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午夜擺渡人,我見過不同人醉酒的樣子 | 實拍女代駕

中國新聞週刊2019-08-17 15:17:16


酒後叫代駕的乘客

往往情緒會隨着酒精的擴散逐漸放大



有這樣一羣人,每當夜晚,他們習慣在城市中穿梭,出沒於夜店、酒吧、KTV等娛樂場所,目的並不是為了尋求酒精的刺激,而是為了肩上扛着的生活。

 

他們是代駕。

 

作為一個男性從業者佔比遠遠大於女性的行業,全國女代駕的數量只有1%左右。而這1%的女性在代駕過程中遇到的乘客大約90%都是男性。

 

因為工作性質的特殊,她們不得不在深夜獨自出行,去接觸醉酒的乘客與陌生的夜路。另一方面,她們通常也會在狹小的車內看見醉酒後的人們最真實的一面。她們像一羣城市午夜的“擺渡人”,守護着每一單乘客的安全。

 

中國新聞週刊“有意思TV”拍攝了三位北京女代駕司機,真實記錄了女代駕們的夜行生活。點開視頻,瞭解這羣“午夜擺渡人”背後的故事。

 

我不是“另類”

 

日夜顛倒的作息是成為代駕的第一個考驗。每晚八點,44歲的張帥在照看孩子上牀睡覺之後,穿上一身反光工作服,便從北五環的家中出發接單。



代駕的客户多數是喝酒之後無法駕駛車輛的人,隨着“喝酒不開車”觀念逐漸成為思維定式,代駕行業的生意也越來越紅火。

 

但一個很難避免的現象是,酒後叫代駕的乘客往往情緒會隨着酒精的擴散逐漸放大。

 

“女代駕?”幾乎所有乘客見到張帥的第一面都會帶着吃驚的表情問這樣一句話。很多乘客可能是第一次遇到女代駕,但是對於張帥來説每天至少都會重複數十次這樣打招呼的方式。

 

這種對身份的好奇在女代駕羣體中每天都在上演。大大咧咧的北京女孩馬豔菲,由於自身的聲線較為渾厚,打電話時常被乘客誤以為是男性,直到見到她本人,這種吃驚則表現得更為強烈。

 


有説話衝的乘客,在酒精的作用下,上來就是一句:“你能開我這車嗎?”馬豔菲回憶曾經她遇到過一個勞斯萊斯的車主,在電話溝通過後,車主認為女代駕開不了勞斯萊斯。聽到別人對自己的業務能力產生質疑,馬豔菲在心裏和車主較起勁來,堅持自己能開勞斯萊斯,並最終通過駕駛技術證明了自己。

 


膽量對於女代駕來説也是必不可少的一個東西,除了敢於駕駛豪車,也要敢於面對未知的夜路。

 

張帥回憶自己離“危險”最近的一次是在她騎行共享單車時,曾經遇到過一個醉酒的“赤膊大漢”,他在距離張帥還有10米左右的時候便開始緊追不捨。張帥察覺到危險,瘋狂地蹬着自行車的腳踏板,最終甩掉了那名醉酒大漢。

 

但張帥認為,自己在同齡女性中還是屬於膽大的。每當有人問起她是否害怕那些醉酒乘客,她總是笑笑,“我這練過,要不敢晚上出來幹代駕?”隨着平台實時位置保護、行程錄音、反昏厥預警系統、緊急求助等安全保障措施的不斷完善,代駕夜間出行的風險大幅度降低,這也成為了張帥能堅持下來的原因之一。



深夜的車內,在酒精的作用下,CEO、白領、律師等等形形色色的人都會脱下在社會中的面具,和偶然相遇,而且這輩子可能只有這一次會面的女代駕,分享他們的所見所聞、價值觀甚至人生煩惱。公司爭鬥、阿諛奉承、情人、夫妻矛盾……女代駕們看到聽到很多人性的複雜。每當這時候,張帥總是靜靜地聽着,心裏感慨一下:幸虧自己做的是代駕,又自由又關係簡單。

 

生存之選

 

有些喜歡聊天的乘客,通常會問張帥的愛人在做什麼。

 

她理解客人的好奇:一個女人大半夜出來給陌生人開車,她的愛人不擔心嗎?有時她會解釋,更多時候就一笑了之。

 


很多女代駕剛開始從事這個行業時,多是瞞着家裏長輩。在女代駕的微信羣裏,會分享她們在代駕過程中遇到的酸甜苦辣,但不會説自己的家長裏短,其實每個人心裏都明白,能做女代駕的,家裏都會有或多或少的狀況。

 

兩年前張帥和丈夫離婚了。

 

張帥骨子裏一直是一個十分要強的女性,結婚讓她最遺憾的,就是從一名經濟獨立的創業女性變成了家庭主婦。離婚之後,沒了經濟來源的她走到了人生的最低谷,一瞬間,孩子,老人,生活所有的重擔都壓在了她一個人身上。

 


就在最絕望的時候,偶然在一次幫朋友叫代駕的過程中,事情出現了轉機,她意識到自己不是還會開車,為什麼不去試試代駕行業呢?為了養家,張帥加入到滴滴代駕,慢慢地走出了人生低谷。

 

而對於51歲的東北大姐胡彥平來説,加入到代駕,是她在人生歸零之後的一次選擇。

 

“聽過這話吧,90年代初萬元户就算富家,我家已經有十二三萬了。”談到自己原來家庭條件的時候,從商多年的胡彥平臉上摻雜着好幾種情緒。

 


1998年,胡彥平從黑龍江來到了北京。憑藉着家裏不錯的條件,她在北京西單租賃了120多家櫃枱,開始了她經商的道路。

 

正當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一場商場的大風暴,她120多家店全部血本無歸。她帶着自己的女兒,全身上下加起來不到600塊錢。生活給胡彥平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但這個玩笑並沒有就此收手,胡彥平老公查出了胃癌,三個月後,癌細胞擴散去世了。胡彥平與女兒經歷了人生中最為黑暗的一段時間。

 

但生活還是得繼續下去。2015年開始出現的代駕行業,對於當時的胡彥平來説,無疑是一根救命稻草。此後家庭的情況慢慢好轉,直到今天胡彥平已經代駕了6366單。

 

當我們問到馬豔菲為什麼會選擇做代駕時,結果有點出乎意料,她説自己喜歡遇見不同的人,正因如此自己會有時和乘客之間產生一種相互傾訴的感覺。

 


“如果説我有一天不幹代駕了,我可能會做個心理諮詢師吧。”馬豔菲打趣道。當乘客傾訴的時候,她都會通過自己的方式去安撫乘客,久而久之,馬豔菲覺得自己做這件事挺有價值感的。

 

因為在這個時候她感覺,她接觸的都是最真實的人。


值班編輯:俞楊


▼ 

推薦閲讀

三個月漲粉2000萬,半年獲贊2億,看看毛毛姐和仙女酵母怎麼做

被安倍晉三好友性侵後,她選擇向全世界揭開黑箱

https://hk.wxwenku.com/d/201157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