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臉,一門神奇的江湖技藝

第十放映室2019-08-17 16:40:12


前陣子,大冪冪老師又上了一次熱搜。


只不過,這次不是什麼新戲上映,也不是什麼美照出街。一段驚豔眾人的影視片段,讓被作者欽定的她,猝不及防地登上了頭條的舞台。


乍看是紫霞,細看是郭襄,毫無違和感的演出,讓網友大呼細思恐極。不過,除了面孔的確是楊冪本冪,這活靈活現的演技,生動可愛的表情,怕是粉絲也不敢輕易相認。



無敵AI,在線變臉,託UP主技術交流的福,我們看到了中國影視發展的新未來。同樣的Deepfake技術,放在腐朽西方只能行不恥之事,放在這裏沒準還能解觀眾蒼生的苦。


摳圖羣星不會想到,笑傲Adobe軟件全家桶的他們,會有被新技術降維打擊的一天;流量天尊也不會想到,自己或許連數數字的機會也將失去,機器調一調也比他們演得要好。


我不是朱茵,我也能是黃蓉,只要那後期大哥會武功。回望影視發展史,“變臉”這件事,從來都是一門神奇的江湖技藝,無數新老司機前赴後繼,為的就是這項改頭換面的事業。



易容術


無論中西,“變臉”一事,總是影視劇裏的精彩橋段。


一説起變臉,必然得提川劇。這些年,從春晚到海底撈,甭管你看了多少次,只要那黑斗篷花臉孔的演員,擺出身段起了範,剎那間轉變面容,你都會不自覺地為他讚歎叫好。


既是魔術,又是曲藝,變臉這項絕活兒,傳到今天已是歷經風霜。如同國產片《變臉》中,已故老藝術家朱旭扮演的那位變臉王,在時代沉浮裏艱難求生,足見傳承之不易。



如果臉譜切換靠得還只是身法,古代中國流傳的“易容術”,就憑藉它對人臉的直接改變,成了武俠世界裏常見的絕技。


《劍雨》裏的殺手林熙蕾,為了變成楊紫瓊,“將蠱蟲從鼻子放入,讓其啃噬面部肌肉骨骼”,恐怖的過程,聽着都十分瘮人。


《狄仁傑之通天帝國》,一根插在“風池穴”的小小銀針,讓神醫汪驢在吳耀漢與泰迪·羅賓之間變形,同樣的法子,李冰冰從國師搖身一變為上官靜兒,男人身一鍵進化成女嬌娥。



當然,要論武俠裏的易容達人,還得數《天龍八部》的阿朱。阿朱姑娘,不僅讓易容術成了劇情張力的決定要素,還以生命獻祭了這門江湖技藝。


想當年,小鏡湖前小路上,喬峯遇見大仇人段王爺,幾番爭執後一掌將其劈死。誰料到,他的手下敗將竟是一生摯愛,這被命運捉弄的悲劇一幕,讓無數觀眾為之動容。



説完中醫要術,再説西醫功法。


學不會中華神蹟,蠢笨的老外為了換臉,還得動用手術移植。輕輕捧起你的臉,慢慢放在清水中,儘管歷經血呲呼啦的前期作業,但看着這“摳像”成果,還是詭異中透着萌萌噠。



良心探員為抓真兇,涉險換臉引蛇出洞,美國片《變臉》中,吳宇森用巧奪天工的鬼扯技巧,強行製造一人分飾兩角的雙雄對決,使得變臉成為箇中關鍵。


從方臉型男屈伏塔,換成了鞋拔子臉的凱奇,這手術到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呢?至少,從凱奇要了親命的神情來看,探員之所以如此震驚,不只是在感歎美帝醫學的發達。



如果藉助醫術還算是常規操作,那麼電影中的道具變臉法,就是不講道理的存在。


上一秒,他還是飛天入地救女友的超人,動不動就能搞個大新聞;下一秒,只有一戴上黑框眼鏡,他就能在鬧市裏遊走自如,接着做小記者克拉克·肯特。


上一秒,她還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膚如凝脂,手如柔驛;下一秒,只要一改變頭飾,換上男裝,她就成了錚錚鐵骨的男兒,就算全世界都看穿了,男主角也發現不了。



撿到綠面具,往臉上一戴,嘭,小職員變成大邪神,變相怪傑就連泡妞技術都奇蹟大增;遇到大爆炸,復仇系統自動啟動,嘭,百變星君化身楊婆婆,超級市場裏最恐怖的武器。


道具變臉法,就像是一個強行設定的角色buff,使得故事能夠繼續發展下去。就好比《碟中諜》系列,每次看阿湯哥智鬥敵人時,我們都在想,咦,人皮面具怎麼還沒出來啊?



從身法到醫術再到道具,進入科幻片的領域後,角色“變臉”更加地隨心所欲。


《機械姬》,禁室培欲的科學家,將冷冰冰的機械體,換上不同妹子的臉,想找誰跳舞找誰跳;《阿麗塔》,父愛氾濫的科學家,給了少女第二次生命,雙手成就了她的戰士夢。


除了人機結合,還有人體變異,《X戰警》裏大表姐扮演的變種人“魔形女”,擁有了想變誰變誰的超能力,紅髮裸身行走人間,坦蕩地成為了藍哇哇的社會變色龍。


更厲害的,還得算電影《內在美》的設定,每天一覺醒來照鏡子,你就成了另外一個人。精通易容術的大韓民族,如今突破了人種限制,性別之分,在電影上實現了變臉的究極進化。



影視劇裏的“變臉”時刻,總是觀眾喜聞樂見的神祕奇觀,無論把它放在現實背景,還是科幻世界裏皆可適用,無不體現着創作者的想象力。


變身技


從古到今,“變臉”技術,見證了影視業的發展。


當一名職業的演員,遇上了形象迥異的角色,他首先進行的工作,便是從形體上靠近它。近如錯失奧斯卡影帝的貝爾,不斷增減體重的魔鬼筋肉人,剛剛為了演胖子切尼而大吃特吃。


遠如阿米爾·汗,為了拍《摔跤吧,爸爸》,時年五十有一的他,硬是從大叔練成小鮮肉,滿身腱子肉成為榮譽勛章。這樣的鐵人,即使有時拍了爛片,我們也得尊稱一句“老藝術家”。



這些常年為戲獻身的橡皮人之外,一些演員為了戲路轉型,特意通過變化體重來改變氣質。


舉喬納·希爾為例,出身爛仔幫喜劇的他,一直是好萊塢著名的小胖丑角,就像是《華爾街之狼》裏小李的跟班。如今減肥成功後,他卸下了生理與心理包袱,開始演起嚴肅的主角。



類似的情況,發生在最近爆照的西蒙·佩吉身上。為了和銀幕上可愛的笑星形象區隔,本來就很瘦的他,只花了6個月,體重少了18斤,體脂降到8%,骨瘦如柴的樣子讓人都不敢認。


當你的身材改變時,走路的步調,説話的氣息,當然包括臉上的表情動作,都會相應地有所變化。可惜的是,不懂這項“變臉”技術的明星們,不捨得糟蹋自己,於是只能去糟蹋角色。




為了達到“變臉”的效果,除了演員的自身努力以外,幕後團隊也起着重要作用。譬如電影化粧一項,隨着相關行業的技術發展,對於角色塑造的幫助越來越大。


1993年,小羅伯特·唐尼入選奧斯卡影帝提名,他在電影《卓別林》中演技有如神助,特別是肢體語言更是本尊附體,只可惜,失敗的晚年粧容,毀掉了妮妮近在咫尺的小金人夢。



2018年,同樣是傳記片,加里·奧德曼憑藉《至暗時刻》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從奧德曼到丘吉爾,狗爹超神演技坐陣不説,幕後工作的加持也是功不可沒。


狗爹的這張臉上,除了額頭、眼睛與嘴脣,其它地方都用了特效化粧。化粧師特地為他定做了一個硅膠套,將他全部覆蓋均勻塗抹,同時用假髮頭套模擬禿頭,直逼丘吉爾本丘。


比起傳統化粧為主的《卓別林》,《至暗時刻》大面積採用了特效化粧,藉助物理道具之後的“變臉”大業,在人物外在形象上充分擬真,為更多形神兼備的演出提供了可能性。



説到特效化粧這項技術,它似乎在奇幻類影片裏更有存在感。然而,要説在電影中起到決定性作用,則不得不提1997年榮獲奧斯卡最佳化粧獎的《肥佬教授》


這部電影中,喜劇巨星艾迪·墨菲一人分飾五角,從男到女,從老到小,從胖到瘦,無一不包,表演難度可想而知。正是化粧師瑞克·貝克的發揮,幫助他完成了這次開掛的操作。



瑞克·貝克精心打造的“肥肉盔甲”,由硅膠製作而成,其中注入纖維與水,形成運動過程的晃動,同時,為了營造真實的鬆弛感,他還特地拿當地一個19歲的胖小夥打了樣。


至於臉部的部分,肥佬的大下巴實際是個乳膠氣囊,他會為了配合劇情需要,時刻給墨菲的下巴打氣。如此實打實的化粧,讓艾迪·墨菲可以專心表演,準確進入每個角色的狀態中。




受到此片的啟發,杜琪峯拍攝了減肥題材的《瘦身男女》。片中,鄭秀文與劉德華兩位大咖,胡吃海喝後變成的大胖子,用的正是特效化粧的技術。



如今,隨着CGI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技術的成熟,許多電影中的“變臉”技術,主力軍已經從人工化粧,變成了“動作捕捉(Motion Caputure)+真人CG”。


啥叫“動作捕捉”呢,就是在你常見的花絮中,一邊是演員穿着佈滿感應器的衣服表演,一邊是電腦不停地實時演算;啥叫“真人CG”呢,簡單説就是後期人員在綠幕與演員身上畫畫。


從《阿凡達》的橫空出世,到《阿麗塔》的精益求精,作為行業領導者卡梅隆,維塔工作室強強聯合,將動作捕捉提升到了更為人性的表演捕捉階段。


終於,演員不再受年齡與身體的限制,每一分注入的情感都纖毫畢現。藉助阿麗塔這個角色, 電影人也終於克服了CG似是而非的“恐怖谷”效應,讓角色不再看起來那麼怪異。



當然,這項技術目前也存在着一些問題。諸如電影業CG濫用讓人審美疲勞,自然已經是老生常談;關於動捕表演到底該如何看待,業界似乎還沒有結論。


就拿“動捕之王”安迪·瑟金斯來説,左擁《魔戒》的“咕嚕”,右抱《猩球崛起》的“凱撒”,作為業界公認的老大哥,他至今仍然沒有得到奧斯卡級別的肯定,無疑令人有些遺憾。


從真人演員到虛擬角色,這個“變臉”的過程,究竟是CG化粧的勝利還是演員表演的勝利呢?動作捕捉表演與電腦演算生成,誰在主導誰,誰又是角色的創造者呢?



作為一項技術的"變臉",隨着時代的發展而變得精密複雜,越來越惟妙惟肖,越來越無所不能。無數幕後工作者循着現實的漸近線而來,創造出真實可感的驚奇時刻。


求生訣


放眼江湖,“變臉”存活,乃是當今行業的現狀。


以前是擠破頭也要進來,現在是削斷骨也要進來,影視江湖的求生之道,總是“變臉”圖存。可惜,同質化的審美,讓肉毒桿菌與玻尿酸齊飛,美白針與柳葉刀爭鋒,最終同歸於盡。


君不見,新派的武俠劇不再追求百花齊放,而是放眼世界大同。這一回,不但是紅顏知己難解難分,就連無忌哥哥都亂入花叢,找也找不到了。


世上本沒有網紅臉,整的人多了,便有了網紅臉。醫學美容本無過,奈何跟風病友多,在一個講求個性的行業,觀眾卻要在屏幕上玩連連看,實在是一件超級滑稽的事。



“東方四大邪術”,泰國變性,韓國整容,日本化粧和中國P圖。作為美國秀秀的故鄉,我國的影視業不僅愛在臉上動手腳,還愛在照片上動手腳。


七隻腳趾金光閃閃,淚眼婆娑九張連拍,熒光雙腿膝蓋失蹤,液化過度欄杆變彎。想要給自己創造傾世容顏的明星們,總在被羣嘲的邊緣徘徊。


由此可見,我國微博自拍界目前的基本矛盾,是明星日益增長的宣傳需求與修圖師落後的職業技術的矛盾,也是粉絲控評能力與路人鑑識水平的矛盾。



求好心切的明星,為了美顏而不得要領;謹小慎微的業者,為了換臉也煞費苦心。


柯震東一吸毒,《捉妖記》便大幅重拍,找來井柏然作為救火男主角;馮小剛一偷税,《江湖兒女》便斷尾求生,讓趙濤對着個側影説話,順便秀一把演技。


所謂環球同此涼熱,劣跡藝人所到之處,必然都是秋風掃落葉。大洋彼岸,陷入性侵醜聞的凱文·史派西,前腳剛被《金錢世界》刪除戲份,後腳就被《紙牌屋》就地賜死。



躲過拍攝風波,後期也有觸礁風險。剪輯師的碗裏,動不動就會被領導加雞腿。


有時候,他們需要把説話的藝人摳出來,在旁邊加上羣眾演員,讓觀眾以為這是同一場戲;有時候,他們需要把説話的藝人剪出去,在旁邊加上過渡畫面,讓觀眾發現不了這個破綻。


影視圈的“變臉”,一場資本與權力的遊戲,周旋對抗中常常誕生奇幻的想象力。



改頭換面談何容易,影視江湖無限神奇。變臉這門手藝,是故事裏的易容術,是技術上的變身技,是行業內的求生訣。


- END -


 關於作者 

PulpOrange

電影是永恆的謎,我是蹩腳的偵探。



 互動話題 

哪部電影中的“變臉”曾讓你大開眼界?


📪

 如何投稿 

微信後台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閲讀


雙週一成 | 中環三太子


快給我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158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