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道於荷

民國文藝2019-08-17 13:19:35


問道

蘇高宇丨文



人間事,總在因循着一個定數,如四季的巡迴,晝夜的潛更,循環連續,周而復始。非以人殊,不因事異,概莫例外。


畫丨蘇高宇


就拿這幅荷花來説吧,開放了的,雖然有過了她美麗的喜悦,卻不曾一瞬,接下來就是要隱忍枯敗與凋零的傷痛了,於是她就萎縮在密葉裏,無意見人,做白頭的宮女;而這隻茁實的骨朵,對於明天,竟又懷抱不盡的憧憬,做振拔狀,一個勁地往上躥,以期那一現的到來。其實,骨朵與花,儘管是各自支在自家的枝頭,卻是在不定的時間裏因果着同一的命數了。


畫丨蘇高宇


我就想,與此同時,世間一定有許多的人事原是與這荷花的榮枯對應着的。得失,愛恨,悲欣,哀樂,陰晴圓缺,盈虛消長,必起於一字,復止於一字,而又萬般無奈。


不禁問荷:


這是為何呀?


荷不語。惟將盛於雨蓋的露珠輕輕地滑落一滴,瑩然如淚。


2010年11月7日溪州高宇燈下並識






蘇高宇男,土家族,1966年出生湘西吉首市,系中國當代頗有影響的青年大寫意花鳥畫家、文藝評論家、作家

2006年被中國畫市場白皮書·中國畫市場年度研究報告》評選為“中國畫最受尊敬的100名當代畫家之一2010年獲選文化部年度人物。2012年獲新華網主辦的“年度最受藏界關注獎”。名錄入編2008年國家民委修訂的《中國土家族簡史》(該書收入兩位畫家,即黃永玉蘇高宇)。

畫餘寫作,《花城》、《美文》、《散文選刊》等文學大刊均刊登其散文專題,自具風格。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有散文集《恍惚》。

長按識別二維碼

一鍵加關注


https://hk.wxwenku.com/d/201154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