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律 | 因為外國留學生福利,中文流行歌遲早將深入中亞草原

大家2019-08-17 16:33:19



近一年前,盛夏的俄羅斯世界盃時,我曾在伏爾加格勒做了當地人家兩晚免費的沙發客在與主人家就俄羅斯文學、音樂、電影做了一番簡單談論後,因被希望推薦一些中國的當代文化作品而陷入尷尬後,我寫了一篇反思我們在世界上究竟有沒有文化影響力的專欄稿件——《俄羅斯人問:除了滿場廣告,你能告訴我一部中國小説嗎?》,並在一定範圍內引起了網友的討論和思考。


最近,馬不停蹄的貪玩腳步,將我帶到同樣是近鄰卻又顯得極為陌生的中亞地區。那麼俄羅斯老百姓毫無瞭解的中國(當代)文化,在這些個斯坦國會稍微有些影響嗎?


一天,我需要從吉爾吉斯斯坦東部城鎮科奇科爾(Kochkor),招手搭順風車去往中部農業村落Kyzart。這是一個交通路網建設還極其落後的國度,因為山高谷深,橫穿中西部的“幹道”經常只能在夏季通行,且幾乎沒有班車。


等了半小時,有輛私家車停下來了,後排座的19歲姑娘Bktva竟能説還算流利的中文,並且恰巧,她和姐姐、姐夫一道,要回的家鄉,就是那個不小的村落Kyzart。


在Whatsapp霸佔近乎所有智能手機即時通訊App的中亞,因為學習中文需要,Bktva成了極少數擁有微信的斯坦人彼此加了好友後,我在姑娘朋友圈裏看到她貼出《我的心裏只有你沒有她》的歌詞,並自己留言反覆分析並表達對這首情歌的熱愛——當然,她並不知道原曲來自巴拿馬。



Kyzart村子,也有學習中文的年輕女生


這當然只是一個極其個別的案例,少女Bktva在首都比什凱克的孔子學院學了兩年中文,或許是學習需要,聽了一些自己也很入迷的中文流行歌,正如我們學英語那陣,也會找一堆“經典英文情歌”來反反覆覆地聽甚至卡拉OK。更多的吉爾吉斯斯坦百姓並不瞭解任何中國文化。


第二天我從村裏僱了一個馬伕兼嚮導,騎馬去往絕美又與世隔絕的宋湖。除了左、右、向前、停下等策馬必用詞彙外,馬伕Karma基本不會其他英文,為了打破艱辛長路上的沉默,他除了用手機反覆播放詹姆斯·拉斯特的輕音樂,並教我背誦幾句可蘭經外,就只能一遍遍重複着那三個功夫巨星的名字——Bruce Lee(李小龍)、Jackie Chen(成龍)、Jet Li(李連杰)



這是三個早已讓人耳朵起繭的名字,當你在第三世界國家被孩子們或無業青年們團團圍住時,他們總是一遍比劃着蛇拳、一邊哇哇叫喊着,跟你不斷説着“三星”名字。很早之前,我早就擔憂,成龍和李連杰都上年紀了,不能再在銀幕上瘋狂耍帥,他們之後,華語電影世界裏還能有哪個讓外國人不斷念叨的名字呢?



馬伕就只知道幾個華人功夫巨星的名字


再有一天,在翻山越嶺的長途共享出租上,或許是讓我感到鄉愁,司機播放起存好在手機裏的中文歌。一共兩首,其一正是成龍的《國家》,演唱前説了一堆“有國才有家”“要愛自己國家”的鼓舞句子,並跟着有當地翻譯重複,後來一查,是他出席2017年阿斯塔納世博會時候的實況錄音,那是在吉爾吉斯斯坦的鄰居國家哈薩克斯坦。另一首,是迪瑪希全程飆高音能把貓叫成刺蝟的《秋意濃》,中亞斯坦人民都知道這個年輕的哈薩克偶像在中國很紅。


在宋湖湖畔的蒙古包裏,趁着會英語的主人家女兒在,馬伕Karma還總要跟我提一個完全沒聽過的名字,大概是説,“中國人,你們的英雄,被我們偉大的瑪納斯殺了”。俄國影響下的斯拉夫國家和中亞地區,都把中國叫做Khitan(契丹)那麼問題來了,在柯爾克孜族(吉爾吉斯的中國民族譯名)史詩《瑪納斯》中,究竟有沒有被瑪納斯滅了的契丹領袖?


流行文化之外,至少在與吉爾吉斯旅業相關的早餐領域裏,中國乃至整個東亞的飲食文化也全無滲透這是因為在中亞的西方遊客遠遠多於東亞三國人,而主要的住宿接待又集中於旅業合作客棧,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所有客棧雖然都包早餐,但全是麪包、咖啡、芝士、黃瓜番茄沙拉和煎蛋的純簡單歐式,而大多數歐美人並不喜歡和我們相差不遠的拉麪、抓飯等斯坦式食物,客棧餐桌上也就壓根不會本土化。


不過,正如一帶一路才剛剛開始,我漸漸發現,作為鄰居的吉爾吉斯斯坦,也開始潛移默化的受着我們影響,並遲早會接受並喜歡中國文化。這偏偏得益於經常引起我們不滿和抱怨的外國留學生優惠政策。


回村中家裏的19歲女孩Bktva,中文已經考過某個級別,能完成遠超基本信息的日常交流,秋季開學後,她會先去烏魯木齊再去上海,其學費和生活費完全由求學地政府承擔,自己只需支付簽證和交通費用。


緊接着,在小城納倫碰到的另一位少女Aizhan,是趁着假期在旅行社打工掙錢,她英語已經極其熟練,但中文半句不會卻要接着到成都上學,剛開始的旅費、學費和生活費都全自理,一年後如果漢語考級過關,則將免除學費,並進一步視水平,由校方決定是給全部還是一半的生活費。


顯而易見,我們正在以這種極其慷慨的方式,最大可能的輸出着漢語文化,搞不準又有更多年輕中亞女孩喜歡上中文經典流行歌呢。


雖然旅程中碰到過喜歡鄧麗君日的中亞女孩、情迷張信哲的比利時小夥,但他們都實在算是“一小撮”。3年前,油管上熱傳過一個“老外看蔡依林MV”的視頻,其中幾個還是認真學過中文的美國人,卻紛紛表示,“像是我們小時候聽的流行舞曲”、“在中國上學時嚐鮮聽過點華語流行歌”。當然,除了《江南Style》這樣突出的異數和一些熱門西語舞曲,其他非英語流行曲,要想不靠粉絲刷屏而在美國真正霸榜,幾乎是不可能的。


生活和工作在中國的美國評論家Michael C. Hilliard,曾在英語世界的知乎(Quara)上回答過“有沒有在西方流行的中文歌”這個問題,答案很直接,“如果就主流美國文化而言,很抱歉,根本沒有”,尤其與擅長流行文化輸出和營銷的韓國相比,“韓國人在北美音樂市場上,做得比中國人成功太多了”


換在英語文化影響力之外的中亞這些斯坦國呢?吉爾吉斯斯坦之前,在哈薩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圖停留時,看到街頭貼有K-Pop演出海報,三支來自韓國的偶像團體。微博上的粉絲也注意到了,並感慨,“我們喜歡的K-Pop影響力實在太大了,到深入到那麼邊遠的地區。


我相信他們中很多人並不瞭解阿拉木圖複雜的民族構成,從蘇維埃政權建立直至二戰之後,有大量的半島人士被從遠東和中國送到了這兒,從此生活下去。因此除了韓流強大的影響力之外,他們的後代着迷於自己民族的年輕偶像,看起來再正常不過。



最靠近中國的大一些城鎮卡拉科爾,有着熱鬧的牲畜集市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

https://hk.wxwenku.com/d/201158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