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閒魚上暗訪了“代相親”業務

網易科技2019-08-17 17:36:53


作者 | 院辦碳酸狗
來源 | 跳海大院(ID:meerjump)


前段時間,院辦又雙叒被媽安排相親了,作為一個寫稿寫到斷氣的社畜,除非對方可以幫我寫稿,不然院長是不會放我走的——


靈光一閃,我猛然想起,之前在迷惑行為bot裏,見過閒魚上幫人代喝奶茶的鬼才:



看到他們的slogan,“奶茶喝在你心中,胖在我身上”時,我想連奶茶都有人代喝,是不是也可以有人幫我相親?


繼在閒魚搜索“老婆不讓”,和“售價999999”後,抱着把閒魚玩壞的心態,院辦在搜索框鍵入了“代相親”:


還真有


不知道該不該驚訝,但在簡單瀏覽幾家代相親後,院辦發現這個市場裏,貌似都是價格不一的女性代相親er,而且還提供包月服務(???)


沒法脱單的男孩可以換個思路,800可以約10次相親


看着介紹裏那句“月次數10次以內”時,院辦尋思,啥家庭啊,一個月給整十次相親?這是介紹對象還是處理滯銷商品呢?


雖然心中疑惑重重,但為了拯救週末相親生死局,院辦狗急跳海,不得不趟一回代相親的渾水,好給我媽一個交代。



我被代相親的人鄙視了


在正式接觸之前,院辦一直以為代相親和代喝奶茶的一樣,都是偶爾玩玩,不可能一天喝100杯,從早喝到晚——但我怎麼也沒想到,其實代相親,已經成為了一個極為成熟的產業鏈。


剛點進代相親的頁面,我就被下面這坨專業文案驚到了:


一看就是專業的,連時長都能精確到2.5小時


從文案裏類似“可換髮色做造型”這種細節看,只有老手才會考慮的細節來看,我判斷這些代相親er應該是專業人士。


比如“超過2.5h另計費”這種精密到分鐘的要求,如果不是久經沙場的專業人士,我不信她可以在2h太短,3h太長之間拿捏出如此縝密的時長。


院辦很忙,比牛仔還忙,所以直接開門見山,問他們代相親是什麼流程,卻被反將一軍,問我能不能提前去相親:


到底是我很忙沒時間相親,還是你很忙?


現在的相親市場這麼火爆嗎?連代相親都要趕場子了?沒想到除了我媽催我相親,連代相親的都催起我相親了。


我應該在酒吧,不該在相親


fine,那就改期,總之有人替我去就行,但轉頭她就問了我一個迷惑問題:


我的需求是我媽再也不逼我相親:


嗯嗯嗯?我原本以為代相親只能選擇拒絕,對方又不是傻子,等見面看到黑眼圈比臉盤還大的我,難道不會很刺激?


小小的眼睛,大大的迷惑


既然追求刺激,就要貫徹到底,萬一對方是高富帥呢?所以我直線選擇進一步發展,沒想到對方這麼直接問我理想型——


作為一個清純女孩,我一邊有些害羞,一邊誠實的告訴了對方我對腹肌的渴♂望(太羞恥了)


想知道院辦收入多少?那就來跳海工作吧。


本來我以為外觀定製是附加項目,沒想到她居然很專業地主動問我,要定製什麼樣的:


洗不洗頭也有講究?


深諳在性感面前可愛一文不值的院辦,本想讓代相親帶着項圈腳踩高跟,一見面就告訴對方 “I'm ur black diamond,他們都是無聊的男人,只有你能帶走我的分寸”——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但可能是我提的要求太過分了,下一秒她就翻臉不認單身狗:


您失憶了嗎?


嗯嗯嗯?有錢不掙王嗶嗶(消音)我只是想性感一些,為什麼剛提出想法你就先騷不動了?我感到自己受到了代相親的鄙視,但我沒有證據。


眼瞅着我性感小騷貨的人設,在外觀上已經立不起來了,於是我只好從物質上豐富人設,問代相親er“你有沒有車,能提升一下我的逼格?”但她的腦回路好像和我不太一樣:


不不不不,咱們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嗯?定製車牌?違法的事情我們可不做。行吧,院辦後來醒悟是個冷幽默。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我決定迴歸主線相親任務,彼時院辦突然靈光一閃:


萬一我媽給我整的,是個肚腩比屁股還大的油膩憨憨怎麼辦?於是我問她不適合的話,可以拒絕嗎?



要考量我還需要你?為了省錢提高性價比,我直接問她是怎麼判斷男人好壞的,結果被一秒識破。


不但不搶,我還建議你和我媽強強聯手


套話無果後,院辦在一個經常陪閨蜜相親的狗友那裏,套到了相親時的絕殺問題:“你家的停車位,多少錢一個月?


起初院辦並不懂一個停車位有什麼好問的,但狗友立刻解釋説:


“首先,這個問題能看出對方有沒有車和房,如果有車的話是幾輛車,其次有停車位的小區,一般都不會太低檔,而停車費更是能看出小區的級別。


相親的問題,真的好難。


我傻眼。我感覺自己剛聽了本推理小説。攔住狗友要給我講的更多相親問題,我想算了,低情商社畜,談什麼不好談戀愛,於是不死心被揭穿的我,換了個話題,從側面迂迴問她該怎麼拒絕:


拒絕應該體面,誰都不用説抱歉


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有讀心術,一下就get到了我想體面拒絕的想法,的確,比起被嫌棄土肥圓所以失敗,維持貴婦模樣含笑九泉,的確是我更想要的結局。


要像仙女一樣和世界886


為了再三確認對方不會搞事情,來讓我貴婦人設下不來台,我又問了他詳細的拒絕方式:



妙啊。我要的就是表面看起來正常,其實在細節裏處處針鋒相對,讓對方意識到,我是個集日月之精華的槓精,迅速認慫揮手886。


but,相親時不怕槓精,就怕舔狗,萬一遇到了該咋整?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我劍走偏鋒,問代相親能不能cosplay同性戀?


有道理,我怎麼就沒想到我媽會知道呢


我問他,你們就沒什麼野路子,可以像電焊工一樣,焊上對方亂説話的嘴嗎?


從此,他就再也沒有回過我的消息。


我好累。


意識到代相親這行,比我智商還深不可測後,我終於幡然悔悟,是我不配讓段位高我無數level的代相親er替我出征。


於是我決定迴歸本真,用最原始的方法解決我週五的相親局——


自己去。



奇葩審美是90%相親車禍現場的源頭


雖説自己去是一拍腦袋的決定,但院辦對相親一無所知。作為一個有偶像包袱的貴婦,牌面不能沒有,為了掩飾自己的慌張,我決定去看看大家,為相親都準備了什麼穿搭——


第一眼,我就被一雙土到極致,都潮不起來的高跟鞋給整懵了:


設計師都這麼走極端嗎?


這雙像是從黑摸仙堡偷來的恨天高,憑着比象腿還粗的高跟,成功擔當了fashion界的台墩子,強烈懷疑姐妹穿這雙鞋去相親,真實目的是為了防身。


在有氣質這件事的理解上,似乎相親界的姐妹都有着迷樣的審美:


我奶奶有一件同款


看到這件牡丹粉撲朔,菊花眼迷離的連衣裙,我尋思70歲的老奶奶也興起相親這套了?別説相親對象,哪怕是我最好朋友穿這套見我,我也會立刻絕交say goodbye


當人類審美已經無法理解相親美學時,我發現她們居然物化了自己,變成了被我媽套上蕾絲罩的同款空調:


有區別嗎?

實際上這條手臂上碎線亂舞的裙子,可能還沒我媽的空調罩利落。比起上面這些只是審美有bug的單品,下面這位姐妹可能是對小仙女有什麼誤解:



本來看見胸前這坨,鑲着五毛水鑽的紅領巾時,我有一萬句想要吐槽這個小姐妹的話,但仔細一看,發現其實她自己也不喜歡這衣服,是為了相親特意買的時,我突然為自己的毒舌感到了一絲愧疚:


因為我想到了自己當年第一次約會時,穿着高跟鞋在馬路上摔成狗的樣子:)


儘管朋友們提及時總時帶着調侃,但我內心還是會有些難過,因為從不喜歡高跟鞋的我,選擇恨天高並不是為了出醜,而是為了得體,我想得體,這個女孩子又何嘗不是呢?

所以,為了相親不出車禍,院辦建議,直接去問代相親的人,那天你打算穿啥。


成年人就是不喜歡也要保持體面


如果不是沒人可一見鍾情,誰願意去相親?但成年人的世界裏,喜不喜歡,都要保持體面。


與相親對象的周旋更是一門藝術,喜歡不喜歡都得攻略他,用“投機取巧式拒絕”給對方一個台階——


那種故意整條大褲衩,黃掉相親的人,只配叫相親界的妖魔鬼怪。



在相親這場人際關係的究極考試中,那些在閒魚轉賣奇葩相親單品的人,雖然答案潦草了些,但追求感情時的勇敢和認真,為她們補上了卷面分。


至於找代相親的可愛憨憨,表面看起來有點匪夷所思,實際是不想在相親考試中,因為不及格被叫家長,所以花錢找個愛情槍手替考,來保持體面的壞學生而已。


既然大家都是為了體面,那就誰也甭嫌棄誰,一起放輕鬆就完事了——


當你不把相親當回事時,其實相親也就那麼一回事。



https://hk.wxwenku.com/d/20116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