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收穫

伯凡時間2019-08-17 17:37:53


亞里士多德曾言,剋制是人的核心美德之一,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必定具備的素質。具體表現為,不輕易對自己不瞭解的事情發表觀點,不急着對不明晰的情況作出反應。這一美德的獲得即容易又困難,需要在實踐中不斷練習,將其變作自己的習慣。


當一個人意識到剋制的重要性時,他也就對自身能量的有限性具備了充分的認識,並能夠基於此做出諸多的選擇與決斷。在生活的磨礪中,練就出了從容不迫的智慧。


不惟人類,自然界大多數動物的成長曆程,都可以看做逐步自我剋制的過程。為了更好地詮釋這一觀點,我們先從一場發生在阿拉斯加海岸地區,持續數週的流水席説起。


流水席的主菜是大馬哈魚。每年七月份,在太平洋中游弋了數年,通過其他小魚和浮游動物滋養到性成熟的大馬哈魚,為了繁殖後代,會聚集成羣,企圖回到自己的出生地——淡水河流中。憑藉對太陽和地球磁場的特殊感應能力,它們從海洋洄游而上,開始了一場浩蕩而慘烈的歸鄉之旅。


大馬哈魚的歸鄉之旅,往往會牽動海陸空三處的掠食者,生活在海洋中的虎鯨、鯊魚和海獅會捷足先登,在大馬哈魚從海中向內陸河口行進的過程中飽餐一頓,而白頭海雕則會在海岸處見機行事。與此同時,棕熊和馬更歇狼也走出森林,在河岸處靜靜地等待。


它們都極為重視這次盛宴,棕熊尤甚,如果錯過了這次飯局,對它們而言可能真地會錯過自己的一生,因為它們一年當中近乎90%的食物都來源於此。


棕熊媽媽會提前好幾天帶着自己冬眠時產下的熊寶來到靠近河口的海岸地帶。不多久,它們便會遭遇大馬哈魚“省親團”的先頭部隊。熊寶面對這樣的場面,往往很不淡定,熊生第一次親臨大海的興奮勁和對海鮮的渴望讓它們激動不已,在大馬哈魚還在海浪中時,它們便衝進去四處撲騰,將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展現得淋漓盡致。



一旁的熊媽則要穩重得多,它懶洋洋地躺在一段水流較淺的河岸打盹,像地球上的絕大多數母親那樣——時不時用充滿慈愛的眼神看顧兩眼自己的熊孩子,全然不顧它們給別的生物造成的干擾。


熊媽一開始的不作為並非懶惰,而是深知真正的盛宴還在後面。海洋給大馬哈魚提供了足夠廣闊的逃逸空間,在其中捕食很難成功。只有等到大馬哈魚通過河口遊進河流以後,收縮的流域會讓大馬哈魚的密度瞬間增加,這時候,再奔入水流中,伸爪下去,幾乎百發百中。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大快朵頤,何樂而不為!


從幼年到成年,小熊成長的不僅僅是身體,還有捕食技巧,一旦開始自己捕食,它們便會真正理解能量的可貴之處,會學着利用經驗與智慧,而不是蠻力去達到自己的目的。


類似的案例在大自然中並不鮮見,印度班達迦國家公園中的孟加拉虎中也有相似的成長經歷。


成年孟加拉虎體型巨大,體長可達3米,體重在180~200公斤左右,擁有極好的彈跳能力,速度迅捷。儘管如此,它們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副懶洋洋的狀態,走起路來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加上始終擰巴的額頭,彷彿有生不完的起牀氣。


即使在狩獵的過程中,它們大部分時間也都以“緩”和“靜”為主,為了讓獵物進入自己的狩獵範圍,它們會貓起身子,利用雜草和樹木掩護,悄悄靠近獵物。即使捕獵對象已經進入了伏擊範圍,成年老虎也不急於行動,在吃飯這件事上,它們表現出的耐心勝過絕大多數人類。


通過植物的掩護,它們靜靜等待,直到獵物背向自己,向前跨出一步,準備低頭吃草時,突然發動襲擊,一擊而中。有時候,成年老虎會連續跟蹤獵物數小時,只為等對方打盹,走神,或者交配。在面對野牛這種大型獵物時,老虎最喜歡在其剛剛完成交配後攻擊,處於賢者時間中的野牛往往精神呆滯,行動遲緩,這時候發起突襲,勝算的可能性更大。


成年老虎的剋制,是出於對其捕獵對象的瞭解和“尊重”。它們深知自己的準食物皆具備敏鋭的感官,而且它們大多都是奔跑健將,一旦過早地驚擾它們,便只能隔空垂涎。



相較於成年老虎,那些處於青春期的,尚未獨立的幼虎,由於它們沒有虎媽特有的KPI——不僅要獲取自身所需的能量,還得餵養未成年的孩子——因此,它們往往表現得沒心沒肺。


它們向一些食草動物發起“攻擊”時,往往是從很遠的地方就虎頭虎腦地衝過去,左追右趕,最後的結果無非是打斷了鄰居們的午餐而已,沒有任何收穫,也把自己累得夠嗆。


任何生物的成長,都是在與周圍環境的不斷互動中,逐漸提升認知的過程。未經世事的階段,對於世界的理解難免淺薄,常常被事物的表象刺激,做出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這些過程本身就是歷練,在歷練中一步步走出盲目與衝動,學會剋制。與其説這是一種涵養,倒不如説是一種經驗,由於歷經多次坎坷與挫折後形成的獨特智慧。


自我剋制也是對隨着年齡增長而導致的精力下降的一種彌補,當意識到自己具有的能量越來越有限的時候,才會真正理解“不在非戰略節點浪費戰略性資源”的智慧。


不論是對突發性事件不立即做出反應,抑或是能夠從混亂的局面中稍作停頓,都能給自己預留出時間,不被事態牽着走,而是去了解具體情況,掌握可行方法,從正確的方向接近事物。畢竟,如果走上的是一條歧途陌路,那麼急速前行會引發更大的錯誤。



所謂成長,也是對頭腦中情緒和理智的配比重新調配的過程。在人生(也是虎生和熊生)的早期階段,濃烈的情緒往往覆蓋了理智。如同幼虎和小熊一樣,在一次次情緒導致的失利中,情緒的濃度會被漸漸稀釋,這時候理智便顯現出來。一旦具備自我剋制力,便能夠確保理性不被急迫的要求和強烈的情感所淹沒。


在所有動物的進化歷程中,大自然給出的教訓是類似的,解決難題的創造性方法,並不會在我們的頭腦中像花朵一樣自然盛開,很多時候並不是你有所行動,就一定能夠獲得自己想要的。


但凡收穫與成功,都是長期努力的結果,同時還需要理解和規劃,學會對一系列不斷演變和發展的、出其不意的事件加以利用。在經年累月的實踐中所習得的自我剋制,是個體成長過程中的最大收穫。



推薦閲讀:

比無能還要可怕的,是“熟練”的無能

十個能讓你的無形資產增值的好習慣

困窘中的儀式:“不苟且”到底有多重要?

經典的“窄門”——如何在碎片化閲讀的温水中免於死亡

https://hk.wxwenku.com/d/20116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