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無聊的暑期檔,多虧還有他

日本通2019-08-17 13:19:16

夏天,向來盛產票房傳奇。


2017年有《戰狼2》,2018年有《我不是藥神》和《西虹市首富》,國產電影前票房冠軍《捉妖記》更是暑期檔闖出來的一支異軍。


但在“國產保護月變成“國產撤檔月”的今年,“誰來拯救2019暑期檔”這個問題卻讓人陷入了困惑。


在此之前,豆瓣上被標記了最多“想看”的前五部電影還是——《少年的你》、《偉大的願望》、《八佰》、《刀背藏身》和《銀河補習班》。


直到前四部連續因為種種“技術原因”被撤檔,直到鄧超和再一次俞白眉組合,不負眾望地把觀眾逼出了尷尬癌。


誰都沒想到,踩着風火輪衝出來的竟然是一個醜醜的哪吒。



●本文所有圖片來自官方海報和預告片,沒有劇透,請放心觀看。


“真香


在萬物皆可發糖的年代,這兩天只要你偶爾上網衝浪,就會被無數磕“藕餅CP”上了頭的粉紅泡泡刷屏,甚至不知道發生了啥就被各種大大摁着頭吃糧 。


這對CP雙方的原型,都是中國神話傳説中的經典形象個是蓮藕化身的哪吒,一個是東海龍王之子敖丙。


本是勢不兩立的死敵,在大觸們的畫筆一揮後都變成下圖這樣事兒的纏綿,一夜之間躋身微博CP榜單前三↓↓


圖片來自博主@鏡反影


這對兒之所以能火成這樣,還得從最近的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説起。


哪吒和敖丙被設定成了神器“混元珠”分割成的正邪雙方的代表,他們水火不容卻同源而生,是敵人又是彼此最好的朋友,於是便開始了相愛相殺的歷程。



但不過如果你已經沉浸在了兩個美少年的顏值裏,那麼千萬要慎重。


因為和畫師們筆下的美型CP圖不一樣,這動畫片的畫風只能用一個字形容——野。


事實上,早在半年之前,你可能就在各大城市電影院的放映前廣告裏,被這個吊兒郎當、滿口髒話、一言不合就打人的小男孩嚇到過。甚至以為有人要拍國產版的《鬼娃回魂》……


此處可怕預警



更別提這個頂着齊劉海、長着八字眉、眯着三白眼、呲着豁牙齒的造型了。濃重的黑眼圈像極了蹦迪一整晚的你,也蜜汁撞臉王寶強 ↓↓↓




總之,如果不是片名,沒有一箇中國人會把混不吝地説着“我是小妖怪,逍遙又自在,殺人不眨眼,吃人不放鹽”的他,和我們熟知的少年英雄小哪吒聯繫在一起。


畢竟哪吒作為孫悟空之後,中國孩子最喜歡的icon和大IP之一,之前給觀眾留下的記憶實着太深。


1979年版《哪吒鬧海》裏的經典哪吒,用長袖飄飄的造型、英氣飄飄的劍眉和眼眶含淚的大眼睛,為中國動畫史留下過最悲愴的“橫劍自刎畫面。



後來,央視播出的動畫片《哪吒傳奇》繼續“萌化”了哪吒形象。TVB版《封神榜》裏的陳浩民、童年宋祖兒和童年吳磊也都靠着哪吒扮相,給觀眾留下過無比有靈氣的高顏值記憶。



再回頭看看這位煙酒嗓的魔童,何止是“毀80、90後童年”的史上最醜哪吒啊,不在電影院當場嚇哭幾個小朋友都謝天謝地了。



以至於在海報和預告片剛剛被放出來的時候,幾乎所有網友都被驚得一激靈。


可誰能想到,就是這樣一批紛紛表示要給導演寄刀片,在電影開始大規模點映之後,卻紛紛真香了。


甚至還是津津有味地,欣賞起了以這樣一個又瘋又醜的“熊孩子”為主角的同人創作(誤)。



短短几天裏,6萬多名觀眾為他打出了在國產片裏超高的8.7分,並“第一次被打臉打得這麼開心”。




毀經典了嗎?


説到嚇到觀眾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片名中的“魔童”二字。


在《哪吒之魔童降生》的設定裏,元始天尊用天地靈氣孕育出一顆能量巨大的渾元珠,並將其提煉分離成靈珠和魔丸。


誰知道看管寶貝的神仙一個不小心,本來要注入哪吒媽媽肚子裏的靈珠,就被掉包成了魔丸,然後“壞哪吒”就出生了。



這對哪吒人設的改編,可以説是顛覆性的。


民間傳説裏的哪吒本源自印度佛教,到明朝《封神演義》成書時,又由佛轉道,成了奉上天之命轉世人間、來執行伐紂的任務的靈珠子轉世


“這位神聖下世,乃姜子牙先行官是也,靈珠子化身。”( 《封神演義》第12回原文)


北京國際機場《哪吒鬧海》壁畫


雖然在之後的影視化過程中,都是生來頑皮、帶有逆反心理的小男孩,但本性還是神性的——


比較兒童向的《哪吒傳奇》裏,他是“有時很淘氣,有時也貪玩”的少年英雄,機靈又惹人喜歡;


更經典的是形象化還原了《封神榜》裏“削肉還母、剔骨還父”的《哪吒鬧海》。


在民智剛開的70年代末,敢於和家庭徹底決裂的哪吒,成了新中國銀幕史上第一個徹頭徹尾的“反父權”進步形象,作為獨立精神icon持續影響了幾代年輕人。


以哪吒形象作為標誌的搖滾樂隊痛仰


“中國的少年大抵上應該要像哪吒的”,《哪吒鬧海》之後這句話被廣為流傳。


用這個的標準去看新片裏的魔童哪吒,徹底把他顛覆“妖化”的主創團隊可是要向全國人民謝罪的。甚至連李靖父子、太乙真人和申公豹、哪吒和敖丙之間的關係設定,都是完全不一樣的。


但從一個完全改變了主角身世的新故事來看,《哪吒之魔童降生》其實更是對哪吒反叛精神的另一種解讀——


如果説在百善孝為先的時代中,哪吒是孤獨出走的逆子英雄,反抗的是對愚孝的唯命是從;


而身為“魔丸轉世”的新哪吒,反抗的則是被強塞給的“魔丸受天劫咒所困”的命。



哪吒因為在陳塘關百姓的圍觀下以魔丸的身份誕生,自小就被大家“妖就是妖,就該死”的口水淹沒。


好不容易有個不知道什麼叫“妖的小女孩願意和自己踢毽子,還立刻被哥哥拽了回去,並用沙包狠狠地砸了圓鼓鼓的小肚子一下。



這一幕看得觀眾們心頭一酸,也為哪吒的“黑化”找到了更有人性化意味的歸因——


“人性中的成見是一座大山,任你如何努力都休想移動。”


特別的是,命運玩弄都這麼悽慘了,電影卻沒有用一種更悽慘的方式來講述。


反而讓哪吒喪中帶燃地喊出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口號(涉及具體是如何對抗天命的地方,就不劇透了)



他是一個會站在蓮花上尿尿的熊孩子,也依然是那個拯救陳塘關的小英雄。


當人設上更有血有肉,浪漫英雄主義色彩中的人味更濃,對經典作品徹頭徹尾的顛覆,説服力也更強了。



國漫的新思路


每次有新的國產動畫電影上映,一個繞不開的問題就是——


“國漫,這次會崛起了嗎?


這句話從國漫分水嶺《大聖歸來》,被問到評價兩極的《大魚海棠》和《大護法》,一直沒人敢下定論。


自從《大聖歸來》之後,國漫在畫面上就很少讓觀眾失望。但也一直有“重美術,輕邏輯”的通病,被詬病用畫面的繁複精美和中國風堆砌,掩飾劇情的單薄。



而這次的《哪吒之魔童降生》,也不全是好評。


略低齡化的媚俗調侃、齣戲感很強的網絡段子、關鍵性劇情轉折上的交代不清,都是幾個不能忽視的硬傷。因此到底瑕不掩瑜,還是瑜難掩瑕,爭議依然不小。


但不能忽視的一個亮點,是創作團隊那令人沉浸其中的無窮想象力,絕對可以用天馬行空來形容。


很多小巧思聽上去離奇突兀,但進了電影院就不禁讓融入在劇情裏的觀眾拍手叫絕。


比如全片最驚豔的這幕師徒遊玩《山河社稷圖》長鏡頭,太乙真人指點江山筆一揮,原本只存在於神話想象中的藝術瑰寶一下子被具象化成了碩大的遊樂場。



兩人以水流為過山車、以瀑布為激流勇進,穿梭於山河社稷圖中,極具有震撼無比的中國古典式浪漫,又不失幽默搞笑的離奇想象,觀眾看完只有一個感受:


“就想問山河社稷圖主題水樂園什麼時候能開放?我第一個去玩。



説到想象力,就不得不提及導演餃子的另一個名字——“餃克力,很多老國漫迷都對他印象深刻。


2008年,他的動畫短片處女作《打,打個大西瓜》問世,雖然只有16分鐘,卻一舉奪得德國柏林國際短片電影節大獎。



在這部被稱為“最早的國產動畫之光”的作品裏,兩位飛行員一起落魄到了某荒島,以短兵相接的小視角嘲諷戰爭,並拋出了一個“做島上的人,還是做別人手裏的牌?”的靈魂拷問,極具哲思。


“打個大西瓜”是周星馳在《鹿鼎記》裏的經典台詞,而餃子把它當成了反戰精神的戲謔化表達。


而作為深受香港喜劇無厘頭風格影響的一代人,餃子也把對星爺的致敬延續到了哪吒裏。


於是,你會發現那一個又一個“放開那女孩”、“不知道我能不能頂住”、屎尿屁段子的彩蛋,甚至連《神仙的自我修養》都出來了。


再比如被熱議的四川口音太乙真人,經典裏的白髯仙長形象被新版哪吒搞成了一口川普的胖子,被調侃是“以PDD為原型做出來的”。



這其實是身為四川人的餃子的小巧思,因為《封神榜》原著裏太乙真人的道場就在乾元山,也就是如今的四川江油。


仔細看一個原創角色“結界兄弟”,則是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文物的卡通形象,同樣是導演對家鄉文化的發揚。



哪吒背後的主創團隊用自己的方式,把這些致敬梗都融到了敍事裏,不知道的人不覺得出戲,知道的人則會驚喜地相視一笑。


每一個都在堅持本土精神內核的同時,又不安於在中華文化的富礦上坐吃山空、故步自封。


這樣一個有瑕疵的哪吒,或許依然擔不起“國漫崛起”的重任。


但卻讓人看到了以傳統文化為依託的國漫的新的敍事可能性,甚至可以在片尾彩蛋裏震撼於他們想要做一個“封神宇宙”的野心。


許,比起觀眾的真香驚歎,這才是如今“反套路的哪吒”出現的更大意義吧。



- 完 -



內容已獲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獨家授權,禁止二次轉載。


小通長期撩想兼職投稿的小夥伴

後台回覆【投稿】即可見詳情



日本通丨517japan.com

轉載原創請聯繫我們,獲得授權

致力於做新鮮有趣的日本相關科普

給大家還原一個真實的日本

https://hk.wxwenku.com/d/201154412