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勇奪巴黎聖母院重建競賽,56個國家226個方案出爐

日本通2019-08-17 13:19:17

△部分參賽作品;來源:goarchitect.co

注:本文來源於AssBook設計食堂

ID:assbookgroup


巴黎聖母院大火過去了3個多月,
各種現實問題暴露出來。
當初承諾捐出鉅款的大佬們,
現在連垃圾清理費也不願付了😂。


△相關報道微博截圖


比起其他人冷眼旁觀的態度,
全球建築師的熱情卻異常高漲💪。
最近,有幾家設計媒體主辦了一場
“巴黎聖母院重建設計競賽”



226項參賽作品來自56個國家
最終由超過30000人投票選出。
根據GoArchitect網站的報道,
中國建築師 Zeyu Cai 和 Sibei Li
成為競賽冠軍!

獲獎者Zeyu Cai在中國杭州長大,
於清華大學攻讀建築設計。
另一個獲獎者Sibei Li來自中國北京,
就讀於北京工業大學。


△部分參賽作品;來源:goarchitect.co



中國人“巴黎心跳”贏得頭獎!

“巴黎心跳”重建效果圖


在第一名獲獎作品“巴黎心跳”方案中,新的尖頂由多面鏡子構成,與鏡子屋頂一起投射出塞納河畔的城市風光。

隨着周邊景緻的變化,投射隨之變化,建築呈現出不同的狀態,與不斷變化的城市環境相匹配。

此外,將重建的巴黎聖母院設定為每半個世紀開放一次。


“巴黎心跳”塔頂效果圖


設計中充分詮釋了聖母玫瑰窗的美和邏輯,在萬花筒的中心是漂浮的時間膠囊


塔尖的內部反射創造了一個城市萬花筒充滿活力的玻璃會被光激活,而結構則會表現出陰影。透過反射,人們可以看到周圍的拼貼城市,並在焦點處看到自己的肖像。


Zeyu Cai和Sibei Li表示新的塔尖的設計代表了人類的記憶、存在和希望,時間膠囊可以有節奏地上下移動,呼吸和與城市一起跳動,讓巴黎的心跳重新復活。

△“巴黎心跳”新花窗設計圖

另外5個進入決賽圈的方案,也非常感人——瘋起來的建築師,基本沒治了……

加拿大設計團隊的方案是以對這座教堂哥特式建築的原型進行創新。外立面拋光的不鏽鋼銀色尖頂,在巴黎的天空中顯得莊嚴而優雅。

本方案的關鍵優勢在於其模塊化的設計,易製造出並運到現場進行組裝和安裝。



英國設計團隊提出了噴泉方案,設計方案主要分為兩個主要元素:水與光。水從天空中墜落,象徵着生命和健康,無時無刻不在。光象徵着光明與未來,是對巴黎聖母院的美好祝願與憧憬。

同時增加一種新的光明和透明的結構,這一結構完全向公眾開放:一個畫廊,兩側和兩側都有窗户和噴泉,一箇中央水井,一個視覺塔作為焦點,將每天和夜晚在大樓內外帶來令人驚奇的體驗。




另一個英國團隊的方案的目的是尊重與和諧,並符合哥特式建築的基本原則,創造出充滿光的高聳體積。從外觀上看,現代的、極簡主義的玫瑰環繞着尖頂的底部,其材質和幾何結構與原始屋頂相一致。

玫瑰的意象描繪了大教堂的悠久而輝煌的歷史,從奠基的基石(1163)通過對瓊(1455)的重新審判和拿破崙的加冕禮(1804)到火後的恢復(2019)。


美國設計師的想法很不一樣,本方案利用充氣玻璃纖維屋頂方案提供了一個臨時解決方案,白天作為充氣式的屋頂。


夜間通過全息投影再現巴黎聖母院屋頂,被照亮的屋頂也可以作為夜間的標誌物,在夜間與埃菲爾鐵塔形成視覺對比,同時也是法國的新標誌,讓世界再次驚歎。


日本設計師就提出一個想法,把綠植做成屋頂和塔尖的形象,突出了自然跟建築的融合。方案名為“漂浮森林”,象徵着復興。保持“空”的空間,它象徵着巴黎的起源。

利用植被形成分層空間,其中的“框架”繼承了聖母大教堂的構建本質,由植物形成的空間在象徵着“新生”。


方案數量太多,感興趣的網友可以到網站瀏覽。

GoArchitect也將各國的參賽方案形成圖書發售,匯聚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築師對巴黎這座城市和塞納河畔這座偉大建築的“奇思妙想”。

△JEFFREY EYSTER, AIA., GABRIEL MOLINA
△KAUMUDI INDRANIL MORE


大師們的大師級方案


只要重建方案一天沒定下來,關於巴黎聖母院的討論就不會停止。

比如最近,阪茂建築事務所計劃建造一個臨時構築物來容納遊客與宗教活動。該構築物計劃使用二手集裝箱、紙管柱和標準的膜屋頂進行建造。


△臨時教堂 © 阪茂建築事務所

它並不是重建方案,而是提供一個過渡性的臨時空間。這個空間包括了商店、教堂和辦公室等功能,東側設計了一個觀景台,讓遊客監督大教堂的修復工作。

△臨時教堂 © 阪茂建築事務所

福斯特建築事務所為巴黎聖母院設計了一個替代尖塔。

據泰晤士報,福斯特提出了一個玻璃和鋼鐵的替代方案,使教堂被毀的屋頂變得“輕盈而通風”。大火部分摧毀了標誌性的大教堂後,法國現在打算推進對標誌性建築的修繕計劃。


圖片來自泰晤士報


巴黎聖母院之前的屋頂結構可以追溯到12世紀,被稱為“森林”,由1300個木架組成。福斯特提出以玻璃和鋼鐵為特色翻新大教堂,設計包含一個潛在的觀景台。


除此,眾多建築師及建築愛好者也加入了競賽的行列,紛紛表達自己對未來巴黎聖母院的暢想。


Studio NAB設想了一個替代的“温室屋頂”。該項目將被稱為“綠色環保的大教堂”,旨在創造包含引入生物多樣性,教育與和平包容的綠色屋頂。


© Studio NAB


温室將舉辦城市農業,園藝和永續農業等再教育,使貧困人羣擁有重新融入社會的權利。同時綠色屋頂還設置了面向孩子的工作坊,使兒童與自然重新聯繫起來。



© Studio NAB


法國設計師 Mathieu Lehanneur 提出與其重建150年前的設計,不如重建大火時的聖母院。他表示:”我喜歡這種通過建築定格某一時刻的想法,對我而言,這是捕捉災難並將其轉化為美麗,將短暫轉變為永久性的一種方式。



©mathieulehanneur via instagram


意大利建築師 Massimiliano 和 Doriana Fuksas 建議在大教堂的設計中添加一個由百家樂水晶製成的現代屋頂和尖頂,並在夜晚點亮。他們認為水晶尖塔象徵着歷史和精神性的脆弱,而光是非物質的代表。


©fuksas_architects via instagram


斯洛伐克的建築師 Vizumatelier 建議設計一個輕質的塔頂,頂部有一束直射上天的光束。這一做法是在重塑哥特時代的精神。設計師説:”那時的建築師竭盡全力地嘗試離天空更近一些,Viollet le Duc在19世紀改造時就是這麼實踐的。現在我們有條件實現它了。


©Vizumatelier via instagram
©Vizumatelier via instagram


俄羅斯建築師 Alexader Nerovnya 建議將全玻璃屋頂與更傳統的尖頂結構相結合。“當人們來到大教堂時,他們將感受到與古代和現代部分在一起的強大歷史聯繫,”Nerovnya解釋説。


©alex_nerovnya via instagram


法國建築師大衞·德魯則認為我們應當在緬懷過去與展望未來中找一箇中間點。所以他設計了一個以現代手法還原原有設計的大教堂。


©deroodavid via instagram


塞浦路斯合作建築工作室Kiss The Architect 則建議混合中央樓梯周圍的拱門和球體的造型重建尖頂。


©kissthearchitect via instagram


Drift 工作室則給出了一個塑料方案:使用再生塑料代替木材,藍色瓦片與天空相呼應。工作室表示,這既能廢物利用,還能減少對森林的破壞。


©Drift 工作室


AJ6工作室設計聖母院屋頂和尖頂方案,主要由彩繪玻璃製成。當陽光穿透彩繪玻璃時,自然光被分解成多種顏色,內部成為一個彩色的聖經圖案世界。晚上,內部照明透過炫彩的玻璃,向外宣揚一個新時代的巴黎聖母院,成為巴黎新的夜景標誌。


©AJ6工作室


03
其他設計方案欣賞





建築師的熱情,更反襯出現實的尷尬。法國總統馬克龍吹噓的“五年內重建”成了一張口頭支票。
△馬克龍總統含淚宣佈重建

因為管理者的後續處理工作低效和不透明,已經有環保組織發起訴訟,批評大火之後造成的鉛污染。


一個更壞的消息是,因為今年巴黎高達40℃的高温,歷史古蹟首席建築師擔心巴黎聖母院的屋頂會坍塌。

歷史已成為歷史,我們要如何看待這個建築的未來?

歡迎大家一起參加今天的討論。


©Flickr user kosalabandara


01. 競賽相關報道來自
https://www.goarchitect.co/?utm_medium=website&utm;_source=archdaily.com
02. 部分方案文字來自“建日築聞(id:ADCNews)”
03. 部分圖片來自設計之旅
AssBook設計食堂編輯,
除特別註明外,圖文素材來自網絡。



注:本文轉載自AssBook設計食堂(ID:assbookgroup),十分感謝作者的悉心編寫。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繫,我們將第一時間做出處理。



- 完 -



小通長期撩想兼職投稿的小夥伴

後台回覆【投稿】即可見詳情




日本通丨517japan.com

轉載原創請聯繫我們,獲得授權

致力於做新鮮有趣的日本相關科普

給大家還原一個真實的日本

https://hk.wxwenku.com/d/201154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