事實上,很多行之有效的方法,多少都有一些“隨俗”的智慧,它們都成功在對抗和妥協之外開闢了第三路徑、尋找到一個新的維度。



美國哲學家、認知科學家丹尼爾·丹尼特在《直覺泵》一書中,基於博弈論專家阿納托爾·拉波波特提出的“拉波波特法則”,提出了一個應對批評的“拉波波特法則”,主要分為四個步驟:


1、首先,非常清楚、生動、不偏不倚地重述對方的觀點,甚至表達界面比他還要好,讓對方心悦誠服地暗自思忖:我要是剛才像他這樣表述就好了;


2、其次,將對方觀點中,你所同意的部分都羅列出來,尤其是那些不太被人接受的觀點;


3、再次,強調自己從對方的表述中學到了哪些東西;


4、最後,在完成以上三條的基礎上,再説自己的不同意見。


這種方式,能夠讓對方意識到你事先已經站在他的立場去思考這一問題了,也能體現出你有一種良好的思維方式和判斷力,更為重要的是,因為在一些關鍵問題上你們達成了一致,所以他不再將你視為“敵人”,無論最後能否在理念上達成一致,起碼不存在個人衝突。


之所以推崇這種方法,源於丹尼爾·丹尼特本人的親身經歷。他曾在《自由的進化》一書中,對美國哲學家羅伯特·凱恩的部分理論提出了批判,甚至將相關章節的書籍初稿寄給對方看,而羅伯特·凱恩的迴應則充滿了“隨俗”智慧,他的回信中有一段寫道:


……你的文章真地讓我非常欣賞,儘管我們的看法不同。你對我的觀點的評論非常全面而公正,遠遠超出通常的批評。你考慮到了我的觀點的複雜性以及我努力解決那個棘手問題時所抱有的嚴肅態度,而沒有將它們一棍子打倒。為此,也為了你細緻的批評,我非常感謝你。


面對這樣的措辭,哪怕戾氣再重,只要你的出發點不是惡意中傷,也會被觸動,丹尼爾·丹尼特也不例外,他珍藏了這份書信,還從中得出了一條人生經驗:“對於一位作者來説,如果你勇敢地為他的觀點尋找根據,但什麼也沒找到的話,可能會比氣呼呼地批評他的觀點來得更有殺傷力。”


我們要意識到,之所以我們會遭遇衝突,或者經常面臨難以解決的分歧,很可能是因為用錯了方法,錯誤的方法不僅不利於問題的解決,反而會加劇衝突。而任正非先生的臨場反應和丹尼爾·丹尼特所推崇的“拉波波特法則”則在提醒我們,面對日常矛盾時,除了“矯俗”和“媚俗”兩條路徑之外,還存在“隨俗”這一第三路徑,它往往更有效。



推薦閲讀:

守護心智的帶寬

好領導的內心是一種“高級黑”

愛一路飛翔的箭,也愛無比穩定的弓

十個能讓你的無形資產增值的好習慣

https://hk.wxwenku.com/d/20116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