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的“算力"有限,要學會合理使用

伯凡時間2019-08-17 17:37:35

 

在很多自然紀錄片中都能看到,大型掠食性動物,諸如老虎、豹子等,大多都是偽裝高手,尖牙利爪只是它們捕獵成功的要素之一,儘可能利用周圍條件努力接近獵物才是關鍵。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在叢林中或草原上,一頓飯得來實在不易,多數潛在獵物都是奔跑高手,如果不通過偽裝靠近獵物就貿然發起攻擊,不僅無法捕獲獵物,反而會額外消耗能量。潛在獵物的警覺和敏捷,使得掠食性動物的捕獵成功率很低,大多數時間中它們都處於餓肚子的狀態,這也讓它們對身體能量分外珍視,盡一切可能避免能量的“泄漏”。

 


人類作為自然中一員,天生便具備如何合理利用自己體能的能力,能夠在奔波生計和休養生息之間找到平衡點。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因為體能的不足能夠通過肌肉乏力、四肢痠痛等明顯的信號,給大腦以提醒,督促我們休息。

 

但是不同於動物,人類還有一種常常被我們忽略,甚至於濫用而不自知的能量,它有很多名字,諸如“心智能量”、“精神能量”、“意志力”……

 

精神能量與我們大腦內部的意識運作密切相關。儘管學界至今都對“意識”沒有一個特別準確和完整的描述,但是我們知道它是存在的。精神狀態好的時候,不論是在記憶、理解還是創造方面,我們都會覺得很輕鬆,很多障礙和問題會迎刃而解。而在精神狀態不好的時候,我們很容易會在一些簡單的事情上遇到阻力,情緒也更容易失控,變得焦躁和易怒。

 

作為積極心理學派開創者之一的米哈里在《心流》一書中寫道:“意識的功能是蒐集組織內外的一切資訊,加以評估後,由身體做出適當的反應。”

 


在我們漫長的一生中,意識會蒐集體內和體外的一切相關信息,對這些信息進行評估,然後指導身體給出適當的反應。米哈里將其比喻為“轉換中樞”,各種直覺和觀感通過個人意識後,形成一種個人化的先後次序。

 

意識在處理信息時,並不是全然客觀地反映這些事件,相反,意識會主動塑造事件,將主觀加諸於客觀之上。這種主動塑造的過程,便於我們將原本雜亂的信息分門別類,讓其變得有序,這種將混亂信息秩序化的能力便是人類的“意圖”。

 

心理學研究認為,大多數“意圖”都源於人體的本能需求或社會需求,這兩種需求像磁鐵一樣,將我們的關注點從其它事情導向我們最關注的目標,讓我們的意識集中於特定的刺激點上。

 

這種因為局部刺激,使得意識進行選擇性集中的能力,我們稱之為“注意力”。在我們的認知過程中,注意力負責從大量的信息中擇選與當前需求或事件相關的信息,抽取相關記憶數據作為參考,評估事件,採取決策。

 

人類的注意力特別強大,能夠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就判斷出某個危險跡象,從而引發一連串的避險反應。儘管如此,作為一種完成工作和解決問題時不可或缺的能量,注意力也會因為被使用而損耗,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人類意識處理信息的能力是有限的。

 

目前,對於人類大腦處理信息的能力還無法準確量化,但是相關領域的科學家有過一個大致的估計:我們的大腦能夠同時處理七組信息,諸如分辨聲音、影像和情緒等,從一組信息轉換到另一組信息,需要1/18秒的時間。我們的大腦每秒鐘能夠處理的最大信息量大約為126比特,1分鐘是7560比特,1小時大約為50萬比特,以此類推,若將一生視作80年,每天的清醒時間為16個小時,那麼一個人一輩子能夠處理的信息量大約為2336億比特,大約27G。

 

意識處理信息的能力,就如一台計算機的CPU一樣,儘管也可以開展多線程任務,但是當同時運行的任務超過一定限度後,會導致運行緩慢,甚至是宕機。同時,一些雜亂信息和垃圾信息也會影響意識處理信息的整體能力,讓我們在處理一些重要和關鍵信息時感到力不從心。

 

這也讓我們能夠更加理解猶太教《舊約》中的那句箴言中所藴含的智慧——“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這裏的“心”其實就是我們的意識,而所謂的“保守”,其實就是對心智能量的合理應用,即對我們意識所處理的信息進行甄別和篩選。

 


對意識處理信息能力的合理應用,能夠增強我們的注意力,使我們更容易進入一種選擇性集中的狀態中,在這種狀態下,我們的全部精神能量用於克服一個明確的問題,很容易產生成效。因此,注意力也成為了“牛人”和“庸人”的分水嶺。

 

美國石油大亨洛克菲勒曾説過:“我和窮光蛋最大的不同,不在於我是世界首富,他身無分文,我始終覺得我和他們最大的區別就在於,我無論在什麼地方,無論環境多麼惡劣,無論別人以一種怎樣不友好的方式來看待我,我都能夠在五分鐘之內沉浸在自己的工作裏。”

 

那些有所成就的人,他們的注意力就像探照燈一樣,集中於那些亟待解決的重要問題。與之相反,庸碌之輩的注意力就像在水平地面上四處蔓延的水,沒有任何指向性,漸漸乾枯且一事無成。

 

之所以無法有效集中注意力,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一個人關注的事情過分的多,龐雜的無關信息遮蔽了關鍵信息,讓我們無從理出頭緒。甚至,很多時候,一些外來信息會與我們的原有意圖產生衝突,導致我們分心,米哈里將這種狀態稱為“內在失序”或“精神熵”。

 

“所有失序的現象都強迫注意力轉移到錯誤的方向,不再發揮預期的功能。”米哈里如此説道,“這種狀況若持續過久,對自我將造成嚴重的損害,使自我再也不能集中注意力實現任何目標。”

 

熵的本質是無序,之所以出現“精神熵”,就是因為我們關注的觸點過於蕪雜,完全敞開了自己意識的大門,任由那些無關的、瑣碎的垃圾信息隨意出入我們的大腦,而且,最為糟糕的是,經過意識這道“轉換中樞”後,我們竟然產生了一種錯覺,認為這一原本與自身毫無瓜葛的信息似乎與自己有很強的關係。

 

很多人每天為了明星八卦和肥皂劇中的情節而着急上火,為了“愛豆”的名譽操碎了自己的小心臟,甚至不惜在網上互相攻訐,他們全然沒有意識到,這些事情與自己的現實生活沒有一點關係。

 

在參與這些事件的過程中,人們無需投入整段的注意力,所以會感覺到輕鬆,同時又會讓其擁有一種“指點江山”的參與感,能夠有效避免投射注意力在那些費力但是對自己真正重要的事情上,這本質上是一種偷懶。同時,這種輕鬆只是一種暫時的假象,長此以往,一個人的注意力會被嚴重破壞,很難長時間專注於一件事,學習能力、分析能力、思考能力和創造能力也會直線下降。

 

改變這種狀況唯一有效的方式,就是將自己從雜亂無章的信息中抽離出來,給自己的意識“洗個澡”,將那些無關緊要的垃圾信息“沖刷掉”,將有限的注意力集中於自我成長和有意義的事情上,最大化利用意識的算力。

 

如同那些掠食性動物一樣,我們要時刻避免自己有限的意識能量被隨意“泄漏”,學會“保守”自己的“心”。



 推薦閲讀:

平庸的憂慮

幸福是種副產品

守護心智的帶寬

心流與現金流

https://hk.wxwenku.com/d/20116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