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秋雨:閲讀的最大理由是擺脱平庸

民國文藝2019-08-17 13:19:40



年輕人要不要讀書?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山村,這兒的人都不識字,媽媽從外面來了,她是這兒第一個識字的人,此後辦起了識字班、學校,學校有個圖書室,書不多,老師定下一個苛刻的制度,要寫100個毛筆小楷才可借得一本書。讀書使人認識了外面的世界,現在我們家鄉的人已經很富裕。


有人認為一個人的成功是靠社會關係、機遇、方向的正確選擇等等,我認為都是次要的,我覺得,很多時候是一個人偶然看到的幾本書,從這些書裏面的某些地方獲得了力量,從而把他拉出了平庸。只要跨過山坡,人生就不一樣了。



努力讀第一流的書


讀書的橫向並不最重要,縱向才是重要的。所謂橫向就是指各個專業,理工農醫等;所謂縱向就是指梯度,所謂的一、二、三流。各學科的最高等級都是合在一起的。


像愛因斯坦去世前,有人問他感到最遺憾的是什麼?他説的不是再也不能研究相對論了,而是説再也不能欣賞莫扎特了。


從事什麼專業並不重要,關鍵是要找最高等級,要尋找“山頂”,“山頂”也許永遠不會到達,但光輝會一直照耀着你!



看和自己有緣分的書


有人認為自己出生的地界,國家等等會決定自己的喜好。其實是錯誤的,出身並不決定你和什麼有緣分,也就是和誰有同構關係。文學無國界,文學是不等同於社會學的天域。比如,安徒生是丹麥人,丹麥語也是一個小語種,但世界上很多人都喜歡他的作品。所以,你可能喜歡歐美的、日本的作家,也可能喜歡非洲的。在閲讀中尋找和自己有同構關係的書,其實,也是在尋找自我。




閲讀的最大理由是想擺脱平庸。一個人如果在青年時期就開始平庸,那麼今後要擺脱平庸就十分困難。


何謂平庸?平庸是一種被動而又功利的謀生態度。平庸者什麼也不缺少,只是無感於外部世界的精彩、人類歷史的厚重、終極道義的神聖、生命涵義的豐富。而他們失去的這一切,光憑一個人有限的人生經歷是無法獲得的,因此平庸的隊伍總是相當龐大。黃山谷説過:“人胸中久不用古今澆灌,則塵俗生其間。照鏡覺面目可憎,對人亦語言無味。”這就是平庸的寫照。黃山谷認為要擺脱平庸,就要“用古今澆灌”。


只有書籍,能把遼闊的空間和漫長的時間澆灌給你。能把一切高貴生命早已飄散的信號傳遞給你,能把無數的智慧和美好對比着愚昧和醜陋一起呈現給你。區區五尺之軀,短短几十年光陰,居然能馳騁古今,經天緯地,這種奇蹟的產生,至少有一半要歸功於閲讀。


如此好事,如果等到成年後再來匆匆彌補就有點可惜了,最好在青年時就進入。早一天,就多一分人生的精彩;遲一天,就多一天平庸的困擾。青年人稚嫩的目光常常產生偏差,誤以為是出身、財富、文憑、機運使有的人超乎一般,其實歷盡滄桑的成年人都知道,最重要的是自身生命的質量,生命的質量需要鍛鑄,閲讀是鍛鑄的重要一環。


長按識別二維碼

一鍵加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154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