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洛陽花到醉翁亭,他為中國文人構建了兩個精神故鄉|大家

大家2019-08-17 16:32:08



很多年前,偶然在電台中聽到一個節目,有一把寧靜的男聲唱道: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遊遍芳叢——。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温暖,寂寞,傷感,珍惜,惆悵,複雜的情緒,近乎天真地表達出來,令人怦然心動。是第一次聽到這首詞,但是好像很熟悉;不知道是誰寫的,但是好像和作者早已經知心,那種感覺很奇異,因此總也忘不了。


後來無意中發現,這是歐陽修的一闋《浪淘沙》。


歐陽修!怪不得。


再後來,讀到了前人的評價:“因惜花而懷友,前歡寂寂,後會悠悠,至情語以一氣揮寫,可謂深情如水,行氣如虹矣。”(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


説到歐陽修,自然會想到他的《醉翁亭記》,在中國,除了文盲,恐怕人人都能隨口背誦這篇名作開頭那震古爍今的五個字:“環滁皆山也”



在我心目中,滁州是歐陽修的滁州,滁州是歐陽修的精神故鄉,因此當我第一次到滁州,感覺竟是蒙歐陽修之邀,前去與他“且共從容”的,一路上都在懷想與歐陽修有關的事。


歐陽修,因為“出人頭地”的典故,人人知道他是蘇東坡的老師和伯樂,但是卻未必知道他的老師是誰。那是另一個光芒閃爍的名字:晏殊。他是歐陽修的坐師、同鄉。為什麼要強調同鄉二字?因為大詞人晏殊、晏幾道父子,加上歐陽修,都是江西人,因此他們同為“江西詞派”的代表。這個北宋前期的雅詞派,是與柳永為代表的俗詞派對立的一股力量。一雅一俗,雙峯對峙。


且來讀一讀大晏代表作《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再讀小晏代表作《臨江仙》: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説相思。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再品歐陽修的幾首名作:


《踏莎行》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徵轡。

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闌倚。

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玉樓春》

尊前擬把歸期説,欲語春容先慘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

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可以看出江西詞派主導風格:雅緻的,光潔的,婉轉的,深摯而不失分寸,是一種講究而有節制的美。


歐陽修的詞,還是承上啟下的。上承南唐宰相馮延巳,“馮延巳詞,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清劉熙載《藝概》)。馮延巳的詞風,晏殊學到了他的俊雅雍容,歐陽修學到了他的一往情深;下啟蘇軾、秦觀等人——“疏雋開子瞻(蘇軾),深婉開少遊(秦觀)”(清人馮煦《宋六十家詞選例言》)。


春水,春山,春花,歡聚,離別,重逢,歐陽修對一切時光流轉、聚散離合非常敏感。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這自然是《玉樓春》中的第一名句,但我更感興趣的是“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本來是一片離別的愁雲慘霧,歐陽修突然冒出這樣的念頭:不如再在洛陽呆上一段時間,大家盡興地賞花,等到花盡春闌,再與春天、與朋友一齊道別,那時,想必就會甘心一些,感情上也容易接受一些了吧。


這裏出現了歐陽修人生中的一個關鍵詞:“洛陽花”。洛陽花究竟是一種花,還是許多種花,似無定論。也許單指牡丹花,也許指洛陽春天盛開的所有花朵,我揣度着,“洛陽花”應該不僅限於牡丹花,但肯定包括了國色天香、雍容華貴的牡丹。其實這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洛陽花”,那是歐陽修在西京洛陽、和洛陽長官錢惟演、梅堯臣等士大夫師友一起欣賞的花,那是入世的繁華,知心的温暖,對於未來光明的啟示。



後來,歐陽修因為支持范仲淹而被貶到陝州夷陵去當縣令,在那裏,這位剛勁犀利的官員和內心豐富的文人,找到了人生中另一個關鍵詞:野芳。


《戲答元珍》

春風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見花。

殘雪壓枝猶有橘,凍雷驚筍欲抽芽。

夜聞歸雁生鄉思,病入新年感物華。

曾是洛陽花下客,野芳雖晚不須嗟。


被貶到偏僻山城,心中難免淒涼孤寂,但是詩人心中卻仍有温暖的回憶和光明的嚮往:我曾經是在洛陽盡興賞花的人,所以這裏山野中的花開得晚,也大可泰然處之,不必悲歎。



宋人《十八學士圖》,士大夫花下雅集的情形


野芳,就是野花、山花。這時的歐陽修,雖然仍然依靠“洛陽花”的回憶來取暖,但是已經繞有興味地注意到尚未開放的野花,並且期待它們的開放帶來春天的消息了。


幾年後,歐陽修被朝廷召回,後來因為支持慶曆新政,又被貶到滁州。在當時普遍的想象中,滁州偏僻荒涼,文人雅士到了那裏應該會很苦悶,沒想到歐陽修卻發現這裏歷史悠久,民風淳樸,山水草木,分外靈秀,亭台泉洞,別有洞天。加上歐陽修明智地選擇了為政寬簡,又體恤民情,第二年就見成效,滁州百姓安居樂業了。於是,在滁州的山水之間,歐陽修的心情好了起來。


在這裏,他真正體會到了山野之花的美。“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落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這幾句,渾然天成,卻別出心裁,行雲流水,又錯落有致,真是從何處想來!山中的四季,標誌與城中不同,歐陽修敏鋭地捕捉到:在這裏,是野花的綻放,代表着春天來了。這裏沒有華貴明豔的洛陽花,只有山中野生的山花,纖細、小巧,質樸,但是這些大自然的女兒,自由自在地在山中萌生、開花,無拘無束,隨意開落,天真無邪,遠離一切廟堂的算計和塵世的喧囂,又是多麼潔淨,多麼自由,因此是一種絕美。她們的香氣也是那麼若有若無,幽微清淡,令人神清氣爽,陶然忘機。一個文人的心靈,在山水之間、山花幽香之中,得到了完全的舒展和安頓。


明 仇英《醉翁亭》


和“野芳”相映襯的,這裏不再有高貴風雅的士大夫師友,而是“負者歌於途,行者休於樹,前者呼,後者應,傴僂提攜,往來而不絕”的滁州百姓。看到滁州百姓安居樂業,還有餘裕出來遊玩,作為太守,歐陽修心裏的成就感,是不言而喻的。


曾幾何時,在洛陽的時候,他是被照顧被寵愛的年輕一輩。他中進士後的第一個職務,是到洛陽充任留守推官,其上司就是錢惟演。錢惟演是五代十國時期吳越國的國王錢俶的兒子。錢惟演一生政績平平,但交友風雅有致,且十分厚遇文士,對歐陽修這樣的青年才俊更是照顧得無微不至。


一次,歐陽修和朋友一起登嵩山遊玩,返城途中走到龍門恰遇大雪,兩人正在觀賞雪景,忽見一隊人馬冒雪而來,原來是錢惟演派來的廚子和歌伎,來人轉達錢惟演的吩咐説:“遊山辛苦,兩位可以在這裏多留一陣,慢慢賞雪,府裏公事不多,用不着匆忙趕回。”上司如此寬厚,如此善解人意,而且心思如此風雅,對於年輕文士來説,真是美夢一樣的事情。


歐陽修一生都懷念那段時光,或許,在他筆下,洛陽花,正象徵着那段年輕無憂時光,而他不忍別離的“春風”,或許就是錢惟演這位難得的好上司了。後來,當我們看到他極度賞識、大力提攜蘇軾等年輕才俊的時候,依然可以看到“洛陽春風”在他身上留下的影響。


讀到過一句話:“一個人不可能付出他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愛”,相反,一個人得到很多愛,卻不一定學得會付出。但歐陽修就是歐陽修,他不但學會了,而且更闊大,更深厚。因此,在文學領域,他成了開創“宋調”的文壇領袖;在治理地方上,他也將仁愛之心發揮得淋漓盡致,給滁州山水增添了人文的光輝。


可以説,在洛陽備受照顧的歐陽修,到了滁州太守的任上,已經自覺地擔當起了新的使命,成了照顧別人的人。於公於私,他都在照顧別人,體諒別人,為別人的快樂而費心而經營而綢繆。當別人快樂的同時,他也感受到真正的快樂:“人知從太守遊而樂,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



宋 李嵩《花籃圖》


雖然遠離了“洛陽花”,但是找到了滁州的“野芳”。這裏的山水之間更適合一個經歷過坎坷的文人愈療創傷,放飛性靈,也更宜於一個心地仁慈的地方官員和百姓、僚屬一起無拘無礙地分享快樂。


到了滁州的歐陽修,已經不再思念“洛陽花”了,而是深深沉醉在野芳的幽香和釀泉酒的醇香中了。


就這樣,歐陽修在給自己取號“醉翁”的同時,重新命名了滁州。



他醉了,不知道自己化作了春風,染綠了琅琊山,喚醒了泉水,温熱了人心,留下了佳話。


他喝一點點酒就醉了,因為他的心,早就醉了。


置身“蔚然而深秀”的琅玡山中,佇立醉翁亭畔,聽着釀泉泠泠流動,看着歐陽修手植的歐梅,我突然無比真切地覺得:歐陽修並沒有離開。一恍惚,就看到他滿面笑意,提起筆,在天地之間瀑布一樣掛下來的巨幅之上,酒意拂拂地寫下那篇不朽鉅作,開頭正是那絕妙的五個字——


環滁皆山也。


是啊,環滁皆山也。這裏的山,高可眺,深可隱,清可濯,幽可憩,芳可擷,秀可詠,古可掬。


守着釀泉、賞着歐梅,能不一醉?聽着古箏、品着太守宴,能不一醉?


太守大人,不,醉翁先生,在這樣的山水之間,我們都願陪您一醉!


大家一週閲讀排行

1.黃佟佟 | 馬伊琍文章為什麼五年之後才離婚

2.楊時暘 | 海清們的真正困境,在於中年人的故事被集體清空

3.劉遠舉 | 80後指望以房養老,是在刻舟求劍

4.賈嘉 | 名門貴女,天皇表妹,鉅富正妻:這些頭銜都很好,但她都不要

5.孫佳山丨《哪吒》成爆款,在今日中國是正常還是反常

點擊文末在看,幫喜歡的文章衝榜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

https://hk.wxwenku.com/d/201158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